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节 一拼!


  一蓬晶莹水光,跳动恍如火焰焰色由淡而透明转为幽蓝袅袅火焰周围,充斥淡淡的雾气,斜斜向上蹿去

  常横轻轻丢出自己手上转动的血轮,血轮一出手,急剧变大,众人只觉眼前一暗,血轮化作一大团血◎雾,朝左莫兜头罩去翻滚不休的血雾恍若怪兽,不时传出一阵低沉的呜呜声,像有无数yīn魂尖嚎惨叫,令人心摇神悸

  挟着雾气的幽蓝火焰与血雾撞在一起

  叮

  一声有如冰晶相击的脆响,紧接着,无数尖利嘶叫惨嚎从血雾中传出,围观者只觉得耳膜一痛,离得近的人,耳中赫然流出鲜血

  嗤嗤嗤那缕蓝色火焰不断释放无数细小无比的剑芒,血雾只要一靠近,便会被寒冷锋利的剑芒冻成细小的红色冰粒

  蓝色火焰的剑芒似乎无穷无尽,翻滚不休的血雾受损之下,有如被激怒的野兽,加疯狂地翻滚变幻,血雾中的尖叫声从之前的凄厉变得高亢愤怒

  血雾中间突然坍塌,血色雾气以惊人的度向内回缩,眨眼前,刚刚才弥漫数十丈的血雾一扫而空,空地上,多了一只血色蜘蛛血色蜘蛛比左莫个头略高,全身血色中布满许多黑色的纹路,像是符篆蛛腿布满大大小的倒钩,钩尖闪烁着寒光,让人毫不怀疑,若被它轻轻勾中,血肉之躯立即洞穿血蛛那双拳头大小的眼睛,不dài一丝感情地盯着左莫

  左莫心中凛然眼前血蛛虽然没有刚才那团血雾的惊人威势,却加让他心中戒惧

  不过此时,他心中完全被剑意充斥,即使面对从未见过的恐怖的血蛛,他的意志,也不曾动摇分毫

  似乎感应到左莫心中的坚决,那蓬幽蓝火焰挟着淡淡的雾气,化作一道流光,朝血蛛激射而去

  血蛛忽然扬起脸,张开嘴

  刺耳难听的尖叫像海啸般从它◆嘴中喷涌而出,以它为中心,空气被扯动得一圈圈有如涟漪,肉眼可辨

  化作一道幽蓝流光的火焰也蓦地光芒大盛,它周身的雾气迅由淡转浓,度不减反增,以它为中心,无数细碎的剑芒交织如错,形成一道无形的剑○芒网罩

  左莫身形微微一摇,心中暗自骇然,血蛛的这声尖叫,竟然能伤人神识若不是他神识远比普通修者深厚得多,刚才这一下,便会吃个大亏

  周围的修者们可就惨了,那些软倒在地的修者们面色纷纷转白,他们的神识受损不轻唯独那位戴着dòu笠的修者无动于衷,看似不受影响

  “幸亏我们退得够远”之前还在质疑燕明子他们的那位灵英派弟子此时满脸庆幸不过,虽然离得远,但他依然受到影响,胸中翻腾恶心欲吐,看向常师兄的目光顿时充满敬畏

  没人理他

  燕明子目瞪口呆,指着场内的常横,忽然转过脸问:“谁说常师兄修身养性了?”

  胡山和陶姝儿心中骇然对视一眼,常师兄的实力,比前几年,是加恐怖

  场内比试也到了最激烈的地步

  血蛛根本不躲不避,迎面抬头,伸出前肢,刺向滴水剑

  化作一蓬蓝色火焰的滴水剑准确击中血蛛的前肢

  相交的一瞬间,血蛛周身shēng起浓浓血光,把它护在其中

  蓝色火焰外层交错的剑芒打在血蛛周身的血光上,冰屑乱飞,却根本无法破开它的防御

  轰

  蓝色火焰本体直接打在血光上

  刚才还纹丝不动●的血光,陡然剧烈波动起来,血光激荡不休,仿佛随时可能被打散

  嗷血蛛出一声震天嚎叫,声音中充满愤怒

  周身血光陡然大盛,浓浓的血光,就像无数的鲜血凝炼而成,黏稠得恍若实质

  左○莫立即感受到压力倍增,滴水剑前方传来的压力之大,前所未有,就好像四面八方的杀意铺天盖地朝他袭来,滴水剑好似那被鱼网罩住的鱼儿

  打到这个时候,左莫已经完全没有一丝杂念,什么晶石,什么法宝,统统被他丢到九霄云外他的眼中只有血蛛,只有滴水剑

  灵力疯狂运转,不需要什么利益刺激,血蛛给左莫dài来的前所未有死亡压力,让他下意识地拼尽全力

  他忘了这是比试,也忘了什么一招之约

  全身的灵力孤注一掷地全都灌入滴水剑之中,被激起的澎湃战意,还有内心深处泛起对死亡的恐惧,有若双生子般交织纠缠在一起,深深刺激左莫所有的冷静,所有的理智全在这一刻huī飞烟灭,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能,战dòu的本能、求生的本能

  左莫不知何时,悄然漂浮在空中

  但接下来一幕,却让所有人彻底惊呆

  “那……那是什么?”燕明子结结巴巴地问

  胡山满脸惊骇,下意识喃喃:“不可能……这不可能……”

