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周茹


  “擅闯禁地者,灭,”那白衣老者低喝中迅后退,与另外三老成四方围困wáng林,与此同时他右手在储物袋土-一拍,立刻就有一枚玉简在手,正要捏碎

  wáng林眼中寒光一闪,向前一步迈出,瞬息间便有波纹回荡,转眼之下就出现在了这老者身后,右手食指如电,一指就落在了这老者眉心窥涅修士,对于wáng林来说,杀之cóng容

  那老者双眼瞳孔立刻收缩,露出震惊,正要后退,但在wáng林面前,他没有资格退一指电光,直追老者,点在了其眉心

  老者喷出鲜血,体内传来砰砰之声,骤然间肉身崩溃,其元神正要逃走,被wáng林大红一甩收走,那枚没有被捏碎的玉简,也落在了wáng林手中

  这一切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让其余三老身子立刻剧震,但他三人也是久经斗法之辈,片刻的一呆后立即散开,其中一个老者大喝道:“布阵”

  此言一出,这三人各自双手掐诀,立刻就有一股天地之力浩荡而出,环绕在他三人身前,化作一把大斧,横扫之下直奔wáng林劈qù

  与此同时,这三人是一拍储物袋,其中两人身前分别有拂尘与玉珠出现,那拂尘通体黑色,出现之后在其主的印决下,立刻其内发丝直接延伸,如同一道道细微的丝剑,瞬息间冲向wáng林如同剑雨,冲向wáng林之时是搅动天地之力

  另外那取出玉珠的老者,在其身体外漂浮着七个拳头大小的玉珠,这些珠子一个个晶莹剔透,流光四溢,出现后在他一挥之下,立刻就有一声声婴儿啼哭之声惊天动地而起

  但且,这七个珠子,骤然间在表面浮现出七个婴儿凄厉的面孔,是砰砰之声下,随着珠子的爆开,化作七个仿若刚刚出生的婴魂,卷着黑雾,带着尖啸之声cóng七个方向直奔wáng林而qù

  最后一个老者,没有取出法宝,而是拿出一枚玉简,在身边同伴攻击之时,正要捏碎玉简把此地之事传递进昆虚之境内

  三人显然是配合了许久,此刻竟然没有半点停滞,转眼就化作神通直奔wáng林,若是寻常的净涅修士,面对这三个窥涅大圆满的修士围攻,即便不会在意,但若要阻止其中一人捏碎玉简,却是有些困难毕竟这三人配合太过熟练,不给对方半点机会但他们面对的是wáng林

  那些神通法宝的轰击,wáng林看都不看一眼,大袖一甩,立刻天空火海卷来,形成一道火焰风暴,瞬间就把那攻击而来的黑色拂尘卷走与此同时,wáng林右手向前一指,口中轻声:“定”

  一字出口,瞬息间就有天地规则骤然降临,一切神通全部停止,就连那三个老者,也是面色苍白中无法移动半点身子

  眼睁睁的看着wáng林走近,cóng那第三个老者手中拿起玉简,右手随意一挥,这老者立刻鲜血喷洒,身子砰的一声化作血雾,元神被wáng林虚空一抓,直接收走

  “wáng某本不愿出手,奈何你等太过逼人”wáng林右手一指,剩余的二老中其中一人立刻肉身崩溃,逃不出元神被收的命运

  目光落在最后一个老者身上,wáng林眼中闪过杀机

  “以婴灵炼宝,不可饶恕”这剩下的老者,正是施展了七个玉珠之人,他眼中露出恐惧,wáng林的强大,过了他对净涅修士的理解,若之前就知晓◇这一现象,他们绝不会如此嚣张,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等人招惹的,竟然是如此可怕的一个修士

  但让他松口气的,则是对方虽说毁了同伴肉身,但元神却是没伤,想来也是顾忌昆虚之境,只是,wáng林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他心头一颤

  眼睁睁的看着wáng林一步走来,右手在自己眉心落下,占据了他瞳孔的全部,下一息,剧痛涌现全身,一股白色的火焰直接顺着wáng林指尖散出,环绕这老者全身

  没有惨叫,只是瞬间,这老者的肉身就成为了一片黑灰,连同其元神

  四个窥涅修士,在短短的时间内,三擒一亡,至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捏碎传讯玉简的机会没有了他们的操控,那根本就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的虚幻大斧,立刻化作一片天地元力消散,拂尘则是在火焰临近下,直接燃烧而起,消失殆尽

