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节 《我离》


  常横和黄脸汉子战得如火如荼

  他的实力比之与左莫对战时,不知要强横多少手中那柄造型奇特的铜环血蛛剑,每次挥舞,都是一片黏稠血光,腥臭无比

  然ér他面前这位黄脸汉子却神态从容,丝毫不乱,一把青铜戈,在他身边上下翻飞青铜戈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芒,飞舞间,形成一片青色光幕漫天的血光却始终无法突破这层看似薄薄的光幕

  “血炼之法,倒是偏门得很”黄脸汉子笑道:“只可惜,你修●炼不得法,徒具其形ér已”

  “徒具其形?”常横瞳孔微微缩了缩

  手指微抖,套在指尖的血蛛剑被他抛入空中飞剑一入空中,便化作一团巨大的阴影

  轰

  六只有腕口粗细的腿重◆重踏在地面,尘土飞扬,地面一阵颤抖一只血色蜘蛛面色狰狞地盯着黄脸汉子,它的个头比与左莫对敌时,要大一倍有余六只蛛腿腿形修长,长满倒钩,关节处变得加粗壮,坚硬有力血蛛体表的黑色纹路比以前也加醒目,ér且多了几分金属光泽,令人毫不怀疑它有多么坚固

  最令人觉得恐怖的是血蛛的脸,那张扁平的脸上,竟然隐约有几分人脸的痕迹这张隐约的人脸,说不出的狰狞凶狠,暴戾气息迎面扑来

  “哦,不错,néng修炼到快成*人面的地步,你倒是有几分天赋”黄脸汉子口气极大:“不过,你有几处修炼不当,若再不改,后患无穷”

  常横的脸上首次露出凝重的神情对方言语间,对自己修炼的功法非常熟悉他虽然是灵英派门下,但修炼的功法却不是灵英派的功法ér是和血蛛剑一起,夺自那位被他杀掉的修者

  不过,夺来的心法并不完整,显然它的前主人,也是通过其他途径得到血炼之法固然威力巨大,但同时,它修炼的凶险也远比□普通心法要大许多,稍有不慎,便有可néng反被噬主别看常横性格凶悍强横,可修炼起来,也是小心翼翼

  黄脸汉子的话,正中常横的心事

  常横忽然把血蛛收起:“怎么才换?”

  黄脸汉●☆子露出赞赏神情:“赛后你来找我”说完,身形便在原地消失

  常横心中一凛,且不说黄脸汉子是不是诓他,但凭刚才的身法,实力比起自己也只高不低

  相比较其他人的声势骇人,常横与黄脸汉子从开打◎,到分开,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蒙青像只狸猫,小心地在山林之间穿梭他最擅长隐匿潜行刺杀,曾有过在金丹期高手的追杀下逃脱的成功案例,但是这次,他愈加加倍小心十五座山峰占地范围颇大,但若是有一百位凝脉期的修者放入其中厮杀,那这个战场实在算不得上相反,这个战场实在小得过份

  战场一小,战况就会变得极其混乱激烈ér令他感到小心的是,除了他自己,剩下的九十九人,全都是他的敌人

  和其他修者不同,他是有明确的目标不过每次想起来,他都觉得有些奇怪一个筑基期的修者,值得专门花晶石来雇自己去干掉他么?他心中对此十分嗤之以鼻,一个筑基期修者,怎么可néng从这最后一轮中厮杀中冲过去?

  不过,既然收了别人的晶石,他还是决dìng把事情做好,没信誉以后就别想混了他本身的修为有限,néng接的生意就不多,平日过得也颇为艰难,这次来参加试剑会,本就是眼红这些奖品,看néng不néng捞一件没想到运气来了,怎么也挡不住,居然有人找上门来,下了一单生意

  报酬相当诱人,ér最重要的是,目标是本次试剑会唯一一名筑基期修者若是其他人,他还会觉得没有把握,可既然是左莫,他毫不犹豫当场答应下来左莫与晁安的那场比试他看过,说实话,néng以弱胜强,他倒是挺佩服左莫他心中一直怀疑下单的人就是晁安,肯dìng是晁安不忿自己出局,现在背后使坏招

  不过,那关自己什么事?他可不会和晶石过不去

  这年头,求生存不容易啊,除了隐匿潜行这套,他战力平平,平日néng揽的活不多他对这次的活充满信心,他认为左莫之所以打败了晁安,那是晁安自己太过于轻敌,ér且左莫的准备非常充分也是原因之一若是他,他绝不会给左莫那么多施展的机会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明刀明枪地和对方干哪怕左莫比自己实力弱很,他依然坚持偷袭,反正他只是为了晶石

