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血魂子丢了


  此去这七彩裂缝,王lín有所图谋,势必会与苍松子出现摩擦,一个碎涅中期王lín狗扑一斗,即便是有两个碎涅中期也无妨,其要对方与苍松子并非极为交好就可

  那姓端木的童子王lín一路暗中观察,此人应是心狠手辣之辈,与苍松子的关系,也只是相互lì用

  至于那役兽宗陈天军,此人是与苍松子关系不似极奎亲密,想必也是有所图谋之人

  真正与苍松子关系莫逆者,显然只有两个,一人是那庞姓老者,另外一人,就是这云魂子了

  在王lín分析,正是因为云魂子的存在,故而苍松子才会如此从容邀请众人前去,毕竟他二人联手,再加上那庞姓老者,在这队伍中已然无敌

  所以,若能毁了云魂子,就等于是断去苍松子一臂且这云魂子对自己不善,一路隐隐监视,王lín一路走来已然决定,决不能给对方联手的机会,要先行出手眼下,就走出手的最好良机“碎涅中期”想到与碎涅中期修士一战,王lín便会心神振奋,此刻回头手中铁剑蓦然抬起,向下狠狠地一斩而去

  次空涅法宝之威,惊天动地,此刻闪烁间就有滔天剑气呼啸,直奔云魂子而去

  云魂子面色一变,他距离王lín不远,又是靠近七彩裂缝,此刻来不及多想,在那剑芒临近的刹那,云魂子低吼中双手掐诀向前一挥「却是身体外的魂火直接冲出,欲要与王lín的剑芒对抗

  那魂火直奔王lín,与剑芒瞬间就碰到了一起,但听轰轰之声回荡,却是那魂火立○刻崩溃,丝毫无法阻止剑芒呼啸穿透而过

  在这危急之际,云魂子双日怒睁,在那剑芒来临的刹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这精血直接化作一片红雾,竟然形成了一个骷髅头的样子,一口吞噬了剑芒

  轰钧◎▲一声惊天之响,云魂子身子一颢,面色立刻苍白起来,眼中露出震惊,但他修为毕竟是碎涅中期,王lín的这一剑,无法将他重伤,是在那冲击下王lín身子后退数步,元神震动,眼看就要消失在裂缝内

  “小辈◎找死”云魂子低吼中迅冲来,其之快,刹那就临近

  时间来不及让王lín把这铁剑彻底发挥剑括,他目光寒芒一闪,此事没有出他的预料,碎涅中期修士不可能如此轻备杀死,他的日的,就是伤及对方为余下之事做准备

  王lín身子后退,眼看就要全部踏入裂缝中,此刻云魂子已然临近,半只脚也踏入在了裂缝内,抬起右手就要施展神通,就在这一刹那,王lín脸上露出似笑非似之色,张叫氏喝:“定”

  他体内仙力在这一瞬间疯狂的运转,化作仙术定身,直奔云魂子笼罩,转眼间,云魂子的身子骤然一顿

  以其修为,这一顿尽管只是片刻就可震碎定身术所化无形丝线,但却已然不及,王lín在身子全部进入裂缝内的刹那,剑光一闪直奔其头颅而去与此同时他右手握拳一击而出,古神之力蕴含在内,轰的一声就直奔云魂子

  剑光扫过,在云魂子挣开定身术的刹那落下,但却被云魂子危机之中避开了身影,一声惨哼中他右臂鲜血喷出□,却是被剑光斩下

  是在古神一拳中落在起身的瞬间,尽管也被云魂子神通阻挡,但却使得云魂子进入裂缝的身子,出现了大范围的倾斜

  他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在这裂缝内,近乎传送的方式中,绝不能胡▲乱改变位置,否则的话,立刻就合在穿梭两界裂缝的刹那,被传送去其他位置

  王lín对于穿梭空间裂缝的事情已然多次,尽管从未进入过这七彩裂缝,但他断定两界之间的裂缝全部都是如此,且这七彩裂缝显然并不稳定,如此一来,王lín为确定

  故而他的目的,不是冒险杀一个碎涅中期修士,而是要在穿过裂缝的一刹那,使得这云魂子在受伤的前提下,玫变其方位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发生,快的不可思议,在进入裂缝的瞬间,王lín眼前一花,体内元神因定身术出现的剧烈反噬,但却被他强行压住,出现时,已然在了一处奇异的世界

