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节 天生吾战


  一位修者刚刚尝试用飞剑去gōng击天空高挂的那轮弯月

  没想到,这个举止似乎惹怒了那些看似温和无害的光环先是一枚光环倏地笼罩在他身上,光环一落在他身上,便猛然收紧谁也没想到这些看似一刺便破的光环,此时竟然蕴含如此惊人的力量

  一勒之下,这位剑修顿时一声惨叫,两眼一翻,直挺挺昏迷过去

  就在众人皆是凛然之际,突然天空中落下一条乌金绳索一卷,准确缠中这位昏迷过去的修者

  “昏迷,判定失败,退出比试”

  一个漠然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旋即寂然无声

  大家都知道这是躲在暗处的评师出手,救下这位修者这最后一轮试不会的评师清一色全都是金丹期修者,一出手立显不凡,众人还摸不着头脑的符阵他们竟然如入无人之境,来去自如

  众人骇然之余,不禁心生向往在境界上,金丹期和凝脉期修者虽然只差一级,但两者的实力威力相差不知多少万里

  对这些凝脉期修者来说,成就金丹是他们的梦想,但这一关的艰难,但他们亦深知凝脉期在天月界算得上中坚,而只有成就金丹,才能算得高手每年,有无数人在这一关上折戟而回,可没有人会退缩若是能过这一关,那可就鱼跃龙门,天高任翱翔除此之后,还有延长的无寿,谁都想活得久些

  可他们现在也只能眼红一下,他们毕竟年轻,哪怕天赋卓越,修为也尚浅这一百名修者之中,进入凝脉中期者,也只不过那么几位而已而且修为的增加越到后面越是艰难,五十岁之qián,能够成就金丹,就是极其不易的事

  左莫也听到评师说的话,不过他此时可没有半点羡慕之类的想法,他差一点破口大骂刚才评师声音冷不丁冒出来,吓得他差点手一颤,险些坏了正在布的子阵

  好在他强运灵力,才勉强稳住

  符阵的一切都在他神识的笼罩之下,那位修者受到gōng击,他自然清楚

  嘿嘿,这才刚开始

  不过他没有抬头,他无法分心

  还有六个子阵,他便能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一旦他完成七十二子阵,大阵威力倍增不说,还多了一项令他极其感兴趣的功能,那就是操控操控符阵他不是没干过,但那只是一些简单的符阵,如此复杂庞大的符阵,他还从未操控过有人控制的符阵,和无人控制的符阵,威力天差地别

  关键是,如果能操控这么一个大阵,该有多过瘾啊

  符阵内,各大高手也不傻,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素鼓动灵力,磁力在她周围形成一个极小的磁力罩,把自己保护起来罗离继续他的守株待兔,虽然他的无空之境在大阵中被压缩成很小的范围,但是他依然一动不动而且他脑子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在符阵之中,扩大自己的无空之境

  这两人打的防守反击的主意,只是一动一静

  素焦急无比地符阵穿梭,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底藏在哪?

  而常横呢,悠哉好奇地在符阵里逛来逛去,和他一样的还有黄脸汉子

  鬼风踪迹诡秘,忽yǐn忽现

  只有南门阳怒吼着,大剑一剑快似一剑,狠狠地斩向那些光环他周围没人靠近,乖乖,看南门阳威猛无俦的模样,还有狂热到疯的神情,任何人靠近估计都被会他一剑劈了

  而俞白有如一阵风,脸色铁青地在符阵内四处寻找南门阳的踪影

  说起来也奇怪,这大阵也不过方圆十多亩,然而在阵中的众人却仿若身处广袤荒野,有时能相遇,但多的是撞不到

  不过相较于这几名修者的轻松,符阵内其他修者之间的厮杀,却是惨烈得多

  大阵的上方天空,两名评师轻松谈笑着,只是偶尔瞥一眼符阵两名评师,一人身着青色道袍,头系方巾,名号为五陵散人另一人身着灵甲,威风凛凛,他名为魏飞,是天月界成名已久的高手

  “还别说,这左莫倒是对我胃口他打的是七十二子阵的主意,唔,算得上决断”五陵散人笑道:“这符阵布设虽然还很粗糙,但对他筑基期来说,能坚持布设下来,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哈哈”魏飞闻言打趣道:“可惜裴元然他们是不会把这个徒弟送给你是有点可惜,若他能跟你学几年,符阵之学,只怕年轻辈无人能出其右”

  五陵散人是剑修中十分少见擅长符阵者,魏飞才有此一说

  五陵散人摇头:“如此天赋的弟子,哪个门派会不视若珍宝?”言语间,神色颇为落寞他早就想找个称心如意的弟子,却一直未果他现在的弟子,学剑倒是刻苦,但是对符阵却无半点兴趣符阵之学一向是五陵散人得意绝技,现在居然无人可传,如何让他不烦恼?

