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草木诀


  李英凤带着小果守在他门口。

  看到左莫,李英凤明显松一口气,小果的苹果脸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左莫有些诧异,这两人怎么来了?嘴上笑道:“师姐今天居然有闲情到我寒舍来坐坐,难得难得!请!”

  说完一挥衣袖,暗中掐动法jué,院门无声自开。

  李英凤也不推辞,豪爽道:“不请自来,叨扰了!”

  小果紧紧跟在李英凤身后,只是小脸始终怯怯。

  左莫心中嘀咕,哥对黄毛丫头可没多少兴趣。

  走进院子,李英凤看到院中茂盛的灵谷,眼前顿时一亮,不由赞了句:“师弟精通种植,可见一斑,这灵谷长势可是羡煞人,丰收指日可待!”

  “师姐谬赞,谬赞。”左莫随口应了句,心中琢磨起今天李英凤来的目的。对这位以前没打过多少交道的师姐,他还是颇为佩服。其他不说,光是炼气九层的修为,便足以在外门弟子中傲视群雄。而且其利落豪爽的作风,也十分对左莫的脾气。

  三人在院中池塘边树下分宾主坐下。池塘水波鳞鳞,偶尔能见几只青鱼嬉戏其间。左莫刚搬进来时,池塘干涸见底,现在池塘中的水,全都是他练习【小**jué】,一点点汇集而成。他记得很清楚,当池水全满时,他的【小**jué】恰好突破第三层。

  至于那几条青鱼,是他路过山溪时,随手捞回来的。

  李英凤主动说明来意:“这次来,一是来谢师弟,师弟所说的法子,我们试过,极为有效。术业有专攻,这等棘手的问题,果然还是需要师弟这样的精通种植的人来解闷啊。”

  “是啊是啊!很有效呢!大家都很开心!”小果连忙附合道,不过她当看到左莫转过脸来,顿时噤声,身体向李英凤那缩了缩。

  左莫收回目光,摇摇头:“师姐太见外了,大家同门,这点小事不需放在心上。”

  李英凤笑道:“师弟此言大善,日后若师弟遇到什么碍难之处,尽管来找我,师姐能帮得上忙的,绝不推辞。”

  “多谢师姐。”左莫漫不经心应了一句。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种话,一般来说,都作不得真的。

  李英凤目光灼灼地盯着左莫,认真道:“这次来呢,是另一件事想求师弟援手。”

  肉戏来了!

  左莫不动声色道:“不知何事。”

  事实上,他也无法动声色……

  “师弟的法子效果极佳。”李英凤旋即露出苦笑:“可我们这群姐妹中,会【地气jué】的,也只有一人。师弟有所不知,前段时间因为杂草的缘故,产出的灵草少得可怜。可每天灵兽所需灵草数目不曾有丝毫减少。原本我打算去东浮置买些灵草救急,哪知如今灵草灵谷价格飞涨……”

  听到这,左莫精神一振。灵谷价格上涨,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从门派承租的五十亩灵田那一块不说,光是他院子里的五亩灵谷,产量只怕也颇为可观。

  今年赚到了!

  他有些兴奋地在心中盘算着,浑然没有听清李英凤在说什么。

  李●英凤注意到左莫的心不在焉,不禁想到她打听到的那些关于左莫的传闻。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厉害的师弟,给她带来的冲击巨大,左莫一走,她便四处打听了一番。不仅得知左莫天生僵尸脸,第三层的【小**ju☆●英凤注意到左莫的心不在焉,不禁想到她打听到的那些关于左莫的传闻。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厉害的师弟,给她带来的冲击巨大,左莫一走yīngfèngzhùyìdàozuǒmòdexīnbúzàiyān,bújìnxiǎngdàotādǎtīngdàodenàxiēguānyúzuǒmòdechuánwén。

  tūránmàochūláizhèmeyīwèilìhàideshīdì,gěitādàiláidechōngjījùdà,zuǒmòyīzǒu,tābiànsìchùdǎtīngleyīfān。bújǐndézhīzuǒmòtiānshēngjiāngshīliǎn,dìsāncéngde【xiǎo**jué】等等,便连他的一些作风习惯,也大致摸清楚。

  索性不再客套,她直接丢出杀手锏:“这次来,是想请师弟为我们除草,这是十颗二品晶石,权作我等心意,还请师弟笑纳。”

  又是一个小布囊出现在她手上。

  果然,左莫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

  十颗二品晶石……

  他的口水险些流了下来,他上次卖了三百斤灵谷,也不过得到三十颗二品晶。

  左莫犹豫了一下,道:“【地气jué】我并不精通,只怕能帮助的地方不多。”

  李英凤以为左莫在客套,若是不精通,如何会想到用【地气jué】来除草?

  这次她准备充分,也并不着急,笑道:“除了这十颗二品晶石外,我们还为师弟准备了五颗二品晶石,用来给师弟恢复灵力,以希望能够最快地恢复灵草供应。”

  左莫脑子轰地一下,完全被李英凤的晶石攻势砸晕了。

  晶石是每个门派最重要的资源,它除了能够来购买东西外,另一个重要用途便是恢复灵力。灵脉的灵力浓度也无法和晶石相比。

  在一些大门派中,那些核心弟子,全都是晶石堆出来的。他们每天的功课便是从晶石中汲取灵力,增加修为。

  左莫还从来没有尝试过从晶石中抽出灵力,他是穷鬼,哪里舍得?

