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节 钟笋火


  乳白色的钟笋火,生于阴湿的溶洞钟乳石笋之中,属寒火

  吸入体内,左莫只觉一股阴寒无比的气息,沿着体内经脉迅蔓延饶是他早有准备,身子还是不禁一抖,体内灵力点差点失控凛然之余,他竭力控制灵力运转,从四面八方涌向这缕钟笋火这缕钟笋火受dào刺激,寒气大涨,乳白色的火焰,散发着强烈寒气寒气中夹杂着丰沛水汽,令人吃惊的是,如此恐怖的寒气中这些水汽竟然没有被冻成冰粒,依然以水汽存在

  很快,左莫就感受dào这些冰寒无比的水汽的厉害这些冰寒无比的水汽,随着火焰的吞吐,一**扩散开来它们所蕴含的寒气重,只要和经脉一接触,经脉必定会受伤它们就像充满侵蚀性的雾气,所过之处,留下一片片的白色冻痕

  经脉麻痹的感觉十分难受,左莫一咬牙,继续控制灵力,挤压这缕钟笋火

  钟笋火仿佛被困住的野兽,疯狂躁动,火焰急剧吞吐

  湿寒无比的水汽像这只白色野兽吐出的致命气息,努力破坏左莫体内经脉

  左莫心中暗暗叫苦,只有按照《阴火珠篇》里面的摄取火种法诀,疯狂运转灵力只见体内灵力倏地变化,迅把这缕钟笋火包裹起来,包裹得严严实实

  被灵力包裹的钟笋火似乎察觉dà◇o危险,变得前所未有的躁动,拼命挣扎

  左莫的灵力消耗得极快

  钟笋火挣扎越来越大,体内灵力消耗yě越来越快

  左莫变得有些焦急,照这度下来,自己的灵力很快便会消耗一空该死这已◎★经不是能不能驯服火种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保住小命的问题钟笋火一旦失去灵力压制,就会从他体内开始燃烧起,直dào把他烧成一堆冰渣

  谁能想dào,摄取一缕二品火种yě如此艰难?

  这样不行□★经不是能不能驯服火种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保住小命的问题钟笋火一旦失去灵力压制,就会从他体内开始燃烧起,直dào把他烧成一堆冰渣

 jīngbúshìnéngbúnéngxùnfúhuǒzhǒngdewèntí,érshìnéngbúnéngbǎozhùxiǎomìngdewèntízhōngsǔnhuǒyīdànshīqùlínglìyāzhì,jiùhuìcóngtātǐnèikāishǐránshāoqǐ,zhídàobǎtāshāochéngyīduībīngzhā

  shuínéngxiǎngdào,shèqǔyīlǚèrpǐnhuǒzhǒngyěrúcǐjiānnán?

  zhèyàngbúháng

  左莫此时已经不顾不得其他,他就像一个被逼dào绝境,输红了眼的赌徒后面一步就是万丈悬崖,退无可退既然退无可退,那就押上所有的筹码

  你小样的二品钟笋火yě敢和哥叫板

  不知死活

  莫名的,被逼dào绝境左莫心头邪火蹭地冒了出来此时他再yě不管什么《阴火珠篇》,在他眼中,这缕钟笋火俨然就是一个闯进体内的大蚜虫

  当下,所有的神识全都调动起来,毫不犹豫催动《庚金诀》

  左莫心头已经没有半点驯服的念头,他只有一个念头,干掉它

  一蓬金雾化作一把金色小剑

  长久练剑形成的本能,没有任何思考,剑意贯通

  勃然剑意,透过小剑释放

  小剑金光暴涨,倏地被融化,金液流转扭典,弹指间,一把金色迷你的小滴水剑出现在左莫体内

  随着小剑的形成,勃然剑意迅变得凛冽森寒钟笋火的寒冷像寒潭深处的那股沁人寒意,而小滴水剑所散发出☆来的寒冷剑意,却像极地荒野上空终年不散的寒风,挟着冰晶,如刀如割

  左莫yě没有想dào,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庚金诀》竟然突破第四层

  被灵力包裹,挣扎不休的钟笋火陡然一滞,一动不动●

  左莫暴戾杀气沿着剑意,毫无阻碍地传递给钟笋火

  再动就灭了你

  如果这缕钟笋火还不听话,小滴水剑会把它打得粉碎他做好放弃这缕钟笋火的准备,为了一缕二品火种,把自己小命搭进去,太不划算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左莫顿时傻了眼

  乳白色的钟笋火缩成一小团,就像一个小孩抱膝成团,在那瑟瑟发抖一般这个动作是如此人形化,以致于,左莫心头暴戾迅减淡了几分

  邪门,这年头连火种都吃软怕硬了一边心中嘀咕,一边不敢大意,这次钟笋火却没有阻碍左莫神识的渗透

  左莫哪里知道,经过无数年演化形成的这缕钟笋火,已经初具灵性

  一个时辰后,左莫睁开眼情,长长吐出一口气他伸出食指,倏地一缕奶白色火焰从他食指升起,安静幽幽地燃烧刚刚想才的惊险,左莫心有余悸火种的好处,他眼馋了很久,可是摄取火种的危险,他却懵然无知按他的修为,这缕钟笋火本来是难以收服的,勉强收服只会落得个燃体而亡的下场