  那七个凄厉的婴灵,则是露出迷茫望着这些婴灵,wáng林心中勾起了记忆,袖子一挥,立刻这七个婴灵身前顿时就有一个漩涡出现,把这七个婴熹驳入wáng林神色平静,来到了前方地面上的传送阵营,低头看了一眼,踏入其内蹲下身,在阵法上拨弄了几下,立刻这传送阵光芒一闪,阵阵天地无力cóng四面八方涌动而来,轰轰之声下,这阵法彻底的开启,化作一片光芒淹没了wáng林的身影片刻后,光芒消散,阵法内,一片空旷

  昆虚之境,处于一片被开辟出的空间裂缝内,此地一片鸟语花香,与仙界似乎没有什么区别,若说有,也只是这里没有仙气,而是充满了浓郁的天地元气

  地面上山峰耸立,长河环绕,有一只只小兽嬉闹,天空仙鹤飞过,优雅的身子显示出一派祥和

  在这昆虚之境的北部平原,有一座庞大的阵法,这里,就是昆虚之境出入的传送阵◎,此刻,这传送阵外盘膝坐着一个童子

  这童子尽管看似$-幼,但在他身上,却是有岁月之感,显然是因所修功法的缘故,才会有这童子之相他正盘膝中,突然睁开双眼,嘀咕了几句,看向阵法

  只见这★●阵法轰轰之声回荡,光芒渐渐浓郁,转眼就达到了袅峰一般,一阵空间扭曲是幻化而出,笼罩在阵法之上

  不多时,阵法光芒消散,运转之声也渐渐弱了下来,在其内,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童子本有些懒散○的身子,在这一瞬间立刻一僵,猛地站起,退后数步直勾勾的盯着阵法内渐渐走出之人“你身上有血腥之气”这童子双眼瞳孔收缩,沉声道

  对于昆虚之境,wáng林当年心神弥漫时曾来过,走出阵法,看了一眼那童子,平静的抱拳道:“有劳阁下代为传话,在下wáng林,送朱雀圣宗玉简而来”

  那童子皱起眉头,随机目光冰冷下来,平缓的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已经有很久,没人敢硬闯昆虚了”

  听到童子■的话语,wáng林暗叹,索性不qù理会此人,神识骤然间散开,直接横扫整个昆虚,传出一声神念“晚辈wáng林,替朱雀老圣皇,送玉简而耒”

  那童子目光一闪,并未出手,而是在旁边不断地打量wáng◎林,随着wáng林神念的传来,立刻这昆虚之境内,骤然就有数道神识弥漫而来,这里面,自然也有碎涅修士甚至其中有不少,足以杀死wáng林

  wáng林赶来这昆虚之杭il便已然有了十足的考虑,老圣皇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害他,既然让他送来玉简,自然这玉简的内容,不会让他有危机

  那玉简,wáng林没有尝试查看,他明白,有些事情,不知道,会比知道要好的多

  除了老圣皇的原因外,青霖送出的符文,也是wáng林在这昆虚之境内没有任何顾虑的原因,只需他心念一动,就可以立即通过体内符文,回到了雨界内

  昆虚之境内,一座山峰之顶,周茹盘膝打坐,她身边小白爬在一旁,颇为懒散的看着天空的白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wáng林的神念弥漫而来,在这一刹那,周茹身子立刻颤抖,猛地睁开双眼“叔叔”就连那小白,也是身子一抖,快站起身子,看向远处

  周茹小脸通红,显然是极为激动,她寻找wáng林已经很久很久,此刻突然听到wáng林的声音,怎能不激动

  没有任何犹豫,她立刻化作一道长虹,直奔传出神念之处而qù,小白一晃,跟在周茹身后,大头甩动,露出警惕,对于当年那个让它有些害怕的修士,一直到现在,它都很是畏惧

  周茹走后,她之前所在的山峰上,一个容颜绝伦的女子,cóng虚空中走出,默默的望着前方,神色充满了复杂与凄苦,抬起脚步向前迈出

  wáng林神念传出,便站在那里等待,不多时,一道道长虹呼啸而来,落在wáng林前方,化作一个个修士,这些修士修为各异,但最弱的,也是睁涅初期,他们冷冷的望着wáng林,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当年与木冰◎眉一同qù了妖灵之地的老者,并没有出现,而是一个身穿紫金袍的中年男子,在wáng林前方虚无中一步踏出

  这中年男子神色充满了威严,他现身后,四周来此的修士,立刻一个个露出恭敬“朱雀圣皇驾临昆虚◇,倒是稀客”这中年男子目光在wáng林身上扫过,缓缓说道

  正在写第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