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望月之喜


  拿着姚云海的元神王林后退中,不假思索,直接放入储物袋内的尊魂幡中,他度没有半点停顿,一闪而逝

  在他身后,那百丈大小的望月冲出,带着阴寒之气弥漫,寻找一番后,它张开大口,好似吸了一xià,把四周王林之前残存的一些气息全部吸入口中,全身须发立刻从竖起的状态中弯曲,好似交缠在自身之上,看其样子,仿若极为享受一般

  只是片刻后,这望月合上口,身子一扭,融入泥土中,消失不见

  远处,王林目露奇异之光,向着望月骨上端而去一路上他极为谨慎,一旦发现不妙便立刻改变方向隐藏身形

  “这望月体内虽说危险,但以我对它的了解,小心之xià,应该无碍相比于外界,此地倒是安全不◎少”王林目露沉吟

  “既如此,我何不藏身在这望月体内不出,如此一来,那姚家若想要杀我,就必须要首先面对这望月”王林嘴角露出冰冷之笑,度极快,化作一片残影,直奔前方而去

  这望月太大,在☆■其体内无法瞬移,又因需谨慎小心,王林度尽管提至最快,但仍rán还是有些缓慢

  正行走间,王林忽rán神色一变,毫不犹豫的向着旁边一闪避开,就在其身子闪躲的刹那,一根蓝色的冰晶仿若闪电,直接从一☆旁出现,刹那间从王林之前所在之处穿梭而过

  那冰晶几乎贴着王林身子,王林虽说避开,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传至冰晶上的阴寒气息,这气息内蕴含了元力,顺着王林汗毛钻入他体内居rán使得王林身体产生了僵硬之感

  “你逃不掉”冰冷的声音,徐徐回荡,在王林十丈外的泥土中,裂开一道缝隙,姚冰云一步迈出

  此女眼露杀机,盯着王林,寒声道:“你嗜xuè残杀罗天西域无辜的修真者,今日,我姚冰云,便要取你之命”

  王林身子退,双手蕴含元力,后退间在身体上连拍数xià,化解了体内阴寒元力的侵蚀,与此同时是张口喷出一口元神精气,这精气出现后,立刻迅凝聚,化作一道气剑,直奔姚冰云而去

  姚冰云神色冰冷,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抬起右手掐诀之xià,向前一点立刻一道璀璨的蓝光蓦rán间刺目而起,在姚冰云右手指尖凝聚,一闪之xià,其前方所有之物,全部在咔咔声中冰封,形成了一片不断蔓延的冰层

  甚至王林喷出的元神精气,也在冲出数丈后,同样被无情的冰封

  眼看那冰封蔓延而来,王林神色阴沉,身子毫不犹豫迅退去,对方太强,王林自认根本就无法抵抗

  姚冰云眼中杀机一闪,葱葱玉手在前方冰层上一按,其身子居rán消失无影

  “冰遁”王林双目瞳孔一缩,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刹那间弥漫全身,他不假思索,直接张口吐出封仙印,挡在身前

  在封仙印出现的刹那,姚冰云的◎身影顺着冰层出现在了王林前方,一指按去

  姚冰云的这一指,施展出了全力,此指点去的瞬间,一道xuè色的符文在指间凝聚,蓦rán间随着手指,传至封仙印上

  “十诀损神印”姚冰云玉手抬起,○变化手诀,在刹那间,连续施展了九次不同的印决,立刻九个xuè色符文凝聚而出在短短的时间内,一一落在了封仙印上

  这xuè色符文极为诡异,居rán无视封仙印的存在,直接穿透,向王林冲去王林面色阴沉,口中低喝:“封”

  一字之xià,顿时封仙印上数十万个金色符文震动,迅在其内形成一道道封印,在这数十万的符文中,其中有两个,是传出强大的气息,带头之xià,不断地消弱十诀损神印之威

  只是,那十诀损神印实在太强,几乎刹那间,便穿透了所有封印,虽说对抗之xià,十诀变成了四诀,但却在冲出之际,闪电一般落在了王林胸口

  破开肉身,在王林体内化作四道红芒,向着他的元神直接冲去

  砰砰之声在王林体内传出,王林面色瞬间无了xuè色一口鲜xuè涌现,但却被他压xià,眼中露出滔天的杀机,牵引封仙印借力后退

  片刻间,他便退出老远

  “还是没死”姚冰云凤目内露出精光,这许木在她看来极为诡异,若说之前在罗天西域内那一次损神印,对方是侥幸逃过死亡,也可以勉强解释的过去,但眼xià,自己可是把十诀损神印全力施展以窥涅中期的修为,居rán没有杀死一个阳实修士的元神,这一点,让她目光一凝

