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818、819章 避天棺


  风过,黑袍衣角落下把黑衣人全身盖住,他目光阴沉,盯着王林,双唇微动,立刻便有一道黑光自其眉心闪烁而出

  这黑光一出,便立刻成为一把短剑,带着尖啸之音,直奔王林而去

  黑衣人双唇没有停顿,不断地默语中,一道道黑光持续不断地从其眉心飞出,一一化作短剑,几乎刹nà间,便有十多把短剑出现,呼啸间,全部冲向王林

  王林身子一动未动,nà黑衣人在他看来,修为高深,绝非阴阳虚实境界的修为

  只是,很显然,此人全身只有头颅尚在,其他地方均是骨头rú此一来,即便修为再强,也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

  王林神色平静,这黑衣人的修为,此刻能发挥出来的,绝不过窥涅初期
●   在nà十多把短剑呼啸而来的刹nà,王林心念一动间,他身后的仙卫塔山,一步跃出,之前的伤势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此刻双目金光一闪,身体是散出浓郁的金芒,踏出之际,一拳轰击而出

  这一拳下,▲   zàinàshíduōbǎduǎnjiànhūxiàoérláideshānà,wánglínxīnniànyīdòngjiān,tāshēnhòudexiānwèitǎshān,yībùyuèchū,zhīqiándeshāngshìduìtāláishuō,suànbúleshíme,cǐkèshuāngmùjīnguāngyīshǎn,shēntǐshìsànchūnóngyùdejīnmáng,tàchūzhījì,yīquánhōngjīérchū

  zhèyīquánxià,立刻便有漩涡出现,nà十多把短剑立刻被漩涡牵引,但却在剑啸之中冲出,rú同灵蛇一般直接刺在了塔山身shàng

  砰砰之声回荡,塔山神色冰冷,双拳挥舞,每一次落在短剑shàng,都会把短剑生生震退,即便是有短剑闪开,刺在其身,也无法对他造成太重的伤害

  王林目光一闪,身子一冲而出右手一指头顶子母道枯,立刻此物双目幽光亮起,在王林之前向着黑衣男子飞去

  与此同时,四周天地间在n○à兽骨双目幽光闪烁之时立即煞气浓郁,疯狂的弥漫四周在这煞气浓郁的刹nà,nà黑衣人身体shàng,开始出现灰光

  黑衣人眼露复杂之色,长叹一声,好似自语一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师尊的法宝●了……”

  黑袍下,他抬起手骨,森森白骨在这一刻看起来,极为可怕,指骨掐印,立刻nà在其身shàng蔓延的灰光,蓦然间一顿,不但没有继续蔓延,反而迅后退,刹nà间便消失一空

  在灰芒消散的刹nà,黑衣人双唇一动,立刻一道白光在其眉心幻化而出形成一面白羽之扇,此扇一出,便立刻扇动

  顿时一股狂风骤然而起,在其内甚至还有轰隆隆的雷鸣,片刻间,便形成了一股狂雷风暴,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不动声色,右手抬起一指天空,立刻其后方的封仙印,顿时飞起,在shàng方狠狠地砸下,形成一股奇异的封印之力,蓦然间,直奔黑衣人而去

  与此同时,王林身子后退,在nà狂雷风暴临身的瞬间,眉心太古雷龙元神直接幻化而出,张开大口,狠狠地一吞

  轰隆隆的雷鸣回荡中,王林身子再次后退,狂雷风暴,全部被他元神吞下,返回肉身之时,他面色略有红润,全身是雷光游走,出现大片的电弧四散

  此刻的黑衣人,神色极为凝重,在他的shàng方,封仙印rú同天威好似要把大地压碎一般落下,阵阵砰砰之声在黑衣人黑袍下回荡,他神色中露出一丝狰狞,黑袍一动,抬起两只手骨,掐jué之下向shàn★g一抬,口中低喝道:“鼎天”

  在这黑衣人双手抬起的刹nà,方圆万里内的虚空,立刻有一道道奇异之力疯狂的凝聚而来,这奇异之力rú同一道道无形的烟丝,凝聚之时好似在黑衣人双手间有一处漩涡吸扯般几▲乎刹nà便凝聚在了这黑衣人的双手之shàng

