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节 战!


  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际陡然一亮,耀眼de银光刺破云霄,冲杀de外堂修者只觉眼前一片雪亮,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外堂修者de冲势不禁一滞

  上bǎi道银光像利剑般,从符战碉楼中迸○射而出

  噗噗噗

  数十名修者发出惨叫,瞬间被罡雷洞穿无论是周身那缕若有若无de云气,还是灵甲催发de灵罩,都无法阻挡罡雷片刻

  左莫以阳煞罡雷为基础,建造de符战碉楼,威力之▲○射而出

  噗噗噗

  数十名修者发出惨叫,瞬间被罡雷洞穿无论是周身那缕若有若无de云气,还是灵甲催发de灵罩,都无法阻挡罡雷片刻

 shèérchū

  pūpūpū

  shùshímíngxiūzhěfāchūcǎnjiào,shùnjiānbèigāngléidòngchuānwúlùnshìzhōushēnnàlǚruòyǒuruòwúdeyúnqì,háishìlíngjiǎcuīfādelíngzhào,dōuwúfǎzǔdǎnggāngléipiànkè

  zuǒmòyǐyángshàgāngléiwéijīchǔ,jiànzàodefúzhàndiāolóu,wēilìzhī强,比起左莫自己释放阳煞罡雷都胜几分这些身上不过身着三品灵甲de修者们,如何能抵挡如此霸烈de攻击?

  数十名修者de折损,对于一千五bǎi人de队伍来说,并不算什么二长老高喊:“冲过去不要停符战碉楼放法诀很慢”

  上bǎi道罡雷,只不过阻挡他们片刻

  远处观看这一幕de中年人不禁大摇其头:“这城主好像不大会用符战碉楼,这节奏不对”

  “怎么说?”大汉连忙问

  “符战碉楼威力强大,但是酝酿攻击颇耗时间,因此节奏就尤其重要”中年人如数家珍道:“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完全可以相互掩护,不间断攻击这样能大大拖慢对方de节奏,从而争取到多de时间”

  “●原来如此”大汉恍然

  “金乌城这轮攻击没有留力,必定会出现一个短暂停歇de空白”中年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金乌城,道:“对外堂来说,这是个机会一旦能够靠近,哪怕符战碉楼再起攻击,那无法阻止外堂逼近”◎●原来如此”大汉恍然

  “金乌城这轮攻击没有留力,必定会出现一个短暂停歇de空白”中年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金乌城,道:“对外堂来说,yuánláirúcǐ”dàhànhuǎngrán

  “jīnwūchéngzhèlúngōngjīméiyǒuliúlì,bìdìnghuìchūxiànyīgèduǎnzàntíngxiēdekōngbái”zhōngniánrénmùbúzhuǎnjīngdìdīngzhejīnwūchéng,dào:“duìwàitángláishuō,zhèshìgèjīhuìyīdànnénggòukàojìn,nǎpàfúzhàndiāolóuzàiqǐgōngjī,nàwúfǎzǔzhǐwàitángbījìn”

  果然,形势一如他所料金乌城de符战碉楼哑火了,修者de度本来就快,迅地冲近离金乌城只有十里de距离

  偶ěr有零星几道罡雷从金乌城里射出,击中几名修者,但对于这样零星de攻击,根本无法阻挡外堂修者前进de步伐二长老所率领de修者,士气大振看着金乌城越来越近,每个人都陷入极度de亢奋,嘴里发出疯狂de嘶吼,催动灵甲,高举手上de飞剑,只待冲到金乌城前,便一剑斩去

  无数晶石、法宝在等着他们……

  金乌城射出罡雷依然零星,在如此猛烈de冲击下,显然得如此孱弱无力

  八里

  金乌城后远远围观de修者们个个叹息,完了,金乌城完了只需再往前冲四五里,外堂修者便能攻击到金乌城

  一千五bǎi名修者同时攻击,哪怕便是每人一道二品法诀,累积形成de威力,就连金丹也无法抵挡一名金丹,是无法消灭一千五名bǎi凝脉金丹de优势在于打不过,他可以跑,也说是他始终占据攻击de主动权

  数千名修者de集团冲击,一旦被靠近,那绝对是场噩梦

  法诀剑光像雨点般倾泄而下,你根本无处可挡

  所有人都可以预计,等待金乌城de,将是一场溃败

  二长老浑身de血液被点燃,他甚至亢奋得微微颤抖自己将成为第一个杀进金乌城de长老,自己可以任意先挑选三件法宝,显赫de功劳能让自己在外堂加得势

  “杀”他疯狂地嘶吼着

  “杀杀杀”周围de修者们,也齐齐怒吼咆哮道

  左莫眯起眼睛,下面每一zuò符战碉楼里,如今全都是修者

  “站好位置”

  “随时作好接应准备”

  “不要留力一上去就用尽全力,●灵力一完,马上让出位置记住出口位置,不要挡住别人”

  “不要慌,就像平时训练不要瞄准,只管往人多de地方扔”

  ……

  每zuò符战碉楼此时剑拔弩张,气氛紧绷到极点每名修者脸上◎línglìyīwán,mǎshàngràngchūwèizhìjìzhùchūkǒuwèizhì,búyàodǎngzhùbiérén”

  “búyàohuāng,jiùxiàngpíngshíxùnliànbúyàomiáozhǔn,zhīguǎnwǎngrénduōdedìfāngrēng”

  ……

  měizuòfúzhàndiāolóucǐshíjiànbánǔzhāng,qìfēnjǐnbēngdàojídiǎnměimíngxiūzhěliǎnshàng,都是凝重无比他们倒不是害怕,虽然是俘虏de修者,但好歹在小山界混了这么久他们以前纪律散漫,经过这段时间de训练,终于也有点模样了

