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怒


  塔山神色冷漠,大手向前随意的一挥立刻一股狂风呼啸,当前的两个修士,剑光顿时消散,飞剑是砰砰数声中崩溃,二人只感觉一股无法想象的大lì冲击

  纷纷喷出鲜血,倒卷而退

  至于地面上那些冲lái的武林中人,是一个个身子好似撞在了墙上,砰砰声中,纷纷喷出鲜血倒退

  没有一人可以幸免

  塔山没有杀人,一挥之下,这些人包括那两个修士,均都是只伤而已

  那身为皇子的华服青年,看到这一幕,立刻怔住了,但其脸上的狰狞,却是浓,吼道:“我是王家族人,你们敢伤我手下,在这朱雀星,你们死定了”

  王林抬起右手,啪的一声抽在了那青年脸上,这一巴掌,王林没有用lì,只是以凡人躯体出手,毕竟这青年不是修士,若是稍微加点lì气,立刻便会直接拍碎了全身骨头

  但尽管如此,那青年仍然是身子直接抛出,脸部高高鼓起,满口牙,全部碎裂这一巴掌,打的不仅仅是这青年,还有其身体内透出的那条黑蛇

  那黑蛇极为诡异,在王林一巴掌落下的刹那,顿时涣散,但几乎刹那,便再次凝聚,这一次,居然脱离了那华服青年的身子,张开大口,直奔王林tūn噬而lái

  这一幕,除了塔山与大头童子外,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看到,在王林身后的人群,只是感寒风扑面而已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以我王家族人饲养怨灵”王林眼中露出寒光动了大怒,以他的修为,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青年,其魂魄早就已经被tūn噬,被这怨气所化的通灵之物取代,在那黑蛇tūn噬而lái的刹那,王林抬起右手,向前一指

  这一指之下,那黑蛇双目立刻露出恐惧,立即就要掉头逃遁,但却还是晚了,但听砰的一声,那黑蛇的身子立刻层层崩溃,几乎瞬间,便化作一团黑色的怨气,被王林一把抓住,捏碎之后化作一道黑色的烙印

  失去了黑蛇,那华服青年身子一抖,喷出大口的鲜血,脸上的狰狞不再目中露出茫然,他的灵魂已经被tūn噬,此刻双目黯淡,失去了光泽

  四周一片安静,但这静,只维持了瞬间,便立刻被一声声尖叫惊呼取代,四周的人群,惊慌中一个个立刻后退,纷纷以最快的度离开这里,不多时,这条大街上,再无半个人影

  王林眼中露出寒意,他之前神识横扫时,并未差距出异常,但此刻近距离,却是看出端倪,以他的经验与心智,立刻便明白,这是有人,以王家族人的生命的代价,饲养怨灵

  这种神通,王林之前☆略有听闻,如同祭炼飞剑一样,以人为灵,吸收怨气化作怨灵,若是怨灵数量多了,其威lì,非同小可

  结合刚才进入这都城后所看滔天怨气王林可以想象的出,这里面,定然有人在操控,怨气越多,便越可养出强●大的怨灵

  带着怒气,王林目中寒意浓,手中黑色怨气所化的烙印向前一甩,立刻这烙印符文自动飞起,向前缓缓飞去

  王林背着手,跟在符文烙印之后,向前行走,在他身后,塔山与大头童子紧随
◎   都城内,一个皇子被杀,自然是天大之事,没过多久,但见一道道剑光呼啸,从这都城的四面八方疾驰而lái

  这些剑光之上,均都是朱雀星上各个门派的修士,一个个双目如电,冲lái之际,根本就不与●王林交谈,直接便是各种法宝轰然而出

  王林神色冰冷大袖一甩,立刻四周所有法宝,全部蓦然倒卷,那些剑光之上的修士,是在骇然中,被狂风吹袭,身子不由自主的退后,几乎眨眼睛,居然被送出数万里外

  “这……这是什么法术”

  “刚才那人,很是眼熟……”

  这些被送出数万里外的修士,一个个面色大变露出惊慌,却是再也没有一人敢上去,纷纷化作剑光直奔各自门派而去

  王林目光冰冷,此刻的他,心中之怒,极大行走中,渐渐的临近皇城,一路上是有无数士兵冲击而lái,对于这些人,王林不愿伤之,往往袖子一甩,便直接送出数万里外

  距离皇城,越lái越近,此刻的皇城内,大殿之◆上,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龙袍,面色极为阴沉,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看起lái颇为高贵貌美的女子,这女子身穿彩衣,只是双目内,却是有黑雾缭绕,她眼中深处,此刻有惊慌闪过

  同时,四周无数王家族人一个★shàng,yīgèzhōngniánnánzǐ,shēnchuānlóngpáo,miànsèjíwéiyīnchén,zàitādeshēnpáng,háiyǒuyīgèkànqǐláipōwéigāoguìmàoměidenǚzǐ,zhènǚzǐshēnchuāncǎiyī,zhīshìshuāngmùnèi,quèshìyǒuhēiwùliáorào,tāyǎnzhōngshēnchù,cǐkèyǒujīnghuāngshǎnguò

  tóngshí,sìzhōuwúshùwángjiāzúrényīgè个身穿锦衣,均都是阴森的盯着前方

  大殿外,广场之上,一队队兵士密密麻麻如临大敌,一股萧杀之气弥漫

  “到底是什么人,敢lái我大王朝杀人你们可查出此人门派?”那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把手中砚台狠狠地一摔,喝道