  黑衣人脸shàng狰狞之色浓,狠狠地向shàng一顶

  “轰”一声巨响立刻回荡天地,在这声音之下,远处赶来的仙选族族人,一个个纷纷止步,身子一颤之下,好似被一股波浪冲击,全部退后,有一些修为低弱者,直接便被震的七窍流血

  封仙印一震,下降之势骤然一顿

  nà黑衣人面色略有苍白,此刻王林身子刚一停下,便立刻冲出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仙剑在手,王林不假思索,直接一剑斩下

  斩罗jué

  nà黑衣人目光一凝,双眼立刻便有黑光凝聚,在斩罗jué临身的刹nà,两道黑芒从他双内一闪而出,直接落在了前方斩罗jué之■shàng

  砰的一声,斩罗jué之力,消散

  “就只有这么点修为么,连让本仙移动位置的实力都没有若真rú此,nà么你没资格拥有我师尊的法宝”黑衣人声音沙哑中透出阴寒

  王林神▲色平静,盯着nà黑衣人,右手一指天空,口中轻语:“解印之封”

  天空中的封仙印,立刻从其shàng传出咔咔之声,一道金光射出,立即便又有一道金光出现,几乎刹nà间,一道道金光在其shàng疯狂的闪烁,片刻中,这原本金光黯淡的封仙印,蓦然一变,其shàng金光万丈,看起来,仿若一个挂在了虚空中的太阳一般

  一股无穷的压力,在这一刻,疯狂的弥漫,在封仙印shàng,一处处金色的符文若隐若现,这些符文太多,密密麻麻之下不下数十万

  “落”王林眼中寒芒一闪,口中轻吐

  刹nà间,这封仙印轰隆一声,再次砸下,这一次,不管其前方有何种神通,都无法阻止其下降的趋势,其之快,仿若在这一刻,天塌一般

  nà黑衣人面色大变,双手抬起中大喝道:“十龙鼎天”随着他的大喝,其眉心内黑芒浓耀,居然幻化而出十条黑龙,这十条黑龙之尾与黑衣人眉心连接,此刻飘散间,一声声龙啸回荡十条黑龙仿若发狂,直接迎shàng落下的封仙印,不断地撞击而去

  砰,砰,砰……

  一声声回荡四周的巨响,猛烈地出现,nà十条黑龙疯狂的撞击,但,却是仍然无法使得封仙印停顿半点

  每一次撞击,黑龙都会收到强猛的反震,身子被狠狠地弹出,到了最后,nà十条黑龙的咆哮极为剧烈,身子是不顾一切的轰隆隆撞击

  只是,仍然无法使得封仙印停顿

  眼看此印就要彻底落下,已然距离黑衣人不足十丈高,黑衣人面色阴沉,蓦然间站起身子这是他在此地无数万年,第一次,站起身子

  黑袍散开,把他全身遮掩,仿佛他整个人,全部笼罩在了黑袍中一般,只有头颅在外,黑发飘起,双目露出寒芒

  他冷哼一声,身子向前一漂,就要离开nà封仙印砸下之地

  王林眼中杀机一闪,在nà黑衣人想要离开的瞬间,口中寒声道:“封”

  封仙印之shàng金光蓦然间消失,全部收缩而回,天地之间立刻便是一暗,但就在这一刹nà,比之刚才为浓耀的金光,突然之间再次出现

  封仙印shàng,一个个金色的符文出现,仿若无穷无限,以极快的度弥漫开来,刹nà间,方圆千丈之内,全部都是金色的符文

  nà黑衣人神色极为阴沉,抬起脚骨,正要踏出,但立刻,四周的金色符文突然一缩,全部向着黑衣人凝聚

  这一刻,千丈内一片金光明亮,一个个符文迅猛的向着黑衣人凝聚,几乎刹nà,在这黑衣人身体外,便有一层金符,收缩之下不断地封印

  这黑衣人,眼中第一次露出惊惧,猛地抬头,盯着封仙印,在身体四周符文凝聚越来越多的瞬间,他眼露果断,其眉心延伸而出的十条黑龙,立刻剧烈的咆哮,身体内黑光立即刺目

  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弥漫之下,黑衣人低喝道:“十龙碎空”

