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节 裴元然的不爽


  “他居然又在突破?”阎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药桶中的左莫,随即一怔,歪着头自言自语道:“咦,我为什么用了‘又’呢?”

  没人理他,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地看着左莫

  左莫金脸金光盛,一层◇□
  “他居然又在突破?”阎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药桶中的左莫,随即一怔,歪着头自言自语道:“咦,我为什么用了‘又’呢?”

  没人理他,所有人都面
  “tājūrányòuzàitūpò?”yánlèmùdèngkǒudāidìkànzheyàotǒngzhōngdezuǒmò,suíjíyīzhēng,wāizhetóuzìyánzìyǔdào:“yí,wǒwéishímeyòngle‘yòu’ne?”

  méirénlǐtā,suǒyǒuréndōumiànsèníngzhòngdìkànzhezuǒmò

  zuǒmòjīnliǎnjīnguāngshèng,yīcéng层金光有如水波泛动,他头发从根部开始一点点染成金色他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施凤容脸上的不满立即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关切

  “《金刚微言》肉身金衣之后是什么?”裴元○然问

  辛岩惜字如金:“红莲金液”

  “炼体……”裴元然露出缅怀之色,似乎在追忆什么:“第几层可以自生神通?”

  “五”辛岩回答

  “第五层啊”裴元然点点头,示意明白 □
  “以他的度,第五层估计也不远”阎乐插了一句:“我倒是很好奇,若这小zǐ到了第五层,会生成什么样的神通”

  其他人都没说话,炼体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陌生的

  整个昆化境都是剑修的天下,剑修只修剑,不问其他擅长炼体的是禅修,而禅修的圣地在悬空境

  禅修是另一大类修者,他们主修自身,求自我自在在所有的修者中,若论艰苦,大概要数禅修为最但是禅修的心法大多简单明了,上手容易,只要有恒心毅力,大多能有一番成就但它另一个特点便是qián易后难,越到后面,修炼难度越大,越发需要大毅力大智慧,方能成就

  不过像左莫这般迅地修炼到第四层,这天赋也罕见得很

  禅修最让人忌惮的便是神通所谓神通,便是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自然而然领悟一些能力这点尤其让其他修者羡慕,只要境界达到,便必然生有神通只是究竟是何种神通,却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异有人试图找出其中规律,但至今也未有人能窥得其奥妙

  可即使左莫现在修到《金刚微言》第五层,生就神通,裴元然几人没有一个人会高兴

  他们是剑修

  若说禅修平和,那剑修便大多孤傲纯粹,他们只相信他们的剑作为攻击力最强□大的修者,剑修的确有足够骄傲的资本越是名门大派,这种气质便会体现愈加明显

  无空剑门虽然如今只不过是个小门派,可好歹祖上也阔过,比起普通的小门派,还是有相当区别裴元然几人,连其他门派都看不上,○哪里会看得上剑修以外其他的修炼方法?

  左莫在炼体上成就越大,只会让他们愈加不爽

  漆黑如墨的药液也渐渐变得清澈透明,微微颤抖的左莫也渐渐停了下来,暗金色的脸多了一份深沉的质感之qián就好似在脸上镀了一层暗金,而如今,却仿若整张脸便由暗金铸造而成

  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却多了份说不出的庄严

  裴元然几人脸色加难看,若不是左莫天赋出色,又是本门弟zǐ,他们早一脚把其踹到山脚下

  左莫睁开眼睛,便看到四位长辈一排立在自己面qián,目光不善地看着自己刚刚突破《金刚微言》第四层的喜悦还在胸间荡漾,可四位长辈的难看的脸色顿时把他拉回现实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哪惹了掌门他们,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千万别火上浇油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他识趣地闭上嘴巴

  “好了,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为了你,你师傅也花了大力气你要好好表现,莫要辜负你师傅对你期望本门试剑会,你若是没有进入qián十,便到你二师伯那领责罚”掌门冷哼一声丢下一句,转身扬长而去

  二师伯……责罚……

  左莫的目光不由转向二师伯,便看到二师伯眼中闪烁的寒光,哪怕他现在身处滚烫的药水中,他也感觉如堕冰窖

  连师傅和阎乐师伯也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左莫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饶是他想破脑zǐ,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很快把这个问题丢到一边◎,因为他突然想起掌门最后丢下的那句话

  qián十名……

  掌门今天喝醉了吗?还是自己听错了?左莫呆在药桶里,半天没反应

  东浮,深沉的夜色降临,五彩斑斓的灯光几乎充斥着东浮的●每个角落因试剑会而变得空qián繁荣的东浮,丝毫没有因为夜色降临而安静平息下来,依然嚣闹无比各种叫卖声交杂在一起,黑黝的天空上不时见到各色剑光和法宝的光芒,而一些灵兽的清唳也能遥遥传入耳中

  “阁下为何拦我?”一位衣着朴素的修者沉声问面qián的白衣男zǐ

  白衣男zǐ淡淡道:“你不是卫平”赫然是左莫在多宝飞阁遇到的林谦

  这位修者忽然一笑:“阁下真会开玩笑,我不是卫平是谁?”

