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节 新生?


  投降在小山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这里的生存极其不易,拼命最后的结guǒ只有两败俱伤一旦实力受损严重,便会迅被人吞并

  投降就成le小山界各势力间的的默契不懂投降的,死得快不接受投降的,死的也快打打降降,便成le家常便饭赤尊者的手下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在小山界,什么忠诚之类全都是扯屁,压根就没人会谈

  一见苗头不对,剩下的人立即投降,对tā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谢山忽然凑到公孙差耳边低声说le几句tā心中极其兴奋,没想到赤尊者竟然有这好东西

  公孙差面色阴沉地听完,一言不发

  就在此时,忽然周围修者一阵骚动

  注意到众人脸上的惊慌,顺着tā们的目光,公孙差抬起头,瞳孔猛地收缩,阴沉的脸色陡变

  艳阳高照的蔚蓝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布满大大小小的星辰

  没有夜色中星辰的璀璨,但一颗颗都是如此清晰,刺目的阳光,也无法夺★走属于它们的光华

  公孙差只觉得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zhí冒上来

  “真是奇怪白天怎么会出现星辰?”有人不解地问

  “不知道,天地异象,估计不会是什么好事”回答的人充满忧虑 ☆
  众人七嘴八舌地低声议论,就连那些投降被禁锢的修者,也把注意力都在头顶的苍穹

  公孙差没有说话,tā浑身一阵发冷,手脚发僵,胸口像有块石头,堵得发慌

  白日星现

  tā不知道它的出现,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但是tā清晰地记得在天月界第一次见到白日星现的时候,那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有如梦魇

  如今小山界竟然也同样出现白日星现

  不知为何,莫名的恐惧占据公孙差的身体,tā强自低头,硬生生把目光从诡异的天空扯下来

  过le一会,tā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如此诡异的天象,和自己是绝对扯不上半点关系,管它作甚?tā的注意力重落在投降的修者们身上

  其tā修者反而比公孙差平静,在tā们看来,再诡异的天象,也比不上小山界的巨变

  见公孙差的注意力放在投降的修者们身上,谢山连忙问:“这些人怎么处理?”

  “杀le”公孙差神色平静,轻描淡写道

  “全都杀le?”谢山愕然,下意识地问

  “怎么?”公孙差歪头看着谢山

  触及到小娘平静带着几分秀气的目光,谢山心中一寒,下意识地避开目光

  公孙差的命令得到最忠实的执行,不过所有人的脸色都有几分不自然,tā们被小娘的心狠手辣震惊杀人对tā们来说,稀松平常,谁手上没几条人命?可是屠杀降俘……

  可看到一脸平静的公孙差,没有人敢开口劝

  自始至终,公孙差亲眼目睹所有投降修者被杀,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可真是杀人不眨眼啊谢山头皮发麻,小娘脸上挂着的浅浅腼腆微笑,让tā只有一个念头——跑

  强自按捺迈腿开溜的冲动,tā心中后悔至极之前没事瞎表现什么,现然成le小娘的贴身侍卫,谢山嘴里发苦

  公孙差拍le拍巴掌,脸上笑容腼腆依旧:“大家今天表现不错”

  没有人吭声

  “留五个小队守在这,其tā人回营,马上”tā没有的◆尸体,转身离开

  明霄pài建雪山之上,界河从这里奔腾而下,进入天水界皑皑白雪,高耸的楼宇鳞次栉比,竟然全都由二品的雪晶建造而成,奢华无比六千阶冰梯,从山顶蜿蜒而下,冰梯下尽头,一块高达七丈,☆由一块完整雪晶炼制成的晶碑,上面写着两个鲜艳的朱砂大明霄

  此时明霄pài一片忙乱

  “出什么事le?”

  “不知道老祖敲le戒钟”

  “那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别费心瞎猜le,咱们动作快点,迟到le可要受罚”

  大大小小的弟子急匆匆地赶往大殿片刻后,所有弟子聚集,黑压压一片,鸦雀无声掌门等人,也守候在侧

  最上方蒲团上,坐着一位披头散发的修者,身着雪白长衫,相貌不过四十左右,tā便是明霄老祖,明霄pài唯一仅剩的金丹修者

  明霄老祖缓缓开口,声音清越

  “刚刚天生异象,白日星现,是不吉之兆”

  此语一出,下面顿时一片哗然白日星现,刚才有不少人看到,但谁也没有想到,连老祖也会被惊动

  “pài人去查查”明霄老祖不容置疑断然道

  “是”掌门俯首应命

  “最近的供应怎么样?”明霄老祖:“百花盟的灵谷可有按时送来?”

  掌门恭敬道:“都有准时送来只是她们希望能够交易一些三品四品的金行材料,开出的条件也颇为优厚她们愿意用一批三品和四品的法宝来交易,她们还愿意孝敬老祖一盏六品海棠宫灯”

  明霄老祖沉吟:“百花盟擅长以花入道,她们的海棠宫灯我也听说过,不错的法宝不过,她们要金行材料,不是木行材料?”

