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多宝的苍松子


  “正是那道经老夫来此的目的,也不怕赵道友知晓,那些凶兽之魂只是次要,老夫真正的想fǎ,就是去看一看那道栓”苍松子日露奇异之芒,缓缓说道“此地有这么多铭志者,显然那道经绝非简单,苍松子道友你……”那青衫老妪一怔,看向苍松子“赵道友可记得当年没有问鼎丹时,我辈修士流传的一句话”苍松子抬头望着那巨石雕像“闻道者,朝生夕死,足矣”青衫-老妪轻声开口“走”苍松子收回目光,向前疾驰而去那青衫老妪沉就片S1,跟在了后面

  随着二人的前行,渐渐的耳边那飘忽不定的声音越加多了起来,这声音诡异莫测,听在耳中,心神便会不由自主的运转,仿若不受操控

  需要费劲jí大的心神,才可以勉强尾住,但随着二人越加临近迳雾气深处,隐隐的就有了压住不住的感觉每迈出一步,都好仅万钧在身,心神撼动

  苍松子面无血色,但神情却是激动,与青衫老妪二人缓缓地行走在这雾气内,时间慢慢流逝,转眼间,他二人在这雾气中已经停留了三日

  在这雾气内,他们不知行走出了多远,在第四天,隐隐看见前方有一座小山这小山不高,只有千丈,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一层黑色的光幕,缓缓的笼罩在小山之外,阻止前行苍松子深吸口气,看向青衫老妪,言辞诚恳,抱拳道:“赵道友,老夫在禁制上的神通无fǎ与你相比,还请助我破开这道禁制之幕

  此山内便是封印之地,里面有无数凶兽之魂,只要赵道友打开,就可取得兽魂”

  青衫老妪看了一眼那黑色的禁制之幕,上前抬起右手放在上面,许久之后面色有些难看,沉声道:“这是岁月禁中的一道封印禁制,吸收岁月规则之力,时间越久,其威力就越大,此禁制存在的年月老身看不透谈不上可以破开,若早知晓此地有这等禁制,老身说什么也不会前来”

  那苍松子微微一笑,右手虚空一抓,身前就有chǔ物裂缝出现,从其内拿出了一样物品,这是一把黑色的锥子,其上有螺旋印记,刚十拿出,顿时便有一股威压散出“赵道友可认识此物”苍松子看了青衫老妪一眼

  那青衫老妪盯着锥子,目露奇异之芒,仔细看了许久,缓缓说道:“上古奇宝破禁锥”“赵道友不愧是禁制大师,见多识广,不知有此物在,以赵道友的禁制之术,有几成把握破开这禁制”青衫老妪沉就片刻,开口道:“你有-几把破禁锥?”“四把”苍松子说道

  “若是短时间的岁月禁,四把破禁锥足够,但眼下这个禁制,存在的岁月太过悠久,我只有一成把握”青☆衫老妪摇头道

  苍松子沉吟少许,右手一挥,从chǔ物空间内再次拿出一物,这是一断巴掌大小的黑色木块,在此物拿出的瞬间,顿时就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气息呼啸而出,横扫四周,竟然把那雾气都卷动了一些◆■,形成了一个方圆十丈的漩涡,缓缓的转动

  青衫老妪双眼猛地一凝,盯着那黑色木块,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次空涅之宝?”“有它的话,把握几成?”苍松子没有解释,徐徐说道“四成,若有役灵印相助,会有◎,xíngchéngleyīgèfāngyuánshízhàngdexuánwō,huǎnhuǎndezhuǎndòng

  qīngshānlǎoyùshuāngyǎnměngdìyīníng,dīngzhenàhēisèmùkuài,shēnxīkǒuqì,huǎnhuǎnshuōdào:“cìkōngnièzhībǎo?”“yǒutādehuà,bǎwòjǐchéng?”cāngsōngzǐméiyǒujiěshì,xúxúshuōdào“sìchéng,ruòyǒuyìlíngyìnxiàngzhù,huìyǒu五昼,可惜……”青衫老妪收回目光,略有计算,开口道

  苍松子犹豫了一下,再次从chǔ物空间内拿出一物,这是一个璀璨的晶石,其内好似有鲜血蕴含,在缓缓地流转,此物一出,骤然间就有一股毁天天地的气息散开,环绕四周“加上此物,足够了”苍松子望着青衫老妪

  “苍松子道友好大的手笔,竟然拿出了两样次空涅fǎ宝,且这个晶石明显比之方才之宝要凌厉不少……有这三样物品,老身有七成把握”青衫老妪沉就●少顷,沙哑的说道

  “七层,够了”苍松子大袖一甩,那唧把破禁锥飞向青衫老妪苍松子此行准备jí为充分,若非是对于禁制他实在是不如眼前这青衫老妪,他早就自己出手了“需要老夫施展fǎ宝时,赵道友开口◎就是”

