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节黄卓光


  明霄派有很多分支,也有很多二代弟子,但没有人能够撼动黄卓光的地位

  除了明霄老祖的因素在内,黄卓光强横的个人实力才是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在小山界没有发生变故之前,黄卓光便已经■被誉为小山界年轻一辈中最杰出者,明霄之英的声名也是从那时便开始流传开来

  他十六岁凝脉,在这个年龄,许多人才刚刚完成筑基

  而在十七岁,他领悟剑意,便迅成为小山界年轻修者间耀眼的人物 □
  真正让他声名达到巅峰的,却是这次浩劫

  当时情形混乱,许多人冲击明霄派

  关键时刻,黄卓光挺身而出,剑斩十二人,一排血淋淋的头颅挂在明霄派的大门

  此举也立即震慑住那些混乱的修者,直拖到明霄老祖回来…

  可以说,如今明霄派在小山界的地位,有一半是要归功于黄卓光身上

  此战也立即让他凶名传遍整个小山界,也奠定了门派内,老祖之下第二人的崇高地位

  黄卓光处事霸道凶悍,却不乏精明,其他弟子也是又敬又畏

  举手的人多,自然需要比试

  不过比试的不是个人实力,而是谁的水行法诀造诣深厚

  举手的修者被要求每个人释放一个水行法诀

  这对左莫来说完全不成问题,随手一个诀》,掌面一尺高的地方,一个袖珍的小白云飘起雨丝,所有雨丝一落到左莫掌面,便消失不见

  这一手精纯的水行法诀,顿时打败了绝大多数人…

  唯独剩下郑中

  左莫有些意外

  只见郑中也不说话,轻叩腰上一块玉牌

  一条碧蓝的水龙立即钻了出来,水龙条码长一尺左右,浑身碧蓝的鳞片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它灵性颇高,一双龙眼好奇地◎打量四周

  小理咦,役兽牌左莫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这只水龙究竟属于什么龙,也许成师弟rèn得

  但是毫无疑问,无论哪种龙,品阶都不会太低

  碧蓝水龙一飞出来,左莫立即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水行之力顿时浓郁许多

  水龙天生属水,水行法诀对它来擅长

  手持白牙剑的那名弟子有些犯难了

  左莫虽然只不过是个小法诀,但一看便知造诣不低…

  而郑中的这只水龙,亦是天生的控水高手

  “两个人一起过来”

  黄卓光声音恰时响起

  左莫心中一跳,黄卓光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有一股独特的压迫感

  他如今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但是像黄卓光这yàng风格的高手,还是第一次遇到

  唯一让左莫觉得比较像的,是常横,不过两人亦有区别,黄卓光是霸,而常横却是凶

  若是这两个人能打一架,估计肯定很精彩,左莫心中嘀咕

  他注意到远处一个角落一名面色苍白的修者,那就是路辉说的被傻鸟弄伤的雷浩

  雷浩才是左莫的mù标

  两人跟在手持白牙剑的弟子身后,黄卓光从小山峰飞下来,对身边的师妹道:“告诉他们,准备开始…”

  其他人则被驱赶离开这片区域

  “走了走了,没你们的事了

  一柱香之内,谁还留在五十里之内,可别怪我飞剑不rèn人”一名明霄派弟子恶狠狠道

  变故忽生一道剑光,宛如一抹雪光,朝黄卓光席卷而去许多明霄弟子大惊失色,那道剑光来得太突然,雪亮剑光,刺得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森森剑意,就像无数锋利的雪花碎片,四下飞舞

  黄卓光身边的师妹吓得花容失色,这片雪亮的剑光,瞬间充斥她视野的每个角落白茫茫一片森然刻骨的剑意眨眼间,便夺去她反抗的意志…

  一道霸道至极的剑光陡然亮起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有鬼”黄卓光哈哈一笑,旋即脸色骤冷:“不过想打我的主意,就你,不够格”

  言语间,强大的自信流露无疑

  郑中的同伴同时发动,剑芒顿时交织纵横,这些明霄弟子可没有黄卓光的实力,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明霄弟子的惨叫和惊慌没有令黄卓光挪开mù光半分,他紧紧盯着郑中,冷笑:“哦,原来是三重天,难怪胆子这么大”

  郑中此时眼睛哪还有半点刚才的低垂微闭模yàng,淡然的眸子里,杀机与战意闪现

  黄卓光一哂:“走,咱们上去”

  说完便腾空而起…

  郑中也毫不犹豫紧跟而飞上天空

  左莫左看右看,居然没人理会自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正适合自己办事,他注意到远方的雷浩惊慌失措地转身★想逃

  那些被押解来的修者本来就对明霄派心存怨恨,只是慑于明霄派**威,大家敢怒不敢言

  此时郑中他们动手,场面又混乱,柳贵极擅长煽风点火,故意高声喊:“飞剑那把飞剑莫让他跑了”此语一▲出,立即把许多人的心撩拨起来

  那把飞剑,杀意如此纯粹,绝对是四品中罕见的精品

  “谁敢动手?抢明霄派的东西不想活了”那名弟子色厉内荏喊道

  柳贵藏在人群中,嚷了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谁rèn识谁啊”众人一想,对啊,如此混乱的局面,抢了你也不知道是谁抢的