  东西营de骨干都是朱雀营出来de,小娘那一套,被他们按部就班,全都搬过来

  最后一刻嘱咐完,所有人de杂音全都消失,每个人de神经都绷得紧紧,他们在等待老板de命令

  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此时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下都能听见

  左莫看着漫天呼啸冲来de修者,见惯了公孙差de三段波式冲杀,像眼前这般冲击,他心头可没有半点波澜脑子里飞快地计算着双方de距离,眼睛看着天空,一瞬不瞬

  双方de距离越来越近,对方de阵形,也随着距离de拉近,而迅变得密集起来

  外堂修者疯狂朝金乌城飞来,而金乌城,只是一个小城,想要靠近,就自然而然地需要挤成一团在围观者眼中,这一千多名修者,汇集在一起,犹如一股洪流,天空中de啸音猛地增大数倍,慑人心魄

  围观de修者们只觉天地变色,山崩地裂,个个脸色发白,一些胆小者,嘴皮都不自主地哆嗦

  看着对方密不透风de阵形,左莫眼神陡然凌厉,仿佛从胸腔重重吐出,毫不掩饰de森▲然杀机在金乌城内激荡:“杀”

  刹那间,之前黯淡de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猛地银光暴涨

  无数罡雷汇集成一股银色洪流

  太快了

  外堂修者们只觉眼前又是一亮,心中大骇,还●◇没有等他们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只觉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两股洪流没有任何花巧地迎头相撞

  啪啪啪

  密集de撞击声,就像急促de鼓点,最前方被洞穿de修者失去控制,度一滞,后面★de修者来不及减,只能眼睁睁地撞上去

  一千多人顿时乱成一团

  罡雷密集得根本让人无法闪避,而他们de度早已经提到极致,此时他们也无力作其他举动

  “冲过去冲过去”几位长老扯着嗓子嘶吼,他们每个人de脸色都有些发白

  “冲……”

  一位长老de嘶吼嘎然布止,五枚罡雷同时砸在他de灵罩上,四品灵甲轰然崩碎,强大de力量撕扯之下,他顿时化作数块

  罡雷de强大,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普通三品灵甲无法阻挡,往往洞穿了一名修者,余势未绝de罡雷继续打撞上第二名修者de灵罩上

  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发出de罡雷汇集在宽不到十丈de范围内,根本没有任何●闪避de空间

  这一击来得如此突然,来得如此猛烈,外堂修者一下子被打懵了

  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此时完全忙成一团

  “不用保留灵力,不用锁定对象,度,最快de度”

  “■◎快点,动作快点下一波”

  “好样de,上”

  ……

  只见他们几个人一组,在最短de时间内,发射最多de罡雷,便立即飞走,而早就在一旁准备de另一组,立即冲入指定位置,开始接手★,如此不断往复

  源源不断de罡雷从三十六zuò符战碉楼里飞出,砸进挤成一团de外堂队伍里

  眨眼间,一千多便人去了一半,只剩下五bǎi多人

  二长老也被这轮猛烈de打击打懵了,不过他到底是个人物,知道情况到了最危急de时刻此时也顾不得其他,所有能够防御de法宝全都被他拿出来

  只见他身上多了好几层灵罩,双目血红,猛地冲到最前方:“杀”

  他恍如被逼上绝路de野兽

  此战若败,那外堂将没有他容身之地

  罡雷打在他de灵罩上,啪,一个灵罩破碎,他身上一件法宝崩碎他毫不理会,度不减

  二长老身先事卒,士气顿时大受鼓舞,所有人都状若疯狂地向金乌城冲去

  此时剩下不到五bǎi人,反而没有之前那么密集拥挤,再加上他们有意散开,情形立即好转金乌城de反应顿时慢了半拍,命中率立即下降许多

  外堂修者趁机又冲近了许多

  三里

  此时已经进入修者de攻击范围,剩下de外堂修者顿时加振奋虽然他们只剩下不到三bǎi人,但是所有人都相信,对方所有de手段,都已经用尽他们离攻陷金乌城,只有一步之遥

  早就准备好de飞剑,便要祭出

  坐在祥云上de左莫,心中暗叹,东西营de水平离朱雀营还是相差许多刚才对方突然散开,让他们节奏顿时一乱,大半罡雷都打在空处若是节奏没乱,那会功夫,对方起码能多折损一bǎi☆人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必须经历de过程

  这一系列变化,看得围观de众人眼花缭乱,几乎连呼吸都差点忘了从外堂气势如虹de冲击,众人心中无不暗想,金乌城完蛋哪知战局de情况,完全出乎■他们de意料金乌城de停顿显然蓄谋良久,那只不过是给外堂挖de一个陷阱

  当罡雷洪流和修者洪流狠狠撞成一团时,所有人de大脑一片空白

  他们失去所有思考de能力,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正在碰撞de这一幕,华丽而残酷de一幕暴烈而凄美de一幕

  紧接着目睹二长老身先事卒冲在最后面,外堂修者疯狂地扑向金乌城时,区区数bǎi人,陡然生出一股惨烈气息,众人是震慑当场,倒吸冷气

  当他们眼睁睁看着二长老带着众人冲到离金乌城不到里de地方,每个人脑海里,只跳出一个念头:金乌城完了

  而就在此时,金乌城上空,所有人目光汇集de正中心,坐在浮云de那名年轻人终于有所动作

  他站了起来

  票票票这周de票,都砸给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