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节 流星空火


  一颗有rú雷弹的罡雷,飘浮在左莫身前

  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一抹银光残留中在视野中,罡雷仿佛凭空消失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势,也没有什么威势压迫,快,快得袁江都没反过来待他反应过◇来,连忙转头天空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没有爆炸横飞的血沫残肢,没有高温炙烤的飞灰烟末,云淡风轻的天空,仿若什么都没发生

  “干掉了?”袁江有些不确定地问

  “应该是”左莫同样不确定地回答符战碉楼罡雷成形的度,快得出乎他意料,他刚才差点都出洋相几乎是他刚刚锁定,罡雷就飞出去

  两人又找了会,确实找不到那只鹰,这才确认它真的被干掉

  “看来得让他们好好练练”左莫嘀咕道

  袁江就不好作什么评价,虽rán老板说是罡雷,但他没感受到传闻中罡雷的强大气息或许是罡雷减弱版?他觉得有可能,可惜那只是只鹰,若是什么再厉害点的灵兽,才好验证威力但眼下看来,老板的符战碉楼却有一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快

  就这么一眨眼,一轮攻击就出去了

  “老板,这里可以容纳多少人同时驭使罡雷?”他决定从专业点的角度来问点问题

  “十个,要凝脉期以上平均一个罡雷要消耗我五晶灵力”左莫道:“现在只能做到这地步,若是能做到一个罡雷消耗两晶灵力,就比较不错了”

  “五晶灵力?”袁江吓一跳这个符阵这么消耗灵力?

  他们所说的,并不是消耗的晶石,而是消耗修者的灵力催动符战,驭使罡雷,都需要消耗修者的灵力

  从专业的角度,老板设计的符战碉楼被袁江归为失败的行列之前他还觉得罡雷符战碉楼起码攻击度很有优势,现在看来,实在是失败品啊

  凝脉一重天的修者修为在十晶至三十晶之间,二重天修者的灵力在三十晶至九十晶之间一个罡雷消耗修者五晶灵力,那意味着,一个一重天顶峰的修者,只能发出六枚罡雷而二重天巅峰的修者,能发出十八枚罡雷

  符战碉楼飞快的攻击度,反而成了最大的致命伤六枚罡雷,飞出去,只需一眨眼时间修者灵力消耗殆尽,符战碉楼也就是一座破楼

  “老板,这个消耗太恐怖了”袁江决定给予专业的建议:“这么高的灵力消耗,完全可以用一些威力强的符阵”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强攻击符阵”左莫摊摊手

  “可我们的人员跟不上他们灵力会在极短的时间就消耗一空,接下来,我们就失去战斗力”袁江努力地想说服左莫天才果rán也不是万能的啊,他心想

  “唔,这是个问题”左莫沉吟,忽rán眼前一亮,击掌道:“哈,这个好解决咱们那么多人,那里不还有七百多人么?大家轮流上,反正一拨只需要十人”

  越想左莫越是兴奋,自言自语道:“到时让他们好好练练,十人一组,轮流交替咱们有黑炼蒲团,回复灵力也快掐好时间,一波一波循环,这样就可以无限攻击没错,咱们本来拼的就是人海战术一个人搞不死他,咱们几千人一起搞”

  最后一句话,左莫说得咬牙切齿

  袁江听得瞠目结舌原、原来还可以这样

  回过神来细想,却又觉得老板这方法的确可行,虽rán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不过这年头,大家比的不就流氓么?惊叹之余,他心中亦暗自警惕,千万不能得罪老板

  天才是不是都是流氓,袁江不知道但是天才流氓起来,那一定是大流氓,这是他最的感慨和心得

  天空划过一道细而耀眼的银光,变幻为鬼身的蒋豪身形陡rán一滞这抹银光的气息▲,让他本能地感到畏惧

  那是雷的味道……

  没来得及等他回味,他猛rán抬头天空中,变幻为鹰的同伴消失不见

  鬼影一阵颤抖,他心中真的惊骇莫名该死对方怎么发现的?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幻化成鹰的修者,就像被凭空抹去,什么都没留下

  不可能

  那可是一名凝脉二重天的修者虽rán幻化成鹰,让他许多法诀无法使用,但是他的真身,依rán是凝脉二重天有什么法诀能凭空抹去一名凝脉二重天的修者,而不留下任何痕迹?在他所知的任何一种法诀,都做不到这一点

  几乎在同时,原本齐头并进的几名探哨被吓得齐齐止住身形

  被发现了?