  十条黑龙中的一条,全身黑芒浓郁,片刻后整个身子,被其体内nà毁灭性的力量撕碎,形成一股漩涡,自爆

  轰的一▲声惊人巨响,黑龙自爆产生的冲击,立刻使得黑衣人身体外的nà些金色符文被推开一些,就在这时,又有一条黑龙自爆

  与此同时,其余八头黑龙全部自爆,十条黑龙自爆所产生的强大的冲击,已然无法想象,黑衣◆▲声惊人巨响,黑龙自爆产生的冲击,立刻使得黑衣人身体外的nà些金色符文被推开一些,就在这时,又有一条黑龙自爆

  与此同时,其余八shēngjīngrénjùxiǎng,hēilóngzìbàochǎnshēngdechōngjī,lìkèshǐdéhēiyīrénshēntǐwàidenàxiējīnsèfúwénbèituīkāiyīxiē,jiùzàizhèshí,yòuyǒuyītiáohēilóngzìbào

  yǔcǐtóngshí,qíyúbātóuhēilóngquánbùzìbào,shítiáohēilóngzìbàosuǒchǎnshēngdeqiángdàdechōngjī,yǐránwúfǎxiǎngxiàng,hēiyī人身体外的所有金色符文,全部被疯狂的吹开,就连天空shàng的封仙印,也在十龙自爆的刹nà,被掀起

  王林身子迅后退,塔山也放弃了与短剑交锋,迈步间来到了王林身前,伸开双臂,以其两丈的巨人身体☆,把一切冲击全部阻挡

  nà黑衣人面色苍白,身子一晃,终于走出了封仙印所在之地

  “好强的法宝此宝即便是在仙界,也足具威名”黑衣人目光一闪,身子踏出封仙印的范围后,一晃而出,在天空中直○奔封仙印shàng方而去

  十龙冲击中,塔山喷出一口鲜血,神色略有黯淡,王林一步间,从塔山身后走出,眼中杀机浓郁,拿着仙剑,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直奔前方黑衣人而去

  他度太快,奔出之际仙剑抬起,一连斩下十次,十道斩罗jué融合为一,蓦然间出现,直奔黑衣人

  nà黑衣人身子度不变,向着封仙印而去根本看都不看身后追击的王林一眼,右手骨掐jué,向后一拍,立刻便有一股庞大的仙力凝聚,形成一道仙幕

  “此宝在你手中蒙尘,不rú给本仙”

  王林目中寒光闪烁,在斩罗jué挥出之际,再次抬起仙剑,落下之时又一次凝聚了十次,紧追之前斩罗jué直奔仙幕

  砰的一声,nà仙幕一颤,其shàng出现裂纹,但立刻,第二波斩罗jué来临,撞在其shàng,轰的一下,仙幕碎裂,王林身子一冲而出,在冲破仙幕的刹nà,王林手中仙剑向前一抛,口中喝道:“定”

  仙剑之◇太快,一冲之下rú同闪电,直奔前方黑衣人而去,nà黑衣人皱起眉头,他此刻已然来到了封仙印shàng空,抬起右手骨,向后一捏,就要去抓电闪而来的仙剑

  但,就在这时,王林的一声“定”字,rú同奔○雷一般轰隆隆的回荡

  nà黑衣人头颅rú常,但手骨,却是不由得停顿了一瞬,这一瞬间,仙剑一闪而过,斩下的,是这黑衣人整条右骨

  其右臂是在脱离了他的身体后,诡异的化作一片骨粉,消散在了虚空

  王林这个时机抓的极为准确,若非是仙剑距离黑衣人太近,nà即便是施展了定身术,在这黑衣人身shàng时间也是太短,很难起到攻击作用

  但此刻,则不然

  nà黑衣人整个人怔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空空的右臂,眼中露出一丝难以想象的愤怒,这愤怒,使得他双目内透出浓郁的杀机

  “本仙在此地守护无数万年,这才恢复了完整的骨骸,你居然敢毁我右臂”nà黑衣人整个人仿若疯狂○,居然放弃了封仙印,一冲之下,直奔王林而去

  飞来之中,这黑衣人脸shàng狰狞之色前所未有,仅剩的左臂抬起,双指成剑,直奔王林一剑而来,黑暗的虚无,在这黑衣人一指之下,发出咔咔之声,居然被他◇划开了一道裂缝

  王林眼中寒光闪烁,身子后退间右手抬起指天,口中喝道:“呼风”

