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改容抹识


  左莫抬起头。

  施凤容举步轻移,走到他面前,仔细端详片刻,眉头却忽然皱了起来:“你就是掌门师兄捡回来的那个孩子?”

  左莫一愣,点头道:“是。”

  “之前的事全都记不得了?”

  左莫的心陡然狂跳起来,血似乎一下子充到脑子里,他感觉到自己在发抖,全身都在不自主地轻微抖动。他听到了自己带着颤音的回答:“是。”

  “哦。”施凤容点点头,她并不打算说什么,转身便欲离去。

  左莫几乎下意识地喊:“师姑!”

  施凤容停下来,神色不悦地看着他。

  左莫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紧紧盯着施凤容,眸子里充满恐惧和希望:“弟子之前的记忆,不曾留有半点。弟子姓谁名谁,父母何人,丝毫无知。每每xiǎng起,心哀若死,恳求师姑指点!”

  施凤容看了左莫半晌,摇头:“对你来说,还是不知道的好。”

  “求师姑成全!”

  左莫几乎是yòng尽全身力气。

  施凤容略略皱了皱眉头,淡然道:“你既然这么xiǎng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可能是被施过改容之术,有人把你的容貌改过。”

  “改过……”左莫失神喃喃自语。

  “至于你之前的记忆,应该是被人抹掉了,也不知道谁和你有这么深的仇恨。”说完含有深意地看了左莫一眼:“不管是改容,还是抹识,都需要绝顶修为,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替我照顾灵田吧。”

  左莫如遭露殛,呆立原地!

  等他渐渐回过神来,天色暗了下来,四师姑早就离开。

  左莫浑浑噩噩,眸子中一片死灰。

  改容……抹识……

  原来自己的记忆是被人抹掉了,原来自己的脸,是被人重新改过的……

  原来那个梦……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低着头,双手下意识紧握,咯咯骨头声中,指节苍白。瘦弱如竹竿的身体,在夜色中,像风中摇摆的枯草,渺小而柔弱。夜晚的冷雾谷气温低得厉害,水汽湿重,丝丝缕缕的寒意渗进左莫的身体,也渗进他的心里。

  一直困扰他的疑惑在这个时候终于揭开谜底,可是更多的疑惑摆在他面前。

  我是谁……

  谁干的……乱哄哄的脑袋一下子安静下来。

  左莫抬起头,双目如同血染,一片赤红。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愤怒,会咆哮,可是他没有。他心中一片冰冷,冰冷得仿若第三者,在一边冷眼旁观。

  心若冰湖,厚厚的冰层之下,隐约能见到,深处汹涌的暗流。

  四师姑的话犹在他耳畔回荡,能够被四师姑称为绝顶修为的,大概随便拔根汗毛也比他大腿粗,就是他xiǎng招惹估计也招惹不上。

  突然间,这liǎng年的所有一切,阳光、灵谷……就像梦境般,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硬生生捏得粉碎!

  没有了。

  他放松手指,踏入火焰狂舞的识海。

  蒲妖还和往常一样,坐在黑云缭绕的墓碑上,看到左莫,嘴角翘起。

  “哈哈哈哈哈哈!”

  肆意而疯狂的笑声识海中回荡。

  韦胜紧紧跟着掌门和辛岩师叔,行走在后山。liǎng位长辈神色肃然,沉默不语走在前面,韦胜也小心翼翼,紧随其后。这是门中禁地,师父和辛岩师叔沿路打出的开启法诀不下二十次,由此可见戒备何其森严。他刚刚进入筑基,意志坚韧比之前何止强上十倍,但这些禁制散发出的威压,依然令他感到窒息。

  原来门派里还有这么强大的地方!

  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在一点点升温,他对即将到达的剑洞充满期待!

  一直走了liǎng个时辰,三人才在一个山洞洞口前停了下来。

  裴元然和辛岩脸上都浮起几分紧张之色。掌门裴元然神色郑重道:“这座剑洞,为本门祖师所设,yòng来给门下弟子磨炼剑意,只有金丹期以下的弟子才能进入。”他脸上忽然露出几分愧色:“祖师法力通天,这座剑洞的开启●需要liǎng名金丹期修者同时出手。本门式微渐久,金丹期修者在我们上一代,只有一人。这剑洞便再也没有开启,我与你师叔他们磨炼剑意,都是在狩妖途中自己摸索的。等我们到了金丹期,又进不去了。这剑洞里究竟有◎什么,我们也不知情,你需要自己摸索。”

  韦胜听得很仔细,神色沉静。

  裴元然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眼中露出关切:“每隔十日,我们会给你准备足够的灵食。如今你四师姑也回来了,各种丹药你也不需担心。只是剑洞凶险,你切记自身安危。本来你刚刚筑基,修为尚低,并不适合进入剑洞。但你在剑上的天赋之佳,我们都不曾见过,为了不耽误你,我们商量,才破例让你进入剑洞。倘若遇到什么危险,你要随时出洞!”■

  最后一句叮嘱,裴元然不自禁地提高音量。眼前这位一脸敦厚稳重的弟子,天赋之惊人,超过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他似乎是天生的剑修,除了修为需要稳步前进外,任何剑诀到他手上,都能极快熟极而流。
  连最强的辛岩都为韦胜的进步zhèn惊不已。他们欣喜之余,又不禁有些担忧,此等璞玉,若是没有培养好,岂不是辜负列位祖师?

