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节 喜悲之间


  阴火珠从左莫的指间飞出,化为一溜乳白色的火线,击中左莫前方的一棵需要七八人合抱的粗壮古树

  乳白色的火焰沿着古树以惊人度蔓延,弹指间,乳白色火焰便笼罩整棵古树,连一片叶子都méi有放过刚刚还生机盎然的古树生机全无,乳白色火焰过处,绿色的叶片立即变成惨白很快,整株古树通体惨白,不见一丝绿色,惨白色的古树散发着逼人的寒意,周围开始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

  白色的叶片尖端开始一点一点崩碎,就像风化般,簌簌地往下掉

  一阵风吹过,雪花飞舞,无数白色碎末从古树上脱离,随风而去

  偌大一棵苍郁繁茂的古树,就这般,在左莫面前,化作无数白色粉末,消失在风中

  左莫被眼前一幕深深震撼

  回到小院,他还有些精shén恍惚阴火珠的威力果然强大得惊人,这若是打在人身上,左莫很怀疑,就是那些凝脉期修者,只怕也抵挡不了

  但对于最后的保命手段来说,自然是威●力越强越好

  之后,他便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投入到阴火珠的炼制之中借助三转火阵的帮助,阴火珠炼制得十分顺利这次炼制的阴火珠和上次又有所不同,整粒珠子洁白无暇,反而看不出半点之前阴珠的痕迹不过左莫每○炼制一粒阴珠,就必须打坐恢复果然不愧是大杀器,要消耗的灵力和shén识非常惊人

  看着手中二十粒阴火珠,左莫底气十足

  偶尔幻想着,若是自己一口气把这二十粒阴火珠全扔出去,会是何等恐怖光景?

  有了阴火珠,阴刺摸不着头脑左莫也不以为意奇怪的是,蒲妖似乎忘了他还有不少阴煞的额度méi完成,也不催他进剑洞

  左莫也乐得清闲,但很快,他还méi来得及享受炼制阴火珠的喜悦,□在检查灵力后,他的心情迅跌zhì谷底

  该死的

  自己的修为竟然停止增长

  怎么会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就像一道晴天霹雳,一下把他打懵,脑袋嗡嗡作响镌刻魔纹之后,修为增长度大为降★级,他虽然担忧,却也还能保持冷静,因为它还是在增长

  可如果修为停止增长……

  他不敢想象

  从上次蒲妖提点之后,左莫对体内每一丝灵力都极其吝啬,这也使得他对体内的灵力变化非常敏感,再细微的变化,他都能够发现

  他如今还只是在筑基期,正是修为增长最快的阶段他每天都花费大量的时间在修炼《胎息炼shén》上,就是希望勤能补拙,哪怕多增加一点灵力也好之前也的确如他想象那般,由于魔纹的缘故,灵力增长虽然变缓,但修为依然在顽强地增长可自打五天前到今天,连续五天,灵力méi有一丝变化,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

  左莫空前紧张

  如果灵力增长真的停止,他的修为将永远停滞在筑基期前所未的恐慌在他心中蔓延,他急匆匆跑到识海蒲妖闭眼坐在墓碑上,无论左莫怎么喊他,他都一动不动,像座雕塑蒲妖在入定,这个问题他又不能去问掌门师伯他们他不会侥幸地以为,在狩妖中成名的二师伯他们,会不认识魔纹

  修为停滞在筑基期……

  那个梦呢?自己又用什么去寻找把自己改容抹识的人?

  左莫浑身仿佛被抽空力气,软坐在地上从知道自己被改容抹识后,他不断告诉自己,要去去寻找梦的答案,去寻找改容抹识的答案可是这个支撑着他不断前行的信念,突然被从根部摧毁,他茫然了

  深沉的夜色,他躺在房顶,身旁yīn圭不停播放,头枕双臂,呆呆地看着天空

  思绪一下子飘得很远很远有多久méi有这样躺着?他决定去寻找答案后,像这样躺在房顶听着yīn圭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天被无数需要修炼的心法法诀所填满,每天他需要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努力才行……

  夜空中,星辰似海

  累极的左莫像孩子般,蜷着身体,在yīn圭的播yīn中,沉沉睡去

  méi有梦

  第二天,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睁开眼睛的左莫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轻松,昨天的阴霾一扫而空想想昨天自己的绝望悲观,他都觉得有些好笑修为不增长就不增长,只要努力,总能找到症结所在睡了一觉起来的他,全身充满精力,充满斗志

  méi有灵力,还有shén识,还有符阵,还有灵植,还有炼丹,还有炼器

  他重检查了一下体内的灵力,果然还是纹丝不动,不过他此时méi有任何悲观的想法,反而十分冷静他从入定中出来,细细思索,他需要重确定一下自己接下来的主攻方向

  只花了很短的时间,他便确定了主攻方向——符阵

  符阵对修为停止增长的他来说,重要性被提升到无以伦比的高度想解决修为停滞,符阵是绕不过去的坎而且如今他懂得如何炼制阵盘,那些攻击性的符阵,他也能发挥作用符阵对炼丹和炼器的帮助也十分大,不管选择哪种方式走哪条路,晶石都必不可少如何赚取晶石,亦是左莫同样绕不过去的问题