  他体内元力迅运转,此刻也顾不得消耗,立刻一股黑风在他右手之shàng出现,刹nà间便散开,笼罩四周,形成一股剧烈的黑风

  阵阵寒气散开,黑风呼啸间,直奔nà黑衣人吹去

  这黑衣人眼中露出震惊,这一次,他的震惊甚至比看到王林有其师尊法宝之时还要浓郁数倍

  “仙帝之术呼风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黑衣人面色大变,身子立刻后退,他太清楚呼风的威力了,这呼风对他来说,在当年就是一场噩梦

  他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违反了仙条,虽说师尊求情,但仙帝白凡仍然施展了一式神通,曾说若他可以抵抗,则饶过性命

  当年的仙帝白凡所施展的,便是这呼风

  在nà呼风下,他整个肉身崩溃,就连骨头也消散,若非师尊逍遥子出手,怕是连头颅也无法保住

  此后,他便被师尊逍遥子送入这里,守护nàguān材,是借着大阵,经历了无数万年的打坐,这才把元神内的呼风之法驱除,得以形成骨骸

  此时,他再次看到这呼风神通,却是立即吓的魂飞魄散,急忙后退,同时毫不犹豫的张口喷出一物,此◇物是一枚蓝色之丹,喷出后立刻把四周的一切,染成了蓝色

  “你是仙帝白凡的什么人”黑衣人再次大喝,他身前的蓝丹散发柔和之光,使得他在黑风下,并未受伤

  王林眼中杀机浓郁,没有说话,而是迈★步间,直奔前方而去,在他的身体外,黑风呼啸,仿若此刻的王林,与nà黑风融为一体,瞬间临近黑衣人,右手向前一按,立刻黑风顺着他的动作冲出

  黑衣人面色苍白,再次后退,身前的蓝光略有黯淡,不过黑人的双眼,却是猛地一凝,低吼一声,双手向前一推

  立刻其身前的蓝丹旋转起来,散发出阵阵蓝光,仿若一个漩涡,把吹来的黑风吸入其内

  “此人呼风之术不强,但我却不能碰到一丝,否则的话,立刻便会引发体内残存的nà丁点呼风之法

  呼风,此术太过歹毒,一旦入体,便几乎无法彻底驱除,且若是再被此术入体,立刻就会引发当年之伤

  该死,此人怎么可能会呼风眼下就要靠师尊赠予的法宝了”黑衣人面色极为阴沉,借着蓝丹抵抗之际,身子迅后退

  王林眼中杀机浓郁,盯着黑衣人,毫不犹豫的一拍储物袋,立刻射神车幻化而出,在他身前其shàng五彩光芒一闪,立刻化作nà五彩蝴蝶

  此蝶◇出现之后,翅膀微微扇动,一片五彩之粉散开,看去极为美丽

  在这蝴蝶现身的刹nà,王林双手掐jué,蓦然间,向着后退之中的黑衣人一指

  立刻nà蝴蝶向前缓缓飞起,翅膀一扇

  就在■这一刹nà,远处后退之中的黑衣人,立刻身子一顿,眼露惊骇,左臂手骨,砰的一下碎裂,化作飞灰,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只灰色的蝴蝶

  这蝴蝶出现后,翅膀再次扇动

  黑衣人面色苍白,身子不断地后退,其双脚骨骸,立刻崩溃,他眼中之惊色,极浓,眼看nà蝴蝶翅膀再要扇动,他大吼一声,半截身子立刻自动崩溃,形成一股强大的推力,使得他身子瞬间便后退出老远,直接落在了放着guān材的阵法之shàng

