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隐秘 第993章 毒


  握住右拳,王林身子向前一迈,拳随身走,直接向着前方一拳轰出

  轰的一声巨响回档天地间,王林的身前奇异的出现了那庞大无比的gǔ神手臂虚影,仿若这一拳就是gǔ神怒吼的一击轰轰轰,惊天动地之声在这一刹那取代了水灵星一切声息,仿若化成了永恒,回荡在四周所有人耳中

  司徒南凝聚了水灵星所有山魂化作的山动一指,在瞬息间与王林右拳隔空相互碰撞,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化作狂风倒卷,是随着此风冲击,这水灵星上大片的海洋剧烈的翻滚起来,惊涛骇浪司徒南长笑中后退,眼中露出赞赏,大笑道:“都说士别三日刮目机kàn,王林你我几百年没见,今天你可是让我大吃一惊”

  5-林身子同样倒退百丈,长笑道:“kàn来这几百年,你定是又闭关了”

  二人相互对望几眼,同时露出开心之笑,王林已经很久没有如今天这般开心,能与司徒南重逢,那种上千年的友情,让他心里很是温暖

  司徒南同样如■此,他一生狂傲,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即便是有,也早就断了联系,而王林在他心中则有些特殊,二人之间可谓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眼下kàn到王林的修为提升至如此程度,他心里极为欣喜

  在王林的邀请下,二○■此,他一生狂傲,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即便是有,也早就断了联系,而王林在他心中则有些特殊,二人之间可谓cǐ,tāyīshēngkuángào,zhēnzhèngdepéngyǒuméiyǒujǐgè,jíbiànshìyǒu,yězǎojiùduànleliánxì,érwánglínzàitāxīnzhōngzéyǒuxiētèshū,èrrénzhījiānkěwèishìgòngtóngjīnglìguòshēngsǐ,yǎnxiàkàndàowánglíndexiūwéitíshēngzhìrúcǐchéngdù,tāxīnlǐjíwéixīnxǐ

  zàiwánglíndeyāoqǐngxià,èr人化作长虹,直奔远处消失无影,留下了四周茫然的众人

  尤其是尘道三子,是对于这剧烈的转折怔了一下,好半响才苦笑起来,三人能修炼到窥窥涅,均都是极为聪颖之人,此刻自然想到了,那司徒南之前口中所说抢夺赵雪与灵儿是为了其兄弟,这兄弟,怕是有八成可能,就是王林了

  浮风子对于这一幕,唯有苦笑,摇头中kàn了一眼远处宫殿废墟外已然从司徒南神通中走出的银衣女子,心底有些疑惑

  他们这些人各自散去暂且不说,此刻王林与司徒南对坐在当日王林感悟日初残夜的绝峰之顶,迎着山风吹打衣衫,二人很是感慨的把这数百年的经历,一一交谈起来

  在二人中间,还有一张白玉桌子,其上放着酒壶等物,这些都是司徒南带来,他喝下一口酒,感叹道:“没想到你当初来到这天运星后,居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早知如此,还不如和我一起去做王爷快活

  王林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摇头道:“若非天运星之行出现了这些变故,我也不会有如今的修为”,

  “我之前在凤栾星上便听说了罗天与联盟的交战,是对于罗天正品雷仙许木之名有所听闻,哈哈,没想到,原来是你”司徒南眼中露出似笑非笑之色,放下酒杯笑道

  王林神色如□常,笑道:“机缘巧合而已”

  “不过你的修为有些gǔ怪,明明只是窥涅中期,但你刚才的那一拳,即便是我,接下后也心惊不已”司徒南虽说是净涅初期,但他天资实在太高,这些年来闭关之时又苦心钻研,同等□▲修为中,完全可A站在舀峰,若是逼急了拼命之下,甚至还可与净涅中期一战,只不过代价有些惨重罢了

  与王林的一战二人以切磋为主,但司徒南却是明显的感觉到,在王林身上,有一股让他震惊的力量隐藏,这力◇量之强,以司徒南的狂傲,也为之心惊

  眼前这个当年的少年,时至今日,在一千多年后,已经彻底的褪去了稚嫩,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修士司徒南恍惚间,仿晷kàn到了当年那失足落崖后,拾起珠子的淳朴孩童……那少年之影一晃,又变成了在恒岳派内不懂修真界残酷,淳朴尚存的少年

  那失去了父母亲人,失去了肉身之后被自己所救下,在数百年中杀戮滔天,如同魔头一样的青年……

  那化凡之后,重找回自我,感悟了轮回意境,在朱雀星上渐渐抬头,最终走向巅峰并把并让自己苏醒的寂寞之人

  司徒南轻叹,望着王林,眼前不知不觉又浮现出当年星云下,二人的离别,一个去了天运拜师学艺,一个去了凤栗游戏人间

  一晃数百年岁月而过,今日,二人再次重逢,除了友情未变,其他的一切,都变化太多太多

  人生之唏嘘,莫过于此王林同样望着司徒南,当年的一幕幕记忆在脑中浮现,这些记忆大过久远,但王林却是清晰难忘,他忘记不了自己曾望着天空,说下过一句话

  “我王林此生,不拜天地,不敬鬼神,只拜父母,只敬司徒”

