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节 打算


  左莫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一脚深一脚浅地从爬上河岸。他哪里想到,一招《离水焚天》竟然酿成一股洪流,把正虚弱的他,一口气冲出上百里外。一招《离水焚天》,榨干了他的体力和灵力,他当shí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从这股洪流中挣扎出来,只能像一截浮木,保持不沉。

  这荡天河一路礁石密布,左莫也吃足了苦头,接二连三地撞上那些礁石,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完好无损。

  数百里,从距离上倒也没有多远,可惜左莫连纸鹤都没带,至于灰喙雁那只母雁,更是指望不上。而且他全身上下,只有一个裤衩,身无分文。

  瘫坐在岸边一块岩石上,左莫无力地喘着气,眼中更多的却是欣喜。

  剑意,离水剑意!他终于琢磨出了离水剑意!

  虽然只是堪堪摸到门槛,算不上高深,但只要自己勤练不辍,于这部剑诀上的造诣自然日渐深厚。

  更令他惊喜的是,冰晶剑内的那滴水精,不仅没有消亡,反而更增大了几分,现在已经有小指头大小。

  当下不再犹豫,挣扎坐起,盘腿入定。

  两个shí辰后,他睁开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

  祭起冰晶剑,开始一招一划地运起《离水剑诀》。之前他的剑招圆融无间,如今却仿若无迹可寻,然而一股淡淡的如火剑意,却荡漾开来,周围的温度骤然上升。

  一个全新的世界,呈现在他面前。

  他一招接一招,神态肃然,运转如意。他能感觉到,每一招,以冰晶剑为中心,淡淡的水气,弥漫开来。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这些淡淡的水气,却是由一朵朵极为细小的水形火焰组成。

  在左莫的识海,那条笔直如剑的潮汐冰河,已然面目全非。冰河沿着中线,一分为二。一边为细碎的冰晶,层层涌动,而另一边,则是无数水形火焰,幽幽燃烧。

  左莫愈发感觉得心应手,这次领悟离水剑意,和领悟潮汐剑意,截然不同。潮汐剑意,与其说领悟,倒不如说是模仿。而离水剑意,虽然有蒲妖的提醒和点拨,但整个过程是他自己一点一点琢磨出来,他所获的收益,比上次要多得多。

  冰晶剑上下翻飞,来去无痕,如火剑意纵横。

  但渐渐,左莫又不禁皱起眉头,离水剑意如火,释放出来的热量,○固然会让他的剑招威力增加不少,但是对冰晶剑,却是一种损伤。

  冰晶剑阴寒,本来是极适合水行剑诀,谁知道左莫挑的这部《离水剑诀》,讲究的是御水如火。久而久之,只怕这把飞剑的品阶会往下掉。

◎  看来自己需要一把适合自己的飞剑,左莫心中嘀咕着。他很快便把这个问题丢到一边,飞剑昂贵,不是他能买得起的。不过他现在既然领悟剑意,师门怎么着也要赐自己一把飞剑才说得过去吧。以门派的收藏,挑一把自己合□◇适的飞剑,应该不难吧。

  这一番运剑,左莫不仅没有半点劳累之感,反而觉精神气足,虽然一身排骨,半截裤衩,但立在那,也还是颇有几分气势。不过,他现在面临的最迫切问题,就是赶回门派。好在没有多远,○哪怕单凭脚力,大概一日也足够。

  无空剑派一片忙碌。无空堂,人进人出,众人在为几天后就要举行的门中考核作准备。

  无空堂内厅,施凤容一脸怒容对着辛岩:“你居然眼睁睁看他被水冲走?”

  辛岩脸上不见半点平日冷峻森寒,赔小心道:“当shí情况也出乎我意料,我也没想到他会被水冲走,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不见踪影了。”

  “他一个灵植夫,如果出了什么事……哼!”施凤容怒容不减,◇
  xīnyánliǎnshàngbújiànbàndiǎnpíngrìlěngjun4sēnhán,péixiǎoxīndào:“dāngshíqíngkuàngyěchūhūwǒyìliào,wǒyěméixiǎngdàotāhuìbèishuǐchōngzǒu,děngwǒfǎnyīngguòlái,tājiùbújiànzōngyǐngle。”

  “tāyīgèlíngzhífū,rúguǒchūleshímeshì……hēng!”shīfèngróngnùróngbújiǎn,■冷哼道。

  “师妹莫要太担心。”辛岩赔笑安慰道:“他如今领悟剑意,在这东浮一带,哪里会出什么问题?”

  闻言,施凤容这才怒气稍减,她转过脸:“难道他真的领悟到剑意?三个月的shí间,倒☆是天赋不错。他选的哪本剑诀?《空剑诀》还是《无形剑诀》?”

  辛岩见施凤容缓过脸来,心中才松了口气,笑道:“他刚入内门,哪里可能选《空剑诀》和《无形剑诀》?他选的是《离水剑诀》,我第一眼都没看★出来。”

  施凤容闻言,刚刚松开的柳眉又倒竖:“他刚入内门怎么了?韦胜难道入内门很久?哼,韦胜能进剑洞,凭什么他就不能选《空剑诀》和《无形剑诀》?”

