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塔山,仙卫


  张口一吞,那封xiān印便化作一道微弱的金芒落入王林口中在元神内受雷威凝炼

  “此物长久在元神内,定然会沾染一些雷霆之力”

  吞下封xiān印,王林目光一闪,拍了储物袋,立刻从其内飞出三面紫色小旗,这三面小旗相互包裹在一起,在其上,还yǒu阵阵禁制之光闪烁

  当年那雷xiān殿使者,便是被王林连同这三面小旗一同封印

  王林双手掐诀,一指之下,立刻这三个小旗之上的禁制消散,在其完全消失的瞬间,那被封印在内的雷xiān殿使者元神,立刻一冲而出,带着浓郁的恐惧,出现后立即就要瞬移而走

  王林眼中寒光一闪,拍了下储物袋,立刻尊魂幡飞出,化作大片黑雾弥漫天地,立刻便把那雷xiān殿使者元神吞噬

  “道友莫要杀我,我以重宝换命重宝”那雷xiān殿使者元神尖叫一声,挣扎在黑雾内,连忙求饶

  “什么重宝”王林神色冰冷,缓缓说道

  “罗天石,我知道什么地方yǒu罗天石,若道友承诺放我,我立即便带你去取”那雷xiān殿使者元神立即说道

  王林神色看不出喜怒,扫了那元神一眼,右手掐诀一指,立刻黑雾瞬间吞噬,把那元神封印在了尊魂幡内

  “罗天石……”王林沉吟片刻,不再去想此事,而是目光落在了半空中的三面小旗上,抬手虚空一抓,立刻这三面小旗落在他手中,喷出一口元神之气,把这小旗上的神识烙印抹去,印下了自身神识后,王林仔细的琢磨起来

  “这是一件罕见的防护类法宝”半柱香后,王林目光一闪,抬手把这三面小旗抛出,心神一动下,立刻三面小旗在他身体四周迅旋转,片刻间,一道紫色的雾气漩涡弥漫,其上散出之力,具备一定的防◎护

  王林体内元力运转涌出体外融入那紫色漩涡内,刹那间,剧变出现,只见这紫色雾气漩涡之,立即加快了数倍,不但如此,是雾气大浓,蔓延之下几乎笼罩王林全身,把他的身影彻底的包围在内

  三息■后,雾气消散,王林右手一勾,立刻这三面小旗收入手中,放回了储物袋

  “此宝威力狗扑”王林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多出两个黄色的纸符

  这两张纸符,一直dào现在,王林仍然看不出其作用,仔细看了片刻后,被王林收起

  深吸口气,王林眼中露出精光,他神色极wéi凝重,神识散开弥漫方圆十里,确定没yǒu任何端倪后,这才拍在了储物袋上

  金光闪烁,xiān气弥漫,一个巴掌大小的阁□楼,出现在了王林的手心之上,盯着手中之物,即便是此刻,王林仍然心脏跳动加快,怦然心动,目光直勾勾的落在那阁楼上

  “若说我这cì在雷之xiān界内,最大的收获,当属此物藏品阁”王林舔了舔嘴唇,▲此物他自从获得后,一直不敢拿出,毕竟这宝物,实在太珍贵了

  “这里面,一共yǒu多少个xiān术……”王林眼中露出一丝兴奋,片刻后被他强行压下

  “凭我的修wéi,只能进入第四层,即便是以那白衣女尸进入dào了第九层,但却破不开禁制,无法取dào其内xiān术况且此物太过珍贵,说不定其上会yǒu一些yǒu关进入cì数的限制,眼下此地并未绝对安全,不能轻易研究”

  王林压下心◇中的渴望,深吸口气,谨慎的把这藏品阁放入储物袋内,但立刻他略一犹豫,又把此物拿出,按照当年学dào的印记,使得这藏品阁不断地缩小,dào了最后,只yǒu指甲一般

  随后他拿出一个空闲的储物袋,▲zhōngdekěwàng,shēnxīkǒuqì,jǐnshèndebǎzhècángpǐngéfàngrùchǔwùdàinèi,dànlìkètāluèyīyóuyù,yòubǎcǐwùnáchū,ànzhàodāngniánxuédàodeyìnjì,shǐdézhècángpǐngébúduàndìsuōxiǎo,dàolezuìhòu,zhīyǒuzhǐjiǎyībān

  suíhòutānáchūyīgèkōngxiándechǔwùdài,把藏品阁放在里面,解开上衣,划破胸口,把这储物袋深入肉内,元力运转之下,使得伤口很快便恢复

  “如此,没yǒu人可以知道藏品阁在何处”王林摸了摸胸口,嘴角露出微笑

  在他的身上,还yǒ●u几个储物袋,里面几乎被装满,全部都是xiān玉,这些xiān玉的数目,太过庞大,均都是在雷之xiān界中获得

  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王林把这cì雷之xiān界一行的收获整理了一番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王林站起身子,一跃下飞起,蚊兽带着欢快的呼啸飞驰而来,把王林托在身下,直奔远处建筑群而去

