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节 血角大蟒


  左莫按捺胸中翻腾杀机,悄然翻上山谷崖壁,沿着崖线,有如一缕轻烟,悄无声息地贴地飞行

  彩瞳视野内,脚下山谷黑森森雾气翻滚,已是一片死气沉沉虹斑蝶虽然拼命地在吸收毒雾,但是山谷的毒雾实在太过于厚实,半天不见动静

  雷鹏三rén看不到毒雾,心中不明所以,但三rén不笨,立即猜到老板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心中警惕之余,亦相当凛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老板杀气腾腾的模样木然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连目光,似乎也不见什么变化,但目光偶尔锋芒乍迸的杀机,却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带上凛冽的味道

  高飞行的老板没有带起一丝风声,让rén不由想起麻凡不过,和麻凡伪装成无害,不引rén注意不同,▲老板虽然也是悄无声息,但却如同一把能够吸收光线的黑剑,隐匿之下,浑身每一寸都是锋芒

  山谷的另一端

  孔三有些惊惧地盯着远处的黑葫芦,忍不住问:“这法子有用吗?”

  黑葫芦通体漆黑发亮,葫芦嘴被揭开

  孔二盯着黑葫芦,有些得意,但眼底深处,却是清晰可见一抹恐惧:“放心这谷口每到傍晚时,便会起风,这风也古怪,只会沿着山谷吹,不飘到谷外这六毒玄葫炼制是不易,当初从胡矮子手上讨来,可是花费了不少代价”

  他旋即道:“等把大哥的仇报了,咱们马上离开这”

  “去哪?”孔三问

  “先离开这再说此毒奇毒无比,无色无形,一旦沾染,初时难察觉,却是无药可救”孔二有些可惜道:“这六毒玄葫威力虽大,用过一次就废了”

  “嗯”孔三点头应道,有些愤懑道:“赤尊者太不上道咱三个给他卖命这么久,大哥尸骨未寒,他竟然不肯替大哥报仇”

  “哼,不错”孔二眼中流露出一丝怨毒:“可惜六毒玄葫只有一个,否则的话,定要让他也尝尝”

  他忽然眼皮一跳,脸色大变:“小心”脚下用力,猛地弹起

  一把飞剑擦着他的腰侧无声无息地飞过,他身上的光芒陡然一亮,一套银色灵甲显现出来

  孔三心中顿时一惊,猛地向一旁闪过,身上一阵光芒闪烁,红色灵甲把他裹得严严实实

  四道rén影毫无声息出现在两rén周围

  被包围了

  两rén心顿时往下沉

  雷鹏三rén之qián还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当看到两rén和那个黑葫芦,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

  左莫对刚才自己偷袭的那一剑非常不满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在无空山的时候,他才筑基,《离水剑诀》对他来说足够可放在基本只剩下凝脉修者的小山界,《离水剑诀》的威力就有些让rén无法满意

  自己缺乏偷袭的手段,左莫心知肚明

  他打量起面qián两rén

◆  银色灵甲样式颇为独特,由无数指甲片大片银鳞组成,隐约可见一只阴冷的大蟒盘踞其间,游走自如刚才硬挡左莫一剑,灵甲安然无恙,可见其牢固

  另一rén的灵甲也相当不凡,通体深红,大老远便能闻到一●▲股血腥味左莫有些讶然,这件灵甲竟然是用罕见的血炼之法炼制而成不过在左莫眼中,这件灵甲却是件半残品若是炼制到位,绝不会有如此浓重的血腥味

  不过他多的注意力,还是落在不远处的黑葫芦

  彩●瞳视野内,黑雾就是从这个葫芦内源源不断地涌出

  这黑葫芦十分不凡

  心中凛然,左莫却没有丝毫迟疑,断然喝道:“杀”

  雷鹏三rén立即动手

  雷鹏的《渊魂刀诀》、宗如的《天波拳诀》和年绿的《莲花剑诀》纷纷出手三rén配合已久,日益默契,在营地里,是战斗力最强的小队之一

  孔二和孔三反应极快

  只见孔二双手掐一法诀,一道光圈出现两rén身边孔三同时屈指一弹,一点光芒恰好投入光圈中

  光圈骤然一亮,轰然炸开

  雷鹏的刀芒、宗如的豢芒和年绿的剑芒,与扩散的光芒一触,登时粉碎余势未绝的碎芒如同气浪,朝众rén席卷而至

  点子扎手

  左莫心中顿时凛然,不敢怠慢,右手骈指,空中勾画

  滋啦轻响,无数电芒陡然亮起,有如无数银蛇齐齐朝左莫指尖qián端空处汇集,眨眼间,一枚有如鹅蛋的雷弹成形,通体闪耀着炽目泛红光芒

  《yáng煞gāng雷》

  孔二孔三脸色齐变,gāng雷竟然是gāng雷

  不光是他们,就连雷鹏三rén,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一脸惊惧地盯着左莫指尖那枚小小的雷弹

  gāng雷

  雷鹏他们平时从未见过老板出手,在他们眼中,左莫这个老板的存在感太弱多的时候,老板充当的是类似后勤的角色以至于雷鹏他们,对左莫的敬畏还不如对公孙差的敬畏

  如今看到老板展露出惊艳的一手,雷鹏他们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三rén之中最为镇定的,大概便要数宗如,只有他亲眼见识过老板是如何使出《琉璃天波》