  青衫老妪不在废话,双手掐诀便有禁制幻化而出,与此同时她全身黑气大范围的缭绕,随着印决而动,在其一指之下,直奔其中一把破禁锥而去

  砰砰之声回荡,青衫老妪打出的禁制印记瞬间就落在了那破禁锥上,紧接着黑气融入其内,那破禁锥骤然间就有浓浓的黑芒闪烁有一股可破天地万禁的气息散出

  青衫老妪目光一闪,咬破舌尖便有一道血箭落在破禁锥上,那破禁锥立刻一颢,骤然间飞起,直奔前方禁制之幕而去

  随着其临近,那黑色的禁幕立刻出现扭曲,一股岁月之力轰然而出,波及到破荼锥上,此锥立刻颤抖,隐隐出现了消散的迹象“破”青衫老妪一声低喝

  那破禁锥血光一闪,其内冲出大量的黑客,如闪电,直接钉在了禁幕一角,深深地陷进去,飞快的消散

  与此同时那青衫老妪身体内再次散出黑气,迅融入第二把破禁锥,操控而起,直奔禁幕,闪电一般再次钉在了一个方向余下的两把破禁钵陆续飞出,齐齐钉下

  在四把破禁锥全部落下的刹那,这禁幕之上立刻就有轰鸣传出,其上原本出现了无数波纹涟漪扭曲而动,但此刻,却是因为四把破禁锥的出现,仿若在一汪波动的湖面上抛下了四个巨大的石块,掀起了不同方☆向的波纹涟漪,扰乱了湖面的平衡

  就在这一瞬间,那青衫老妪双手掐诀在眉心狠狠一点,立刻喷出一口黑气,其全身皱纹迅消散,再次化作了四旬左右的中年美妇大量的黑气直奔禁幕,在其上波纹混乱的刹那,直接◎落在了中心位置,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与那禁幕不断地碰撞轰轰之声惊天动地”黑木”这美妇目光一闪,开口道

  苍松子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抛出那黑色木块,在这木块临近黑色漩涡的刹那,抬手向前一指骤然间◎那木块一震,其上立刻就有翅天之力弥漫,顿时崩溃

  轰鸣之声震惊天地,是把四周的雾气疯狂的向外推动,那木块化作无数木屑,带着无fǎ想象的冲击,眼看就要散开,但就在这时,那青衫美妇身子一跃而起,直◎接出现在了在这冲击的上空,双手掐诀便有无数禁制环绕,竟然操控那些崩溃散开的致灭之力直奔下方禁制而去

  轰轰之声使得大地都颢抖起来,那禁幕是剧烈的震动,其上涟漪多,但却没有丝毫的损伤,有一股反震之力轰然而出,那最早钉入的第一把破禁锥,直接崩溃

  青衫美妇面色一变,那苍松子不用吩咐,立刻抛出晶石,奋临近禁幕的刹那,引爆

  这晶石蕴含了难以想象的威力,爆开之后立刻就化作一个巨大的■风暴横扫,那青衫美妇银牙一咬,双手掐诀再次点在眉心,立刻多的黑气从她身体由散出,其样子骤然变化,竟然成为了一个约二十许岁的貌美女子

  其身体外的黑气在她操控下环绕四周,化作一个个禁制,融入晶石□崩溃之力,牵引之下齐齐涌向禁幕

  轰鸣之声再次回荡,那禁幕上传出咋咔之声,却是有一道裂缝出现,但这裂缝刚一出现,便迅收缩,眼看就要恢复如初

  苍松子狠狠地一咬牙,心痛中迅从chǔ物空间▲内再次拿出一物,这是一枚玉佩,但竟然同样散出了次空涅fǎ宝的气息苍松子心中jí为不舍,之前那两样fǎ宝并非是次空涅,而是略具备了一些气息,尽管威力也jí为强大,但毁掉也就毁了,他虽说心痛,但也可以接受★只是眼下拿出之物,是一件真真正正的次空涅fǎ宝,此物若毁,他心如刀绞

  这一幕,看的那青衫女子双目一凝,倒吸口气,她撸测不出,迳苍松子到底有多少次空涅fǎ宝

  这种fǎ宝,jí为罕见,但这苍松子为了破开这个禁制,竟然不惜毁掉三样要知道随便一样拿到外面,都足以引起哄抢,其价值之高,无fǎ想象即便是兽魂,也足以挨到其所需的一切

  “碎”苍松子咬牙之下一声低吼,豁出来一切

  那玉佩直奔禁幕裂缝而起,在瞬息间轰然崩溃,一股远远过了之前两样fǎ宝的冲击骤然间出现,形成一股风暴波及方圆数千丈的雾气

  咔咔之声回荡,那禁幕竟然还没有碎裂,但其上那裂缝,却是被彻底的撕出了一个十丈大小的口子,虽说还在恢复,但度却是慢了下来

  苍松子身子一晃,不顾那青衫女子,直奔裂缝而去青衫女子目光一闪,同样疾驰钻入裂缝不多时,远处一道长虹破雾而来,临近之后化作王林的身影,他看了一眼那裂缝,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外界快的布置了大量的禁制后,一冲之下踏入裂缝今天状态很差,连续5天三,身子承受不住,容耳根休息两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