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冷雾谷


  凭借手中玉佩,左莫安全无恙抵达冷雾谷谷口。

  谷口雾气笼罩,白茫茫一片。

  左莫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其tā的路,只有硬着头皮朝白雾走去。

  tā刚进入雾气,白茫茫的雾气便仿若认得tā,自动分开,露出一条小径。tā精神一振,暗松一口气,心中对门派的这xiē手段也不禁大为艳羡。若是哪天,自己也能有这般神通,那可爽死了。

  tā不禁悠然神往。

  沿着雾中小径,走了大约半里地,眼前豁然开朗。

  五亩左右的谷底种满各种灵药,它们颜色各异,形状也是千奇百怪,远远望去,就像在谷底铺了一层五彩缤纷的地毯。几十只色彩斑斓的燕尾蝶翩然飞舞其间,黄体黑纹的蜜蜂成群结队,来回穿梭。

  山谷底端,一泓银色瀑布从崖壁倾泄而下,奔腾如雷,挟着千钧之势,轰然砸入深潭,溅起无数晶莹水珠。

  水汽和各种灵药的香气混杂在一起,深吸一口,左莫只觉说不出的舒服,tā忽然觉得,在这照看灵田似乎也没想象的那么糟糕。

  想起郝敏叮嘱的每天施雨一次,左莫连忙掐动法诀。

  水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四周汇集,渐渐形成一团白云,飘浮在药田上方。左莫手上法诀迅速变化,一阵眼花缭乱的动作,云团开始淅淅浰浰地下起小雨,飘飘扬扬的雨丝润入药田。

  这阵小雨持续了半个时辰,云团才消散。左莫松了口气,这里水气充沛,施展【小**诀】省力不少。tā心中不由盘算,情况比tā想象的要好一xiē,辛苦点的话还是能够勉强完成那xiē已订下的协议。

  tā现在需要祈祷的是,药田千万不要出什么状况,安安全全地等到郝敏师姐回来。

  无论什么状况,都不是tā能解决的。

  如果说,之前tā还有xiē幻想,但此时tā已jīng深刻明白了事实的cán酷。tā对灵气浓度很敏感,冷雾谷的灵气相当充沛。如此宝地开垦成的药田,可想而知,种植的灵药品阶一定不低。

  倘若真的在自己手上出了什么差错,只怕……

  tā不禁一个哆嗦。

  suī然沿途禁制森严,谷内反而没有禁制,左莫把谷内都探索了一遍。水潭深不见底,潭水冰冷彻骨,瀑布奔腾的声音实在有xiē大,整个谷内都回荡着轰隆隆的瀑布声。

  tā蹲入灵田,一株一株灵药看过去,tā要把每一株灵药的特征牢记在心。tā只种过灵谷,灵药方面一无所知,只能用眼下这个的笨办法。tā如今已jīng不奢望能够获得什么奖励,只希望不要在自己手上出什么差错。

  这里面随便一株灵药,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

  tā敢保证,tā从来没有这么用心过。

  一直到天色渐暗,tā才拖着疲倦无比的身子返回小院。当tā看到院子四周一片狼藉,被轰得稀烂的禁制,连哭的心都有。

  不过此时tā没力气去重新设置禁制,tā疲倦欲死,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回到静室,tā只□来得及朝音圭输入一丁点灵力,便再也忍不住,一头栽在蒲团上,沉沉睡去。

  tā是在音圭播放的声音中醒过来的。

  “第二十三届【试剑会】资格赛选拔已jīng完成,到目前为止,总共有四千两百◇láidéjícháoyīnguīshūrùyīdīngdiǎnlínglì,biànzàiyěrěnbúzhù,yītóuzāizàipútuánshàng,chénchénshuìqù。

  tāshìzàiyīnguībōfàngdeshēngyīnzhōngxǐngguòláide。

  “dìèrshísānjiè【shìjiànhuì】zīgésàixuǎnbáyǐjīngwánchéng,dàomùqiánwéizhǐ,zǒnggòngyǒusìqiānliǎngbǎi◆五十三名剑修获得比赛资格。本次【试剑会】奖励之丰富,为历届之冠,前百名便能够获得四品飞剑,而前十名则能够获得五品飞剑,第一名的奖品已jīng确定,名为【镝锋】,高达七品。据悉,这把【试剑会】有史以来品◎阶最高的飞剑,引起了包括无双剑门、所罗剑门在内大门派弟子们的兴趣……”

  “好东西啊好东西,我想要啊我想要,没机会啊没机会……”

  左莫没心没肺地从蒲团上爬起来,哼着古怪的调子。

  走出静室,tā开始重新设置禁制,至于围墙,只有过段时间再来重砌。

  随处可见的被轰烂的砖头,tā也不得不把周围清理一遍,否则连禁制都没地方设。以tā炼气七层的水平,要设置禁制需要的限制条件很多。

  哼着小调,tā清理起断壁cán垣。这间小院建成的年岁久远,围墙破旧不堪,现在完全被罗离师兄摧毁了。想想罗离师兄从天而降、霸道无比的气势,左莫现在还有xiē心悸。

  咦,左莫☆忽然停下脚步,俯身捡起一件东西。

  一只粉红色的小纸鹤,比左莫的那只白纸鹤要小许多,十分精致。这是小千鹤,传书寄语所用。不过这玩意,速度不如飞剑传书迅捷,尤其距离稍远xiē,用起来很不方便,所▲以使用者大多是xiē金丹期以下的修者。

  怎么跑到自己这来?

