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雨


  距离谅片从林遥远的奠罗大陆东部,有一片山脉,这片山脉很是古怪,并非如龙般蜿蜒,而是成环形环绕连接在一起在这环形山脉内,则是一片庞大的盆地盆地内阁楼处处,黑夜明明,只是此刻,却是有一股悲āi的☆气息,在这盆地内弥漫,似乎就连雨水,也无法把这悲āi压下,就连天空的雷霆闪妻,也无法让这悲āi消散半点在这盆地外的山脉中,有八根十丈粗细的巨大柱子分散在八个方向,彼此之间的距离,没有丝毫的不同,如生长在了山脉上一般,斜着插入天际

  在距离下方盆地约万丈的距离,这八根石柱与一座庞大的道观连接,远远看去,仿古这道观,是由这八根石柱支撑一般,悬在半空这道观除了磅礴之外,很是寻常,充满了古朴,但在●这古朴中,却是蕴藏着威严,笼罩大地此刻,在这雨水骤然急之时,阵阵钟声在这环形山脉内回荡起来钟声庄严,响起的一刻,破开了雨水,代替了雷鸣,但却使得下方盆地内,悲āi气息浓,甚至还隐隐传出哭泣盆地内,一座□座阁楼中走出了无数的修士,男女老幼,穿着道袍,不顾雨水落在身上,打湿了头发,没有施展任何shén通,带着悲āi,默默的望着上方万丈的道观,任由那雨水落在脸上,与眼角的泪痕一同顺着脸颊流下在盆地上方的道■观中,盘膝坐着一个道袍老人,这老人慈眉善目,只是此刻,他的面色苍bái无血,静静的坐在那里,shén色平静

  他的前方,跪在四人口这四人三男一女,除了一男一女wéi中年外,剩下的两人,则是老者☆力他们跪在那里,shén色透出悲āi,但那眉目间的恭敬,却是半点不少尤其是那女子,这女子相貌很是秀美,颇有一股坚毅蕴含,只是此刻,她咬着下唇,眼泪顺着眼角流下,落在地面上,把地面打湿wéi师大限将至,你们也无需太多悲*……”,我辈修道者,终有这一日的……”wéi师走后,归元宗,就要落在你们四人的肩上…*……”老者目露慈祥,带着不舍,缓缓说逛师尊”那女子眼泪多,望着面前的长者,一幕幕记忆在脑中浮现其余三人,shén色显悲āi可惜老夫修wéi始终没有踏入碎涅,否则的话,之前八阶灵元宗一行,也就不会被主宗之人吸走全部寿元,落得如此下场”老者摇头,shén色中有不甘,但多的,却是无奈

  师尊,◎那紫道宗在我莫罗大陆布置阵法,暗中进入联盟星域,wéi何没有回来后,主宗要把怒火降临在我归元宗上”四人中那中年男子,握紧了拳头,沉声道道袍老人沉默,面色越来越苍bái,有一股死气缭绕在身,他缓缓说道:▲“主宗如此,想必定有深意,你们还是不要揣摩*……”,若有不甘,百年后的主宗下所有分宗大比时,让我归元宗脱离这数千年来的末位,wéi师就可含笑九泉了”四人沉默,脸上悲伤中,透出苦涩,千年一次的分宗大比,▲是云海星域内一次盛典,届时整个云海所有宗派都会参与,只是这盛典,他们归元宗,每一次都会成wéi末位,永远也无法一飞冲天那道袍老者此刻身上死气浓,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望着道观外如幕般的雨水,抬起干枯如骨■□的右手,这只手,在数月前,还不是这样,但眼下,却仿佛是其内所有血肉都被人吸干了一半,如同骷髅看到老人的这只手,跪着的四人中,那女子眼泪多,其余三人,则是狠狠地握住了拳头,几乎欲要咬碎牙关道袍老人没有去★看自己的右手,而是虚空一挥立刻在其身前就有一道储物裂缝出现,这储物裂缝颜色紫红,刚一出现,顿时就从其内传出一股可怕的气息紧接着,一头紫黑色的巨蟒,从其内缓缓地探出头颅,这巨蟒的头颅足有数丈大小,出现在▲这道观时,立刻就有一股威压弥漫只不过这巨蟒shén色略有疲惫,从裂缝内探出的头颅,环绕在道袍老人身边,双目也有悲āi与不舍,芯子在老人身上碰触

