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骨下之瓶


  禁幕上长长的裂缝如同一道伤疤,此刻蠕动中飞快的愈合,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恢复,到了那时,除非是再次如之前那般以众多法宝毁灭之威打乔,否则的话,将会与这岁月禁一同封印成永恒

  裂缝内是一处xiǎo山,苍松子如闪电直奔山峰而去,那青衫女子zài其身后,二人均都是度飞快,转眼就临近山峰zài这山峰中段,有一座约二十丈高的石门上刻有一道闪电的图腾

  “此地就是封印兽魂之处”苍松子◆神念传出,身影一晃之下便临近了山门之旁,右手虚空一抓,从储物空间内便取出了一个银色的吊坠,这吊坠正是闪电的形状

  向前一抛,那吊坠直奔石门而去,有刺目的银光zài其上骤然闪烁,与此同时,那石门○上的闪电图腾也突然散出银光,与那吊坠辉映

  就zài这时,阵阵轰鸣回荡,那巨大的石门颢动中缓缓打开,有大片的尘土四散,弥漫了四周

  zài这石门打开的刹那,一shēngshēng可以穿○透灵魂的咆哮骤然间便从石门内的洞府轰然传出,那兽魂的怒吼与咆哮,化作一道道无法形容的神念,立刻就疯狂的扩散开来“赵道友,时间紧迫,你先行取兽魂,老夫要去看一眼那道经苍松子身zài半空向着青衫女子一抱拳□“起道友若有兴趣,不妨与老夫一同去看说不定会有感悟”青衫女子沉就少顷,缓纹地摇了摇头

  苍松子也不zài劝,身子化作流光向着山峰顶端而去,他尽管没有来过这里,但获得的地图却是清晰的把道经所zài之处标明

  那青衫女子目光闪烁,盯着苍松子远去的身影,眉头皱起,她不相信这苍松子所言,但眼下所看的一切,却是没有破绽,尤其是那洞府内传出的兽魂波动,其内确如苍松子虽说,封印了大量的兽魂

  略一沉吟,青衫女子来到洞府kǒu外,神识向内扫入,随即眼中露出奇异之芒,zài四周留下一系列禁制后,迈步走了进去

  再说那苍松子,此刻已然来到山峰顶部,余光向下一扫,看到青衫女子进入洞府▲,脸上露出冷笑

  “老夫没有说谎,哪里确实封印了兽魂,不怕你不进去,即便你暗中跟未,也无妨”他收回日光,右手突然掐诀,立刻那山峰中段洞府的石门,骤然间传来轰轰之shēng,却是以极快的度立刻收★拢,严密的关闭了起来其内传出青衫女子的怒喝与阵阵砰砰击打之shēng

  苍松子知晓此刻时间不多,一旦那裂缝重合上,极难出去他站zài山峰顶部,深吸kǒu气,脸上露出激动,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他站zài那里,抬起双手,整个人缓缓地跪了下来,双手撑天,kǒu中传出阵阵奇异的shēng音

  这shēng音极为诡异,听不清其具体zài诉说什么,但随着话语的响起,天空中的七彩之芒却是zài这一刹那浓耀起来,骤然间随着七彩之芒越加刺日,竟然穿透了此地雾气,直接落zài了这山峰之上

  zài苍松子的上空环绕,盘旋片刻后,就化作了一道彩虹之桥,延伸至前方一片虚无之中

  苍松子压下心中波动,起身踏上彩虹,向前疾驰,转眼就来到了尽头,zài这彩虹尽头的虚无中,此刻由七彩之芒组成了一个漩涡,苍松子一步迈去,踏入进了漩涡之中

  漩涡内一片混沌,充满了七彩之光,那光芒不是从四周幻化,而是从前方一瘗万丈石碑上散出,石碑上七彩光芒环绕下,充满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仿若一切来到此地者,都要跪地膜拜

  苍松子也不例外,他整个人跪zài地上,kǒu中默默有词,zài其身体上立刻就浮现出了一道道印记,这些印记蠕动,最终全部凝jùzài了苍松子双目,好似封印一样片刻后,他抬起头,看向那石碑

  zài石碑的最下方,有一具骸骨,这骸骨只有上本身,双臂分开被七彩之芒化作的石钉深深的钉zài了石碑上

  这是一个修士的骸骨,zài运七彩的世界内,zài这光芒穿透缭绕的虐无中,这骸骨的颜色并未改变,而是散发出扎眼的黑色

  漆黑的骨头上,隐隐有细密的文字闪烁,这些文字密密麻麻,赫然遍布了这骸骨的全身所有骨头

  zài骸骨的下方,有一个数丈大xiǎo的圆形阵法,这阵法内一囹圄刻着无数符文,zài阵法的中心,也就是那半具骸骨断开的脊骨正下方「放着▲一个玉瓶苍松子的目光落zài那玉瓶上,眼中露出疯狂的贪婪

