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节 初战


  游弋在外围的探哨开始远远游荡开,他们的职责并不是参加战斗,而是负责监视整个战场的动向

  魏然神色冷峻,紧紧抿着嘴唇敌人的数量大概在两百人左右,杀气腾腾地径直朝他们扑过来魏然挺直腰板,☆■
  游弋在外围的探哨开始远远游荡开,他们的职责并不是参加战斗,而是负责监视整个战场的动向

  魏然神色冷峻,紧紧抿着嘴唇敌
  yóuyìzàiwàiwéidetànshàokāishǐyuǎnyuǎnyóudàngkāi,tāmendezhízébìngbúshìcānjiāzhàndòu,érshìfùzéjiānshìzhěnggèzhànchǎngdedòngxiàng

  wèiránshénsèlěngjun4,jǐnjǐnmǐnzhezuǐchúndíréndeshùliàngdàgàizàiliǎngbǎirénzuǒyòu,shāqìténgténgdìjìngzhícháotāmenpūguòláiwèirántǐngzhíyāobǎn,☆像杆锋利笔直的标枪,静静地飘浮在空zhōng,耳边传来下面曲尉们扯着嗓子的咆哮

  “全都打起精神注意你的位置”

  “你们前面就是一群垃圾干掉他们统统干掉”

  “呆会什么都不要想◎,老子往哪,就跟着往哪冲谁他妈要掉队了,看老子回头怎么收拾他”

  “按照你们平时训练的来”

  ……

  曲尉们在进行最hòu的战前动员,手下大多是一群菜鸟,他们虽然有着不错的个人实力,但是在这种要求极高的战术体系zhōng,配合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

  或粗鲁,或凝重,或轻松的战斗动员钻入魏然耳zhōng,他不自主地浑身燥热起来,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睛不知不觉zhōng多了一抹亢红

  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注视着对方越来越近,魏然再次扬起右手,所有的杂音统统消失一百二十二名修者,鸦雀无声,整支队wǔ,就像一张蓄势到极致的大弓,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紧绷到极点尤其最前方的修者,他们浑身的灵力鼓荡,气势不断攀升,脚下却如同钉子般,硬生生钉在原地

  卫成斌不自主地摒住呼息,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震撼的战斗,这片寂然沉默像一根无形绳索,缠着他,一点点地收紧,扼住他的喉咙,有些窒息他张大嘴,喘着粗气他瞪大眼睛,下意识地盯着为首那名修者扬起的右手,全身不自禁开始战栗,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兴奋

  魏然冷冷地注视着敌人进入攻★击范围,扬起的右手倏地斩下

  “杀”

  啪

  空气的爆音清脆有如响鞭,最前方一曲二十名修者全身汹涌灵力陡然失去约束,爆音空鸣

  二十道身影突然消失在空zhōng

□jīfànwéi,yángqǐdeyòushǒushūdìzhǎnxià

  “shā”

  pā

  kōngqìdebàoyīnqīngcuìyǒurúxiǎngbiān,zuìqiánfāngyīqǔèrshímíngxiūzhěquánshēnxiōngyǒnglínglìdǒuránshīqùyuēshù,bàoyīnkōngmíng

  èrshídàoshēnyǐngtūránxiāoshīzàikōngzhōng

  啪

  又是一声慑人心魄的爆音

  二曲二十名修者,亦消失在空zhōng

  啪

  三曲紧随其hòu

  招牌式的三段波式冲杀

  每个小队顶着一道长达二十丈的巨剑芒,这是三名修者的合力一击三才阵达到一定水平,才能发挥出这种聚灵合击的技巧

  巨剑芒撕裂空气,发出呜呜摄人心魄的啸音,整个战场上,其他剑芒法诀齐齐黯然失色

  单人剑芒在巨剑芒面前◇,孱弱得就像筷子,一折便断

  快若闪电

  一曲六个小队,如同六把错落的大铡刀,拦腰重重砍进敌人zhōng路

  漫天血雨

  敌人阵形zhōng,出现六道深深的血痕,所过之★处,只要稍沾上一点,或被削断手足,或被拦腰斩断摧枯拉朽,瞬间洞穿敌阵

  敌人首领目眦欲裂:“缠上他们他们hòu力……”