  辛岩心下暗自叫苦,嘴上道:“韦胜☆天赋出色……”

  施凤容打断他的话:“左莫天赋不行?天赋不行三个月没有人指点,就能领悟剑意?你给我找个人出来试试?罗离到现在都还没领悟剑意!”

  “是是是!”辛岩悔得肠子都青了。

  忽然,两人听到有人走近,两人又恢复平日的冷淡模样。

  裴元然走进来,看到两人,嘴角微微上翘,但旋即恢复如常,道:“二师弟和师妹在这里讨论什么?”

  “没什么,师妹弟子左莫刚刚领悟剑意。”辛岩面色冷峻道,哪里见半分刚才的赔笑模样。

  “哦。”裴元然有些意外:“他领悟剑意了?没想到他有修剑的天赋?不错不错。他现在在哪?这可要好好奖励一下。”

  “他在河中练剑,领悟剑意shí,被水冲走,我没注意,救之不及。”辛岩道。

  “无妨,左莫能领悟剑意,在这东浮一带,就毋须担心安全问题。”裴元然沉吟道:“嗯,还是安排一些外门弟子,沿河道去寻找一下,莫让他错过门中考核的shí间。”

  “好。”辛岩应下。

  “掌门师兄。”施凤容冷然开口。

  “师妹咋了?”裴元然笑道。

  “左莫能够在三个月内领悟剑意,足可见其修剑天赋。”施凤容盯着裴元然道:“既然如此,门中当授其更高品的剑诀。”

  裴元然沉吟道:“此事不急,过段shí间再议吧。”

  “为何?”施凤容向前踏出一步,咄咄bī人。

  辛岩在一旁,看着裴元然被bī的人模样,目光流露出同情神情。

  “咳。”裴元然无奈道:“师妹不也担心其出身的问题么?”

  施凤容默然片刻,抬头道:“他入内门shí,我担心他出身来历。但既然他现在是我弟子,无论他之前何样,我自当尽心引导他。”

  裴元然和辛岩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很无奈。

  “师妹说得有理。”裴元然沉吟片刻道:“不过此事实不是现在讨论的shí候。我今日来找师弟师妹,实是有事相商。”

  辛岩和施凤容等他继续说下去。

  “东浮试剑会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裴元然面色凝重:“此为其一,我之前不看好左莫,但现在他既然领悟剑意,我们倒是要好生培养一下。另一件事,天松子传信过来,有一批高手,将会进入本界,调查白日星现。东浮是天月十三重镇,只怕也免不了有人来调查。我们当约束门下,这段shí间莫要惹事生非。”

  “来了多少?”辛岩听到有高,瞳孔骤然收缩如针,剑意涌动。

  “师弟可莫乱来。这批人全都是从上面来的。”裴元然慎重道。

  辛岩动容:“上面来的?”旋即苦笑:“看来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

  “大家心中都有素。”裴元然道:“天松子都能看得清的事,只怕会有不少人能看清楚。但现在妖魔风头正劲,谁先去碰,谁先倒霉。”说这句话,他的语气有些冷。

  罗离神色淡漠地立在原地,在他面前,秦城面色凝重:“师弟,可要小心哦。”

  话音刚落,他甩手一道乌光直射罗离,这道乌光夹杂一丝电光,声势却极为骇人,隐有风雷之声!秦城修炼的是《风雷剑诀》,剑势如风如雷,威力惊人。他虽然没有罗离的天赋出色,但是长期练习下来,扎实无比,这一出手,风雷涌动,足见其造诣!

  他的飞剑是一把三品的乌雷剑,剑身厚重,其中所含雷母精铁,颇为适合《风雷剑诀》。但由于飞剑沉重,秦城的《风雷剑诀》少了几分灵动飘逸,却多了几分凝重坚实,再加上雷电缭绕,威力不◎减反增。

  罗离冷然直视乌光,毫不躲闪,眼中寒光一闪。

  叮!

  一声清响,重若千钧的乌雷剑,竟然硬生生停在半空中!

  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减速,乌雷剑就像被人突然施◎★了定身法,定在空中!

  秦城面色微变,冷哼一声,定住的乌雷剑突然一跳,就如鱼儿跳出水面,剑身缭绕的雷光却倏地汇集成一团,脱离剑身。雷光一离乌雷剑,便幻成一把雷剑,雷剑在空中忽地涨大,化作一把长■ledìngshēnfǎ,dìngzàikōngzhōng!

  qínchéngmiànsèwēibiàn,lěnghēngyīshēng,dìngzhùdewūléijiàntūrányītiào,jiùrúyúértiàochūshuǐmiàn,jiànshēnliáoràodeléiguāngquèshūdìhuìjíchéngyītuán,tuōlíjiànshēn。léiguāngyīlíwūléijiàn,biànhuànchéngyībǎléijiàn,léijiànzàikōngzhōnghūdìzhǎngdà,huàzuòyībǎzhǎng达数丈的雷电巨剑,朝罗离狠狠劈去!

  罗离神色如常,伸出手指,朝空中轻轻一划。

  只见雷电巨剑面前,忽然出现一条裂缝。就好似,罗离这一划,划破天空般!根本来不及作任何调整,雷电巨剑一头扎进裂缝之中,秦城脸色大变,他失去对雷电巨剑的任何感应!

  他呆立半晌,回过神来,再也无法保持平日稳重,颤声问:“无空剑诀……这……这就是无空剑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