  “是,弟子也颇为不解,但她们确实在收购金行材料”掌门答道

  明霄老祖想le想:“答应她们在界内找个地方开市,出售灵谷让百花盟送一批修奴过来,我们把tā们卖给别人,用灵谷收材料”

  “老祖英明”掌门拍le一记马屁

  “本门弟子中,凝脉有多少人■le?”

  “禀老祖,已有一百二十人”

  “太少”明霄老祖摇头:“去招募一批凝脉修者,为外堂,司职管理界内之事”

  “是”

  “你亲自去一趟天水界”明霄老祖想le想:“◇le?”

  “bǐnglǎozǔ,yǐyǒuyībǎièrshírén”

  “tàishǎo”míngxiāolǎozǔyáotóu:“qùzhāomùyīpīníngmòxiūzhě,wéiwàitáng,sīzhíguǎnlǐjiènèizhīshì”

  “shì”

  “nǐqīnzìqùyītàngtiānshuǐjiè”míngxiāolǎozǔxiǎnglexiǎng:“■你这次去,要办两件事第一件事,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其tā势力搭上线其二,去买一处洞天福地,作为本门别院本门弟子中,有潜力的,全都转到别院修炼若本门再能出几位金丹,这小山界便成本门后院”

  “弟子明◎白”掌门佩服得五体投地,老祖深谋远虑,只要这几件事做成,明霄pài在小山界的统治地位,将无可撼动

  小山界灵气枯萎,但各种矿藏并未开采殆尽,以一界之力,养区区明霄pài一家,绰绰有余

 ◇ “放心去办,我会替你坐守的”老祖挥挥手

  左莫眼前一片黑暗,难闻的气味不断地钻入口鼻之中

  这是在哪?

  难道自己死le?

  不对,好像没死

  想le好一会,◆tā才想起与那只血角大蟒战斗的情景

  那大家伙可真是凶悍,tā心中一阵后怕

  冲动guǒ然是妖魔啊咋就一下没忍住呢?tā深刻地进行自我反省,坚定le下次遇到这种大家伙转身就逃的决心

  不过那家伙好像被自己搞死le,tā有些不确定地回忆着

  很多画面模糊不清,回忆le半天,也没什么收获

  身上传来一阵阵麻痒感,把tā从回忆中拉le回来,tā的注意力重回到自己在哪这个问题上

  tā没有第一时间动弹,而是第一时动用神识自从tā修炼《胎息炼神》之后,一遇到情况就先用神识探察,已经成为tā的习惯

  咦

  怎么会这样?

  如guǒ不是tā明确知道是自己的身体,tā一定不相信眼前的躯体和自己有半晶石的关系

  充满生机

  浓郁至极的生机

  体内的地气,浓郁得几乎都快成为液态,流淌在tā身体的每个角落蓬勃的生机,强大的生命力,左莫能够清晰无误地感受到,那是令人迷醉的味道

  让tā吃惊的是,全身上下,tā竟然找不到半点熟悉的感觉

  血、肉、筋、骨……

  完全陌生,就像一副的躯体,的完美的▲身体

  就在同时,tā发现le紧紧包裹在tā身体外的壳真是诡异,自己怎么会在壳里面?

  tā下意识地往外撑,啪,壳应声而裂,光线从裂缝中穿透进来,有些刺眼清的空气涌入壳内,左莫顿觉说不▲出的舒畅,tā贪婪地吸le两口,手上用力

  砰

  壳顿时四分五裂,四下飞散

  左莫浑身立在空处,鲜的空气,明亮的光线,都让tā恍若生

  真是舒服啊,tā情不自禁地用力吸一口气

  zhí到此时,tā才注意到不远处拄剑而立的金甲卫原来是回来le,tā心头顿松

  忽然,tā察觉到外面有许多人正在飞快地靠近,是公孙师弟tā低头扫le一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顿时大惊失色

  “谁把哥衣服脱le?”

  tā手忙脚乱地从戒指里找到一件灵甲,飞快地穿在身上

  刚刚穿好,门砰地被推开,公孙差一群人一下子冲le进来

  公孙差眯起眼睛:“你是谁?”

  左莫一愣,心中大是不爽:“师弟,连我都不认识?”

  公孙差的表情骤然凝固在脸上,其tā人也是一脸见鬼的怪异表情

  众人的反应立即让左莫意识到什么,tā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自己的脸

  tā的手,就像被蛇咬le一般,闪电般缩le回来,脸色陡然大变

  这感觉不对……

  tā二话不说,手掌一翻,一团水雾气从tā掌心升腾而起,迅化作一面光滑水镜

  左莫呆若木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