  话音尚到一半,仿若夜鬼嚎哭的巨剑芒啸音陡然再起

  二曲堪堪杀到

  六道巨剑芒,呈小角度从右侧斜斜斩进敌阵

  噗噗噗

  一连串令人心惊肉跳的断肢斩骨声,六道巨剑芒,犁出六道宽阔的血槽,惨叫声不绝于耳

  三曲以相反角度,从另一个方向斜斜斩进

  就在二曲刚刚完成穿透敌阵时,三曲恰好斩进敌阵zhōng央

  魏然紧紧抿嘴唇,三段波式冲杀威力尽显敌人胆魄被夺,士气降至低谷,战意全无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放上压垮骆驼的最hòu一根稻草

  四曲、五曲顺势突击

  心志早就被夺的敌人,见四曲五曲压上,无不惊慌,刹那间,支离破碎的阵形轰然崩溃,四散逃逸

  直到此时,魏然紧绷的身体才松驰下来,大局已□定

  三段波式冲杀犀利无匹,但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它最大的弱点便是hòu力不继,如果敌人抵挡住前面的几轮冲击,那他们就危险了

  巨剑之威莫能抵御,但消耗的灵力亦相当恐怖冲杀前鼓荡灵力,并不◆是为了装腔作势

  魏然松了口气,这场战斗比他想象得要顺利许多此时已经失去悬念,只见各曲曲尉指挥各小队,不断地穿插切割,只要某个地方人稍微多一些,他们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立即会扑上去

  □胆寒的敌人见状,不再敢有丝毫迟疑,纷纷转身逃命

  魏然连忙下令不要追赶,他们的任务是安然抵达营地,而不是杀伤敌人不过当他注意到始终呆在远处观望的一些零星修者,他猜测那应该是其他势力的探哨
▲□胆寒的敌人见状,不再敢有丝毫迟疑,纷纷转身逃命

  魏然连忙下令不要追赶,他们的任务是安然抵达营地,而不是杀伤敌人不过当他注意到始终呆在远处观望的dǎnhándedírénjiànzhuàng,búzàigǎnyǒusīháochíyí,fēnfēnzhuǎnshēntáomìng

  wèiránliánmángxiàlìngbúyàozhuīgǎn,tāmenderènwùshìānrándǐdáyíngdì,érbúshìshāshāngdírénbúguòdāngtāzhùyìdàoshǐzhōngdāizàiyuǎnchùguānwàngdeyīxiēlíngxīngxiūzhě,tācāicènàyīnggāishìqítāshìlìdetànshào
▲   不过这一战,应该能震慑住不少人,他心里寻思着

  很快,敌人全都跑了个精光,魏然下令一些修者下去收缴战利品,剩下的人则降落下来扎营修整刚经历战斗的修者们脸上还残余着兴奋之色,不过他们还是一☆丝不苟地完成命令

  所有曲尉们也统统松了一口气这样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手下的人还是让他们担心不已不过总算没有出什么大状况,但战斗zhōng暴露的问题还是有不少的

  有几个小队施展出的巨剑芒大失水准,远逊于平时训练的水准,差一点就无法洞穿对方队wǔ如果无法洞穿,被迟滞在对方阵形里,蜂拥而至的敌人会在一瞬间把他们撕成碎片,这些曲尉们也是心有余悸

  魏然没有插手曲尉教训刚才犯错的修者,他默默地巡视营地

  片刻hòu,完成收缴的修者飞回来,这些战利品会交给副首,回去hòu上交小娘,再论功行赏

  卫成斌目瞪口呆,战斗结束之快,远出他的想象当他tīng到那些曲尉们在喝骂手下时,他有些不能置信,这还不够吗?这么干脆利落的战斗,这么厉害的手下,为什么还要喝骂呢?

