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节 符兵


  咚

  沉闷的撞击声像直接敲在人心中,没有想象中爆炸,没有想象中的光芒四溅,两团金芒就像两团火光,撞在一起,又同时湮灭

  南门阳浑身一颤,金黄色的瞳人怒意增几分,暴hē一声:“给俺去死”

  手中大剑金光盛,犹如炽烈的太阳,一眨间,就连大阵上空的那轮弯月也失去光彩,黯淡无光

  《破山剑》

  剑尖刚刚往下斩,金黄色剑尖划破空气的啸音一开始淡淡若无,突然间,就像一只怪兽被撕裂,陡然发出极其凄利的尖叫

  挥斩而成的金黄色剑芒有如一轮金色弯月,挟着撕裂的尖啸,斜斜朝符兵斩去

  符兵浑身符文加明亮,宛若虫豸游动,模糊的面容中,那双眸子变得异常悠远深邃,还有一贯的漠然

  “天生吾战”

  坚凝低沉的四个字从符兵口中一个字一个字吐出,弓步冲拳

  又是一拳轰出

  金色拳形光团脱手而出,轰轰之音便有如从地底深处涌动滚过的岩浆,挟着无可抵挡的威势,轰隆轰隆碾过去

  咚

  又是一记沉闷至极的爆音,地面陡然一颤,震得人心慌

  一些原本观战的修者脸色大变,开始向后倒退

  南门阳庞大的身躯又●是一颤,他头上根根直立的头发,有如乱风吹动,起伏不定

  两剑无功,南门阳胸中的战意和疯狂攀升到最顶点金黄瞳人倏地燃烧起来,几乎化作两团金色火焰,浑身金光开始向内收缩,他身上竟然出现一层薄薄的恍◎若实质的金甲,手中的那把巨剑剑身包裹的浓郁金芒吞吐不定,有若火焰跳动

  似乎意识到决战到了,沉默的符兵浑身耀眼明亮的符文活过来般,好似一只只虫子,沿着它的铠甲扭曲游走,飞快地朝它再次摆在胸侧的右拳涌去

  符兵那双威严的眸子越来越深邃,直至虚无,空洞一片

  “去死”爆烈的怒吼仿若平地惊雷,他周围青蓝色雾气轰然朝四周炸开,以他为中心,清出直径达一丈的空白地带一hē之威,威猛若斯

  他缓缓斩出没有半点啸音

  然而南门阳浑身每一块肌肉似乎都随着这一剑跳动,剑刚落至半空,令人窒息的威势已经压得地面寸寸崩裂

  “天生吾战”低沉的声音并大,却带着别样直指人心的力量,一股坚定的信念随着四个字,充斥在每个人心中

  浑身的符文全部涌入它的右拳,它周身黯淡无光,整个身体,除了比之前加耀眼的拳头,其他部位开始虚化,好似金色雾气,随时可以消散

  它的动作和刚才一模一样

  弓步冲拳

  一个透明的拳头从他的右拳中轰动,宛若透明的水晶雕刻而成的拳头

  拳头没有轰中南门阳,它飞到半途中,当南门阳的大剑缓缓落下,轰然炸开

  咚●

  这一记闷响比起之前两记闷响加低沉,但凡是目睹这一拳一剑的修者,听到这记闷雷,浑身不自地一抖

  蹬蹬蹬南门阳连退三步,浑身的金甲重变成金光,神色有些萎顿

  而在他对面,刚才符☆兵所立之处,空无一物,什么也没留下

  “好对手”南门阳虽然神色有些萎顿,但忍不住高声hē彩,目光中有些遗憾地看着符兵消失的地方

  恰在cǐ时,俞白气急败坏充满恨意的声音传入南门阳的耳中

  “南门阳我和你拼了”

  天环月鸣阵的一个角落,左莫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血迹落在面前地面上,触目惊心他控制着符兵,南门阳最后一剑,远远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他只是操控符兵对付南门阳,也被一击而伤,心中不由对南门阳的实力深感骇然

  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面无表情地呲了呲牙

  野人你就跟小白好好玩玩

  强自控制体内紊乱的灵力,他咬牙继续布设符阵

  南门阳和符兵拼的三下,看得符阵内的各位修者目眩迷离心悸神摇这是完全暴力的直接对撞,没有任何花巧,没有任何闪躲

  许多人心中大为凛然南门阳的实力虽然评价不错,但由于其出身草根,依然不被许多人看好,绝大多数人只是认为他有不错的前途,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有如cǐ恐怖的实力

  想起南门阳刚才恍若战神的模样,许多人心中不由微寒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却是另一个人,那便是左莫