  “此人定有守护元神的仙宝”姚冰云冷笑中,一步踏出,在她身后,冰层呼啸而来,弥漫四周,不断的随着她的身子,向王林蔓延

  王林体内元神此刻震动,他盯着迅zhuī击而来的姚冰云,眼中露出杀机,后退间,他右手抬起,直接向xià一斩

  斩罗诀刹那间出现,但斩的却不是姚冰云,而是旁边的泥层,轰的一声巨响回荡,泥层崩溃

  “望月喜静,最厌巨响”王林深知望月习性,此刻后退中,连续轰击着旁边的泥层

  姚冰云眼中露出一丝嘲讽,若是在外界,她zhuī不上对方,毕竟在缩地成寸上,她对于这许木,也是极为佩服

  但在这里,无法瞬移之xià,是隔绝了天地之力,她想要zhuī上对方,实在是太过容易,此刻一晃之xià,她双脚蓦rán间出现蓝光,一步之xià,虽说不是瞬移,但却有了瞬移的度,刹那间直接zhuī上

  但,就在她zhuī上,右手掐诀准备出手的刹那,却是发现那许木神色极为平静,没有半点慌乱,姚冰云一惊,但此刻却容不得多想,眼中冰冷之色一闪,直接攻击而出

  就在这时,突rán在王林之前连续斩罗诀攻击之处,立刻一股无法想象的阴寒之气疯狂的弥漫,一头百丈大小的望月,直接钻出,带着嘶吼的咆哮,直奔姚冰云与王林而来

  “这是什么”姚冰云这一路上,从未碰到过望月,此刻看到后,却是立刻大吃一惊,那望月狰狞的样子,全身竖起●的须发,是让姚冰云心神剧震

  尤其是那望月冲来之际传出的气息,居rán丝毫不弱于一个窥涅修士

  王林在望月出现的刹那,收紧一切气息,立刻后退引出望月,是他最后的无奈之举,此物出现,定会■dexūfā,shìràngyáobīngyúnxīnshénjùzhèn

  yóuqíshìnàwàngyuèchōngláizhījìchuánchūdeqìxī,jūránsīháobúruòyúyīgèkuīnièxiūshì

  wánglínzàiwàngyuèchūxiàndeshānà,shōujǐnyīqiēqìxī,lìkèhòutuìyǐnchūwàngyuè,shìtāzuìhòudewúnàizhījǔ,cǐwùchūxiàn,dìnghuì◇造成变故,唯有如此,他才有一线逃生的可能

  王林已经做好了被那望月zhuī击的准备,毕竟此物的攻击,无法猜测,有一半的可能是冲着姚冰云,但同样,也有一半的可能,是冲自己

  那突rán出▲现的望月,身子扭动之xià,须发竖起,度极快,直接便来临,让王林感觉苦涩的是,这望月临近后,居rán看都不看姚冰云,而是直接冲着自己而来

  姚冰云双手掐诀正要攻击,但看到这一幕后却是目光一闪,跟在望月之后,向着王林迈步而去

  王林不断地后退,身前的封仙印是在他心念一动xià,迅旋转,形成阻力,阻止那一人一兽之

  百丈望月全身须发摇曳,好似极为兴奋,zhuī向王林之际,是张开大口不断地吞噬,露出舒服的样子

  这一幕,看的王林不由得一怔,就在这时,姚冰云眼中杀机浓郁,一步之xià居rán过了望月,直接来到王林身前,右手双指成剑,蕴含了浓郁的蓝光,狠狠地向取一点而去

  还没等王林反抗,突rán之间,那望月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全身须发立刻疯狂的延伸,以一种极快的度,直接冲出,向着姚冰云卷去

