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节 麻凡的决断


  麻凡yǒu一处单独的修炼区域,这是公孙差专门划分给他,是靠近水边的一块小角落

  石门滩地势开阔,依山靠水,不时地能看到白色水鸟成群结队从水面掠过小山界的残酷争斗,没yǒu波及到它们,它们依然过着悠闲的生活它们体内没yǒu什么值得修者觊觎的东西,它们不是灵兽,灵气的变化duì它们也没yǒu影响

  落日的余晖洒在水面,白鸟拖着长长的影子,芦苇在风中微微摇摆不知不觉中,麻凡停下修炼,走到水边,凝视着远方,心中一片宁静

  忽然,他抬起眼皮,眼中闪过一丝警惕zhī色

  他不动声色垂下手臂,系在手腕的玉牌轻轻触碰到手指一只指头大小的灰蝶,安静地抓着他的中指内侧,看上去,就像一枚不起眼的灰色戒指

  麻凡的双眼微不可察地多了一层灰色,看上去,眼神黯淡稍许

  【灵瞳】

  他的视野悄然发生变化,茂密的芦苇丛渐渐变得透明起来,隐约可见一团虚影潜伏其中

  原来躲在这

  duì方潜伏的位置,离他大约一百五十丈,这个距离,他没yǒu一击毙命的把握从duì方选择的位置来看,duì方很小心若不能一击毙命,开阔的地形,堵住duì方的可能并不大

  估计哪个势力的探子,麻凡心中猜测这个距离,适合偷窥而不是袭击

  若是以前,麻凡十yǒu**会选择无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讨厌麻烦但是今天,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干掉d○uì方

  等他回味过来,不禁为自己的第一反应感到吃惊不过,他并没yǒu把过多的时间浪费在情绪上,他想起公孙差无数遍在他耳边的提醒

  “战场上最忌讳犹豫不决你是核心,必须决断,必须要在电☆光火石间做出选择无论这个选择是duì是错”

  这距离……没yǒu把握一击致命,该怎么办?

  “要相信你的同伴,不要只知道蛮干没yǒu机会怎么办?很简单,你yǒu两个选择你给队友创造机会,队友为你创造机会”

  麻凡神色如常地转身,他看到三名同伴这三名同伴他只认识一个,那个叫谢山的家伙,是上次俘虏的老大,据说yǒu凝脉三重天的修为

  说实话,他希望眼前的三人是雷鹏那个小队虽然谢山实力远胜雷鹏三人,但是这个小队全都是加入队员,和他没yǒu半点默契可言

  不过,他没yǒu好的选择

  “老谢”他扬起手臂,喊了一句

  谢山一愣,停了下来,转过脸看向麻凡,心中却是纳闷不解他自然认识麻凡,全队的核心,拥yǒu独一无二的地位,小娘最信赖的属下

  可是,谢山从来没yǒu和他说过一句话

  “哎”虽然心中纳闷,他还是笑着应了句在队伍里,他是得不能再的人哪怕他个人实力最高,但是想要获得公孙差的信任,他还需要时间他没yǒu傻到去得罪麻凡

  “来陪我duì练一下,试试我的遁法”麻凡语气熟稔地喊了句

  谢山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他虽然是人,但到底做惯了老大,还没人敢让自己来陪练不过duì方熟稔的语气,似乎并没yǒu恶意让他不解的是,这些天,他从来没见过麻凡找人duì练

  yǒu些奇怪……

  忽然,他的目光牢牢锁◆定在麻凡扬起的手掌,一只指甲大小的灰蝶安静伏在他的中指上

  他的心脏陡然一跳

  灰蝶的役兽牌是公孙差给麻凡的,平时很少看到他yòng若真是duì练,麻凡应该不会唤出灰蝶

  谢山☆心里寻思着,他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一边笑着一边朝麻凡走过去:“好”

  同队的另外两名修者duì视一眼,都没说话谢山他们得罪不起,麻凡他们得罪不起,两人索性停下来观战

  麻凡和谢山也不废话,直接开始

  谢山修炼的是《极光蜃剑》,这是一部罕见的五品剑诀也不见他拿出飞剑,扬手便是一片片华丽斑lán的剑芒,恍若雪地极光,若纱若尘,美丽至极

  冰寒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漫天极光下,雪花飞舞,锋利如刀

  剑意

  麻凡心中顿时一凛,这是剑意营地里一百一十名修者全都是凝脉期,可能够领悟到剑意的,不过五人

  果然不愧营地第一高手,这一出手,麻凡只觉得压力陡增那◇些如雾如纱,带着飘渺寒气的绚烂剑芒,美丽的外表下,是致命杀机

  尤其是那淡淡弥漫开来的剑意,就像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细丝,悄无声息中,就会让你不知不觉中被它越缠越紧

  不过,领悟剑意的,可★不是止你一个啊麻凡灰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谢山yǒu心展现实力,在上次的战斗,他没yǒu展现自己的实力公孙差的三段波式冲杀,实在太猛烈,就像一把钢猛无俦的大锤,只yòng一下,便把谢山的队伍轰然敲碎见机不妙,谢山立即投降一直到现在,他都没yǒu机会展现自己的实力

  只可惜公孙差不在营地,谢山心中yǒu些惋惜若能在小娘面前充分展现自己的实力,duì自己在队伍中的地位的提升大yǒu帮助不过,在自己的这些同伴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也只yǒu好处没yǒu坏处

  但很快,麻凡的实力让他yǒu些吃惊

  从理论上来说,两人间的实力相差一个层次谢山是凝脉三重天,而麻凡只不过是凝脉二重天,但是从场面上,完全不像不同层次duì手的较量

  尤其是麻凡表现出来的信心和坚决,谢山从来没yǒu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这便是核心么?

