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隐秘 第1060章 五更


  走”王林言辞简练,顺着掌印而过的道路,身子直奔钱方,此刻的他心中绝非表面那么平静,那一掌之威,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只bú过是发挥出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而已,若是能全部发挥……这仙帝洞府一到九☆层,可以一掌全部击碎凌tiān候闻言立刻跟在了王林身后,看向王林的目光,忌惮深,他越来越看bú透此人了,尽管他自认修为或许比此人高,但若是真的厮杀起来,他凌tiān候自认必败无疑王林如闪电,直奔前方,★片刻就来到了前方那中心位置被毁去了一半的巨大宫殿,前行之时,他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凌tiān候后,拿出大把的丹药仍入口中,一拍储物袋下,是银光一闪「却是那银衣女子出现在了王林身边,冰冷的目光,在◆□凌tiān候身上一扫

  凌tiān候眼中瞳孔再缩,内心对于王林,感高深莫测“此人我捉摸bú透,无论是修为,神通,还是一切的一切,唯有高深莫测四字才可形容”凌tiān候一生,只对一个人用过高深莫◆测,那就是夭运子,眼下又多了一个

  没有使用那王巍赠送的蜡丸,而是吞下了寻常的仙丹,迅弥补体内因刚才的一宇而流失的可怕无力,这元力的流逝,竟然似乎bú弱于之前施展钛剑

  只bú过王林刚刚从邳岩浆内离开,体内除了本身运转的火无力外,还有大量的游离无力,是在他那数月的吐纳下,被身体上的朱雀图腾也吸收了bú少

  在那数月的打坐中,王林却是发现,自己的朱雀图腾所吸收的火无力,可以流转到自己身体内,这一发现,也正是让王林在那岩浆内逗留如此长时间的原因

  吞下丹药,没有动用朱雀图腾内的火无力,吸收了身体中游离之力后,再加上丹药,王林略作恢复

  很快就来到了中心位置的那残存大殷,大殿中的烛台,那唯一存在的烛火仍在挣扎的燃烧,大殿内空无一人,王林走入后目类『一扫,平静的开口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tiān候在王林身后踏入这里,脸上忠出心有余悸之色,说道:

  “我们一行人从第七层进入这里时,此地没有黑雾,但却在进入这大殿后,打开通往第九层的入口瞬间,有三道魔影从那入口内冲出,立刻就使得这里充满了黑雾

  那三个魔影大过诡异,虚空子瞬间就被重伤,甚至那王菇”也是在贝罗突然的偷袭下,有了厮杀,夭运子同样出手,帮助的是贝罗……至于胡娟,她尚未来得及出手,便立刻被吸入第九层内……而我也是被一只魔影所伤,尤其是在这黑零下,看bú清四周的一切,神识也无法穿透一一一一一r”

  凌tiān候把之前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番,王林听的渐渐皱起眉头,暗自心惊,tiān运子帮助贝罗,王林bú觉得意外,这妖灵之地内,tiān运子来过bú下数次,若说没有与古妖有联系,王林绝bú相信

  况且遥想当年在tiān运宗,王林就到了过紫系大师兄施展过一种类似妖术的神通,那一幕,他记忆深刻

  日后随着他接触愈多,每每想起此事,加确定了撸测

  尤其是王林还在这妖灵之地内,获得的那一具散魔肉身,这肉身赫然就是眼前这个凌tiān候,只bú过年轻了很多

  现在这肉身还在王林储物袋内,王林相信,只要自己拿出这肉身,凌tiān候定然会面色大变,即使是tiān运子,恐怕也会神色有变化

  “古魔、古妖,tiān运子,凌tiān候,他们之间定然有诡异的联-系……”王林bú动声色,打量了这残存的大殿一番,目光尤其在那唯一燃烧的烛火看了一眼

  “如何开启此地?”王林bú得bú去这第九层,无论是周佚,还是司徒南,他都必须要去,司徒南虽说没有进来,但王林却是坚信,以司徒南的修为,在前几层内绝bú会有危机

  可是周佚在第九层,司徒南解毒的希咎在第九层,这两个他生命中的恩人,如何能让王林放弃,即便是明知道迳第九层内的危机,但若因为危机而放弃,王林,就枉自为人了“你真的要进去?”凌tiān候犹豫得了一下

  王林点头

  凌tiān候沉就片刻,眼中忠出一丝疯狂,喃喃道:“罢了,你修为时日比老夫少了很多,但仍有如此胆量,老夫爱兽因那魔物所毁,一生所修霸道意境,若是就此离开,老夫倒也bú甘心tiān运子敢入内,老夫还怕什么”他向前迈出一步,直奔地面烛台,按照记忆中之前胡娟开启的方法,迅把地面的烛台拨弄了数下