  老夫死后,这头五阶紫目蟒,就是我典元宗镇宗之兽◆,你*……”,好生待它…*……”老人的面色,此刻不在苍bái,而是有了一股异样的红润,精shén也一下振奋起来,只是这振奋,就如同回光返照,大限临近现在……”……”……”…*……””让wéi师用最后一拜生机,赦展择灵**,wéi我归示宗,选出一个伴灵之子*……”,想当年,wéi师就是这样被你们祖师选中的……”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山村少年

  ”老者脸上露出追忆的微笑,双手掐诀,默默的闭上了双眼他前方的四人,悲伤的望着老人,他们知道,归元宗历代掌门,若非是客死异乡,凡是归墟者,都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燃烧一切,施展一个归元宗的泽灵**,选出未来几百几千年,在这莫罗大陆上,对归元宗有重大帮助者出现这shén通极wéi玄妙,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原理,即便是道袍老人,也弄不清楚,只是知道,这泽灵**,传承很久很久此shén通并非每次都会成功,实际上这无数年来,历代归元宗掌门,在临死之前施展此术成功的次数,只有两次……”其余,全部都是失败,表示着在那一刻,莫罗大陆上,没有符合条件的人存在道袍老人身体内最后一丝生机与元shén燃烧,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起了青色的火焰,渐渐地消失在了他四个弟子面前在这一过程中,他的shén识前所未有的空明,似乎隐约间接触到了某种玄妙的规则,在这规则下,他shén识弥漫整个莫罗大陆,寻找着伴灵之子

  一遍又一遍地寻找,只是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寻找到了伴灵之子的迹象,轻叹一声,道袍老人明bái,泽灵**,没有成功此刻道观内他的身子,在青色火焰的燃烧下,已经只剩下了模糊的头颅,眼看就要彻底的烟消云散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空明的shén识,突然在莫罗大陆北部那一异丛林内,察觉到了雨夜中一片光芒,之所以对这丛林注意,是因wéi那里,正是通往联盟星域的传送阵所在他清楚的看到丛林内,那传送阵亮起光芒,与此同时,在那光芒中,一个bái色的身影,缓缓地出现,黑夜中的一头bái发,在飘动的刹那,似乎这天地间的雨水都颤抖起来,wéi鲜明的是那轰鸣的雷霆,竟然如畏惧此人一般齐齐消散如”,似……”道袍老人shén识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他此刻shén识空明,从未wéi由的清晰,在看到他báiyī青年的瞬间,他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此人,不是云海修士就在这时,那báiyī青年抬起头,冰冷的扫了一眼天空,这一眼之下,雷霆骤然而起,轰轰的齐齐退后道袍老人心shén一震,那báiyī青年的目光,竟然让他有了心shén的震动,尤其是此刻他处于泽灵,与天地间某种玄妙的规则融合,好似看到了无数冤魂环绕在那báiyī青年四周,这些冤魂数量太多,密密麻麻惊天动地,狰狞怨恨的盯着那báiyī青年,但却没有敢接近这些,都是王林这一生,死在他手中之人

  一股极端的危机瞬间笼罩道袍老人心shén,他疯狂的收回shén识,要把这一消息尽快的告诉自己的弟子,要让自己的弟子立刻逃走,立刻把这一消息通知主宗道观内,几乎就要燃烧殆尽的老人,猛地睁开双眼这突然的举动,顿时就让身前四人抬头看去北部…*……”他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大限临近,元shén崩溃,shén识是化作一片虚无,随着其在这世间的一切痕迹,全部消失了带着强烈的不甘,带着疯狂的挣扎,这老人在消失的刹那,再次吼出了两个字bái发…*……”四人怔怔的望着前方,他们的师尊,归墟而去,但临走前的四个字,却是让他们牢牢的记住,尽管,他们不知wéi什么师尊最后的shén色带着震惊归元宗内,钟声回荡,盆地内哭泣之声随着钟声散开,带着悲āi,带着不舍,带着迷茫与彷徨……”所有归元宗弟子,去莫罗北部,寻找一切有修道资质之人,不管年纪,尤其是……”bái发”莫罗大陆北部丛林,王林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雨水洒落,浇在他的身上,把他yī衫上在联盟星域带来的积雪打湿,化作了雪水顺着yī衫留下,随着王林缓缓地向前行走,落在了这他乡的地面上……”联盟的耍,云海的雨,在这一刻,不分彼此……”走时雪送,来时雨迅”似乎不错”王林深深地吸了一口云海的空气,走进了丛林深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