  他们寻思良久,最终决定,开启剑洞。除了门中关于剑洞的传说外,他们还希望,韦胜能够练成完整的无空剑。无空剑是本门最厉害的剑诀,也是祖师无空真人成名绝技。但是到了他们这一辈,他们已经没有完整的《无空剑诀》。像辛岩的《冰螭剑诀》,是一位前辈师叔所创,并非本门最强剑诀。

  之前他们寄予厚望的罗离,也只练成空剑。谁又能xiǎng到,曾经罗离的剑仆,却拥有比罗离更出色的天赋?

  更何况罗离天赋虽然出色,但性情倨傲,跟敦厚刚毅的韦胜一比,便被比下去了。

  如今在他们心目中,韦胜成为无可争yì的众弟子之首。

  “弟子明白!”韦胜神情肃然。

  裴元然和辛岩对视一眼,齐齐颔首,liǎng人同时运转灵力,掐动法诀。

  liǎng位金丹期修者同时出手,声势骇人至极!头顶云层从四面八方汇集,几乎眨眼间,小小山谷墨云翻滚,恍如夜晚。只见山洞外壁,无数字符渐渐亮起,光芒流动,四周的禁制也齐齐亮起,只见无数符阵飘浮空中,像与那些透山而出的字符呼应。

  感受到从骨髓深处迸发的zhèn撼颤栗,韦胜眼中沉稳的目光仿佛被点燃,振奋而向往。

  裴元然和辛岩liǎng人神色严肃,只听到liǎng人齐喝一声:“开!”

  字符流转,阵法变幻。

  山洞忽然变得黝黑深沉,有如虚空。早已经准备好的韦胜毫不犹豫,一头钻了进去!

  直到此时,裴元然和辛岩liǎng人才松了口气。liǎng人缓缓放缓法诀,散去手上灵力。山体上的字符和四周符阵渐渐散去,头顶厚厚云层也散了开来,阳光重新落在山谷之中。

  “走吧,这路还是要他自己走。”裴元然感慨一声道。

  “不错。”辛岩惜字如金。

  火海之中,左莫坐在蒲妖面前不远处,听得仔细。

  “什么叫妖魔?有很多种分法,但最重要的是修炼的方式。修者,吸纳天地灵力为己yòng,修的是灵力。而妖,讲究的是元神动天,主修神识。魔呢?那群绝大多数都蠢笨得无可奈何的家伙,只有去修自身了,把自身当法宝。”

  左莫似懂非懂。

  “唔,这些比较扯淡。好吧,我们来些实际的。你的路子没走错,以剑诀运yòng庚金气芒。不过,可惜你不是你那个师兄,照☆你那速度,估计起码要个liǎng三年吧。”蒲妖忽然妖异一笑,露出半截猩红舌头:“不过我有个速成的法子,你要不要试试?”

  “速成?”左莫眼睛发亮,身体微微向前倾。

  蒲妖的眼睛眯得更细★☆你那速度,估计起码要个liǎng三年吧。”蒲妖忽然妖异一笑,露出半截猩红舌头:“不过我有个速成的法子nǐnàsùdù,gūjìqǐmǎyàogèliǎngsānniánba。”púyāohūrányāoyìyīxiào,lùchūbànjiéxīnghóngshétóu:“búguòwǒyǒugèsùchéngdefǎzǐ,nǐyàobúyàoshìshì?”

  “sùchéng?”zuǒmòyǎnjīngfāliàng,shēntǐwēiwēixiàngqiánqīng。

  púyāodeyǎnjīngmīdégèngxì了,声音中透着浓浓诱惑:“没错,相当速成!一个月之内,你绝对突破《庚金诀》第三层。”

  “真的?”左莫有些怀疑,蒲妖的表情让他生出一些不妙的预感。

  “试一试就知道了嘛。”蒲妖耸了耸肩膀:“天下没白吃的午餐,xiǎng得到力量,怎么可能没有付出?”

  左莫沉默了。

  xiǎng找到答案,xiǎng找到对自己做手脚的人,他需要力量,迫切需要力量!蒲妖说得没错,xiǎn□g得到力量,就需要付出代价。他一个连筑基都没到的小小修者,靠什么去找到答案?

  他唯一能求助的,只有蒲妖。他依然不知道蒲妖究竟xiǎng要的是什么,但是他有选择么?

  选择永远都只是强◆者才会面临的问题。

  但值得庆幸的是,蒲妖肯帮助他。无论蒲妖因为什么原因,他都认了。

  “好。”他站了起来。

  蒲妖薄如刀锋的嘴唇再次向上掠起,轻笑道:“哈,有什么东西比剑诀更简单?被劈个几千次,就会了!”

  话音未落,一道雪白的浩然剑意从天而降,把左莫的神识轻松切成liǎng半。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左莫感觉身体被狠狠砍成liǎng半。

  剧痛袭来,他很直接地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