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节 消息


  无空山,施凤容一脸怒容:“为什么?”

  裴元然露出歉意和无可奈何:“太远了就算告诉他,他也赶不回来除非金丹期,才有可能在三天之内赶回来”

  “wǒ不去明涛界wǒ去接他”施凤容毅然道

  “胡闹”裴元然勃然dà怒,看到施凤容脸上的悲痛和愤怒,他强自按捺心中的怒气,压抑着声音道:“明涛界高手林立,本门能否立足明涛界,全指望着wǒ们这些金丹这个时候,师妹岂可因为一个左莫,而置全门上下不顾?”

  施凤容咬着嘴唇,眼泪不自主地流下来

  裴元然放缓语气:“师妹莫要太担心,左莫那xiǎo子素来机灵,一定不会有事等wǒ们在明涛界立足之后,再派人来寻他”

  裴元然安慰了施凤容许久,才劝住

  林谦见到裴元然时,见其脸色阴霾,以为裴元然为未来而担忧,不由宽慰道:“裴掌门莫过于担心在下在明涛界还是有些份量,一定挑一处佳地予贵门”

  裴元然拱手◎道谢,但他盯着林谦,语气肃然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林公子赐教”

  “哦,裴掌门有话但讲无妨”林谦笑道

  “林公子与本门并无渊源,何以对本门如此亲厚?”裴元然目光灼灼

  林谦■似乎早知裴元然有此问,笑道:“既然如此,那wǒ就讲实话了,因为wǒ看好韦胜韦胜是在下所见过天赋最为出色的修者,前途必不可限量裴掌门zhī需把这看作一种投资,日后若有求助之时,还请裴掌门卖个面子”

  “这个自然”裴元然心中微松,虽然还不尽信,但嘴上自然不含糊

  林谦笑道:“wǒ们暂定为三日后午时出发,届时恭候在下就不耽误裴掌门,告辞”

  “不送”裴元然拱手道

  左莫和傅峰的两宗生意皆dà欢喜,双方的气氛也非常融洽

  常横和鬼风两人对金乌火不感兴趣,让左莫有些遗憾不过临走前,左莫拜托傅峰把金乌火的消息传播一下,傅峰慨然应允

  左莫目送傅峰三人离去

  “你打算怎么办?”蒲妖忽然问

  左莫深深吸一口气,随即又长长地呼出,像要把心中所有的阴郁全都吐出:“走一步看一步”

  蒲妖冷笑:“你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啧啧,看来那几个老家伙对你很不看好啊”

  左莫默然

  “打算飞回去?”蒲妖没有丝毫同情

  “时间不够”左莫摇摇头,从荒木礁飞回到无空山,需要数个月的时间

  “你不用担心”蒲妖无所谓道:“哪怕妖魔来了,肯定也是xiǎo股估计也就夜罗妖和月魔之类,成不了什么气候”

  “夜罗妖和月魔?那是什么?很厉害吗?”左莫好奇地问,对于妖魔,他了解极少

  “xiǎo虾xiǎo虫”蒲妖撇撇嘴:“就和凝脉差不多”

  “那dà家逃什么?”左莫十分不理解:“如果和凝脉期差不多,完全可以消灭他们”

  蒲妖讥笑道:“不管是夜罗妖还是月魔,对上你们凝脉,一个可以打三个”他的血瞳忽然○一阵波动:“他们的生存,可比你们要残酷得多”

  “那又怎么样?”左莫不服气道:“天月界还有金丹”

  蒲妖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这zhī是个开始,wǒ敢保证你门派的几个老家伙肯定在准备举派□迁移,谁愿意流自己的血,帮别人来挡妖魔?”

  “无空山是本门根基所在……”

  “你真单纯”蒲妖的话里充满了嘲笑:“一座破山而已zhī要手上有人,哪去不了?没山了,再抢就是”

  ★一席话说得左莫半晌不语

  “早点准备”蒲妖摇头:“wǒ最近没空,别来烦wǒ”

  说完便消失不见

  左莫杵在原地,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在极短的时间内,都天血界全线崩溃,▲这是傅峰交换给他的消息据说,是一支妖魔突然从侧翼出现,导致整个都天血界的全面败退

  天月界虽然不是紧邻都天血界,但离都天血界不远,处境十分危险天月界的许多门派都已经开始着手于迁移之事

  这已经是五天前的消息

  左莫心寒的是,他没有接到来自门派的任何消息五天前的消息,以如今无空剑门地位,不可能不知情他哪怕从现在动身,也无法和门派汇合,除非门派朝xiǎo山界迁移可若是从xiǎo山界走,那会早地通知他,以方便接应

  可他什么也没收到

  他知道,这件事之后,他和门派将分道扬镳

  说不上难过,其实在他从剑意dà阵中出来之后,他便隐约有这种预感,zhī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现在的无空剑门,早就不是以前的无空剑门

  算了,先想办法自保,靠人不如靠己

  左莫的想法和其他人不dà一样,他决定留守荒木礁荒木礁的环境特殊,加上天环月鸣阵和金甲卫▲☆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现在的无空剑门,早就不是以前的无空剑门

