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节 剑阵炼体


  剑阵!

  这居然是一个剑阵!可是该死的,师伯把自己丢进剑阵干嘛?左莫忽然想到自己手上那枚玉简。倘若他脸上的肌肉bú是那么僵硬,那么他现在一定是惨白惨白!

  炼体!

  用剑阵来炼体,这是哪个混蛋想出来的方法?左莫连杀人的心都有。他bú傻,其实当他想到自己手上的那枚《金刚微言》的玉简时,他顿时便明白过来。这些剑芒个个细小,并bú致命,但是扎在身上,疼痛无比。

  寻常飞剑难伤……

  左莫蓦地想到这句话,小心肝顿时一颤,难道是先用无数飞剑扎过,练出的厚皮之后,再炼成的寻常飞剑难伤?这个可怕的想法顿时让他眼前险些一黑,但是他隐隐觉得,这个想法极有可能就是□事实。

  第一波剑雨,左莫挨了七下,痛得他嗷嗷朝tiān叫。

  bú过好在,剑阵给他喘息的机会,雾气淡淡散去。左莫却没有半点放松,他飞快拿出《金刚微言》,如guǒ没猜错的话,下一波剑雨●□事实。

  第一波剑雨,左莫挨了七下,痛得他嗷嗷朝tiān叫。

  bú过好在,剑阵给他shìshí。

  dìyībōjiànyǔ,zuǒmòāileqīxià,tòngdétāáoáocháotiānjiào。

  búguòhǎozài,jiànzhèngěitāchuǎnxīdejīhuì,wùqìdàndànsànqù。zuǒmòquèméiyǒubàndiǎnfàngsōng,tāfēikuàináchū《jīngāngwēiyán》,rúguǒméicāicuòdehuà,xiàyībōjiànyǔ,很快就会来。辛岩师伯的习惯就像他的剑,是bú会给人喘息之机。

  左莫bú幸又猜对了!

  他堪堪弄懂前面一点点内容,第二波剑雨就开始了。

  他顾bú得其他,猛地跳起来手上剑芒连发。

  哪怕他领悟了剑意,第二波剑雨,他也挨了十二下。

  这次他没有呻吟,心中一遍遍诅咒师伯,却毫bú迟疑开始运起《金刚微言》,若bú在第三次剑雨来临之前,成功第一次运转这玩意,就等着被扎成蜂巢吧。刚才第二波剑雨,他就招架bú住,十二记,记记痛入骨髓。

  幸亏《金刚微言》语言直白,功法运转也简单,在第三波剑雨来临之前,左莫终于第一次运起金刚心法。只见他浑身透出一丝淡淡的金色,来bú及自我欣赏一下,第三波剑雨悄然而至。

  如同雨点芭蕉,啪啪声bú绝于耳,guǒ然疼痛要少许多。但是这波剑雨远比前两波密集得多,哪怕左莫有金刚心法,也被打懵了。

  bú知道挨了多少下,迷迷糊糊中他只能听到蒲妖极其畅快欢愉的狂笑。

  当辛岩师伯提着被打成猪头的左莫飞回西风小院时,沿途看到这一幕的外门弟子们,纷纷露出同情之色——左莫师兄真可怜!自打左莫师兄每tiān在山路上那么虐待自己,他们已经见怪bú怪了。

  流言自然是免bú了的。像什么左莫师兄得罪了辛岩师叔,于是辛岩师叔震怒异常,亲自惩罚。还有左莫师兄其实正在修炼一种绝世神功,这种绝世神功惨烈异常,这一点蘅芳院的女弟子可以证明云云。

  当左莫在自己的小院里回过神来时,迎接他的是屋顶灰喙雁饱含同情的目光。左莫自嘲地爬起来,他也终于可以有消停几tiān的时间。临走前,师伯说,他五tiān后再来。剑阵显然bú适合tiāntiān来用,他也需要时间来修炼《金刚微言》。若下次还没有一点进步,会死得很惨的。

  《金刚微言》心法有轻微的疗伤作用,运转一段时间,左莫只觉得浑身暖烘烘。这让他相当惊讶,在他以前修炼过的心法中,最舒服的是《胎息炼神》,那种空明之感,无法言喻。《金刚微言》运转时的感觉虽然没有修炼《胎息炼神》时的感觉那么令人迷醉,但是对饱受chuàng伤的左莫来说,暖烘烘的感觉无疑更适合。

  而且,由于更加容易上手,《金刚微言》也没有任何阻碍之处。bú像《胎息炼神》炼得他几欲吐血。

  当修炼两个时辰后,左莫就浑身轻松无比,身上伤痕也变淡了许多,这让他大喜过望。
◇   他来到谷内的灵田处,肉痛无比地看着灵田中的灵草。有些tiān没时间打理灵田,一些比较娇嫩的灵草,看上去都发蔫。左莫一咬牙,便把那些快成熟而又比较娇嫩的灵草全都采摘下来,他决定把它们都卖了。灵田里●剩下的那些灵草都是些生命力比较顽强的灵草灵药。

  难得师伯大发慈悲,有五tiān的假期,左莫终于可以缓口气了。虽然知道光明是短暂的,五tiān后重新进入噩梦,他还是打算好好度过这五tiān。 ★
  听着音圭,左莫哼着小调,枕着手臂,看着魏南前辈留下的玉简。

  一放松下来,他就情bú自禁地想着赚晶石!没办法,前段时间tiāntiān泡药澡,他早就处于严重负债阶段,欠师傅大笔的晶石□。而他如今被禁止踏入炼丹房,金乌丸也炼bú成,没了收入。bú仅如此,尝试的新灵丹也bú得bú中断。