  小山界现在还活下来的修者,又有几个善茬?一时间无数剑光,呼啸刺向那名明霄弟子

  早飞了老远的左莫,也被这场面给吓到了,暗自庆幸刚才自己离开的早,要不然也要被波及

  “你们……”那名弟子又惊又怒,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铺天盖地数十道剑光砍成无数肉渣,让左莫看得心寒无比

  众人顿时一阵哄抢,又是一阵混乱,一名修者眼疾手快,抢了飞剑,掉头便拼命逃

  没抢到飞剑的修者,连这名弟子身上其他东西也不放过…

  没有抢到东西的修者,红着眼睛,迅把mù光望向其他明霄□弟子

  他们忽然发现,失去明霄派这个光环之后,这帮弟子简直是最好的肥羊场面加混乱不堪

  左莫几个闪身,便闪到雷浩身边,一把抓起正在逃跑的雷浩

  雷浩吓得半死,浑身打着哆嗦,语无★伦次道:“我我我……所有东西都给你……”左莫皱了皱眉头,扬手啪啪啪,给他几记耳光,让他清醒过来:“我问你答”

  “您……您说”雷浩被打懵了,也从游魂状态中恢复过来,虽然吓得半死,却依然勉强能说出话

  左莫忽然身形一动,左手扬手一记阳煞罡雷滋正中一把飞剑一阵青烟缭绕,叮铛一声,飞剑跌落在地…

  不远处一名剑修闷哼一声,飞剑被毁,他心神也同yàng受创

  他惊恐地看了一眼左莫,连飞剑也不敢捡,跌跌撞撞转身便逃

  左莫也不追赶,这一幕落在许多人眼中,顿时原本冲向左莫的几名修者吓得身形一折,转向其他mù标

  被左莫提在手上的雷浩惊恐地拼命吞口水,天啊,自己怎么落到这yàng一个高?“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左莫盯着雷浩一字一句问

  雷浩被左莫盯得心里发毛,原本就苍白脸色是白得像纸,他结结巴巴道:“我我……我遇到一个灰灰的东西,我以为是个宝贝,想抓住它,结果那东西古怪得很,我碰了一下就受伤了…”

  左莫心中一喜,刚才他已经探查过雷浩**的伤,的确是由一种非五行的力量所伤

  “那灰影后来去哪了?”左莫接着问

  “它飞进秘境了”

  雷浩老老实实道

  “秘境洞口不是没打开吗?它怎么能飞进去?”“我……我也是不知道”

  左莫忽然想到秘境的入口需要五行法诀才能打开,再想到傻鸟现在非五行特性,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秘境入口在哪?”左莫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在那里”

  雷浩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山谷

  左莫朝他嘿嘿一笑:“你回答得不错”

  话音刚落,便扬手把他丢回到★□没有可能

  “秘境入口在哪?”左莫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在那里”

  雷浩指着méiyǒukěnéng

  “mìjìngrùkǒuzàinǎ?”zuǒmòwènchūzuìhòuyīgèwèntí

  “zàinàlǐ”

  léihàozhǐzhebúyuǎnchùdeyīchùshāngǔ

  zuǒmòcháotāhēihēiyīxiào:“nǐhuídádébúcuò”

  huàyīngāngluò,biànyángshǒubǎtādiūhuídào混乱的战场之中,顿时无数人涌了上去

  左莫看了一眼天空正在激斗的两人,心中遗憾时机不对

  若不是急着找到傻鸟,他绝对会趁机把黄卓光干掉

  黄卓光可是明霄派的第二高手,把他干掉,■可以大大削弱明霄派的实力

  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低估明霄派的实力

  黄卓光的实力,也是相当强悍啊郑中三重天的修为,竟然处于劣势,这让左莫吃惊不少

  看到黄卓光的剑意,左莫忽然有○kěyǐdàdàxuēruòmíngxiāopàideshílì

  tāhūránfāxiàn,zìjǐyǒuxiēdīgūmíngxiāopàideshílì

  huángzhuóguāngdeshílì,yěshìxiàngdāngqiánghànāzhèngzhōngsānzhòngtiāndexiūwéi,jìngránchùyúlièshì,zhèràngzuǒmòchījīngbúshǎo

  kàndàohuángzhuóguāngdejiànyì,zuǒmòhūrányǒu些明白,明霄派的“霄”,并不完全和霄土相关,而是指天空

  它是天空之剑剑意辽阔空渺,明明空无一物,却令人生出无可抵御之感黄卓光的剑光加明亮,带着几分暖意,一如阳光下的天空

  无论是剑光,还是身法,在空中的黄卓光,如鱼得水

  左莫神识过人,他隐隐有种感觉,黄卓光的飞剑和天空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联系

  他惊骇莫名怎么可能?这家伙难道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吗?只在一瞬间,左莫便◆决定干掉他这yàng的敌人,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再想干掉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歹毒的,噢不,是极具技术含量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冒出来

  今晚和朋友喝酒,明天无事,咱们继续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