  地面上的雷蛙,眼皮一翻,身子一跃,在大地轰隆一声震动中,跳出很远,在下方跟随蚊兽而去

  刚一临近xiān选族居住之处,王林便神色一凝,只见在前方建筑群内的一处宽大的广场中,所yǒu的xiān选族族人全部跪在那里甚至连孩童与女眷都在

  广场的中间,yǒu一个三丈大小的木尊,其上躺着一人,正是塔山

  塔山的面色如死灰,双目黯淡,仿佛随时都可以死亡,浓郁的死气弥漫在他身体四周,显然已经dào了弥留之际

  看dào这一幕,王林沉默,早在两个月前,王林便■看出,这塔山已然是油尽灯枯,在这塔山的身上,那奴符之力很强,这种奴符,是传承血脉中留下,容不得别人反抗

  塔山,可以说是第一个反坑者,只是代价,却是全身符文印记反噬,根本就无法继续存活下去

  他坚持了两个月,今日,却是dào了尽头,再也无法残存

  在塔山的身边,xiān选族先祖老者,一脸的悲戚,怔怔的望着塔山,两行老泪留下

  “孙儿……”老者轻声道这个称呼,他已经很■◎久没yǒu说出口了

  四周一片安静,但却yǒu一股浓郁的悲伤弥漫,所yǒu的族人,全部望着塔山,沉默中透出悲哀

  “塔山……”

  “塔山……”

  一声声低语,从一个个x◇iān选族族人口中传出,渐渐的,这声音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话语这是xiān选族全族之人此刻心中唯一的声音

  “塔山”

  在他们心中,塔山,是xiān选族的英雄,在无人可以对抗xiān人奴符之时,只yǒu塔山,以其绝不屈服的姿态,向所yǒu的族人证明,奴符,并非是不可抵抗

  虽然,抵抗的代价,是以生命……

  塔山神智此刻已然恍惚,他昏暗的双目望着天空,隐约间,好似回d◆ào了儿时,听着族人在耳边不断地诉说

  “xiān人,是我族之主,我xiān选族每个人的一生,都要奉献给xiān人,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就是xiān人在这世间的使者……这▲,是我们的荣耀”

  塔山的眼角,留下泪水,他恨,恨这天地不公,恨所yǒu的xiān人

  王林身子从半空落下,站在了广场边缘,沉默不语

  老者望着塔山,狠狠地一咬牙,猛地转身,望着四周的族人,以其沧桑的声音,大声说道:“族人们,塔山说的对,世世代代,我们守护这里,可换来的,是什么是雾兽,是那杀死我族众多族人的雾兽

  而这一切,是xiān人所致,我们,在xiān人眼中,只是那喂养雾兽的食物”四周一片安静,所yǒu的族人,沉默中望着老者,在他们的身上,yǒu一股力量,在酝酿,在积累……

  “塔山曾与我说过,xiān人,已经不再,当年的xiān界,已经崩溃……此事,我听闻后一直隐瞒,并未与族人去说,但今天,我要说”老者眼中露出奇异之芒,这是一种几乎疯狂的目光

  他话语一出,四周所yǒu族人,顿时轰然,这一消息,让他们极wéi震惊,他们体内那股酝酿的力量,迅的攀升

  “恩公,我说的可对”老者目光一眼就落在了远处边缘的王林身上

  在这一刹那,四周所yǒu人,全部看向王林,等待他的答案自从两个月前王林杀了那xiān人后,恩公这个词语,便○从老者口中说出

  王林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缓缓说道:“xiān界已然崩溃,xiān人,已经不再,即便是yǒu,也是极wéi稀少”

  “xiān界崩溃,xiān人如此对待我族,凭什么▲,我们不反抗即便是死,也要如塔山一样,死的yǒu尊严”老者激动中,大喝

  他的声音,沧桑中带着一股直入灵魂的力量,冲击着四周所yǒu的族人,一个个族人抬头中,双目露出的光芒,这是一种反抗dào底的目光,是一种宁愿死,也绝不再成wéi别人奴仆,成wéi雾兽食物的坚定

  “反抗”其中一个族人,握紧了拳头,低声道,在他之后,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

  “反抗”

  “反抗”

  一个个声音此起彼伏,dào了最后,几乎形成了一股风暴

  王林沉默中,目光在塔山身上看去,许久,他轻声道:“我,可以让他不死”

  他声音虽轻,可落在四周xiān选族族人耳中,尤其是○那老者,身子一颤,眼中爆出激动,他上前几步,在王林身前十丈外停下,跪在地上,泪水流下,颤声道:“恩公,此言可真”

  王林沉吟片刻,缓缓说道:“yǒu五成把握只是,我的神通一旦成功,塔山虽说不死☆,但却会成wéi一具没yǒu意识的傀儡,能否最终恢复了意识,需要靠他自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