  在他shàng半截身子落入阵法的刹nà,一道道黑气从阵法内的血液中出现,不断地融入他的体内,使得他下半身迅形成虚幻之体

  此刻,蝴蝶翅膀再次一闪,黑衣人身体内砰的一声,刚刚凝聚而成的虚幻之体再次崩溃,只是瞬间,从阵法内冒出的黑气,立刻使得他又一次形成身体

  不断地持续中,nà庞大的阵法,黑气已然不在涌入guān材内,而是全部涌向了黑衣人,他下半身的虚化之体渐渐凝实,到了最后,仿佛拥有了血肉

  王林目光闪烁,身子向前一冲,抬手之间,呼风之术再次出现,连续两次施展呼风,王林体内元力有些不足,面色苍白之下,但眼中的杀机却是不断

  很显然,若是不杀此人,就无法离开这里

  黑风纵横,化作大片尘埃,出向阵法nà黑衣人面色大变,正要退后,就在这时,射神车化作的蝴蝶,单独的左翅轻轻一扇

  立刻间,黑衣人虚幻而出的身子,砰的一下崩溃,就连同他身体外的黑袍,在这一刻,也全部的崩溃,瓦解

  他整个人,此时出现在半空的,只剩下一个头颅,他的眼中,露出的惊骇,已然浓郁到了极限

  “破坏规则这是破坏规则之力的法宝”黑衣人失声道,毫不犹豫的迅后退,只是此刻,黑风来临,呼啸之际直奔他吞噬而来

  黑衣人眼中露出绝望,他不甘心,若是他修为巅峰之时,即便是对方有nà破坏规则的法宝,他也有办法抵抗,甚至若是有肉身,他有把握在刹nà间,便可直接杀了对方,让其根本就没机会施展这法宝

  “若非是我当年受白凡呼风侵害,此刻也不会rú此畏惧nà不成形的呼风之术我不甘心”黑衣人眼中露出恨意,在nà黑风吞噬而来的刹nà,他猛地向前吹出一口大气

  这气息是他元神精气,此刻毫不犹豫的吹出,立刻与黑风碰撞,轰的一声,他借着这股推力,头颅迅后退

  他眼中闪过一丝果断,他咬牙之下,退后至阵法中心guān材旁边,喃喃道:“师尊,不是弟子不守承诺,而是眼下,若不打开guān木,弟子必死无疑”

  他说着,头颅向着guān材狠狠地一撞,砰的一声,这guān材的盖子被打开,在打开的刹nà,其内躺着的青年,其肉身立刻消散,好似与外界一接触,便立刻崩溃了一般,只是瞬息,便消散一空,guān材内,再无一物

  “龙道子,你犯了仙条,被仙帝惩罚,为师也无法救你,只能帮你把头颅连同元神封印,存于这里,守护此guān为师夜观天际,算出仙界会有大劫,你离开,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此guān是远古仙域之宝,是为师历经凶险下获得,名为避天guān

  你当知晓,为师未成仙前,俗间有一子,为师欠他太多,只能取其一丝魂魄,在成仙后放弃一切修炼的时间,放弃一切机缘,寻找到这避天guān,把他之魂放入其内,可重凝聚魂魄肉身,终有一日可苏醒

  他苏醒后,你要认他为主,此生不得背叛,而你,届时也可以此guān凝聚肉身,恢复修为”

  师尊当年的声音,在黑衣人头颅落入guān材的一刻,在其耳边回荡

  “师尊,不要怪我……”

  黑衣人,龙道子,眼中闪过一丝果断,在他头颅进入guān材的瞬间,nàguān☆材盖立刻自动飞来,紧紧的扣合,一震之下,居然化作一道晶光,冲出阵法,直奔远处飞去

  王林目光一闪,nà刚才刚才的一幕,让他心神一震,他亲眼看到guān材内的nà青年,在guān材打开的一刻消散★

  又亲眼看到黑衣人头颅进入guān材内,其肉身居然以肉眼可见的度,迅的凝聚而出

  “这是……”王林双眼一凝,他毫不犹豫右手掐jué,射神车化作的蝴蝶飞来,落在王林脚下,带着他直接追出,同时王林左手虚空一抓,立刻封仙印带着呼啸之声,紧跟其后,直奔前方guān材追去

  塔山是一晃之下,化作一片虚影,融入王林身后,消失不见

  王林眼中寒芒闪烁,紧追不舍

  “此物到底是什么宝物,居然可以让肉身重凝聚”

  晶石guān木内,龙道子肉身以极快的度凝聚而出,nà种拥有了**的感觉,是他在这无数万年从未有过

  他眼中露出寒芒,带着一丝狞笑,喃喃自语道:○“师尊,我龙道子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守护你子无数万年,原来,只需要在这里面躺shàng片刻,肉身就能恢复

  既rú此,你为何当年要让我rú此痛苦至今,是担心我恢复了肉身后,不为你守护这guān○材么原本我之前还有些愧疚,但现在,逍遥子,我算是明白了可笑我龙道子对你始终感激救命之恩,师徒之情,这无数年,宁可自身痛苦,也绝没有打这guān木半点注意,真是可笑”

  guān材内,龙道子狠狠□地一握拳,立刻体内便传来一阵砰砰之声,仿佛骨头在碰撞一般,这种感觉极为舒服,龙道子眼中精光一闪,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以一种无法想象的度疯狂恢复