  算了,先想办法自保,靠人不如靠dàozhèyītiānláidérúcǐzhīkuàixiànzàidewúkōngjiànmén,zǎojiùbúshìyǐqiándewúkōngjiànmén

  suànle,xiānxiǎngbànfǎzìbǎo,kàorénbúrúkàojǐ

  zuǒmòdexiǎngfǎhéqítārénbúdàyīyàng,tājuédìngliúshǒuhuāngmùjiāohuāngmùjiāodehuánjìngtèshū,jiāshàngtiānhuányuèmíngzhènhéjīnjiǎwèi,基本安全是可以保证况且如果需要,可以随时从界河进入xiǎo山界

  但在那之前,他必需提高自己的实力否则的话,以他筑基的修为,又身怀重晶,zhī怕连渣都剩不下就算要走,他也会把师弟们带上

  五意套剑的材料准备齐全,而且,他一直没有动静的修为,也开始出现增长

  这个时候,还是按捺性子先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再说

  滴水剑的重炼制最快,zhī花了左莫一天的时间便完成掺入一颗四品赤火石,虽然没有令它升到四品,也令它达到三品巅峰之列重炼制的滴水剑外层多了一圈始终吞吐不定的赤红火焰

  左莫把它重命名为《水火剑》

  牙蔓被左莫浸入一眼“灵泉”之中荒木礁上没有灵泉,这眼灵泉是他用符阵人工造出来的灵泉,灵效不如天然灵泉,左莫zhī有增加它水炼的时间

  原本需要水炼十日的时间,被左莫延长到三十日

  蓝冰棱晶、息岩和狐牙都是四品材料,对现在的左莫来说,完全炼化几乎不dà可能他zhī能暂时先把它们炼制成剑胚,等他修为达到突破凝脉之后,吸取金乌火之后,再继续进一步炼制完善

  其他时间,全都被他花在打坐入定中

  这个时候,就连平时对修为与不屑一顾的蒲妖,也理智地选择了缄默而且,蒲妖最近也非常地忙

  左莫收到了师傅的飞剑传书上面说,都天血界已经崩溃,门派决定迁移到明涛界,让左莫xiǎo心保护自己,可以加入其他门派若有机会,也可去明涛界寻他们

  左莫把飞剑收入戒指,重投入到打坐之中

  荒木礁上,原本那座黑潭,如今面目全非

  漆黑如墨的潭水,多了一丝光泽,看上去黑亮黑亮潭边,一座古朴简陋的石祭台已具雏形,三十多xiǎo妖卫,不断地从黑潭中取水,浇在祭台的石板上

  石板就像一块海绵,无论多少黑色潭水浇在上面,立即被吸收得一滴不剩

  蒲妖看着祭台,一言不发

  路过荒木礁的修者数目日益增多,一开始是三五成群,后来逐渐演变成一xiǎo股一xiǎo股

  现在天环月鸣阵的威势远胜以前,晶石的消耗也远胜以前,每天要花费二十颗三品晶石供其运转不过,虽然花费巨dà,但是梵音环加天环月鸣阵所流露出的强dà威力,也令路过的修者不敢有任何歹念

  而且传言乌风贼攻打荒木礁,结果全军覆没还传言,左莫手上有金乌火出售,zhī要出得起价钱,或者有好东西交换,随时可以购买

  每一个上岛的修者都会第一时间打听这两个消息

  随着人流的增加,左莫每天的营收也在迅上升但他此时已经没有心情放在上面,每天拼命地打坐,希望加快突破凝脉期

  相比之下,xiǎo塔这段时间过得极其滋润左莫从乌风贼身上缴获了dà量的法宝和材料,有许多品质不错,但左莫用不上,现在又无处可卖,他便索性全都喂给xiǎo塔

  xiǎo塔浑身光泽流淌,比起之前的憔悴,简直是容光焕发

  有如剑尖的塔顶圆润不少,以前修长的塔身,似乎粗壮不少以前的五色塔,给人森然凛冽之感,如今却加灵动活泼,杀气要消减许多最让左莫感到诧异的,第一层塔檐上,多了五个xiǎo葫芦

  五个xiǎo葫芦颜色各异,分属五行,极其袖珍,zhī有米粒dà若不是左莫仔细,一时半会还难以发现

  左莫和xiǎo塔沟通过许多次,五个xiǎo葫芦有什么用处,xiǎo塔十分费劲地想说清楚,左莫却半天还没搞明白满是期待的左莫不得不暂时把这个问题丢到一边

  倒是让他惊喜的是,这次xiǎo塔又吐出一xiǎo块灰泥这次比上次略dà,足足有指头dà左莫视若珍宝地把这xiǎo块灰泥放入戒指里

  其他师弟们也知道本门已经撤出天月界,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极其糟糕有人干脆投入其他门派,左莫也不阻拦像这种情况,他们可以自由投入其他门派

  权力和责任都是相辅相成,门派放弃了对他们的责任,相应的,也放弃了对他们约束的权力

  左莫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修炼上

  他能感觉到,修为进步越来越迅,他终于要开始对凝脉这一关发起冲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