  这一幕,就仿佛是姚冰云想要抢其喜爱之物般,望月触须极多,此●刻冲出之xià,是带起了阵阵尖啸,它本体是一冲而出,直奔姚冰云吞去

  王林目光一闪,眼露果断,放弃退后,而是右手向前一指,顿时其手背上子母道枯立刻蠕动,幻化而出,成为那狰狞的兽骨,这兽骨双目幽☆光一闪,立刻四周刹那间煞气弥漫

  姚冰云神色阴沉,她此刻前有王林,后有那好似发狂的凶兽,她实在想不明白,那凶兽明明是要进攻许木,可为何自己帮忙相助后,此兽居rán反吞自己

  煞气浓郁,一道灰光自姚冰云脚xià出现,与此同时,望月触手缠绕而来,其百丈的身子,是直接撞击

  姚冰云一咬牙,毫不犹豫的双手掐诀,一点眉心,立刻一颗蓝色圆丹飞出,此丹一出,立刻散发阴寒之气,随着姚冰云手■中印记向上一指,刹那间,那蓝色圆丹立刻涌现出一股极致的冰冷

  瞬间,一层层冰封突rán出现,以姚冰云为中心,疯狂的向四周扩散这扩散之太快,几乎刹那,就连子母道枯的灰光,也被冰封

  甚至●望月的大半触须,同样被冰封在内但就在这时,忽rán四周的泥土中,有四处位置,传出一声声咆哮,紧接着,又是四条百丈望月,直接从泥土立刻的缝隙内钻出,直奔姚冰云而去

  姚冰云面色立刻苍白,眼中露出骇rán,毫不犹豫抓着蓝丹,立刻后退

  就在其后退的刹那,王林眼中杀机一闪,他为人本就是果断大胆,此刻双目一凝,一口元气在体内运转,直接冲出

  以王林可以施展而出的最快度,他双指成剑,呼风之术蕴含指尖,冲出之际蓦rán向前一按

  呼风

  黑风毕现,形成一场风暴,直接卷向姚冰云,与此同时,那几头望月已rán来临,带着怒吼的咆哮,把姚冰云缠绕在内

  姚冰云面色苍白,无数年来从未有过现在这般的危机感,她银牙一咬,看了一眼手中蓝色圆丹,露出心痛之色,但仍rán毫不犹豫的一把捏碎

  蓝色圆丹被其捏碎的一刻,一股疯狂的力量从其内爆发而出,这力量太强,形成一个冰封的漩涡,呼啸之xià,四周的一切,以一种可怕的度,迅猛的冰封,这力量是顺着泥土中的细微裂缝,不断地延伸,转眼间,方圆数千里内,处处都是从裂缝内延伸而出的细微冰层

  “冰遁”姚冰云左手掐诀,身子冲出,借着漩涡内的冰封之力,冰遁而去,数千里内,只要有冰的地方,都可以成为其冰遁之处

  姚冰云身影消失的刹那,施展了呼风后,王林没有半点停顿,直接抬起右手再次向姚冰云一指

  定身术

  姚冰云身子蓦rán一顿,但几乎同时,她便恢复正常,消失了,但就是其消失的一瞬间,黑风穿透冰层,直接吹去,一声闷哼从虚无中传出,渐渐远去

  王林眼中杀机一闪,在冰层蔓延而来之时,收了封仙印,迅后退,头也不回迅离开

  不多时,在王林小心的避过之xià,顺着半截望月骨,渐渐来到了顶端,这里,是望月骨与望月神经相互连接之处

  来到这里后,王林加谨慎,在望月骨与其神经交错之地,原本应该是密不可分,但此刻,许是当年王林把全部骨头抽出的原因,其上有不少缝隙可以钻入

  这缝隙对望月来说很是细微,但在王林看来,却是如同峡谷沟壑,他一晃之xià顺着裂缝钻入,在进入那裂缝的刹那,王林却是身子一顿

  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如蛛网般的红色丝线,这些细线一眼看去,没有尽头,密密麻麻之xià,仿若把四周全部弥漫

  王林目露沉吟,小心的踏出几步,盯着前方无数红色的细丝,抬起右手,捏住其中一条,狠狠地一扯

  整个望月所化的修真星,在这一刻,突rán震动了一xià,大片的尘土掀起,就连其外的那黑雾,也猛的一缩

  王林目光闪烁,不再犹豫,抬起右手斩◎罗诀运转之xià,连续斩出,一道道红线斩断,崩溃,剧烈的晃动在这一瞬间,在这庞大的望月体内,疯狂的传出

  望月震动为剧烈,其所化的修真星外,那些黑雾,疯狂的收缩,全部被吸入内部消失,大片的尘土□,在这一刻随着望月的震动而崩溃,形成无数的尘埃散开

  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咆哮,从这望月体内闷闷的传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