  若是无空剑门允许左莫拜在他门下,花费再多他也愿意但他知道这事没半点不可能,便是普通门派,也绝不会同意,何况还是立志恢复门派声威的无空剑门?

  冰螭剑的威名在★天月界普通修者耳中并不响亮,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金丹期修者来说,谁也不陌生

  “哈哈散人也毋需烦恼这左莫固然不会另投他派,但无空剑门上下只怕也头痛万分”魏飞话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魏飞的话真◎没说错

  裴元然现在也感觉万分头痛,搞成这般局面,他已经不去想胜负了在他看来,胜负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左莫这小子,该怎么调教呢?

  毫无疑问,经此一役,左莫在符阵方面的声名将达到一个☆的高度

  在他们眼中,左莫本来就是问题少年,棘手无比

  现在这位问题少年还将变得很出名,非常出名一想到门中有一个名气极大、身家极丰厚、天赋极高的问题少年,裴元然便觉得自己像老鼠拖乌龟,★无处下手

  他还不知道左莫已经穷得叮铛响左莫上次赢的晶石实在是笔太巨大的财富,连裴元然这样的一派掌门也万万想不到,左莫会疯了一般把它们挥霍一空

  左莫心惊肉跳,符阵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怎么也没想到,南门阳竟然状若疯癫,一剑接一剑,一剑猛过一剑

  哥跟你有仇么?

  左莫已经出离于愤怒,若是再这样下,过不了多久,这天环月鸣阵估计真的被这野人用蛮力给破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像刚才那样埋头布阵了,若是现在阵破了,那他布阵也没有任何意义

  天环月鸣阵内,南门阳已经打出真火他一连七八剑下去,愣是消弥于无形之中,看上去没有对符阵有任何影响

  他的想法很◇简单,没能打碎这破玩意,那就是用的力气不够

  南门阳彻底暴走

  他全身金光暴涨,笼罩在厚实的金光之中,连那把大剑,都被恍若实质的浓郁金光包裹着,头发根根直立,看上去,就像一头愤怒的黄金◎狮子

  他的眼睛化作湛湛金色,盯着头顶天空那些光环

  似乎感受到南门阳的威胁,原本自在游动的光环朝南门阳的位置聚集过来

  南门阳所释放的威势实在太强烈,就像黑夜中的太阳

  俞白铁青色的脸加铁青,那双眸子闪烁着令人心颤的寒光,他毫不犹豫一扭身便朝南门阳的方向飞去

  感受到南门阳惊人的战意和强大的气势,谁都明白,他接下来一击,必然石破天惊

  “哦,要破阵■了么?”宗铭雁有些无趣地想,晃了晃手中的梅枝,或许自己该去找个对手

  找谁呢?那常横看上去挺强的……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宗铭雁一个人,南门阳的气势实在太惊人,便连常横这样漫不经心的家伙○,都不由为之动容

  而素是脸色大变

  完了

  南门阳接下来的一剑,便是她,也绝不敢硬撄其锋

  便是符阵内任何一位修者,都不敢硬接南门阳这一剑

  可若是左莫输了,自己的飞剑……

  阵要破了……

  她心中充满绝望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吼

  一声同样威猛不逊色的怒吼在符阵内响起,一个面容模糊的金甲巨人从天而降,zhòngzhòng落在南门阳面qián

  符兵

  南门阳抬起金黄色的瞳人,咧嘴一笑,说不出的狰狞他此时完全陷入狂热疯癫之中,任何出现在他面qián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他撕得粉碎

  “去死”

  声如狮吼,南门阳怒目圆睁,浑身金光陡然盛,双手握紧巨剑,朝符兵狠狠斩去

  符兵感受到南门阳的战意和威胁,模糊不清的面容,露出一双眼睛

  漠然、充满压迫感的眼睛

  符兵浑身甲胄无数如同蚯蚓般的符文倏地亮起,粗壮左腿zhòngzhòng一跺,地面颤动,右腿无声后撤,右拳不知何时,到了胸侧下身弓步成形,蓄势待发的右拳如同射出的弓箭,迎着金黄色的剑芒,zhòngzhòng轰去

  “天生吾战”

  威严低沉的声音,如同闷雷在低低的云层滚滚而过

  一团凝实的金色光拳脱手而出,恍若zhòng锤,势若奔雷

  金色剑芒金色光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