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爷等你


  从入定zhōng醒转,左莫气益神足,全身轻飘飘,舒服至极。

  出了静室,带着音圭,跳到屋顶。

  伸出手指,心意一动,淡金色的【庚金气芒】出现,毫不费劲。左莫心zhōng欢喜,这次的苦头没有白吃,自己对【庚金气芒】的操控提升相当明显。

  只见在他手指环绕的【庚金气芒】忽而急转,忽而骤停,星星点点,好似一蓬细小无比的金沙,在夜色zhōng煞是好看。

  他忽然脑海zhōng蹦出一个念头,难道这【庚金气芒】其实也是一种攻击法诀?

  之前的那场微小,却又惨烈异常的厮杀,让他萌生了这个想法。

  kě是,以他对灵植夫的了解,它是典型的非战斗职业。从来没有听说,哪位灵植夫擅长战斗。而且,门内并不是他才会【庚金气芒】。每个人的天赋不同,左莫能够修成第三层的【小**诀】,自然有人擅长其他类的法诀。

  外门弟子zhōng,就有一位【庚金气芒】修到☆第二层的师兄。不仅是【庚金气芒】,就连【草木诀】【地气诀】【赤炎诀】都有人修行,只是水平都不高。

  自己想错了?

  这个问题在他脑海zhōng盘旋,挥之不去。

  不过很快,他便▲不愿再去想这个问题。拿起音圭,输入灵力,放到身边。

  头枕着手臂,望着浩瀚的星空,心渐渐安静下来。夜风习习,凉凉的,说不出的惬意。听着耳畔音圭不断播放的各种消息,左莫安静地睡着。

  翌日,去药田施了一次雨,又给一位订了协议的师弟施了雨,他回到自己的小院。

  路过灵田,看着一排排整齐的灵谷,忽然想到昨晚自己心zhōng的那个疑惑。

  犹豫了片刻,他决定,再试一次。

  手搭上一株灵谷,【庚金气芒】无声渗入植株,像昨天一样,左莫把心神和【庚金气芒】相连。

  很快,【庚金气芒】便发现了一群蚜虫,左莫立即紧张起来,昨天那股暴虐的气息,他心有余悸。

 ★ 然而,今天的情况大出他的意料。【庚金气芒】没有遇到什么抵抗,所有的蚜虫在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全被碾成粉末。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阻碍。

  怎么会这样?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手旋即搭上另一棵灵谷,情况如出一辙。难道是昨天那株灵谷的问题?他摇摇头,今天这两株灵谷和昨天那株灵谷没有任何区别。

  问题出在哪?

  他跑到昨天那株灵谷处,又检查了一下,的确没有任何区别。不过,他发现这株灵谷明显比昨天长势要好许多,叶片更加青翠,而且体内的蚜虫粉末,也成为它的养份。以他种植两年的经验判断,这棵灵谷的产量绝对要比之前多不少。

  左莫心zhōng大喜,关于【庚金气芒】究竟算不算攻击法诀的问题迅速被他丢到一边。

  有什么比增产更实在的好处?灵谷就是晶石,晶石就是各种法宝、法诀……

  动力十足的左莫开始灵田大除虫的工作,五亩灵田,他打算一株灵谷也不放过。

  整整十天,每天除了去药田和灵田施雨,其他时间全都花在他院子里的灵谷上。一株一株地使用【庚金气芒】,灵力耗尽便跑到静室打坐恢复,然后再继续,如此往复。到后来,他几乎完全麻木,机械地施展【庚金气○芒】。

  最后一棵灵谷施展【庚金气芒】后,看着整齐的灵田,长势喜人,青翠欲滴的灵谷,他心zhōng不由升起强烈的成就感。

  【庚金气芒】会的人不止是他,dàn门内没有人会像他这般疯狂,○一棵一棵地去给灵谷检查,工作量实在太恐怖!他们只在灵谷出现病变的症状后,才会施展【庚金气芒】。

  若是没有静室那一小截灵脉,左莫也不敢这样做。

  连续十天的繁重工作,左莫无论身心,都疲倦到极点。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回房间好好睡一觉。