  司徒南对他的帮助,是在太多太多,若非司徒,王林早在当年的赵国就已然死亡,不会有今日成就

  若非司徒,以王林的资质,很难走过那修道第一步属于基础的炼气、筑基、结丹与元婴若没有这基础存在,他断然不可能走到现在司徒的寂灭、化魔、黄泉三指,还有那法宝与神通之间作用的阐述,当初在天运星上,王林也很难立足

  若非司徒,在妖灵之地,在那散魔的攻击下,王林生部消散,没有寂灭指,早就烟消云散……

  还夺天逆这种极为神秘的法宝,若是司徒南有丁点私心,都绝不会被王林获得至今,而司徒仅仅是因为天逆融入王林元神,取天逆,则王林亡,便一笑而过,很是平淡的说了句

  “此物,迷你”

  往昔回忆涌上Lr头,二人在这绝峰之顶,沉就了

  山峰呼呼吹来,散不去二人之中重逢的感慨,这感慨越来越深,越来越浓,化作一缕烟丝,缭绕在二人之心,成为了永恒的友情

  就着山风下酒,二人一杯接着一杯,在片刻的沉就后,相视哈哈一笑,真正的朋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话语,一杯酒,一场笑,便可抛洒忧愁,留下的,唯有快乐

  一个男人,可以没有爱人,但,不可没有真正的朋友对于王林修为gǔ怪之事,司徒南没有继续询问,也打断了王林的话语,端起酒杯喝下,大笑道:“你我之间,何必多说就如同老子在风乱星吃了亏,第一个就想到来找你,到时候你与我一同杀回凤栾星”

  王林含笑点头,也没多问,与司徒南聊蕃当年的一幕幕往事,喝着一杯杯酒,不知不觉,已经是了深夜,明月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落下,虽说其了夜寒,但胜在四周万籁俱灭,在这宁静的夜晚,与好友畅谈人生,使得王林心境一片平和他已经很久没有如现在这般温馨,这种温馨,是一种与故人见面后不知不觉产生,好似又回到了当年在朱雀星时,与天逆内的司徒南相依为命的时候

  “你在罗天星域也算声名赫赫,过的也可说是有滋有味,可怜老子我,他,在凤栾星快活没多久,无意中kàn到了凤栾几个婆娘jiǎ龙jiǎ凤之事,这原本没什么大不了,修◆真界这样的事情多了,老子都不在意,不就是多kàn了几眼“你说我就做了这么点事,至于让她们了追杀令,没日没夜的追杀老子,害的老子东躲西藏,连做王爷都做的不安心……最后逼的我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闭关☆之处,这几百年过的,就跟老鼠一样,闭关的修真星从灵气充足到半点灵气没有的废弃星,几乎全部都呆过”

  司徒南说道气愤处,索性直接拿起酒壶一口气喝了敏口,这才放下,很恨道:“老子出关后,直接杀上了凤栾星,可这帮娘们人数太多,还有几个她们寻找到的帮手,硬是让老子吃了个大亏”司徒南说道这里,老脸竟然红了一下

  王林大概奇异,仔细打量了几眼,忽然皱了下眉头,一把抓起司徒南右手,神识蓦然而动,许久之后,王林神色越加gǔ怪

  司徒南与笑,又喝了一口酒,说道:“kàn出来了?”

  王林沉就片刻,眼中闪过寒光,有滔天杀机疯狂的点燃,点了点头,沉声道:“什么毒这么厉害,以你的修为都无法逼出”

  司徒南放下酒杯,苦笑道:“不知凤栾星这帮骚娘们从什么地方弄封的毒药,我查找了很多典籍,最终才知晓,这种毒,叫做欲仙欲死,三日欲仙三日欲死,这段日子,我真是欲仙欲死”

  “此毒是仙界余留之物,在仙界尚未崩溃前,这种毒药是集合了无数仙人数百年祭炼而成,此毒对凡人无效,主要针对的就是仙人中此毒后,根本就无法逼出,因为此毒一旦入体,就会与元神融合「不分彼此

  它主要的○毒性,就是表现在欲仙欲死这四个字上,三日欲仙,便是让中毒者在三天内无时无刻都处于虚幻之中,耗尽心神之力,在后一个三日内,则是频临死亡,一直到第七天,彻底形神俱灭此毒虽说需要七天才会死,但从中毒的一刻,□便失去了一切修为一r,十一一“那你……”王林kàn向司徒南,显然在司徒南身上,修为并没有丧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