  麻凡每一剑,都会带起无数虚虚实实的幻影,令人眼花缭乱,但随即让谢山加震惊的是,每道剑芒掠过的残影,并不消失,而是yǒu如实体般,呼啸着朝谢山刺去

  剑意

  麻凡竟然也领悟了剑意

  谢山心中最后一丝轻视烟消云散,他并没yǒuyòng全力,但是他同样清楚,duì方也yǒu杀招

  一个凝脉二重天的家伙,竟然能够与自己旗鼓相当,谢山心中不禁多了一分涩然

  斑lán极光和虚实剑影,漫天飞舞连续不断的爆音,被压抑在极小的范围,像炒豆子般不绝于耳

  营地的修者都停了下来,仰脸观战,人人脸上流露出兴奋zhī色一个是队伍的绝duì核心,一个是营地修为最高的修者,两人的duì决,是最强yǒu力的碰撞

  天空中,出现一个数十丈宽的斑lán光球,光球内,充斥着极其密集的斑lán剑芒和幻影剑芒,谢山和麻凡的身影若隐若现

  下面响起一阵惊叹声,把剑芒压缩在如此狭小的范围内,两人表现出的强控制力☆无以伦比光珠内,剑芒和灵力的密集度达到极其恐怖的地步,任何想伸入其中的神识,都会被绞得粉碎

  众人的心提到嗓子眼,里面战况如何?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剑芒形成的光球剑意纵横,杀机四溢,■而光球内的两人却是谈笑晏然

  “什么情况?”谢山笑道

  麻凡心中赞叹谢山了得,两人zhī前从未配合过,谢山却能洞察自己的意图,委实厉害

  他也不废话:“芦苇里蹲着一个家伙”

  “哦”谢山大感意外,早在麻凡叫他duì练时,他便小心观察四周,但依然一无所觉他不怀疑麻凡的能力,心中却不免yǒu些惊叹,面色也随zhī凝重:“你打算怎么办?”

  “杀了”麻凡毫不犹豫道

  谢山再次被麻凡的狠辣震惊,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首先会想把duì方活捉,以希望能够拷问出一些yǒuyòng的情报没想到麻凡想也不想,直接就打算把duì方干掉

  他没yǒu反驳,而是爽快应道:“好”

  “我逃你追,朝芦苇方向”

  下面众人只见一道人影突然冲破光球,剑芒组成的光球随即崩溃,不计其数的剑芒碎片失去控制,轰然朝四周崩射

  围观的人群顿时吓一跳,纷纷▲祭出飞剑,挡住这些剑芒碎片莫看这些剑芒碎片支离破碎,可实际上锋利至极,杀伤性十足

  光球散去,谢山双手笼罩着五彩光芒

  一道半丈宽三丈长的斑lán巨剑,倏地出现在谢山头顶

  “▲去”

  谢山双手猛地合握,极光巨剑化作一抹粗壮的斑lán流光,朝半空中的麻凡激射而去

  极光巨剑一出现,下面围观的众人脸色顿时微变

  巨剑散发出的恐怖威势,令每个人都感到震颤而当它化作一道流光时,整个天空似乎都变了颜色

  麻凡危险了

  眼看麻凡就要被流光击中,他忽然凭空消失

  不可能

  巨剑的剑意zhī浓郁,一旦锁定,想摆脱是件极其困难的事,任何遁法都会出现一个迟滞,哪怕再短暂

  可麻凡没yǒu出现任何迟滞,他凭空消失

  失去目标的巨剑流光,轰然朝芦苇轰去

  一道灰影忽然从芦苇激射而起,就要朝远方逃去

  声势骇人的巨剑在半空中出人意表的轻巧一折,朝灰影直扑而去

  灰影身形微微一滞,他只觉得森然刺骨的剑意,从四面八方朝他压迫来,他被巨剑剑意牢牢锁定

  该死的

  骇然zhī下,他鼓荡全身灵力,灌入飞剑zhī中,射下那道巨剑流光这一击,自己的飞剑必毁无疑

  他来不及心疼,忽然瞥见一把灰色飞剑,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侧

  他瞳孔猛地扩张,心在一瞬间沉至谷底

  他猛地咬碎舌头,脸上掠过一抹血色,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只要挡住duì方这一下,自己就能逃走

  duì方没yǒu丝毫闪避的意思,飞剑迎上血箭,他脸上不由流露出狂喜zhī色这道血箭是他的保命秘法,威;和极强只要duì方硬碰,必然能够阻挡duì方片刻

  啪

  清脆的撞击声,他脸上的狂喜骤然凝住

  视野中的一切变得如此缓慢,他看得清晰得不能再清晰,血箭撞上飞剑,意料中的击退没yǒu出现

  血箭被击成一蓬血雾,无数细小若微尘的血珠,从他眼前掠过,凄美若画

  一把飞剑,从血雾中钻出,刺进他的身体

  仿若被千钧重锤击中,一蓬血雾离体浮起,四周景物以惊人的度向后倒掠,他脑海中浮起最后一个念头

  ——好重的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