  “这要问我的剑了”林谦轻轻一叹

  卫平脸色剧变,眼中露出凶狠之色,手上一团淡紫色的罗烟朝林谦卷去

  一道剑光

  凛冽的剑光像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轻易把淡紫色的罗烟从中切开,朝卫平席直逼而去

  嗷

  卫平怒目圆睁,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咆哮,他身体急膨胀

  噗

  半途中的剑光突然一快,卫平眼睛向外一凸,咆哮嘎然而止

  在他胸下方,有一处不大的空洞,诡异的是却没有一滴鲜血流下

  “第十个”林谦轻轻道,目光中却充满忧虑

  在东浮的一处民居

  “老罗死了”

  “查出是谁干的?”

  “和以qián一样,一剑毙命,应该是同一人我们被人盯上了”

  “不奇怪白日星现的动静太大,瞒不住人我们的事有没有进展?”

  “没有发现如果真的是某位大人,一定会想办法联系我们会不会是……”

  “不要胡思乱想白日星现做不了假虽然我不知道那位大人怎么想,但我们要尽自己的本份”

  “是”

  “继续关注,你们也要小心隐藏能潜进来的,就这么我们几个下一批,要等几个月现在都天血界局势胶着,我们要尽快找到这位大人”

  “是”

  一处小店,左莫正在和素讨论既然素保证自己能进qián十,不好好利用一下,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可是进入东浮殿的松涛阁,位置会是随机,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地方

  这个信息还是素提供给左莫,很显然,她觉得只需要提供足够的信息给左莫,左莫便会找到相应的解决办法左莫与晁安的那场比试充分证明他在这方面的能力

  左莫又仔细了解关于松涛阁的各种问题,因为他之qián对试剑会完全不关心,所以连最基本的了解都没有,问得钜细无比

  不得不说,左莫是一个极其现实的家伙,一旦确定需要去夺取胜利,他便会想尽办法

  “联络很方便,只需要制作两只纸鹤,我们各持一只在纸鹤上篆刻一阴一阳的指引符阵,便能够很快地找到对方位置”左莫极其厚脸皮无耻道:“一进去,我会呆在原地,你需要最快的度找到我”

  “好”素没有犹豫,点头答应道不过左莫的无耻还是让她一阵无语,一般男人,包括她师兄古容平,在她面qián都是充满了表现欲而左莫呢,完全是一副吃软饭的无赖模样,而且他居然没有半点不自然

  两人确定下来联络的各种细节之后,左莫才离开

  左莫刚走,古容平便从后面走出来

  “就算你帮他,他也进不了qián十”古容平很笃定道

  “你想与我对敌?”素冷冷道

  “怎么会?”古容平展颜道,他轻笑一声:“但是□这次试剑会,整个天月界的年轻高手全都汇集在此他虽然有天赋,但实力不够”

  “那又如何?”素语气依然冰冷,但她知道自己只是嘴硬,她亦知道师兄在等她求他

  可是她沉默

  古容平看了▲zhècìshìjiànhuì,zhěnggètiānyuèjièdeniánqīnggāoshǒuquándōuhuìjízàicǐtāsuīrányǒutiānfù,dànshílìbúgòu”

  “nàyòurúhé?”sùyǔqìyīránbīnglěng,dàntāzhīdàozìjǐzhīshìzuǐyìng,tāyìzhīdàoshīxiōngzàiděngtāqiútā

  kěshìtāchénmò

  gǔróngpíngkànle她一眼,起身离开

  即使有素的帮助,左莫也敢肯定,他进入qián十名的机会依然很小他毕竟是所有进入松涛阁的修者中最弱小的一位,任何一位见到自己的对手,都绝不会客气

  自己简直就是闯进狮群的肥嫩小白羊啊

  不过,一想到自己想到的那个方法……

  左莫竟然心中有几分迫不及待

  无空山

  “听说了没?掌门让左师兄要闯进qián十要不然就要去辛岩师叔那里领责罚”

  “天辛岩师叔?掌门最近看左师兄不顺眼吗?这还不如直接责罚好了”

  “可不是,这也太不现实了”

  “唉,得罪了掌门,左师兄的日zǐ只怕不好过了”

  ……

  小果听到这些闲言碎语,心里就好似堵了什么似的她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左师兄自从上次师兄从外面回来,就把gǔ口封闭起来,一个人闷在gǔ内,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她眼中闪过一丝忧色

  她担心的不是师兄会受责罚,她是内门弟zǐ,很清楚师兄在掌门心中的地位责罚倒没什么,她担心的是师兄会因此而拼命她知道,师兄平日里看上去只知赚晶石,可若是真想做什么,便会拼尽全力

  拼命的师兄是很可怕的……可若是因此再受伤……

  小果紧咬嘴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