  他不擅长战斗,但并不意味着他连眼光都没有一支队wǔ水平如何,他大致能看出几分端倪在他看来,这支完全陌生而又独特的队wǔ,是他所见过的最厉害队wǔ,没有之一

  他们也太严苛了卫成斌有些不能理解

  这场胜利也让被护送的修者们大受鼓舞,他们对即将去的地方期待倍增混乱的小山界,武力才是生存的最有力保障

  南胜镇

  贺翔看着眼前一张张假惺惺的笑脸,太阳穴隐隐作痛谈判比他预想的要艰难,这些势力之间似乎在暗zhōng达成了某些协议,立场竟然出奇的一致就连之前●交情不错的几位老大,这次也一反常态,默不作声

  他知道这些人只不过想讨价还价,可对于一心想立功的他来说,把价码压到最低,才能体现出他出以的能力觊觎他位置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他不想给别人可乘之机○jiāoqíngbúcuòdejǐwèilǎodà,zhècìyěyīfǎnchángtài,mòbúzuòshēng

  tāzhīdàozhèxiērénzhībúguòxiǎngtǎojiàháijià,kěduìyúyīxīnxiǎnglìgōngdetāláishuō,bǎjiàmǎyādàozuìdī,cáinéngtǐxiànchūtāchūyǐdenénglìjìyútāwèizhìderénkěbúzhǐyīgèliǎnggè,tābúxiǎnggěibiérénkěchéngzhījī

  他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今天大家都累了,休息一下在下特地准备了宴席,还请各位赏光”

  各位老大彼此使对了对眼色,纷纷起身,说困倦了想休息

  贺翔也不勉qiáng,笑着送他们出门当最hòu一位老大也出门,他的脸色再也掩饰不住,阴沉如水

  得想办法分化他们才行,他心里寻思着转身欲走,恰巧瞥见另一位外常长老眼zhōng那一抹幸灾乐祸,心情顿时加糟糕

  “大家的目标都确定了么?”谢山环视众人,问

  众人一阵点头

  雷鹏瓮声道:“妈的,老子连他上几次茅厕都盯着,真是晦气”

  众人轻笑,为了确保一击而zhōng,众人都事先踩过点剩下的十位目标,分配到人

  “一个时辰hòu动手”谢山也没有废话,这十五人,个个身怀绝技,他虽然修为最高,但也不敢摆什么架子好在大家的纪律性都很qiáng,不需要他过多啰嗦

  十五人悄然无声息四散离开

  雷鹏的目标是一位擅长炼丹的家伙虽然现在小山界灵材匮乏,但是还有些商行有些存货,这家伙也因此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因此在收到玉简时,他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留在原东家毕竟东家待他不错,玉简来历不明,他不愿冒这个险

  不知为何,他今天总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大事的要发生一般

  这让他心神不宁,每次他有这种感觉,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事

  抬头看了看天色,天空云层压◆得很低,沉闷压抑

  “何药师,东家唤你”打杂的小二急匆匆地赶过来

  “哦,我这就去”他收敛心神,连忙动身,估计又有活安排下来

  他刚穿过hòu院,忽然颈hòu一痛,眼前一黑,人●déhěndī,chénmènyāyì

  “héyàoshī,dōngjiāhuànnǐ”dǎzádexiǎoèrjícōngcōngdìgǎnguòlái

  “ò,wǒzhèjiùqù”tāshōuliǎnxīnshén,liánmángdòngshēn,gūjìyòuyǒuhuóānpáixiàlái

  tāgāngchuānguòhòuyuàn,hūránjǐnghòuyītòng,yǎnqiányīhēi,rén事不知

  雷鹏一把提着他,四下张望,见没有惊动其他人,咧嘴无声地笑了笑,人便在原地消失

  不过,不是谁都像他这么运气好,比如年绿

  年绿有些焦急地看着他的目标,一位擅长豢养的女修,她正指点其他人配饲养灵兽的草料这些学徒们个个恭敬异常,仔细聆tīng

  动手时间到了

  看着目标一时半会绝对不会离开,年绿一咬牙,决定直接动手

  他身形如鬼魅,倏地出现在女修背hòu,挥掌轻轻一斩,左手一提一攥,昏迷的女修便到他背上

  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直到他消失在门口,这群学徒才反应过来,惊恐地扯着喉咙尖叫

  商行的护卫立即被惊动,纷纷从院内腾空而起

  同样的情况,在同一时间,在南胜镇不同的地方上演

  南胜镇顿时一片混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