第三百零二节 新的开始


  轰轰轰

  十多颗雷音核桃齐爆

  刺目炽亮的光芒从他背后透过来

  左莫感觉后背被狠狠撞le一下,喉头一甜,吐出一口血沫,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抱着女修,就像一颗从天而降◇的殒石,重重砸进土里

  砰

  地面真硬啊

  这是左莫昏迷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

  麻凡看着塌le近一半的城墙,回想前两天那一幕,他也不禁心中一阵后怕金乌城内的大阵遭到彻底的◎破坏,符战碉楼几乎毁坏殆尽

  最关键的时候,老板扔出le不知多少颗雷音核桃,救le大家

  雷音核桃的齐爆,硬生生轰出一个方圆十亩的空白区域

  金乌城周围的山峰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被硬生生轰断,没有一座山峰完好金乌城附近,没有一处完好的地带,到处狼籍一片

  天空中,到处可见来回巡逻的朱雀yíng修者战后,曾有一些修者意图不轨,想捡便宜,被憋le一肚子火的朱雀yíng杀得干干净净朱雀yíng在这场守城战中,发挥的作用小得可怜,这令他们感到相当窝火

  差一点全军覆没,连带老板逃都逃不掉,对于在战斗中磨炼出来、屡战屡胜的朱雀yíng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谁也没想到,这场战斗最后是老板救le大家,至今想起来,都恍如做梦般

  麻凡脸上没有太多的高兴,老板到现在还在昏迷,没有醒来,这也令每个人心头蒙上一层阴霾在如今的团队里,老板是真正的领袖没有人能够想象老板不在,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也许这个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团队,会面临着崩溃的命运

  麻凡叨着青cǎo,双脚无意识地踢着石子

  “老凡,老凡”耳边忽然传来谢山充满惊喜的声音

  “唔”他转过脸,茫然地应le声

  谢山急声道:“老板醒le”

  麻凡恍如被雷击中,过le一会,猛然反应过来,连忙问:“老板醒le?”

  “嘿嘿,刚醒正好是我守着的时候”谢山有些得意道

  “太好le”麻凡喃喃自语

  “可不是,这下好le……”

  左莫醒来的消息迅传遍整个金乌城,金乌城内一片欢腾,近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左莫只觉自己全身疼痛欲裂,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心头涌起劫后余生喜悦他忽然脸色一变,问公孙差:“女修呢?”

  公孙差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她怎么样?”左莫焦躁莫名

  虽然具体情况他还不知道,但是女修和自己之间,一定有着异乎寻常的关系女修舍身救他的画面,还有那双包含情绪的眸子,不时在他眼前闪现

  你到底是谁……

  在她身上,许多困惑左莫的问题都可以找到答案

  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看出左莫的着急,公孙差没有开玩笑,连忙道:“你来看就知道le”

  当左莫看到女修时,愣在原地

  女修安静地坐在房间角落,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存在

  “她、她的修为……”左莫颤声问

  公孙差摇头:“她比你先醒来,但是修为不知为何,化为乌有”

  左莫心倏地往下沉,他沉默着走到女修面前当他看到女修空洞的眸子,心中不◇◎禁一颤,鼻子陡然有些酸

  那双清澈、充满惊喜、留恋的眸子……

  她安静沉默地坐着,左莫走到她面前,她浑若无未觉左莫伸出手,在她面前晃le晃,她依然没有反应

  “你检查一下她的身●体”蒲妖的声音忽然响起,他有些严肃

  左莫紧紧地抿着嘴唇,伸出手,贴在她身上

  她有如木偶,一动不曾动

  左莫脸色变le

  她体内经脉完全断裂,那股奇异的紫色力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丝极其微弱的生机,仿若风中残烛,随时有可能熄灭

  就连她的魂魄,他都感受不到

  怎么会这样?

  左莫脑子嗡地一下,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le多久,他回过神来,看着女修那张丑陋木然的脸,尤其是他的目光,落在那双空洞的眸子时,心中的某根弦被轻轻拨动

  茫然的目光,忽然坚凝le几分

  他进入识海,看到蒲妖蒲妖看le他一眼,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老实说,很难”

  蒲妖的声音严肃低沉,没有半点平日的玩世不恭

  左莫表情认真:“告诉我”

  蒲妖没有提条件,看le左莫一眼,丢给他一光表面符纹流转不休的光球,道:“这是《渡◆厄诀》,从一位禅修手上得来,或许能有些用处”

  左莫精神一振,连忙接住光球

  “别高兴得太早这部法诀只能扶住她身体仅剩的这一丝生机”蒲妖沉吟道:“你若真想救她,最好想办法弄到水云胎” ★
  “水云胎?”左莫好奇地问,这个名字他听也没听说过

  “嗯,水云胎能滋养生就神魂,最适合用于神魂受伤”

  “神魂受伤?”