  他知道,那骸骨上的文字,就是道经,但这道经他才不会去看,之前硌一切,只不过是糊弄那青衫老妪罢了

  “运道经看后就会成为铭志者◇,老夫活的好好,岂能冒险进来只为了战死”他舔了舔嘴唇,苍松子真正的日的,是那骸骨下方的玉瓶

  此S1,那玉瓶正上方半具骸骨的脊骨处,黑光闪烁,却是有一滴黑色如血液般的水珠,渐渐泌出,啪的一shēng落向玉瓶,传出咚的一shēng轻响

  苍松子身子向前一晃,直奔那骸骨而去,瞬间就来到了近前,抬起右手向着那玉瓶就抓取但就zài他右手碴到玉瓶的瞬间,苍松子立刻务子颢抖起来,全身顿时就散发出无数白气,迅被那玉瓶吸收

  但苍松子的神色却没有慌乱,仿若早知会如此一般,左手一挥,立刻身旁就有储物空间出现,从其内竟然飞出了一道道元神

  片刻间,就有近千个元神飞出,这些元神全部都被封印,zài他们身上有一条细线缠绕,彼此被连接zài一起

  zài这些元神出现的瞬间,苍松子kǒu中传出一个诡异的咒语,左手向后一抓,立刻便抓住了一个元神

  顿时那元神立刻颢抖中消散,但紧接着,又有一个元神颢抖起来,仅仅是十息的时间,这近千个元神竟然全部都诡异的消散,化作无数白气被那玉瓶吸收

  与此同时,苍松子咬破舌尖,一kǒu鲜血喷出,形成血雾缭绕,紧接着便有四道金光从其kǒu中飞出,化作四把手掌大xiǎo的金光xiǎo剑,齐齐向着玉瓶外的圆形阵法刺去,zài它们落下的同时,血雾融入剑内「但听砰砰之shēng回荡,那四把xiǎo剑最终死死的擂zài了阵法四个方向

  就zài这一瞬间,苍松子低喝一shēng,右手向上一抬,却是把那玉瓶生生的抓起,身子立刻疾驰后退

  他kǒu中传出狂笑,后退时左手一挥,立刻那插入zài阵法内的四把金光xiǎo剑立刻飞回,并未被他收起,而是直接从其身边穿过,直奔远处这七彩世界的虚无“赵道友,你可看够”

  那虚无一阵扭曲,青衫中年美妇幻化而出,她双手掐诀,立刻身前就有无数禁制环绕,形成一个漩涡,阻止四把xiǎ▲o剑的来临

  但那四把金光xiǎo金却是极为诡异,zài砸到禁制漩涡的刹那,竟然立刻融化成为一片金色硌液体,穿透了禁制漩涡,直奔青衫女子

  那青衫美妇面色一变,身子再次后退,但见那金色○的液体立刻崩溃,化作了无数金色的雨水,从四面八方冲向青衫女子

  “起道友,虽说老夫不知你到底如何脱困,但你不该跟来此地就是那道经所zài,你好好观摩”苍松子狂笑中身子一晃,就要迈出这七彩世界,顺着彩虹回到山峰

  一旦他回到山峰,待会立刻离开这里,到时山峰外的禁幕裂缝愈合,那青衫美妇待会永久的困zài这里唯有放弃肉身,感悟那道经,元神处于铭志中,方可脱离而出,但到了那时,她,实际上与死亡没有了区别,只能成为这里众多的铭志者中的一员

  但就zài这时一shēng冷哼传出,却是zài那苍松子前方骤然间就幻化出一道身影,这身影也是青衫,赫然就是那青衫老妪她的出现,立刻就使得此地诡异起来,即便是苍松子也为之一愣

  两个青衫赵姓女修只不过一个是四旬左右的美妇,另一个则是满脸皱纹的老妪,但这两人相貌却是可以看出,有着惊人的相似

  “这不是分身是取阳jù阴归祖之术”苍松子面色一变,脑中却是闪电般划过,想起了一个zài云海星域极为古老,传说中的一道禁术

  此术骇人听闻,有违常伦,是因为修炼极为艰难,时至如今,几乎罕有成功,但眼前的一切,却是让苍松子不得不信,竟然有人把这禁术,练到了三祖的境界

  所谓jù阴归祖,便是一个女修与人双修后,孕化一女,此女zài母体内长大,以特殊的神通使得母女共用一体

  若干年后,这母女一体的女修,再次与人双修,又孕一女,祖母三人再以特殊的神通融为一体以这种方式,使得修为暴增,是圈三魂一体,故而神识极为强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