  左莫毫不客气把粉色小千鹤拆开,随即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只许愿小千鹤。

  在很久以前,修者们在破开虚空,寻找新界时,jīng常会遇到危险而被困。被困的修者在发现无力逃脱后,便会把自己的心愿和求助信息写在小千鹤上,随意放飞。由于没有印记标识,没有人知道这xiē小千鹤会飞向何方。但修者的生命悠长,哪怕被困,运气好点的话也能撑不短的时间。

  当第一例因许愿小千鹤被救的事例出现后,许愿小千鹤立即风靡修者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也成为一xiē女修者们排遣心情的一项游戏。她们会把自己的心情写在许愿小千鹤上,随意放飞出去,但在上面留下了印记。拾到者能够依靠上面的印记,让许愿小千鹤飞回到她们的手中。

  有什么比无法揣测、妙不可言的缘分更让少女怦然心动?

  左莫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在tā心中,只有晶石、灵谷、修炼,浪漫这种虚幻奢侈的东西tā可半点也没有。

  拆开小千鹤,露出几排娟秀的字迹。

  “多么希望

  背着行囊

  一个人去流浪

  在无人的地方

  哼▲歌

  晒着太阳”

  无病呻吟,左莫心中冷哼,给了一个tā所认为最准确的评语。可惜啊,浪费了这么好的纸笺。suī然不知道这张是什么纸,但是看质地,起码不低于三品。

  用三品纸笺来▲做小千鹤,这是令人发指的浪费。

  纸笺用过之后,便不能再用了,真让人遗憾,左莫如是想。

  正准备把手上的粉笺揉成一团,tā忽然停下动作,面无表情地歪着头。想了想,tā朝房间里跑去。

  冲进屋内,四下环顾,立即找到tā想要的东西。

  鲜红浓稠的朱砂,一支狼毫。

  提起狼毫,饱醮朱砂,抖腕挥洒,一气呵成写下两字。

  ——“傻逼”。

  看着几乎占据整张粉笺的鲜红欲滴,极其饱满的两个大字,左莫哈哈大笑,心中得意万分。

  tā的生活紧张充实,过得十分辛苦,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愁善感。tā深知生存的艰难,在tā周围,每个人都在为活下去、为家庭、为下一代而拼命努力,像老黑头。suī然很苦很累,但tā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相反,tā觉得,这样才是人生。

  无病呻吟,只有那xiē生活悠闲没有前进动力的人才会有,左莫从心中鄙视这类人。

  心情愉快的tā,一边哼着小调,一边重新把粉笺折成小千鹤。

  “谁傻逼啊谁傻逼,你傻逼啊你傻逼……”

  小千鹤上留有主人的印记,左莫向它灌输灵力后,随手朝空中一丢。

  粉红色小■千鹤扇动着它小小的翅膀,消失在天空。

  左莫的心情变得出奇的好,tā兴致盎然地清理院落,脚下都轻盈了几分。

  禁制布置好,已jīng过了午时,tā胡乱吃了点东西,便老老实实地到静室打坐■

  普通外门弟子很少会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在打坐上,和练习法诀相比,打坐增加修为没有性价比。

  左莫却坚持每天花费两个时辰用在打坐上。在发现静室灵脉后,tā每天花费在打坐上的时间更长。修为是根本,这是每个修者都明白的道理。自己有灵脉的优势,suī然修习的是最普通的心法,但是效果也相当出色。

  修者界的等级有多么森严,tā体会深刻无比。倘若tā能筑基成功,即使tā是一名外门弟子,郝敏和罗离断然不敢如此对待自己。筑基是个分水岭,它将直接决定你的生活品质。

  想要得到美好的生活,只有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实力。

  tā这一坐,便是三个时辰,当tā睁开眼睛,眸子里尽是喜色。

  炼气期第八层!

  坚持不懈地修习心法,终于给tā带来回报,tā修到第八层!

  炼气期第八层的修为,放眼整个无空剑门外门弟子,绝对能够进前三之列。

  tā伸出手指,暗运法诀,一层濛濛的庚金气芒出现在tā手指周围。修为上了一个台阶,法诀运用比起之前,要轻松得多。兴奋万分的左莫,开始释放起的【小**诀】。

  一施展,tā立即感受到了不同。水气汇集的速度比之前快上许多,雨丝也像银线般连绵不绝,一xiē从未有过的体验让tā品味良久。

  忽然想到药田,tā猛地惊醒,连忙爬起来,冲出院子。

  一口气跑到冷雾谷,气都来不及喘,便开始释放【小**诀】,直到全部施雨一遍,心头紧悬的那颗石头才落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