  正准备挪动脚步,忽然,一只粉红小千鹤从远处直直朝他飞来,停浮在他面前。

  “咦!”左莫觉得有些眼熟,歪头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十多天前自己打扫院子捡到的那只许愿小千鹤,那只也是粉色。

  不对啊,许愿小千鹤kě是没办法去定位的。小千鹤能够找到目标,是需要印记来引导。上次的小千鹤有主人的印记,只需要灌入灵力,它便会飞到自己的主人那。

  kě自己没有留下任何印记啊!

  dàn凡是印记,都需要蕴含灵力。为了避免对方找到自己,左莫写那两个字时,没敢运用半点灵力。

  第一次飞到自己这,那是运气。kě若是第二次还飞到这,绝对不是运气能说得通。

  很诡异的事件啊!

  观察了一下停浮在自己面前的这只精致的小千鹤,犹豫了一下,左莫还是伸出手,把它摘了下来。

  拿着小鹤,走进静室。

  坐在蒲团上,他开始拆开这只小千鹤。

  摊开的粉色纸笺上,上面只有两个字,依然是上次娟透的字迹。

  这两个字映入他视野时,变故骤生!

  一股冰冷的气息倏地笼罩左莫,强烈至极的危险感让他浑身汗毛陡然直竖!就像喉间抵着一把锋利无匹的飞剑,剑尖锋利如割的寒意轻而易举刺进皮肤,迅速蔓延全身。

  该死,动不了!

  僵尸脸上是一双惊恐的眼睛,左莫全身被这股寒意僵住,他连根手指也动不了!

  对方的报复?惩罚?玩笑?

  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就像被捆住的野兽,唯一剩下的本能是挣扎!他拼命地挣扎,想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疯狂地运转灵,没有任何效果,身体一动不动,他僵在原地。

  冰冷的气息不断增强,它像只冷血无情的怪兽,无动于衷地朝左莫逼近,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它似乎笃定左莫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左莫有若一尊姿势怪异的蜡像□,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呆板得kě笑。

  唯独只有眼睛,那双充满恐惧、充满绝望、充满愤怒的眼睛,和他僵硬枯瘦的身体、呆板kě笑的脸庞,格格不入!

  不断徒劳无功,那股令他恐惧的冰冷气息轻◇易把他逼上绝境,退无kě退。

  心底的不甘和愤怒,突然轰地一下被点燃了。

  去死!

  疯狂地运转【庚金气芒】,所有的灵力,挟着他全部心神,朝着这股冰冷气息轰去!

  这是他唯一的手段。

  唯一经历过的,能够称得上战斗的,便只有第一次对灵谷使用【庚金气芒】。他还记得当时那股暴虐的气息,对他心神的冲击。kě那股数千只蚜虫汇集的灵识,和这股冰冷气息相比,弱小得就像婴儿。

  此时他就像个疯子,举着镰刀,冲向全副武装的敌人。

  【庚金气芒】像团淡金色的云雾,刚出来便引起这股气息的攻击。

  恍惚间,左莫仿佛看到无数飞剑拖着耀眼的尾巴,带着呼啸,朝他飞来!森寒凛冽的剑意交错纵横,他避无kě避!

  清亮的瞳孔彻底化作熊熊火海,撑开到极致的眼眶边缘啪地破裂,鲜血沿着脸颊蜿蜒流下,在呆板的脸上,划出两道鲜艳的痕。

  他没有感觉。

  全身的灵力在疯狂的运转下开始出现失控的迹象,他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加快灵力的运转。

  全力催动之下【庚金气芒】似乎也变得异常疯狂,它不退反进,扑向那股冰冷的气息。

  如果有人此时走进左莫的房间,便会看到奇异的一幕。一团淡金色云团,剧烈的翻滚波动,似乎有无形的东西在不断侵蚀它,它的体积不断地缩小。

  淡金色云团翻滚更加剧烈,却紧紧护住左莫。

  战斗越来越惨烈,【☆庚金气芒】面对剑气森然的冰冷气息,没有丝毫退缩。像对待蚜虫的灵识,【庚金气芒】把这股气息,当作一只巨大无比的蚜虫释放的灵识!

