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九绝损神阵


  zhè**裸的报复在不断dì上演之后,仿若晴天霹雳,使得追杀王林的那些修真家族,yī个个心神剧震

  对方没有杀婴变以下修士,zhè便是留下了yī线生机,但其内那血腥的含义,却是不言而◆

  “若再参与此事,所杀就是婴变以下”

  无数愤怒的风暴,立刻爆发,那些被屠星的修真家族修士,仿若疯狂,没有任何退缩,誓言寻许木报仇

  但,多的修真家族,却是犹豫起来,尤其是☆罗天西域本dì的修真家族,也不知谁先带头,悄然离开,迅赶回各自修真星yī时之间,弥漫了罗天西域的封锁线,顿时稀薄起来众多的修真家族在王林zhè血腥的报复下,衡量许久,缓缓退却

  毕竟,为了姚家◆的yī些利益,从而使得家族小辈弟子面临灭顶之灾,此事,出了他们的底线况且最重要的,王林的手段,让zhè些罗天星域以家族为利益核心的修士们,从心底产生了寒意

  他们可以感受得到王林的疯狂,深知若是继续下去,对方不知最终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

  除了罗天西域的修真家族外,其他三域之人,也犹豫起来,但却并没有太多修士离开,毕竟他们家族所在修真星,不在zhè罗天西域,zhè许木眼下是必死无疑,只不过是死前最后的挣扎罢了

  此人即便挣扎的再疯狂,也只能在zhè罗天西域而已,他无法离开,自然就谈不上报复的机会

  虽说如此,但王林仍然可以感受到,在zhè罗天西域内,来自封锁线的压◇力少了很多,只不过zhè段日子以来,那同样可以融入天dì之中的女子却是追击的越来越近,甚至有那么几次,几乎险些追上自己

  王林眉头紧皱,对方追击的太紧,而且在zhè罗天西域中,可供王林移动的范○围,也迅的收缩,如此yī来,若不尽快寻个方法冲出,自会危矣

  星空中,王林身影幻化而出,他皱着眉头,眼中杀机在zhè些日子来的凝聚下,颇为浓郁,仿若可以化作实质yī般

  “那追击我的女子,修为至少是窥涅中期,此女,以我之力无法杀死,却是有些麻烦”王林眼中精光yī闪,身子yī晃消失在了原dì

  他身影刚yī消失,立刻姚冰云在虚空中踏出此女脸上带着煞气,出现后凤目看向远处,冷声道:“你跑不掉”

  她yī步之下,融入天dì,继续追击而去

  王林zhèyī次融入天dì,却是抱住务必躲过姚冰云的念头,有此女追在后面,他根本就无法离开

  以长久的融入天dì,损害自身的方式,王林终于再yī次使得姚冰云的锁定失效,只不过如此yī来,却是消耗了三天的时间

  zhè三天,罗天西域的修士组成的封锁线,越加的收缩,仿佛yī个不断收拢的圈

  yī股浓郁的杀机,在封锁线内凝聚,zhè杀机太浓,几乎形成了yī场风暴,使得大片的星空尘埃倒卷

  暂时甩开了姚冰云的锁定,王林身子yī晃之下,出现在了yī处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废弃修真星旁

  仔细看了yī眼zhè修真星,王林眼中露出精光,喃喃自语道:“就选择它了”

  王林知晓时间紧迫,那追击自己的女子,除了可以融入天dì之外,定然还有另外yī种类似推衍的方法可以推算出自己的方位

  如此yī来,他抢的便是眼下zhè短暂的时机王林双手掐诀,yī道道元力波动散开,化作无数烙印直奔zhè废弃无人烟的修真星而去

  zhè些烙印落在修真星上立刻yī闪之下消失,王林身子没有停顿,绕着此修真星,不断dì打下烙印

  yī个时辰后,他面色略有苍白,身子yī步之下,直接踏入zhè修真星上,此修真星上废墟众多,大dì处处裂缝,江海已然干枯,充满了浓郁的死气

  王林身子落下后,立刻yī拍储物袋,立刻尊魂幡在手,yī抖之下,尊魂幡化作黑雾弥漫天dì,在zhè黑雾内,血祖之魂双目紧闭,全身被无数封印弥漫,在他的四周,则是尊魂幡内无数的魂魄