  不过此时,他亦同样无法保持镇定

  gāng雷虽然不常见,但偶尔也能看到有rén使用,他们并不至于一见到gāng雷,便大惊失色

  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老板对gāng雷的强力控制

  他们甚至没有感受到gāng雷所独有的充满毁灭性至yáng至刚的气息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老板对gāng雷的驭使水平惊rén

  gāng雷的威力素来深得修者喜爱,但相应的,驭使它的难度也令rén望而却步这枚小小的雷弹,gāng雷的气息全无,但没有rén怀疑它的威力

  孔二孔三晓得厉害,不敢怠慢只见孔二伸撑一拍身上灵甲,银色灵甲飞出一条大蟒,见风便涨顷刻间,这条大蟒便涨大到足足有十丈长,浑身有如水桶般粗壮同,让rén望而生畏孔三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伸手朝大蟒一点,一道血光从他手指飞出,没入大蟒体内

  大蟒嘶地吐出舌信,冰冷的眼睛里浮起痛苦的神情

  它的额头突然凸起两个鼓包,鼓包迅涨大,像有什么东西长出来噗,两支鲜红如血珊瑚的角撑破鼓包,长了出来

  嘶

  大蟒眼中的痛苦之色散去,冰冷的蛇瞳紧紧盯着左莫

  左莫目不斜视,就像没有看到这只巨大的血角大蟒,小心地控制着指尖的雷弹《yáng煞gāng雷》作为他强大的杀招之左莫花了大量的心力在上面蒲妖也毫不吝啬指点,一招《yáng煞gāng雷》竟然被他推衍出不少变化,这招雷弹便是其中之一

  变化虽然增多,但是gāng雷的驭使难度,却没有丝毫降低

  《yáng煞gāng雷》不同于其他修者炼化的gāng雷,这一招抽取的是天地间gāng雷调动天地威能,这才千叶手》的精髓所在

  这也意味着,左莫需要极其专注地控制他的神识还不够强大,雷弹成形会有一个明显的时间若是他的神识足够强大,他能够瞬间抽走方圆百里内所有的gāng雷而现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不过方圆二十丈

  完成

  最后一丝gāng雷被吸入雷弹,左莫毫不迟疑,屈指一弹

  雷弹化作一道炽目泛红流光,朝两rén直扑而去

  雷电之快,无物可及

  雷弹刚脱手,便到两rén面qián,血角大蛇眼看救援不及,出rén意料的一幕出现了雷弹飞到两rén面qián三丈远的地方,便再也无法寸进

  滴溜溜转动的雷弹,硬生生被无形屏障挡住

  雷鹏三rén心神剧震

  虚罩

  五品

  这只血角大蛇,竟然是一只五品灵兽

  怎么可能?

  五品灵兽,绝对不是凝脉期修者能够对付的但同样,五品灵兽,也绝对不是凝脉修者能够驾驭

  可眼qián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

  挡住雷弹的无形屏障,是虚罩,五品灵兽所独有的虚罩任何一只灵兽,只要达到五品,它身体周围便会自发形成一个无形的防护区域,有如气墙,被称为虚罩

  这是虚罩

  左莫也认出虚罩,他来不及多想,手上法诀顺势一变

  啪

  就像鹅蛋被敲破,雷弹瞬间崩碎

  轰

  雷弹内压缩的雷gāng陡然爆发,就仿佛一只远古妖兽从睡梦中醒来,毁天灭地的气息,倏地的扩散开来

  一瞬间,血角大蟒那☆双冰冷的瞳孔也流露出一丝畏惧

  无数电芒银蛇,在虚罩间游走肆虐

  血角大蟒粗壮的身体猛地扭动起来,孔二孔三就像两个沙包,砰地被弹飞

  “孽障”

  “畜牲”

  孔◇二孔三惊怒交加,他们没想到,血角大蟒竟然不受他们的控制两rén对视一眼,毫不犹豫转身便逃

  雷鹏三rén如梦初醒,知道此时不是走神的时候,眼qián这只凶悍的灵兽,一个不小心,今天大家都要交待在这

  “天波拳”

  “渊兽噬魂刀”

  “莲花落”

  三道rén影,交错扑向血角大蟒

  左莫紧紧盯着疯狂扭动的血角大蟒,出奇地,他心中没有一丝恐惧

  血◆角大蟒浑身有虚罩,阴火珠突破不了虚罩,威力也发挥不出来

  左莫面无表情,眸子沉静如水,双手缓缓扬起,迟缓的动作,在激烈交错的战局,异常矛盾扎眼

  
◆角大蟒浑身有虚罩,阴火珠突破不了虚罩,威力也发挥不出来

  左莫面无表情,眸子沉静如水,双手缓jiǎodàmǎnghúnshēnyǒuxūzhào,yīnhuǒzhūtūpòbúlexūzhào,wēilìyěfāhuībúchūlái

  zuǒmòmiànwúbiǎoqíng,móuzǐchénjìngrúshuǐ,shuāngshǒuhuǎnhuǎnyángqǐ,chíhuǎndedòngzuò,zàijīlièjiāocuòdezhànjú,yìchángmáodùnzhāyǎn

  
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