  不过,想完成这单生意,就必须先找到左莫,这也是这次生意他觉得最麻烦的地方

  好,晶石毕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若是任何难度也没有,别人也就不会花这么多晶石来雇自己

  他小心地控制身形,他就像一团模糊的阴影,小心地在树林间蠕动他周身色彩,始终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色,气息内敛若无,极难察觉也正是凭借这一手绝活,yán路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他今天特别小心,周围全都是凝脉期修者,ér且其中不乏高手,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了,自★己没什么胜算

  咦,前面有个山谷

  蒙青决dìng去看看,左莫本身修为就比其他人低,自然不敢乱闯接那单生意之后,他便一直在寻思,觉得左莫最有可néng便是找个角落安心呆着,凭借符阵负隅■☆顽抗所以一路上,他尤其注意各个山谷角落之类的地方

  眼前的山谷入口颇为狭窄,他不敢大意,借助周围的地形小心地朝里面蠕动

  山谷里,罗离闭目盘膝ér坐,飞剑静静飘浮在他身边他就像一座火山▲,外表看似平静,但胸中剑意激荡奔腾

  今天,便是《我离》首战

  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亢奋,这股无言的亢奋就好像无声的火焰,灼烧着他浑身每一寸肌肤

  但他一动不动,如老僧入dìng,他在压制,压制这股让他感到战栗的亢奋

  他周围的空气无风自动,小小的山谷内,竟然像刮起了旋风但令人称奇的是,谷内大风不止,谷口却没有任何一丁点动静

  蓦地,他睁开眼睛

  有人

  《我离》以《无形剑诀》和《空剑诀》为绳,把《云剑诀》《红炎剑诀》《青琉剑诀》串于其上,费尽心思虽然限于他修为见识,但却依然有诸多神妙之处,便连辛岩也赞不绝口

  盘坐的罗离心神之中,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丈,山石树木,一点点虚化,渐趋于无,最终成就一片虚空

  他坐镇虚空正中

  哪怕再微小的事物,进入这片虚空,都会变得极其显眼醒目,他néng够轻易洞察

  就好似一张雪白纸上,多了一个墨点,哪怕这墨点再小,也会清晰异常

  蒙青的身形和周围融为一体,用肉眼来看,极难察觉但在罗离眼中,这片虚空之中,多了一个人

  胸中那股压制良久的亢奋就有如找到一个渲泄口

  和眼中的狂热亢奋截然相反,他脸色肃穆,右手单掌ér立,拇指尾指紧扣,另三指直指天空

  安静漂浮的飞剑就好似从睡梦中醒过来的凶兽,倏地睁开它猩红的眼睛,露出它锋利森白的牙齿

  铮地一声清鸣飞上天空,

  红、青两色光芒交缠于剑身,就像一红一青两只灵兽伴侣颈首交缠,欢快无比

  “离”

  幽幽一叹,飘渺不dìng,遥远得捉摸不dìng,又像在耳边轻声呢喃

  红青两色光芒渐渐化为白色,剑身的那股欢快便越来越淡,一股落寞之感澹然ér生,有若秋风萧索

  白色有若淡云的飞剑飞行度并不快,飞剑有若冰块般,以肉眼可见的度消融在空中

  蒙在罗离发动的一瞬间便知道露出形踪,暗呼不妙

  不敢有任何迟疑,弹起ér起,便朝谷外奔去

  对方飞剑的惊人变化是让他毛骨悚然头皮发麻,这是什么剑诀?

  尤其是当他看到对方飞剑突然就这样一点点消失在空中,他心中危险感陡然攀升至极点他做一行最相信的便是直觉,每一次让他有不妙的直觉,他就知道,有危险

  可像今天这般强烈的危险,他只遇到过一次,便是那次被金丹期修者追杀

  妈呀不都是凝脉期修者吗?难道自己遇到了古容平?该死的,自己没有那么倒霉

  蒙青骇然失色,这危险感虽然不如上次金丹期修者那次,但可以牢牢占据第二的位置,他胆战心惊,此时哪敢有半分保留,全身灵力疯狂地运向后背,朝谷外扑去在后背上,多了一张凝实的灵盾,看上去,倒有几分像龟壳

  堪堪跨过一步,仿佛有什么无形之物,倏地击中他的后背灵盾,凝实坚固的灵盾刹那间四分五裂

  噗

  蒙青如遭雷殛,瞳孔陡然扩张,一口鲜血喷出,漫天血雾,当场便人事不知

  一道人影从天ér降,稍稍检查了一下昏迷中的蒙青,漠然道:“败出”

  接着拎起蒙青,消失不见

  只是临走前,投向罗离的眼神多了一份惊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