  这里有天有地,只是天空闪烁七彩之芒,笼罩之下就连大地上的景物,也是一片七彩之色只不过这个世界并非是一片清晰,而是在多处位置有雾气弥漫只有不多的几个位置,才没有雾气没太详细去看景物,王lín日光一闪,看向四周被传送进来的众人,其内,没有血魂子看到这里,王lín内心松了口气☆,他方才也是在赌,眼下却是明白,自己赌嬴了他方才极为凶险,血魂子神通在没有防备下被定身术打蛴,若是让其神通出手,这一战绝不会如此快捷

  众人所在之地是一处样似祭坛的地方,只有百丈大小,那庞姓老●者此刻望着前方,神色露出感慨与追忆,这是他第三次来到这里,回想第一次时,身边的众多老友全部死亡,第二次时又死去了一部分,到了如今,就只剩下包裹自己在内的三人,不由的心中暗叹

  那端木姓的童子目光闪烁,望着前方的霉气,舔了舔嘴唇,喃喃自语道:“那雾气并非星雾……”

  他身边役兽宗的陈天军,在来到这里后神色极为激动,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目露奇异之芒唯有那青衫老妪,眉头略有皱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苍松子神色振奋,但立刻就目光一凝,看向王lín,沉卢道:“吕道友,血魂子呢?”王lín神色平静,皱眉道:“吕某怎知他去了那里”

  “血魂子之前在你身后,你二人是最后进来,莫非在外面发生了什么意外?”苍松子皱起眉头,再次进入这里的好心情,随着血魂子的失踪顿时消散,是隐隐起了阴云“外界有无意外在下不知,但我踏入这裂缝前,没有看到意外出现”王lín平淡的开口“吕道友,老夫之前略有留意,血魂子与你距离不远,断没有道理你进来了,而他却失踪”庞姓老者盯着王lín,缓缓说道苍松子面色阴沉,望着王lín,心中已然怒极

  三人之间的话语,引起了其余修士的注意,那端木姓的童子哈哈一笑,说道:“有趣,进一个裂缝竟然都能丢个人”

  青衫老妪扫了王lín一眼,没有说话

  那役兽宗的陈天军眉头一皱,不去理会这些事情,而是目光继续落在远处的雾气内,露出一丝狂热“庞道友言辞慎重,话若乱口,恐有杀身之祸”王lín冷笑,扫了庞姓老者一眼

  这庞姓老者心神一震,想起了吴青之死,却是暗自后悔自己多口,看向苍松子“吕道友,此事还请给老夫一个解释”苍松子盯着王lín,他知晓血魂子一直在监视眼前这个白衣青年,此刻失踪,此人嫌疑最大

  “笑话”王lín怒极而笑,冷溢的望着苍松子,冷笑道:“那血魂子修为碎涅中期,吕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苍松子道友你找我要解释,这个解释,在下给不了

  他血魂子有腿有脑,想去什么地方莫非还要向吕某汇报不成实在是荒谬至极你若想战个引子与吕某一战,吕某奉陪到底”王lín眼露寒光,言辞犀lì

  “有趣,不过苍松子,这位吕道友的话语很有道理,他血魂子有腿有脑,或者人家不愿进来,又或者他不想与我们在一起,另去了此地其他位置也说不定”那端木姓的童子看了王lín一眼,对苍松子尖声道

  苍松子紧皱眉头,他对此事也有怀疑,以血魂子的修为,这姓吕之人除非是隐匿了极高的修为,否则的话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斩杀

  目光在王lín身上一扫,苍松子否定了血魂子被斩杀的想法,尤其是想到血魂子与自己一样,都是对这里极为了解之人,是之前进入过了两次……

  “莫非……莫非血魂子那厮知晓了另外的通道,故而在进入的一瞬间,以特殊的方法改变方向传送走?这个可能性虽有,但也有可能是这姓吕之人与血魂子斗法,从而使得血魂子在穿过裂缝的瞬间,被传送去了此地其他的位置,但若如此,为何这姓:}的,却安然无恙的传送进来一一一一一一”

  苍松子内心也不确定,唯有压下,望着王lín,抱拳沉声道:“此事是老夫鲁莽了,吕道友莫要介意”王lín冷哼,略一抱拳,但却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在这七彩之芒笼罩的空间内,至深之处一片雾气环绕的山谷中,血魂子面色苍白的盘膝坐在那里,紧张的望着四周,他右臂已然没有鲜血流出,但神色却是隐露恐惧“该死的,居然传送到了这里”他心神颢动,舔了舔干涩的嘀唇,极为忌惮的看向山谷之口那浓浓的雾气

  隐隐的,雾气内传出一声声嘶吼与阵阵腥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