  从与王林一战的阳实与窥涅之间,也◎就是一品天仙,立刻便稳稳的达到了窥涅初期,成为三品天仙

  “逍遥子,你骗的我好苦”龙道子眼中露出杀机,体内修为疯狂攀升,片刻间,便达到了六品天仙,并未停止,还在继续

  王林追击之中,面色微变,他感受到在前方的guān材内,一股庞大的仙力正在疯狂的凝聚,越来越强

  “这到底是什么宝物”王林倒吸口气,眼中露出震惊

  龙道子狞笑中,运转体内仙元之力,刹nà间,其修为在疯狂的攀升中,达到了九品天仙也就是他当年在仙界的巅峰

  没有结束,在他修为达到九品天仙的瞬间,其修为暴增之下,突破了天仙的级别,有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变化,轰的一下,龙道子眼中之精光,仿佛可以穿透这guān材

  他的修为,这一刻,脱了天仙,达到了仙王

  “三品仙王逍遥子,你只不过是九品仙王而已,现在我龙道子也是仙王,待我杀了nà区区shàng仙,取了他的法宝,从此之后,不去仙界,这天下之大,你无论rú何,也找不到我”龙道子大笑中,抬起右手在guān材盖shàng一按,立刻砰的一下,guān盖飞起,龙道子身体一冲而出

  王林立刻停下身子,面色极为阴沉,正要后退,但双目却是■一凝,向前看去

  只见nà龙道子,在冲出guān材的刹nà,其狂笑之声尚在回荡,一股磅礴之力,从他体内散出,其强大的程度,虽说比不过血祖,但却仍然强大

  好似一场浓郁的仙力风暴,弥漫四▲周,而nà风暴的中心点,正是此人

  “小辈,去死”龙道子狂笑中,身子向前一踏,但,就在这一瞬间,却是剧变突生

  他的双脚,在抬起的刹nà,无声无息的消散,转眼间,双腿以及shàng身,★双臂,好似粉碎一般,消散了

  这一幕,与之前他打开guān材盖子,其内nà青年消散,几乎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龙道子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低下头,却看不到了自己的肉身,n●★双臂,好似粉碎一般,消散了

  这一幕,与之前他打开guān材盖子,其内nà青年消散,几乎一模shuāngbì,hǎosìfěnsuìyībān,xiāosànle

  zhèyīmù,yǔzhīqiántādǎkāiguāncáigàizǐ,qínèinàqīngniánxiāosàn,jǐhūyīmóyīyàng

  “zěnmehuìzhèyàng……búkěnéng”lóngdàozǐzhěnggèrén,jiāngzàileyuándì,tādīxiàtóu,quèkànbúdàolezìjǐderòushēn,nà消散rú风,破灭了一切

  就连他的头颅,此刻也开始了模糊,好似化作无数碎片,将要消失在着虚无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师尊,为什么会这样”龙道子眼中露出恐惧,他整个人rú同疯癫了一般,歇斯底里的吼道

  “师尊,我守护你子无数万年,为什么你要杀我你曾说过,这避天guān哪怕只有一丝残魂,在其内也可成型,但,为何我在其内恢复了肉身,却是崩溃为什么”龙道子抬头向着天空吼道

  “逍遥子,当年我若非为你获得了这避天guān的线索,rú何能触犯仙条,可你却rú此对我恐怕即便是我真按你所说,待你子苏醒后进入这guān材内修养,其结果,也是一样你,是想杀我”龙道子头颅,渐渐地消散,包括其内的元神,同样崩溃,化作虚无的一部分

  好似尘归尘,土归土……

  但,却是有一股浓郁的怨念,在这虚无中久久不散,这怨念,是龙道子在仙界未崩溃前一直到此刻,nà无数万年中累积,在其死时的一瞬间,爆发出来

  这怨念之强,已然无法想象,若不驱散,怕是将会永恒的存在于这虚空中,或许在无数岁月之后,可以从这怨念内,再次诞生一个的生命

  王林目睹了这一切,沉默片刻后,右手指天,口中轻声道:“道化,黄泉”

  一条黄泉铺展开来,nà些怨气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在刹nà间,直奔黄泉而去,融入了黄泉中,立刻,这黄泉内原本就存在的怨气,与其融合,不断地壮大

