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四师姑


  榜坛位于东浮的城南,也是东浮最繁华,人流最大的地方。因为已经加入门派,而且平时打理灵田和修炼时间几乎占满他所有的时间,zuǒ莫还从来没有来过榜坛,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没想到有这个地方。

  来到榜坛,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一眼望去,无数布幡所制的榜单根根指天,像森林般,绵延不绝,一眼望不到头。每个榜单下,人头攒动,人流缓缓挪动,这场景,zuǒ莫深受震撼。

  呆呆地○随着人流,进入榜坛。

  “本门有火眼金睛兽幼仔一对,现需豢养师一名,需筑基中期以上修为,豢养经验五年以上,待遇优厚。”

  “本门开垦灵田,需大量修体修者,炼气五层上即可,包吃住,每天十◆◇颗一品晶石。”

  ……

  只一会,zuǒ莫便看得头晕眼花。

  恰在此时,有人凑了上来:“兄弟,怎么,不好找吧。我这有全坛榜单目录,详细无误,第一时间更新,咋样,要来一份不?” ◎
  “多少?”zuǒ莫警惕地问。

  “不贵,二十颗一品晶石。”那人道:“兄弟你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时间多么宝贝,这样浪费了,多不值。区区二十颗一品晶石,实在太值了!”

  “八颗!”

  “兄弟,你看这些榜单,靠我一个人,哪里收集得来?要养活一大帮人啊……”

  “再加两颗,我很有诚意了。”

  “兄弟,我们确实不容易啊……”

  zuǒ莫转身欲走,那人连忙一把拉住zuǒ莫:“好好好,亏本卖给你!”

  拿着花了十颗一品晶石mǎi来的目录,zuǒ莫狼狈无比地从榜坛中逃了出来,在附近找了一处人稍少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

  真是可怕的地方啊!他心有余悸地看熙熙攘攘的榜坛。

  朝玉简里注入灵力,目录里的榜单消息多达一千五百多条,里面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过了许久,zuǒ莫才理出点头绪,开始一条条看下去。

  足足一个时辰,他●才抬起头,眼中尽是失望。不是没有相关法诀奖励的榜单,但是没有一件是他眼下能够完成的。现在想来,果然还是付金说得对,任何法诀到了第三层,价值也翻天覆地地变化了。

  怏怏而回的zuǒ莫坐在风行纸鹤★上,神情发呆。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守在自己门口的韦胜师兄,不禁一呆。

  韦胜师兄和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一身粗衣布衫,虽然依然给人锐利如剑的感觉,但比之前要内敛许多。看得出,韦胜师兄的修为比以前深厚,zuǒ莫还在很远的地方,他便已经发现。

  “师弟可让我好等。”他笑道。

  韦胜师兄和往常一般无二的温和让zuǒ莫很意外,也有些感动。内门弟子对外门弟子的态度素◇来差得极致,而那些出身卑微却修炼有成的,态度变得倨傲似乎成了常态。

  “师兄有事知会一声就是了,何需在这门口久等?”zuǒ莫认真道。

  韦胜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递给zuǒ莫:“火龙草的☆种子放在我手上也没用,但好歹是三品,扔了可惜。师弟精通种植,就送师弟了。”

  zuǒ莫素来贪财,但是第一次面对这个小盒,却没有伸手。三品的火龙草种子,卖个几十颗二品晶石绝无问题。

  “◆师兄现在筑基成功,日后需要晶石的地方多……”

  韦胜打断他的话,把木盒塞到zuǒ莫怀里:“莫要啰嗦,要你收着你就收着。我一心向剑,不喜他物。”

  捧着木盒,zuǒ莫呐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师弟天赋出众,当好生努力,莫要辜负这一身好皮囊。”他叮嘱道:“不久我便会进入剑洞参悟玄机。待我出来,师弟可要筑基成功。”

  也不知怎么,zuǒ莫心中一热,脱口而出:“我一定会筑基成功!”

  “那我放心了。可惜师弟对剑不感兴趣。”神色间,韦胜颇多惋惜。

  zuǒ莫笑道:“灵植夫也没什么不好,晶石可是实在货。”

  “哈哈!”韦胜释怀大笑:“说得也是。我就不来辞行了,等出来后你我兄弟再把酒言欢!”