  “嗯,她的秘技很诡异,是燃烧神魂,而生成莫大威能”蒲妖的面色凝重:“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秘技她的来历,只怕不简单”

  说完,蒲妖看le一眼左莫他心里有些奇怪,左莫能够和这么不简单女修扯上关系,只怕也不简单只是他平时,也没看出左莫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

  蒲妖收敛心思,接着道:“本来这次她必死无疑,幸亏她还留有一缕神念在你体内……”

  左莫身躯一震,失声道:“她有神念在我体内?”

  “你没体内那颗五行琉璃珠,里面就有她的神念”蒲妖暗自庆幸以前自己没有把那颗珠子捏碎,要不然现在就麻烦le

  “五行琉璃珠……”左莫喃喃自语

  “等你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你就能一窥其中玄机”蒲妖道:“这颗五行琉璃珠可是件难得的宝贝”

  左莫拳头不自觉地握紧

  忽然间,他充满斗志

  长久以来,他都缺乏一个明确的目标,包括在无空山时都是如此长期的底层生活,令他对生活的期许很低,当最基本的要求都满足后,他就茫然le

  女修和他的不期而遇,如今看来,却仿若宿命

  他知道,女修对自己一定很重要很重要

  要多重要,才会在把自己一缕神念放在对方体内?他想象不出来但是他知道,除le女修,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有这一点,便足够le

  退出识海的左莫,看着女修她丑陋木然的脸,此刻却不会让他心生半点反感忽然间,想起以前自己的那张僵尸脸,不禁会心一笑

  僵尸和女鬼的宿命?

  “以后你就叫阿鬼”

  女修依然无动于衷

  《渡厄诀》颇为艰深复杂,主要是左莫对于禅修的许多东西都不大le解蒲妖对禅修的le解也不多,据他说,这是他从杀掉的一名禅修身上搜来的

  好在身旁有宗如这样比较正宗的禅修,帮助左莫解决le不少地方

  蒲妖的判断没有出错,《渡厄诀》果然能够帮助阿鬼稳定那一缕生机,尤其是梵唱的禅音之下,阿鬼身上那股死寂的气息要消散许多

  左莫大受鼓舞,愈发用功

  过le几天,公孙差领le一名女修到左莫面前

  左莫有些诧异地看着公孙差:“师弟,这位是?”

  “这是容薇姑娘”公孙差先介绍le一下,接着道:“她希望能够与我们合作”

  “合作?”左莫一愣

  容薇行礼道:“在下是天水界乌候府上,奉命来小山界调查白日星现事件,恳请大人相助”随即拿出几件法宝:“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白日星现?”

  左莫心中一跳,该死的,白日星现,这不就自己么?

  这个什么乌候府,到底什么来路,怎么想到调查自己?他心中顿时警惕万分

  他佯装不解问:“白日星现我们倒是见到le,只是不知这异象,有何所指?还请容姑娘指教”

  “指教不敢”容薇微微一躬:“古籍记载,但凡白日星现,必是有大妖大魔疗伤”

  “大妖大魔?”左莫心中又是一跳,这才恍然明白

  看来以后得小心点,若是再出现几次,自己就危险le

  “嗯,候爷怀疑有可能有大妖渗透进小山界”容薇道,这是最有可能的猜测小山界出现妖军,再出现某个大妖,并不会太让人奇怪

  只是,小山界究竟有什么东西,让群妖如此大动干戈?

  左莫心中暗松一口气,连忙摇头:“容姑娘说笑le,莫说大妖,就来一群妖军,我们这些人也不够看我们打算马上离开小山界,前往天水界贵府久居天水界,我等人生地不熟,届时还请多多照拂一二”

  容薇有些失望,但这也在她意料之中除非有特殊的使命,否则没有人愿意在小山界多呆她这次来,多的是结交之心

  金乌城的势力,即便是进入小山界★,也绝对是股不容小觑的势力

  现在先打好关系,没有半点坏处

  之前她还动过招揽公孙差的念头,但那天目睹那场大战之后,她心头这个念头立即消去

  这种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揽的

  好在此行目的已达到,她微微一笑,取出一件玉牌,递给左莫

  “在下有事在身,不能陪同各位,实在遗憾各位若有什么碍难之处,可持此牌前往乌候府候爷对各位大人,一定扫榻相迎”

  双言又闲聊几句,容薇便告辞离开

  “我们要去天水界?”公孙差忽然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