  一炷香后,怨气全部被吸入黄泉,在王林转身离开之际,黄泉消散

  nàguān材,被王林虚空抓着,他目光凝重,仔细的看了nàguān材几眼,沉吟起来

  “此物,可让魂魄滋养,恢复肉身,但却不能出来,一旦从guān材内走出,便会烟消云散……若非是本该rú此,nà就一定是使用的方法不对”沉默中,王林把这guān材收起,暗叹一声,远远地离开了

  他在刚才看到这guān材神通的刹nà,却是想到了李慕婉

  “东临星此刻以我的修为,应该可以去一探究竟”王林目中露出精光,他来到这罗天星域,除了躲避天运子等老怪外,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寻找东临星的向家,找到让李慕婉苏醒的方法

  王林永远也忘不掉,在nà潮汐深渊内,听到画轴之shàng女子,说出nà可令李慕婉苏醒之时,他心中的nà种震撼与冲击

  nà一刹nà,他身体内产生的冲击,可以令天地崩溃,让他整个人仿若被数以万计的雷鸣临身,脑中的唯一信念,便是去东临星,去向家,无论rú何,无论真假,也要去一趟

  无论此事的难度有多大,无论此事代表的各种危机,王林,都会选择去面对人的一生,有一些事情,是惊涛骇浪也无法阻止,是哪怕天崩地裂,也必须要做

  罗天西域,陌域内深处,此地长久没有修士身影出现,仿佛这里,是绝地一般,灰色的雾气弥漫,看不到十丈外景象

  只有nà飘散中的雾气,缓缓地漂动,仿若永恒

  四周是极为安静,没有半点声息传出这陌域的深处,全部都被这雾气笼罩,没有尽头这一日,忽然雾气起了一些轻微的波动,这波动初始尚还微弱,但瞬间,便剧烈起来

  雾气翻滚云涌,好似其内有一个庞然大物在扭动身子一般,此刻,若是从shàng方向下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方圆数十万里内,所有的雾气都在剧烈的翻滚,仿若怒浪向着四周涌去

  随着雾气的散开,只见一头仿若鲸鱼一般的庞然大物,在雾气内若隐若现,此物太大,粗略看起,怕是不下数万里长

  它身子一动,便使得四周的灰雾四下云涌翻滚

  在此物的头部,没有眼睛,只有一张大口此刻缓缓地张开,一股浓郁的灰雾在其张口的刹nà,□喷了出来

  在此兽张口之时,可以看到其口中,有一座阵法,此刻阵法闪烁光芒,走出一人,在此人身后,陆续还有人影出现

  当先一人,一身青衫,看起来虽是青年,可却有一股浓郁至化不开的沧桑蕴含◇pēnlechūlái

  zàicǐshòuzhāngkǒuzhīshí,kěyǐkàndàoqíkǒuzhōng,yǒuyīzuòzhènfǎ,cǐkèzhènfǎshǎnshuòguāngmáng,zǒuchūyīrén,zàicǐrénshēnhòu,lùxùháiyǒurényǐngchūxiàn

  dāngxiānyīrén,yīshēnqīngshān,kànqǐláisuīshìqīngnián,kěquèyǒuyīgǔnóngyùzhìhuàbúkāidecāngsāngyùnhán,仿若一个千年老者,寄身在青年体内一般

  王林眼中透出恍惚,走出阵法的一刻,立刻便被一股冲力推动,整个人顺着雾气飞出,在他身后出现的nà些仙选族族人,一个个脸露茫然,带着一丝对于未知世界的胆怯,紧跟王林之后

  王林被雾气推动,踏出的瞬间,他转过身,向后看去,一眼就看到了nà庞大无比的巨兽

  “果然是涂司记忆中的幽冥兽……此兽在古神时代便已经拥有,来历不详,此兽没有任何攻击性,是胆子极小,只是,此兽体内却是另有乾坤,仿若蕴含了另外一个世界,庞大无比,远远地过了其本体大小

  没想到,涂司记忆中之物,到了现在,仍然还存在”王林望着nà幽冥兽,内心暗叹

  此兽此刻也发现了王林等人,缓缓合shàng嘴,慢慢的退后,消失在了雾气中,除了翻滚云涌的雾气,已然看不见了它的身影

  王林,消失了近大半年的时间,再次出现罗天星域,而此刻,整个罗天星域内,却是发生了两件翻天覆地骇人听闻,另所有修士为之震撼的惊天大事其中之一,矛头赫然就是指向王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