  左莫无暇去关注【庚金气芒】,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再快点☆

  灵力运转的速度已经达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从来没有试过让灵力在这种速度下运转,他不敢。dàn是此时,杀红了眼的左莫只恨灵力运转的速度不够快,他还在继续加快灵力运转!

  左莫脑袋轰地一下,仿佛有什么被冲破,他意识突然陷入恍惚。

  灵力像脱缰野马,彻底失去控制。本来波动就十分剧烈的【庚金气芒】突然波动更加剧烈,如同沸腾的开水,云体的形状极其不稳定。如果修为高深的修者看到■这般景象,一定会大惊失色,灵力失去控制,接下来就是爆体而亡!

  忽然,一股热流从左莫的心口处进入经脉。

  暴躁的灵力突然变得驯服无比,运转速度不减反增,【庚金气芒】剧烈的波动毫无征兆地★消失,安静下来。

  令人惊奇的是,那股冰冷的气息似乎也察觉到异样,竟然首次向回退。

  安静的【庚金气芒】云团变化再生,它迅速向zhōng间回收。冰冷的气息,也跟着变化。

  一支淡金色形似宝塔的七节锥!

  一支水蓝色挂着小铃的月形飞剑!

  静静对峙,dàn眨眼间,双方同时启动。

  一锥一剑,化作一金一蓝两道流光,精准无比地撞击在一起。

  乒!

  一声琉璃碎裂的清音,空zhōng爆出一团碎芒,有若烟花,蓝金相间,煞是好看。

  不知过了多久,左莫恍恍惚惚睁开眼睛,全身剧痛,皮肤有如寸裂,他忍不住发出呻吟。这声呻吟,也陡然让他恍惚的意识清醒过来。

  自己能动了!

  那股该死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他先是一愣,随即一股说不出的畅快油然而生,他想仰天大笑,嘴角还没来得及动,肌肉牵动伤口,立即化作一声惨叫。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dàn毫无疑问,自己赢了!

  他手上还拿着粉色笺纸,上面写着两个字。

  “坏蛋!”

  字迹依然娟秀,说话口吻也不像年纪很大,dàn奄奄一息的左莫心zhōn◆g却不自主地泛起深深厌恶。

  好狠毒的女人!居然想要他的小命!

  这两个字肯定被对方设制了神识类攻击。能够通过两个字,释放如此恐怖的攻击,绝对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人,左莫对这点清楚无比。掌☆门和师叔们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他不知道,dàn内门师兄们,是绝对没人能够达到这境地。

  也就是说,狠女人的实力要远超过本门师兄。

  不过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他反倒没有多少害怕,哪怕对方的实力要远远超过他。

  他听说过那些实力强劲的修者,对底层修者态度冷漠高傲。dàn是从来没想过,对方竟然会因为两个字而动了杀机!

  哥单纯了!

  左莫深深吸一口气,牵动伤口传来的巨痛,挣扎着爬起来,呲着牙挪到桌边。

  还是鲜艳浓稠的朱砂,还是那支狼毫,左莫狠狠醮了好几下。

  整支右手仿若断了好几截,轻轻动一下,都痛入骨髓。咬牙费力地握着狼毫,几滴鲜红朱砂从笔尖滴下,落在粉笺上,有若血迹,点点殷红。

  因为痛,左莫嘴里下意识抽着冷气,右手握着狼毫,极其认真在粉笺留下歪歪扭扭的三个字。

  “爷等你!”

  把手上的笔丢掉,看了几眼,左莫发出几声难听的怪笑。右手不听使唤,花了半个时辰,他才勉强把粉笺折成纸鹤。

  kě惜,没上次两个字写得好看,左莫有些遗憾。

  一边痛得嘶声抽气,一边朝纸鹤灌输身体最后一丁点灵力。

  看着粉红色的小千鹤消失在天边,他心zhōng反复把这个狠女人诅咒了无数遍。

  做完这些,油尽灯枯的他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整个人像截木头,一头栽在地上,直接昏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