  王林不假思索,右手yī抓之下,立刻便从尊魂幡内拿出yī个阴虚元神,捏碎之后抬起左手直接按出yī个烙印

  立刻那化作元力的阴虚元神身子yī颤,目中露出可怕的寒芒,在王林yī抛之下,zhè阴虚元神立刻融入大dì,消失不见

  王林略有气喘,当年李元临走时,曾把破灭禁制全部传授给他,虽说没有传承破灭心禁,无法全部施展且威力不足,但其中还是有yī些禁制,不需要心禁也可施展

  九绝损神阵,便是其中之yī是李元传授的禁制中,被称为三大禁术禁制之yī

  此阵不需要破灭心禁,但却需要大量的元神,李元虽会此阵,但因zhè阵法禁制要求太严格,他却是从来没有布置过

  王林面色略有苍白,但却没有停歇,而是继续在尊魂幡内抓取元神,阴虚元神不多,毕竟其中绝大部分都被王林吞噬,他索性取问鼎元神,不断dì打下烙印后,放其融入大dì

  数个时辰后,王林面色加苍白,他目光yī闪,盯着血祖元神,略yī犹豫后,眼中露出果断,抬起右手,直接取出,在其眉心留下烙印后,没有仍开,而是依然让其在尊魂幡黑雾内

  深吸口气,王林没有任何犹豫,不假思索直接身体yī沉,便直接沉入到了zhè修真星的内部,整个人收紧yī切气息,不露半点,是施展出了当年李元传授的隐匿之术

  zhè隐匿禁制之术,极为神奇,当年李元施展后,王林便是没有察觉出半点,只不过此术必须要拥有破灭心禁后,才可以完善,否则的话,依然还是有被别人察觉的可能

  zhè也是王林之前被包围时没有施展此术的原因

  他沉入zhè星球内部,盘膝而坐,双目杀机闪烁,喃喃自语道:“姚家,还有那些追杀我的修真家族,王某给你们准备了yī◎份大礼,眼下,只不过是前奏罢了”

  冷笑中,王林闭上双眼,整个人不露半点气息,仿若与zhè修真星融为了yī体

  时间渐渐过去,三天后,罗天西域修士组成的封锁线,不断dì收缩之下,在王林■隐身的修真星外,第yī波修士,来临

  zhè些修士的前方,有yī个女子,此女,正是姚冰云,她神色冰冷,右手掐诀好似推衍,目光落在了王林隐身的修真星上,双眼yī闪,冷声道:“那许木,就在zhè里”

  在姚冰云的身后,还有两个姚家族人,zhè两人yī男yī女,身穿华服,此刻神色自然,其中那男子轻笑道:“此人怕是知晓自己躲不过去,在zhè里布置了什么阵法”

  zhè青年说着,身子向前yī踏,直奔前方修真星而去,姚冰云略yī皱眉,同样迈去,在他们身后,那些助战的修真家族修士,yī个个纷纷展开度,齐向修真星飞去

  只不过,包括那青年在内,所有人都是在zhè修真星外停下,没有人真正的踏入其上

  “各位道友,还请助我姚家,把zhè修真星毁掉,如此yī来,不管他许木有什么阴谋诡计,都让他随着修真星崩溃”那姚家青年微微yī笑,高声说道

  四周修真家族的修士,纷纷应诺,彼此毫不犹豫,迅展开神通之术,向着修真星,展开了凌厉的攻击

  yī时之间,各种元力神通轰隆隆之际,全部落在了zhè废弃的修真星上,砰砰之声回荡天dì,zhè修真星立刻剧震,大片的碎石脱□落,仿佛将要崩溃

  姚冰云皱起眉头,她追寻王林多日,深知对方极为机敏,断然不会留下如此大的yī个破绽

  只见那不断崩溃的修真星,随着众多修士的攻击,大片大片的碎石散开,漂向四周,巨大的○裂缝仿若沟壑,在zhè修真星上不断dì弥漫,到了最后,随着那姚家青年冲出后展开了姚家仙术,zhè修真星的崩溃,立刻剧烈起来

  浓郁的波动散开,渐渐dì,远处yī道道剑光呼啸,却是另yī波封锁线的修士来临,zhè些人yī看到眼前的yī幕,没有任何询问与废话,直接对着那残破的修真星展开了进攻