  顿时这九十九个烛台立刻缓缓地移动起来,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是在其移动中,仿若摆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

  阵阵幽光从烛台阵法内传出,轰然间就剧烈的闪耀起来,在这九十九个烛台伤顿时就出现了一个虚幻的光圉,浓浓的黑雾从那光园内疯狂的散出

  凌tiān候咬牙之下,第一个冲入那光园内□,转眼消失bú见王林没有犹豫,深吸口气,收了银衣女尸,踏八进了光圉中

  就在王林与凌tiān候进入这仙帝洞府最后一层,这第九层的瞬间,在这第九层内,那与前八层一摸一样的大殿中,坐在椅子上的黑雾身影,蓦然间抬起了头,双目露出挣扎,其眉心之上只有一个光点闪烁,在那光点四周,则是无尽黑气,bú断地冲击,仿若要把那光点吞噬

  其所在的大殿外,此刻轰隆隆的声音bú断,阵阵怒吼是如雷鸣般传来显然是在大殿外,正在进行着极为剧烈的厮杀

  大殿外,众人几乎全在,只bú过此刻,均都带伤,他们环绕在大殿之外,此刻这宫殿外环绕无数魔影,这些魔影一个个嗜血般疯狂的冲出,与四周的修士bú断地对抗,任凭这些修士如何进攻,这魔影始终bú散

  若是逼急了,有魔影直接崩溃,形成一股毁灭性的冲击,直接向着四周扩散,如此一来,就导致此地的众人,一时之间处于缠斗之中

  虚空子面色苍白,此刻盘膝坐在bú远处,一口黑血喷出,右手迅在身前连点数下,再次压制伤势

  在他的旁边,那黑衣人面无血色,同样盘膝打坐,但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

  tiān运子一双大袖横扫,每一次都有惊tiān神通幻化,bú断地破开一切冲击而来的魔影,至于那王癌”此刻神色阴沉,身体外水幕滔tiān,向前疯狂的展开进攻

  他疯狂的原因有二,一是师尊青霖,二是胡娟,胡娟之前开启了这第九层后立刻就被吸入●进去,导致王藉,分神,这才给了贝罗机会,tiān运子是出手相助,让王藉,立刻受伤,但王癌,丹药太多,服食之下bú去与贝罗tiān运子厮杀,而是冲入第九层寻找胡娟

  贝罗在另一面,全身妖气纵横,●形成了冲tiān妖焰,是在那妖气内,有古妖虚影幻化,看似虚影,但实际上却是几乎实质,但发出妖异的气息

  他往往抬手间就是神通幻化,bú断地与前方的黑雾内无数魔影攻击中,口里是大吼道:“塔珈,你这魔影**最为消耗魔力,我倒要看看,你还要多少可以消耗”

  回答贝罗的,则是一震让四周所有人心神瞬间冰寒的沙哑声音,那声音飘渺虚无,是蕴含了一股魔威

  “贝罗,待本魔完成了最后的夺舍,你就会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少魔力”

  听闻此话,王癌,是双眼一红,双手掐诀中立刻在其身前就有一片蓝色弥漫,却是转眼中就化作了一片滔滔大海,这大海弥漫tiān空,如同真正的海洋,在王癌,一声低吼下,这无尽的滔tiān海洋轰然间从tiān而降,直奔大殿外的黑雾而去

  那葫芦老者也是施展了神通,化作无数法术直奔黑雾,与那其内的魔影展开厮杀

  此刻周佚也在这里,只bú过他的身子却是为虚弱,目中透出焦急,望着前方的黑雾但他魔气太强,他身为灵体,在那魔气bú断地渗透下,已然很难抵抗

  也正是在此刻,王林与凌tiān候蓦-然来临,这第九层内bú大,除了中间的宫殿外再无他物,一出现这里,二人立刻看到了前方那前所未有的激烈之战

  尤其是贝罗的古妖虚影与王藉,的滔tiān怒海,是在这一刻,tiān运子目露奇异之芒,右手抬起一指tiān空,口中低吟:“tiān运一指”

  此言一出,顿时在这满tiān王兹,神通所化的海水中,立刻就有一处出现了磅礴的漩涡,一股威压从tiān而降,是在这威压下,一根巨大的手指,从那海水内伸出,向着下方被黑雾弥漫的宫殿,狠狠地戳来竟然掉出了前六,爆发五章还是掉出了前六,耳根真想喷出一口鲜血,看来还是b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