  和灵力不同,shén识增长的度méi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保持着不错的增长度只可惜,他空有宝山而不知如何运用和shén识扯得上关系的攻击手段,便只有shén识刺和阴刺shén识刺威力太小,阴刺威力不错,但还是被左莫放弃阴刺需要纯粹浓郁的阴气,左莫能想到的办法便只有借助阴珠,可阴珠太扎眼,极易惹出祸事而若是作为保命手段,阴刺又méi有阴火珠来得方便,也méi有阴火珠的威力强大

  除此之外,《金刚微言》倒是可以期待一下,左莫决定去找找一些炼体修者的法诀,看能不能借鉴一二或者★可以在符阵上动动脑筋,上次“肉身金衣”配合“千钧”,可是硬生生挡下两道阴刺

  嘿嘿,自己还可以考虑“药符流”嘛灵丹自己可以自己炼,法宝可以自己炼,zhì于纸符,他不介意再多学一门绘符

 ▲■ 越起左莫觉得思路越是清晰,越想越是振奋

  天无绝人之路,méi有灵力,还有许多办法可以变通

  事实证明,人被逼到绝境,总是会爆发出巨大的潜力

  清晨,李英凤打开店门,看到门外◇ yuèqǐzuǒmòjiàodésīlùyuèshìqīngxī,yuèxiǎngyuèshìzhènfèn

  tiānwújuérénzhīlù,méiyǒulínglì,háiyǒuxǔduōbànfǎkěyǐbiàntōng

  shìshízhèngmíng,rénbèibīdàojuéjìng,zǒngshìhuìbàofāchūjùdàdeqiánlì

  qīngchén,lǐyīngfèngdǎkāidiànmén,kàndàoménwài的左莫,顿时一愣,下意识道:“师弟,你怎么又来了?”

  左莫呃地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来李英凤师姐真的被上次炼化墨莲子给吓坏了

  李英凤马上意识到这句话的不妥,连忙补了一句:“你不是要参加试剑会么?这段时间该好好修炼备战啊”

  左莫摊了摊手:“咱们门派还是要看大师兄的,我这点实力,可不够看”

  李英凤闻言,皱了皱眉,正色道:“师弟莫要妄自菲薄,师弟炼气期便能领悟剑意,这样的天赋,门中除了大师兄,还有谁能比?师弟岂能自我放逐,不思进取?”

  左莫大汗,知道师姐是为了自己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道:“小弟可不是自我放逐,只是这段时间手头比较紧呢”

  李英凤一脸震惊:“你的晶石都花在什么地方了?你前段时间赚了那么多晶石,就花完了?你怎么花的?”

  左莫又不知道该说啥了,总不能告诉师姐,他识海里藏着一位“吃”晶石的无底洞按常理说,几千颗三品晶石,对一位筑基期修者来说,是一笔巨款,换作以前,他便是连想都不敢想就算放在东浮,也是相当惊人的一大笔现在左莫居然对她说,晶石都花完了,如何叫李英凤不惊?

  “晶石总是不够花的”左莫打◎着哈哈对瞪大眼睛盯着他的师姐道

  抵不住左莫死缠烂打,李英凤最终还是答应了左莫重开张的要求由于前段时间积累的名气,左莫一开张,便有许多修者闻风而zhì

  左莫不知道,他如今在东浮的生产○修者之中,可谓小有名气尤其是他成功切割四品寒磁铁后,又爆出他成功炼化四品墨莲子,左莫那一手控火绝技被传如shén乎其shén

  特别是左莫这次开通晶石支付、玉简支付、法宝支付多种模式,大受欢迎,生意火爆zhì极

  一天下来,左莫看上去并不像以前那样劳累,他递给李英凤一枚玉简:“师姐,帮我看看一下这些材料要多少晶石?”

  李英凤接过玉简,粗粗扫了两眼:“大概五十颗三品晶石咦,师弟,你现在对符阵也开始感兴趣了?”左莫提供的单子上,méi有什么太高品的材料,清一色一品材料,五十颗三品晶石,可以买来小半个院子李英凤愈发好奇了,师弟上次那几千颗三品晶石是怎么花掉的

  “嗯,是啊,符阵可是相当有意思这是五十颗三品晶石,师姐帮我准备”

  “méi问题”李英凤爽快接过晶石,她对东浮几乎所有的店铺都了如指掌,买齐这些东西,毫不费力zhì于修炼方面,师弟比自己有天赋,定然有自己的打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