  姚冰云眉头越皱越紧,她总感觉此事有些不对劲,但yī时之间,却是想不出缘由

  无数神通之术的攻击,使得那修真星大片的崩溃,众多的碎石散开,使得此dì四周,几乎全部都是碎石

  到了最后,只听轰的yī声惊天响动之后,yī股浓郁的波纹疯狂的散开,zhè修真星,彻底的崩溃

  zhèyī次崩溃,充满了毁灭性的力量,连同其内的yī切,都可以瞬间死亡

  大片的碎石带着冲击之力向外四射,整个修真星的坍塌,使得四周的天dì之力产生了浓郁的扭曲,回荡yī股充满了死气的波纹

  此刻,zhè剧烈的声响传荡之下,远处又有无数道长虹飞来,正是又yī波封锁线的修士

  姚冰云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猛dì看向四周,只见yī片片碎块漂浮,弥漫方圆万丈,几乎把所有的修士全部包围yī般

  “不对”姚冰云双目yī凝,正要提醒

  但就在zhè时,忽然万丈外最远处的yī块碎石之上,蓦然间散出yī道紫色电光,zhè电光游走之下,立刻与不远处另外yī个碎石■连接

  没有结束,在刹那间,只见所有的碎石之上均都有电光闪烁,几乎瞬间,万丈内那无数的碎石,立刻便被电光连接

  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荡之下,在zhè万丈内,形成了yī道电光封锁

  zhèyī切,是在瞬息间完成,快到不可思议,几乎是在四周修士刚刚察觉的片刻,便立刻成型

  与此同时,在其中yī个碎片之上,立刻散发出yī股阴虚修为的波动,在zhè波动出现的瞬间,zhè碎片砰的yī下崩溃

  仿若yī个阴虚修士自爆yī般的力量,形成yī股巨大的冲击,使得在那碎片四周的修士,凡是低于阴虚者,全部重伤,甚至还有两人,直接喷出鲜血,双目立刻暗淡下来

  zhèyī个碎片的自爆,仿若是yī个信号,紧接着,yī个个碎片陆续的崩溃,到了最后,在zhè万丈之内,所有碎片自爆形成的力量,疯狂的在其内冲击

  yī声声怒吼与咆哮,在zhè万丈内回荡,被包围内的修士,◆yī个个纷纷展开各自神通,在抵抗zhè风暴的同时,迅向外冲去

  只是zhè股自爆的力量此起彼伏之下,相互融合在了yī起,如此yī来,却是极为顽强,弥漫之下,若是有修士身亡,那么其元神根本就无法○◆yī个个纷纷展开各自神通,在抵抗zhè风暴的同时,迅向外冲去

  只是zhè股自爆的力量此起彼伏之下,相互融合在了yī起,如此yī来,却是极为顽强yīgègèfēnfēnzhǎnkāigèzìshéntōng,zàidǐkàngzhèfēngbàodetóngshí,xùnxiàngwàichōngqù

  zhīshìzhègǔzìbàodelìliàngcǐqǐbǐfúzhīxià,xiànghùrónghézàileyīqǐ,rúcǐyīlái,quèshìjíwéiwánqiáng,mímànzhīxià,ruòshìyǒuxiūshìshēnwáng,nàmeqíyuánshéngēnběnjiùwúfǎ逃出,立刻便会被zhè风暴吸收,紧接着立刻自爆,成为了zhè力量的yī部分

  但,zhè些追杀王林的修士与姚家族人,其内阴虚阳实境界者,众多,如此yī来,短暂的骚动之后,他们联合起来形成的反击,却是强的难以想象

  尤其是zhè里面,以姚冰云为首,往往出手之际,那自爆形成的力量便会大范围的崩溃,zhèyī幕,就仿佛是万丈形成的风暴向内收缩吞噬,但吞到了yī半,却是无力再吞,反而在众多☆修士的反抗下,不断向外扩张

  yī时之间,在zhè万丈之内,轰隆隆的声响不断dì回荡,就在zhèyī瞬间,yī股黑雾无声无息弥漫四周,阵阵凄厉的嘶吼疯狂的传出,黑雾中,血祖的元神,缓缓dì凝聚○xiūshìdefǎnkàngxià,búduànxiàngwàikuòzhāng

  yīshízhījiān,zàizhèwànzhàngzhīnèi,hōnglónglóngdeshēngxiǎngbúduàndìhuídàng,jiùzàizhèyīshùnjiān,yīgǔhēiwùwúshēngwúxīmímànsìzhōu,zhènzhènqīlìdesīhǒufēngkuángdechuánchū,hēiwùzhōng,xuèzǔdeyuánshén,huǎnhuǎndìníngjù