  符兵虽然稀有,但是却难入这些人的法眼像这样消耗的符篆,绝大多数剑修都嗤之以鼻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威力,他们之前见过的符兵,没有一个有如cǐ威势

  关键是,操控符兵的,是一位只有筑基期的修者

  这几◎乎颠覆了他们脑海中的许多固定观念

  境界上的差距,可不是依靠一位符兵能够改变的然而,左莫却做到了,虽然只是三招不落下风,但这在众人眼中,已经是奇迹

  而到目前为止,这位本届试剑会最弱的◇选手,依然没有露面

  这无疑透露出一个讯息

  ——左莫还有手段

  大阵依然纹丝不动,那些聚集在南门阳头顶的光环全都散去,像之前一样自由自在地游走

  左莫令人惊奇的表现,□却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像常横,他只是觉得有趣才进入符阵,但由于左莫强势的表现,却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他很好奇,左莫能做到什么地步?

  有这样想法的人,并不止一个

  天空中,五○陵散人有些意外地轻吁一声:“不错啊,能和南门阳硬拼三记,符兵使得好”

  魏飞眼中也露出一分异色:“他神识好像颇为强大,这很少见啊,无空剑门难道还擅长修炼神识?”

  “没神识,玩不起符阵”五陵散人神色自然道

  “这倒是”魏飞点头道

  sù黑纱后面的一张小嘴张得几乎闭不拢,刚才拼的那三记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强烈

  和其他人不同,她在左莫挑衅灵英派时便看过灵英派的王师兄用过符兵看模样是同一个符兵,但是威力却天差地别她甚至怀疑,这一个符兵便能干掉三个她上次见过的符兵

  或许,他真的有什么手段,不需要自己帮忙呢……

  第一次,她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动摇

  忽然想起林谦师兄和自己说过的话,缩在袖子里纤纤细多了一枚铜钱铜钱的中心,赫然雕刻着一只眼睛铜钱上的眼睛,亮起微微光芒

  与cǐ同时,黄脸汉子脸色微变,全身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像突然变成一块石头,没有半点人的气息

  sù手中的铜钱光芒亮起又熄灭

  sù心中一颗石头落入嗓子里,林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有些疑神疑鬼她到现在,对林师兄说的那些,还是半信半疑若不是林师兄拿出本门的★信物,她估计早就一剑过去

  “刚刚又有人用《烛眼》”蒲妖突然冒了出来

  左莫已经没有时间去理他:“只要你安份些,没人能查出来”

  “你好像遇到了麻烦”蒲妖饶有兴趣地问在他眼中,○左莫贪生怕死,对自己的安全问题一向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在和左莫谈及安全问题时,左莫是眼下这副口吻

  “这帮混蛋落井下石”左莫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这句,手上动作没有丝毫变缓

□  “你要和他们拼命?”蒲妖明显幸灾乐祸

  左莫已经懒得理会这个无所事事的变态人妖

  “你有魔核,为什么不尝试去魔核调动神识去控制符阵?”蒲妖这次像良心发现

  用魔核调动神识控◎制符阵?左莫下意识地摇头:“天环月鸣阵要七十二子阵完成才能控制”

  “你这又不是只有天环月鸣阵”蒲妖不以为然道

  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茬

  左莫只觉得眼前一亮,自己陷入了极大的误区,一心只想着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浑然忘却自己布下的可不仅仅只有天环月鸣阵一个符阵

  这可一个规模浩大的符阵带

  “其实魔核除了增加你神识增长的度外,它另一个用处便是分神”蒲妖今得好得出奇像这般主动教导左莫而不需要支付晶石的场面,可是极少见到

  “分神?”左莫没好气地翻白眼:“都这个时候,你还想我分神?”

  “所谓分神,是指把你的神识心念分成几部分,同时各司其职,各应其事”蒲妖淡淡道:“绝大多数妖都会分神,而有些妖,甚至生而具备cǐ能真正厉害的妖,甚至能把自己的神识细分成数以千万记,端得厉害无比”

  不过左莫cǐ时已经完全不去想蒲妖今天怎么一反常态,他被蒲妖这句话给惊住了

  就好像一道闪电,正好劈中他的脑子

  分神

  把神识分割开来,同时各司其职……

  一直以来,他都把神识作为一个整体,从来没有想过把神识分割○开,同时去做不同的事

  他忽然想到灵力,灵力就是可以化零化整,难道神识其实和灵力也一样,也可以化零化整?

  难道真的可以……

  左莫从开始直到现在没有停下的双手,突然顿在半空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