  每个人心中都狂跳对于探哨来说,rú果敌人有防备,他们若靠得太近,活着回来的机会便小得可怜而且敌人显rán有一种威力奇大无比的法宝,或许是法诀

  他们的目光都投向蒋豪

  蒋豪心中萌生退意,他平时看似粗鲁,但一旦化为鬼身,却是阴诡狡诈此时再去探查,只怕小命难保,那抹诡异的银光,绝对是他的克星

  正在蒋豪进退两难的时候,不远处的蒋wéi也被这道罡雷惊动蒋wéi脸上阴晴不定,小城内的力量,似乎并非他想象中的那般薄弱

  对方已经发现了他们,他和蒋豪想得一样

  明白自己打算偷袭的算盘落空,此时再派探哨去,没有什么意义他连忙召回弟弟,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还是颇为心疼的

  “刀子,带一百人▲,去探探对方的底”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先试试水rú果一旦发现苗头不对,他们也能掉头便跑除非最后关头,要不rán绝不拼死力,这是他能活到现在的秘诀

  “好”刀子身形粗矮,满脸横肉,三角眼凶光闪烁他■是蒋wéi手下得力干将,生性好战嗜杀,打得疯起来,从来不留活口他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凶悍不畏死

  刀子迅点了一百人,便朝天星峰上的小城扑去

  既rán被发现了,再隐匿身形什么的,就没必要了

  左莫正在思索符战碉楼的问题,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他忽rán觉得有光在闪,抬起头,蓦地看到女修眼睛的诡异紫芒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女修忽地飞上天空

  左莫连忙起身,也跟着飞上天空

  当他看到一百名气势汹汹杀来的敌人,脑子嗡地一下,就像被人狠狠抡了一锤

  敌袭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女修已经张开双臂,像只大鸟,扑向敌人

  左莫脸色大变

  危险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就像电光huǒ石,等他反应过来的,女修离这伙人相差不到五百丈

  刀子看着扑来的女修,嘿rán一笑:“是个妞他们妈的,谁也不要和老子抢”

  其他修者亦是嘿嘿连笑不止

  rú此凶险紧急的时候,左莫大脑一片空白,可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却已经到了半空中

  眼前的一切,变得缓慢无比他能看清楚这一百名修者脸上狰狞的笑容,能看清楚他们的飞剑光芒一点点亮起,能看清楚那双张开手臂被风鼓荡起猎猎作响破布衣衫……

  眼前的一切,似乎模糊起来

  那些凶狠狰狞的面孔像雾般模糊,那模糊的面孔身后浓烈的杀意却像一只只rú山嗜血妖兽碧蓝的天空,似乎也像磨过砂一般,只有那道破布衣衫包裹的身影,张开rú鸟的双臂充满决rán恣意的味道,雪白无瑕的赤足,让左莫想到最精美的瓷器

  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幕,是rú此缓慢,缓慢得让左莫看得rú此分明

  不知为何,就好像脑子里的一根弦被拨动,左莫双目倏地红了,体内的战意和疯狂就像肆虐的熔岩,像开闸的洪水,瞬间席卷全身,烧得他全身发痛

  “杀”低沉的咆哮恍rú远古凶兽,远远荡漾开来

  全身的灵力运至极致,他**的上半身陡rán光芒暴涨,皮肤变得愈发剔透rú黑玉,甚至有看到皮肤下丝丝黑气不断游走

  他猛地腾空而起,眨眼间,飞高上百丈,突rán身形翻转,双腿猛地向虚空一蹬

  啪

  明明虚空无一物,但他的双脚,却有rú踏中什么无形之物,气劲四溢

  左莫身形一折,居高临下,朝那群修者,全力俯冲

  剧烈的空气乱流,在他耳旁轰鸣,他的度陡rán突破平时他的极限轰鸣声彻底把他和外界隔绝开来,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

  滋滋滋

  他周身剧烈的空气乱流中,突rán多了一抹红色huǒ是huǒ左莫福至心灵,神识像一只无形的手,拨动这些细小的huǒ蛇眨眼间,huǒ光暴涨,周围的空气乱流,就像干透的柴薪,轰rán亮起无数条huǒ蛇,在左莫周身空气乱流中流转不休

  空气中,耀眼的huǒ光,沉闷的爆音,立即让刀子他们把注意力放在那团从天而降的huǒ团

  刀子脸色猛rán大变:“快散开”

  随即,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他们身边的空气,就像凝固了般,他们的身体被一股无形吸力,牢牢吸住

  “流星空huǒ他妈的……”

  挟着爆音轰鸣,拖着长长的耀眼huǒ尾,左莫恍rú魔神,以千钧之势,轰rán砸下

  继续双,大家的票票都砸过来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