  在血祖元神出现的刹那,yī个冰冷至极的声音,回荡:“爆”

  zhè声音,是万丈外,唯yī的yī块没有崩溃的碎石内传出随着zhè声音的出现,黑雾内血祖的元神,蓦然间散发出浓郁的血光,崩溃yī股波纹,在崩溃的刹那,疯狂的向外散开

  凡是碰触到zhè波纹的修士,除非修为极高者,否则,立刻便会随之消亡

  罗天北域yī个修真家族的阴虚修士,此刻双目露出骇然,他距离血祖元神很近,此刻在血祖元神崩溃之下,却是惨哼yī声,整个身子直接碎裂,就连其元神,也无法逃出,全部消散

  在他身边,另yī个来自罗天南域的修士,惊骇之下刚要冲出,但立刻便身子yī僵,被波纹碰到,砰的□yī声,身子崩溃化作血雾

  yī时之间,万丈之内死伤无数,王林身影出现在万丈外,右手虚空yī抓,立刻黑雾向他手中凝聚,化作尊魂幡被他抓住手里,放入储物袋

  他身影yī晃,直奔前方而去但●就在他身影将要消失的刹那,姚冰云却是yī步之间临近,玉手双指虚空狠狠dìyī点

  她凤目含煞,zhèyī指,虽说点在虚空,但却极为狠毒她准备zhèyī指,已经很长时间,等的就是王林现身的yī刻

  她自信zhèyī指,绝对可以要了许木之命,此指内蕴含了仙术神通,名为损神印,专伤元神

  “区区阳实修为,在损神印下,断无活命之幸”

  王林身子yī颤,在百丈身影外被逼出,直接喷出yī大口鲜血,面色瞬间苍白,仿若死灰,但身子却是没有半点停顿,头也不回再次融入虚空,直接远遁而去

  “没死”姚冰云yī怔,眼中露出精光,身子向前yī冲,再次追去

  万丈内的血祖元神自爆形成的崩溃,使得追杀王林的修士,大片的死亡,没有人可以想到,zhè许木居然还有zhèyī杀招

  尤其是在那万丈内,还有姚家数个族人,同样没有逃出,死于其内

  此刻随着波纹消散,万丈内yī片血雾弥漫,zhèyī次,死的人,实在太多只是,zhè些只不过占据了追杀王林大军的yī小半,远处yī道道长虹呼啸而来,渐渐所有进入罗天西域的修士,全部凝集在了zhè里,万丈杀戮,让他们心神剧震的同时,对于王林的杀机,浓

  “绝不能让zhè许木逃走,否则的话,此人yī旦报复起来,将是yī场浩劫”

  “眼下已经不是zhè许木与姚家之战,而是yī场灭魔之战,只有杀了zhè魔道子许◎木,我等才可以安心”

  “追”

  zhè些后来的修士,yī个个直接冲出,直追王林而去,在他们之中,姚家族人是双目通红,迅追去

  zhèyī战,死于万丈大阵内的修士不计其数,许木☆mù,wǒděngcáikěyǐānxīn”

  “zhuī”

  zhèxiēhòuláidexiūshì,yīgègèzhíjiēchōngchū,zhízhuīwánglínérqù,zàitāmenzhīzhōng,yáojiāzúrénshìshuāngmùtōnghóng,xùnzhuīqù

  zhèyīzhàn,sǐyúwànzhàngdàzhènnèidexiūshìbújìqíshù,xǔmù之名,在罗天星域,立刻疯狂的传开,即便是yī些修为高深的老怪,也把目光,投向了姚家与许木的纠纷之上

  以yī人之力,对抗无数修真家族与姚家的追杀,不但没死,反而连杀数人,获得魔道子称号,是以奇异的阵法之威,杀了无数修士,使得所有追杀者,心神剧震

  甚至还使得yī些修真家族,胆颤心惊,退出了追杀行列,zhèyī行为,使得许木,成为了罗天星域内,yī颗星

  有关许木与姚家在罗天西域的yī幕幕战况,在有心人的传出下,被罗天星域众多修士全部知晓

  许木之名,扬威

  雷仙殿内,云阁之上,清水从打坐中睁开双眼,望着远处,喃喃自语道:“此子颇有我当年作风,很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