  幸亏他灵机一动,用《庚金诀》和剑意硬生生震住这缕钟笋火

  然而,左莫完全不知道,收服火种还有修为有关

  真险,鬼门关口打了个来回的左莫心有余悸地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想想《阴火珠篇》上面的轻描淡写,再对照自己的九死一生,他心中直嘀咕,看来这《阴火珠篇》yě不能全信啊,要是光按它说的,自己小命都玩完了

  归根dào底,还是蒲妖这厮给的东西不大靠谱

  但想想,他yě就理解了蒲这个三千年老古董,手上的huò色自然yě是三千年前的老huò色这么老得掉牙的huò色,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小问题?

  老古董哪懂与时俱进?

  左莫腹诽不断,把蒲妖骂了个狗血淋头,似乎这样才能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当然,他yě只能腹诽了他心中一直后怕,自己以前幸亏没有炼制成金乌火,二品的钟笋火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这四品的金乌火,只怕自己连抵挡都抵挡不了,直接烧成飞灰

  不过,总体来说,左莫现在还是满意的这钟笋火在《阴火珠篇》罗列的二品火种中属珍稀品种,颇为难得

  左莫忽然心神一动,提着滴水剑,把石笋一点点切开石笋内部中空,左莫当看dào石笋底部的薄薄一层像牛奶般的液体,不禁大喜这些乳白色液体名叫石乳,是一种极其珍稀的炼丹材料他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小心地把这些石乳收集起来,一滴不剩

  当他看dào一旁原地不停打转的黑金虫时,先是一愣,再不由大笑从玉瓶中摄取三滴石乳,滴在黑金虫身上

  “嘿嘿,哥吃肉,你喝汤”

  乳白色石乳一滴dào黑金虫背上的甲壳,就像水滴进沙子,迅渗进黑金虫体内,黑金虫的甲壳光泽变得加细腻闪亮黑金虫yě像吃饱了般,安静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左莫知道它在吸收石乳,便取出竹筒,把它重放入竹筒里

  收获了钟笋火和石乳的左莫,便迫不及待地回无空山

  当无空剑门的弟子们看dào左莫如此一身狼狈时,无不大吃一惊,左莫归心似箭,只是和他们挥了挥手,便像一阵风似地朝自己的山谷冲去

  一回dào西风小院,左莫便立即开始研究起钟笋火

  钟笋火作为二品火种中的稀有品种,自然有其独特之处它属寒火之列,光这一点,在低品阶的火种中,就比较罕见除此之外,由于它滋生于潮湿阴寒的溶洞石笋之中,它亦具备水寒的特点它的火焰会自然散发湿寒冰冷的水汽,yě就是说,它集火水两种截然相反的特性于一体这一点,在低品阶的火种中是少见

  五行之中,水火相克然而自然之中,却有着许多神奇的事物,却能把两种完全相克相斥的特性巧妙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令人叹为观止

  左莫修炼的《离水剑诀》讲究的是御水如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yě具备水火的两重特性,这yě是这部剑诀构思巧妙的地方然而,《离水剑诀》的水火双性,远远比不上钟笋火这种自然之物的神奇

  御水如火,其本质还是水,只是借火的形态而已

  而钟笋火却是真正的水火双性,不过,火性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所以它yě被归为火种之列

  火的种类繁多,但按其性分类,大致分为炎火、阳火、阴火、寒火四类炎火是最常见的火,主要的特性便是高温灼热,像离火符阵所释放的离火,便是典型的炎火而阳火,则因性至阳而分,像左莫一直梦寐以求的金乌火,便是阳火中的代表而阴火,yě往往被称鬼火,由阴气而生,例如修罗火而寒火,亦有人称寒火冰焰,它的特性是冰寒,它们往往生阴寒之地

  还有一些奇特无比的火焰,很难划分它具体属于哪一类这些火焰,往往都火焰中的极品,是每一位修者梦寐以求的宝物

  但是无论哪种火焰,都会具备火的基本特性,那就是融这yě是为什么炼丹中火炼之法运用最为广泛的原因之一

  整整几天,左莫都在琢磨着钟笋火如今的钟笋火驯服无比,让它往东,它绝不会往西操控火种是依靠神识,左莫神识最为强大○,操控起来是得心应手,甚至可以运用一些复杂的手法

  玩了几天,基本玩熟之后,左莫便想dào炼制阴火珠

  阴火珠只是一个统称,事实上,运用不由火焰炼制出的阴火珠性质完全不同即使《阴火珠篇★》的作者,他虽然记载了这么多火种,yě不是每一种火种都拥有

  《阴火珠篇》记载的火种多达数百种,有介绍的阴火珠,只有六十八种剩下的那些火焰炼制的阴火珠,性质如何,上面并无记载,钟笋火便是其中之一

  左莫自己yě十分好奇,用钟笋火这样性质独特火焰炼制出来的阴火珠,会是什么样?

  他开始炼制他的第一粒阴火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