  四周一片安静,片刻后,一个白发老道,犹豫了一下,走出一步抱拳道:“这三人怕是修为极高的前辈,至于他们的门派,此事正在探查”

  那中年男子神色加阴沉,冷笑道:◆“看lái,我王家在朱雀星上,太过安静了,以至于一些无名之人,也敢lái欺辱一下国师,何在”

  此言一出,一声长笑回荡皇城

  “陛下不用担心,此事,我几个徒儿便可处理”

  但见▲在广场之上的半空中,一道道黑气凝聚,却是刹那间,化作三人这三人全身黑雾缭绕,但却可以看出,是两男一女,三人年纪都不大

  三人现身后,看都不看皇宫一眼,立刻化作三道黑气,直接冲出

  王林一路走去,眼中寒意渐渐浓,其前方的符文烙印,此刻已然临近皇城大门,在门外,无数兵士神情凝重,死死的盯着王林三人

  就在这时,天空中那三道黑气呼啸而lái,带着浓郁的怨气,直奔王林,人还未到,便□有阵阵威压传出,化作无数鬼哭狼嚎之音,在瞬间弥漫天地

  王林一眼就看出,这三人修为不高,只是婴变而已,但这三人的神通威lì,却是过了其修为,隐隐达到了接近问鼎的程度

  在这三人身体内,◆□有阵阵威压传出,化作无数鬼哭狼嚎之音,在瞬间弥漫天地

  王林一眼就看出,这三人修为不高,只是婴变而已,但这三人的神通威lì,却yǒuzhènzhènwēiyāchuánchū,huàzuòwúshùguǐkūlángháozhīyīn,zàishùnjiānmímàntiāndì

  wánglínyīyǎnjiùkànchū,zhèsānrénxiūwéibúgāo,zhīshìyīngbiànéryǐ,dànzhèsānréndeshéntōngwēilì,quèshìguòleqíxiūwéi,yǐnyǐndádàolejiējìnwèndǐngdechéngdù

  zàizhèsānrénshēntǐnèi,没有王家后人血脉,只有无尽的怨气,显然,是三个已经炼化到一定程度的怨灵

  王林眼中杀机浓郁,走出之际,一步之下便lái到那三人身前,右手双指成剑,在其中一人身上蓦然点去,他度太快,刹那间双指便按在那人肩部,在这一瞬间,王林身体内窥涅初期庞大的元lì,迅运转,顺着双指直接进入那人体内

  在这一瞬间,那人身子一颤,毫无反抗之lì,身体直接砰的一声崩溃,化作无数黑气带着骇然,正要散开逃遁,可还是晚了

  以王林的修为,含怒出手,毁灭的不仅仅是怨气肉身,还有那怨灵的根本,那怨灵刚要逃遁,立刻再次传lái轰隆隆的巨响,却是在刹那,全部瓦解,直接死亡,只留下无数怨气散开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在另外两个怨灵看lái,王林只是踏出一步,抬手间,便有一个同伴身亡,这一幕,让他们目中立刻露出惊恐

  杀了一个,王林左手向着虚空一拍,一股难以想象的震动,突然爆发,好似在天空中形成了一股风暴,轰隆隆横扫之际,另外一个怨灵,顿时身子崩溃,被卷入风暴,刹那间彻底身亡

  连杀两个,王林猛的转身,双目如电,蕴含了雷意,那最后一个女子,立刻从其身体内传出轰鸣雷音,一道道雷霆□之lì,居然从她体内幻化,自内部轰然炸响

  王林眼中寒意浓,踏着虚空,走向皇城,地面上的众多兵士,呆呆的望着这一幕,脑中一片空白

  随着王林的迈步,从这虚空中,踏入皇城内,直奔前方皇宫◇zhīlì,jūráncóngtātǐnèihuànhuà,zìnèibùhōngránzhàxiǎng

  wánglínyǎnzhōnghányìnóng,tàzhexūkōng,zǒuxiànghuángchéng,dìmiànshàngdezhòngduōbīngshì,dāidāidewàngzhezhèyīmù,nǎozhōngyīpiànkōngbái

  suízhewánglíndemàibù,cóngzhèxūkōngzhōng,tàrùhuángchéngnèi,zhíbēnqiánfānghuánggōng★而去远远地,他一眼就看到了皇宫前的广场上,那一队队士兵,还有那大殿内,一个个王家后人

  在旁边,还有众多的修士,这些修士此时目光透出杀机,但却没有一个敢出手

  他们看不透王林的修为,但◆是自问在国师三个弟子的攻击下,绝对做不到如此轻易便斩杀三人的神通,如此一lái,对于这闯入皇宫之人,内心极为忌惮

  随着行走,王林站在广场上空,盯着下方之人,寒声道:“很好,你们做的很好嘛”他目光一扫,此地的王家族人,约有数百,但显然不是全部

  这些人中,一个个眉心之上或多或少,均都有黑气缭绕,但奇异的是,当中那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却是没有任何黑气在眉心

  至于他身边的那个彩衣女子,此刻双目黑雾消散,没有半点修为的波动,怎么看,都如同凡人一般

  王林的声音回荡,仿若寒冬之风,吹过之下,使得地面上所有人,全部都心神一震

  尤其是那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在看到王林的一刹那,身子蓦然剧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但立刻,他眼中便露出一丝狠色,喝道:“王族历代家族供奉,杀了此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