  敌人攻势太强大啊!他立即缴械投降,慷然应诺:“师姐既然有命,做师弟的,自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英凤笑了笑,策略终于奏效。她不着痕迹地把小布囊放在桌上,看着左莫道:“不知师弟何时动身?”

  左莫飞快地把小布囊纳入怀中,语气肃然道:“情况如此危急,自然越快越好。”

  小果扁了扁小嘴巴。

  跟在李英凤两人身后,左莫不停地在回忆【地气jué】的要点。这段时间,他的大多精力都花在【庚金jué】和【草木jué】上,【地气jué】粗粗练习后,便没有花太多的时间。

  他万万没想到,这【地气jué】竟然直接和十五颗二品晶石挂钩。练法jué是为啥,还不是为晶石吗?他心中懊恼万分,若早知道,他一定狠练死练。

  很快,便到了东峰。女弟子们个个老老实实呆在一旁,没人说话。

  虽然对她们左莫心中从来没有在意过,但和上次截然不同的待遇还是让他心中暗爽。

  “滋生杂草的灵田总共有四百五十亩左右,情况比较严重的大约有两百五十亩。”李英凤介绍。

  左莫险些脚下一拌,两百五十亩,这个数字把他吓到了!

  【地气jué】和【小**jué】可不同,它的效应范围要小得多,也就一亩大小。而且,他试过,以他第一层的【地气jué】,起码要连续施展三次以上,才能够有效地遏制这种该死的杂草的生长。

  也就是说,他最少要施展七百五十次【地气jué】……

  计算结果让他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晕过去。这个数字,足以把他累死在灵田里。

  原本以为接了个肥差,没想到,竟然是个苦差!从天堂掉进地狱,强烈的落差让左莫差点哭了。

  欲哭无泪的左莫看着脚下杂草横生的灵田,这几亩灵田的几乎完全只剩下杂草,难以看到灵草的踪迹。如此茂盛的杂草,以他区区入门级的【地气jué】,估计要七八次才能有效吧。

  就在此时,他福至心灵,脑中灵光闪现,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既然这些灵田几乎全都是杂草,不如重新把它全都抹去,重新种上灵草。

  【草木jué】,这种霸道的法jué,不正是适合这种情况吗?【草木jué】不仅可以抽取杂草的生机精华,就连混杂在土壤中的草籽,也不会放过。它汲取的是草木精华,并不是灵力,对灵田没有半点伤害。

  越想他越是兴奋,便把这个想法告诉李英凤。李英凤在得知左莫连【草木jué】也会时,心中小小吃了一惊,心中暗道这左莫师弟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愈发觉得左莫不凡的李英凤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异议,心中反倒觉得这次有希望了。

  她这次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十五颗二品晶石几乎花尽了她身上所有的晶石。

  脑海中迅速又过了一遍,确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左莫才决定动手。

  双掌微张,虚放于胸前,指尖散发微微光芒,深深吸一口气,十指蓦然而动!

  众人只觉左莫十指方寸间,线光交织,如虹如画,令人眼花缭乱,每人脸上只剩下震惊的表情。

  她们此时方领略这位形若僵尸的师兄不凡!

  指尖流光绚舞○,那双枯瘦的手,像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不自禁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勾勒出的图案已经复杂无比,但舞动绽放的十指依然没有停止!

  连李英凤脸色也不禁微变!

  好复杂的指法!什么▲○法jué,竟然需要如此复杂的指法?

  她并不知道,因为指法过于复杂,【草木jué】是五种法jué最难的一种,学会者也最少。

  无数翠绿色细丝从灵田中升腾而起,钻入左莫双掌之间。和平常的□克制不同,左莫此次毫无顾忌。完全没有半点平日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十指尽情地翻飞,全力催动灵力。

  渐渐,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心脏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搏动。

  下意识地,他十★指的频率越发快了,心脏处搏动的感觉也愈发强烈,周围的一切,似乎迅速离他远去,空灵剔透,如立虚空,静眼旁观。舞动的十指之间的微妙联系,灵力变化节奏,也从藏于水中的隐隐约约,渐渐浮出水面。

  仿佛◆□一层窗户纸被捅被,豁然开朗。

  左莫指法的生涩一刹那消失不见,十指好像沾了水一般,滑溜异常,流畅自如,行云流水般。所有女弟子中,李英凤的修为最高,眼光也最为毒辣。她是第一个看出端倪的人。倘若说▲,刚才她在赞叹左莫指法的繁复多变,现在她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指法依然华丽,却没有那份晦涩深奥,而是多了份奇妙的韵律。

  小果眼睛瞪得圆溜溜,小小的苹果脸上,露出迷醉的可爱神情。

  一丝丝翠绿的绿气从灵田的杂草和灵草间浮起,左莫的十指之间,就像漩wō的中心,拼命地吸纳这些绿气!

  左莫手上的绿气越积越多,很快,一颗翠绿欲滴的草木精珠出现在他的指尖。

  灵田一片枯黄,不★见一丝绿色,一阵风吹过,烟灰般簌簌洒落。

  眨间间,刚才还生机旺盛的灵田成为一片死地。

  所有人都一脸骇然,看向左莫的目光就像看到鬼似的。

  李英凤心中也震撼无比,倘若说,刚才◇那华丽的指法让她目眩迷离的话,那么眼前惊人的效果只会让她心中不自主地泛起恐惧!

  他真的是炼气期吗?

  她忽然觉得有些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