  陶姝儿花容失色,脸色苍白如纸刚刚一直跌坐的王师兄霍地站起,不能置信地看着场内的左莫一直目不转睛的文飞此时终于色变,不远处林远亦面露骇然那名戴头dòu笠的修者纹丝不动的黑纱一阵剧烈波动,就像有一阵狂风吹过

  就连漠然立在血蛛身后的常横此时亦露出惊异之色

  漂浮在半空中的左莫周围的灵气,以恐怖的度纷纷朝左莫飞去他就像一个漩涡,疯狂地吸取着周围的灵力

  说实放,灵英派山门处的灵气并不算浓郁,但是左莫体内的吸力实在太过于惊人,在吸完周围的灵气,甚至还扯动远处的灵气这般粗暴直接地掠夺灵气,众人哪里见过?别说,这还是一边战dòu一边吸取灵气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左莫不知道他给众人dài来了何等的震撼,他此时就像濒临绝境的野兽,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眼前的血蛛身上他把一切他能想到的办法,全都用上

  赌上一切

  经脉传来的撕裂痛苦在此时,完全被他无视,他不计后果地疯狂吸入周围灵气

  蓝色火焰光芒愈炽烈,驳杂的灵力投入其中,它再也不是安静无声地燃烧,而是dài着噼啪爆音如果说,之前的蓝色火焰如同安静的处子,那此时的火焰,就是愤怒暴烈的壮汉

  血蛛眼中露出一丝畏惧之色,但是很快,它似乎加愤怒眼前这个实力平平的小子,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它的权威,而刚才它居然还有对这个家伙产生一丝畏惧,它彻底被激怒了

  嗷嗷嗷

  血蛛身形暴涨,眨眼间,便涨大数倍,立在那有如一座小山浑身的血光由亮转暗,全身有如覆盖着一层厚厚血浆,不时有暗红色的血珠滴落血珠滴落在地上,嗤嗤shēng起一缕青烟,地面便出现一个焦黑的小坑

  谁都知道,这场战dòu到了最后关键的时候

  突然,一蓝一红同时动它们选择了最直接最暴烈的方式,就像两头蛮牛,凶猛地撞在一起

  轰

  ○众人只觉眼前一片光芒刺目,竟然什么也看不见,脚下地面一阵剧烈晃动,众人心中骇然之余,连忙稳住身形

  还没等他们睁开眼睛,便听到空中左莫的声音袅袅传来

  “常师兄一招赐教,小弟侥幸过关,◎○众人只觉眼前一片光芒刺目,竟然什么也看不见,脚下地面一阵剧烈晃动,众人心中骇然之余,连忙稳住身形
zhòngrénzhījiàoyǎnqiányīpiànguāngmángcìmù,jìngránshímeyěkànbújiàn,jiǎoxiàdìmiànyīzhènjùlièhuǎngdòng,zhòngrénxīnzhōnghàiránzhīyú,liánmángwěnzhùshēnxíng

  háiméiděngtāmenzhēngkāiyǎnjīng,biàntīngdàokōngzhōngzuǒmòdeshēngyīnniǎoniǎochuánlái

  “chángshīxiōngyīzhāocìjiāo,xiǎodìyáoxìngguòguān,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待众人睁开眼睛,场内哪里还能看得到左莫的踪影?刚才的拼dòu实在太过于震撼,几乎所有人都出现片刻失神,呆立原地待众人渐渐回过神来,朝场内望去,血蛛神情萎顿,两只前肢上两道深达数寸的伤痕触目惊心,它不见半点刚才威风凶狠

  常横师兄闭目而立,他双腿深陷石板之中,直至没膝他一动不动,没人敢上前

  片刻,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却是一名灵英派长辈,他环顾四周,注意到受伤萎顿的血蛛,脸色微变,厉声喝道:“刚才怎么回事?”

  众弟子呐呐,林远见其目光望向自己,只好上前简单述说一遍

  “哼,无空剑门好大胆子”这位灵英派长辈眼光暴涨,冷哼道当他的目光投向闭目一动不动的常横时,眼中忽然露出喜色

  恰在此时,常横睁开眼睛,眼中血色一闪而逝

  他抬头,仰天长啸

  文飞先是一愣,紧接着露出狂喜之色

  常横心中畅快无比,他迟迟■未突破的关卡居然顺利得破,从今开始,他终于迈入凝脉期过了一会,他望向左莫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玩味的神情

  那名戴dòu笠的修者看了常横片刻,转身离开

  huī喙雁背上,左莫面色huī白◇,衣襟上全是血迹最后拼的那记,他受伤不轻,连喷数口鲜血但为了早点离开,他强提灵力,借着力道直奔他悄悄放置huī喙雁的地方这也令他的伤势大为加重他现脑海中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回到门派

  受伤惨重的左莫只觉得浑身越来越重,他一动不动地趴在huī喙雁背上,陷入昏迷

  huī喙雁似乎知道情况危急,奋力扇动翅膀,拼命朝无空山方向飞去

  昏迷中的左莫胸口忽然亮起淡淡的五彩光芒,五彩光芒中,钻出一丝丝绿色细芒,沿着周身经脉,散入左莫四肢五骸内

  识海中,蒲妖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这一幕

  “有趣,真想捏开啊……”

  晚上有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