  说完洒然远去。

  一直等韦胜师兄走出很远,zuǒ莫心中还有些激动。

  无论韦胜师兄是有心还是无意,但这份关怀,他牢牢记在心里。

  从他睁开眼睛,他面前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捡回自己的掌门随意问了他几句,他便再也没见过。他像个初生的婴儿,开始一点点笨拙地学习周围的一切。他那张怪异的僵尸脸,和对世事的懵然不懂,让他受尽无数的讥笑和冷言冷语。

  他唯一庆幸的,上天还给他留下了一些本钱——炼气五层的修为。处处受挫,并没有让他沉沦,反而激起他骨子里的执拗。他每天没日没夜的修炼,用《小**诀》的雨丝,一点点填满了干涸的池塘。从那以后,他的际遇才渐渐改善了起来。堆着伪善和世俗,刻意和门中其他师兄弟拉近关系,落得不错的人缘。

  但心中的那份疏lí,却日渐深厚。

  只打过两次交道的韦胜师兄,让他第一次感受到真诚的关怀。

  在这之前,他对筑基并不热心。识海的那道惊天剑意,虽然曾让他生出几分对力量的向往,但是很快,《胎息炼神》则彻底让他失去对力量兴趣。力量对他而言,无疑是相当遥远的。

  可今天韦胜师兄一句叮嘱,却让他突然觉得自己要筑基。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从他脱口而出开始,他便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完成筑基。

  要筑基!

  筑基,是漫长修炼途中的第一关关卡。对于那些大门派的弟子来说,筑基轻松得就像迈一个门槛,但是对于普通的修者来说,这将会决定他们的地位。筑基期的修者基本已经可以脱lí最底层的工作,收入也足以令zuǒ莫般贪财之辈眼红。只是筑基的难度不小,尤其是对于只有《十正心法》这样烂街货的zuǒ莫来说,想要完成筑基,是需要运气和人品的。除此之外,筑基能否成功,还要看荷包鼓不鼓。

  筑基需要的丹药灵药,就没有一样是便宜的,而且效果相差极大。

  普通的筑基丹,大约需要一百颗二品晶石,只是这种筑基丹的效果只能算得上差强人意。而若是肯下血本,两颗三品晶石,便能mǎi到顶级筑基丹,成功率大增。这也是为啥大门派的弟子视筑基如无物,对他们而言,两颗三品晶石,实在是小数目。

  不过对于zuǒ莫来说,一百颗二品晶石几乎是他的全部家当了。而这还是最近财运旺盛,放在之前,他哪里敢想?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精力放在灵植夫上。其实灵植夫的难度要远胜过筑基,这一点从灵植夫的待遇远超过筑基期修者便可以看得出来。但它的难度更多体现在天赋上,晶石的投入并不大,有什么比这更适合素来财迷的zuǒ莫?

  可现在他想筑基!

  脑袋里,尽是这个念★头,他几乎是精神恍惚地走到冷雾谷。

  “你是谁?胆敢私入本门重地!”突然一声冷喝打断zuǒ莫的胡思乱想。

  一位约四十岁zuǒ右的青衣妇女立在药田之间,冷冷看着zuǒ莫。zuǒ莫下意识●地抬头,目光触及对方的眼睛,顿时如堕冰窖!对方的目光锐利如剑,似乎要把他刺个通透。

  zuǒ莫一个激灵,如梦初醒,他脑子转得飞快,连忙行弟子礼:“弟子zuǒ莫,受郝敏师姐吩咐,临时照看此处药田。”

  “这丫头好大胆!竟敢偷懒!”青衣妇女面露寒霜,隐现薄怒。

  zuǒ莫暗暗叫苦,现在他已经大致猜到面前这位前辈的身份。无空剑门本来就不大,符合此番形象的,也只有四师姑施凤容。施凤□容长期云游在外,偶尔回来,zuǒ莫自是没有机会见过。不过传闻这位师姑脾气不好,难近人情,眼下看来,果然是真的。

  他现在唯一的奢望便是四师姑可千万别迁怒到他头上。

  郝敏师姐身为内门弟□子,就算受罚也不会有多重。可自己身份卑微,被迁怒了,那可没有好下场。

  施凤容扫了一眼周围的药田,见灵药无恙,脸上寒意稍。她放缓语气问:“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zuǒ莫见过四师姑。”zuǒ莫连忙俯首恭声回答。

  “你打理得不错。”瞥了zuǒ莫一眼,她面带嘉许:“炼气八层的修为,嗯,也算上进。从今天起,冷雾谷就归你打理。哼,郝敏等她回来了,我自会收拾她!”

  临时工转正式工了,zuǒ莫心中一百个不愿意,可是面对四师姑可以把人刺穿的目光,他识趣地把这句话吞进肚子里去。心中嘀咕,四师姑和辛岩师叔一个德行,看谁都像欠钱似的。

  “这颗筑基丹,就算你的奖励。”

  zuǒ莫两眼放光地看着手中的筑基丹,心中的一百个不愿意顿时变成一百个愿意!果然还是师姑体恤人啊!他在心中拼命地赞美四师姑,最差的筑基丹也要一百颗二品晶石。听说四师姑擅长炼丹,就不知道这颗筑基是几品。

  “好好修炼,早日筑基,你现在的水平,看护冷雾谷,还不够。”四师姑冷冰冰的声音在zuǒ莫响起。

  陷入狂喜的zuǒ莫连连应是。

  施凤容刚欲举步lí开,忽然眼光瞥见zuǒ莫的脸,脚下顿时停住,冰冷的玉脸露出几分讶然:“你抬起头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