  他忽然想到魏南前辈玉简里曾经提过的水炼之法。

  tiān下炼丹之法bú计其数,其中以火炼之法运用最广泛,而水炼之法、木炼之法之类,全都相对偏门。魏南前辈所学比他更为驳杂,而且极其擅长利用当期的环境,chuàng出最大价值,这点尤其令左莫佩服bú已。很多时候,人所处的环境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限制,而这些限制大多是无力去撼动的,那么如何利用当前并bú优越的条件,chuàng造出bú错的成绩,这无疑蕴含相当大的学问。

  石室内有一眼寒泉,是bú错的水炼之地。水炼之法炼制的丹药大多偏阴偏寒,这也是水炼比较局限的地方。但是对左莫来说,眼下他没有其他选择。

  魏南前辈的玉简里面记载了bú少水炼灵丹配方,左莫扫了一遍,挑出几样比较合适自己眼下炼制的灵丹配方,暗记下来。

  看来自己要去一趟东浮了。

  虽然负债累累,但bú需要他当下便结账,所以左莫囊还有一些晶石。再加上这些灵草卖掉也能得到bú少的晶石,他这次bú打算交给门派代售。他总共才五tiān的假期,等门派卖完,黄花菜都凉了。而且自己去东浮买材料的事,bú能让其他人知道,若是师傅知道自己偷偷炼丹,师傅的“哼哼”只怕立时开始发威了。而至于自己的下场,用脚趾头也能想得清楚。

  易容潜行这种事,左莫也渐渐摸到门路,可谓轻车驾熟。

  这段时间的锻炼成guǒ十分显著,左莫可谓健步如飞,哪有半点当年孱弱僵尸的影子。他这次换了一个相貌,换成一个相貌平平的汉子。

  东浮他熟得很,手上的灵草成色并bú算最好,但毕竟他是灵植夫,也比普通修者种出来的成色好许多,所以很快全都卖掉。他又购买了一些水炼原料。

  正事很快就忙完,他心神便放松下来,开始闲逛起来。

  小环神情焦急万分,每tiān她基本守在到自由市场,等待那tiān卖自己阴珠的人。到后来,她索性租了个摊位,花费高价挂上醒目的招牌“高价收购阴珠”。她相信,若是那tiān那位蜡黄汉子看到这个招牌,一定会来找自己。

  小姐上次遇险,简直把她吓坏了。在得知小姐是凭借自己上次买到的那颗阴珠才脱险的,她便想到怎么才能帮助小姐。只要自己再能买到阴珠,小姐多炼制几颗阴léi珠,那她也放心些。她十分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就b☆ú多买几颗呢?

  她每tiān都在守着,可再也没有守到那位蜡黄汉子。

  想到这,她就bú禁朝bú远处的一处摊位看去,那个摊拉是一位年轻人,招牌上也写着“高价收购阴珠”。小环恨得牙痒痒,☆她认得那个年轻人,他是文铁散人的弟子。

  小姐使用阴léi珠好几人都看到,而且阴珠的来源,也bú是什么秘密。

  阴léi珠的炼制方法,并bú只有云霞懂。凝结阴珠的手法早就失传,但是阴léi珠的炼制法门并bú难寻,而且,阴珠并bú仅限于炼制阴léi珠。

  三千年前,有个名震一时的阴煞门,就最擅长凝结阴珠,并且用阴珠炼制各种神珠。除了阴léi珠,还有阴火珠等等。但阴煞门最著名的却是九tiān阴煞阵。九tiān阴煞阵,是用三千六百颗各色神珠,结合阵法而成的杀着。这可是传言连返虚期修者也能杀死的恐怖杀着。

  阴煞门平时除了出售阴珠,还会出售各种炼制好的神珠,连带着,一些并bú复杂的炼制法门,像阴léi珠的炼制方法,也渐渐流传开来。由于阴léi珠威力强大,而且炼制也方便,所以许多修者都会随身备上几颗。

  然而在三千年前那场同妖魔大战中,阴煞门全门上下,近乎全灭◆。阴煞门凝结阴珠的法门也就失传了,但是阴léi珠这些炼制方法却流传下来。

  其实,除了文铁散人,其他人亦在收购阴珠,只是其他人bú像文铁散人做得这般直接,他们大多是雇佣一些当地的人,收购阴珠。☆◆。阴煞门凝结阴珠的法门也就失传了,但是阴léi珠这些炼制方法却流传下来。

  其实,除了文铁散人,其他人亦在收购阴珠,只是其他人bú像文铁散人做得。yīnshàménníngjiéyīnzhūdefǎményějiùshīchuánle,dànshìyīnléizhūzhèxiēliànzhìfāngfǎquèliúchuánxiàlái。

  qíshí,chúlewéntiěsànrén,qítārényìzàishōugòuyīnzhū,zhīshìqítārénbúxiàngwéntiěsànrénzuòdézhèbānzhíjiē,tāmendàduōshìgùyòngyīxiēdāngdìderén,shōugòuyīnzhū。

  尤其是文铁散人的弟子看向小环时那种bú屑的态度,让小环更加bú爽。

  “真bú要脸!”她bú知第几次骂了。但对方的修为比她高,她也无可奈何。

  突然冒出一大堆收购高价收购阴□珠的人,当然引起自由市场三教九流的注意。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打听,也bú知道阴珠究竟是什么东西。有些胆大的家伙,甚至拿一些珠子假冒阴珠,结guǒ被直接打得半残。

  连续几tiān下来,当地地头蛇○也知道这些人bú好惹,没人敢乱来。

  所以当左莫逛到自由市场时,看到一片连绵bú绝有如森林般写着“高价收购阴珠”的招牌,顿时傻眼,呆立当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