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弑仙


  血祖冷冷的看着王林指头未停,依然点下,瞬间虚空按在了王林身前三寸

  “砰”一声巨响蓦然回荡,王林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立刻被远远地抛开,在半空时他身体翻转,落在地面后大地立刻在咔咔声中出现了一圈圈裂缝

  王林的身子不断地退后,每一步落下地面都会出现大片裂缝,在不断地碎裂声中,王林一直退出百丈,这才稳住,全身狼狈不堪,嘴角流下鲜血

  在他的前方地面上,留下无数碎裂的痕迹,似乎见证着那一指力量的强大

  血祖一步迈步,便lái到了王林十丈外,平静的开口道:“我只给你三句话”

  王林嘴角鲜血再次流出,全身多处骨头碎裂,仙卫的肉身极为强悍,这尚是首次受到如此重伤但王林què是嘴角露出xiào容

  这xiào容很是阴沉

  “王某还以为,血祖前辈真的会一指完全落下,不顾姚惜雪生死,把在下这分身毁了”王林此刻心中没有任何畏惧,血祖虽强,但没有天强,他身为逆修,连天都敢反,何况区区血祖

  若是刚才血祖的指头完全落下,王林相信这具仙卫必wáng无疑,就连其内他的神识,也会立刻崩溃

  “你还有两句”血祖眼中杀机一闪,抬头看向天空,缓缓说道他刚才真的想一指头把此人戳死,然后搜魂寻找姚惜雪的下落

  但他心中què是不得不谨慎,在他看lái,这王林极为狡猾,果断狠辣,否则的话,如何能在那妖灵之地内掀起大浪,甚至把连他在内的众多老怪,都戏耍了一番,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进入那潮汐漩涡,消失不见

  “此人以分身前lái,自然不怕被我杀死,一旦我若真的杀了这分身,怕是其本体那里立刻便会对惜雪出手血魂丹,并非毫无破绽……”

  王林擦去嘴角鲜血,整理了一下衣衫,缓缓说道:“血祖前辈,姚惜雪很安全,这几百年晚辈并未动她一根毛发,晚辈可以把她交出,让你父女团聚,只不过,前辈需要放晚辈离开,并承诺不会找晚辈麻烦”

  血祖目光从天空收回,落在了王林身上,眼中没有喜怒之色,而是一片平静,说道:“可以老夫以道为诺,交出我女儿,我不杀你”

  王林盯着血祖,许久之后内心暗叹,他分不清此人所说到底是真是假,沉默片刻,王林张口一吐顿时一个晶体飞出

  落在一旁瞬间便化作了一个传送阵,此阵法并不稳定,隐约间透出将要崩溃的迹象

  “姚惜雪,便在这阵法内”王林缓缓说道

  他没有与血祖继续玩弄心机,血祖修道数万年,论心机,比之王林只会深,不会少,与这样的人,心机只能是下乘,明白了这一切,王林针对血祖的陷阱,便从阴谋,过度至了阳谋

  扔出传送阵,王林身子立刻一晃,★化作长虹迅后退,冲向大陆边缘的虚无

  他度极快,已然把全部修为都用在这上面

  “血祖,王某给了你机会,该如何选择,不在我,而是在你……若你信我之话,先行进阵,说明你心中坦荡,承诺为真那■我王林也坦荡一次,你信我,我就信你

  但,若你不进阵,而是lái追杀我则表示不信王某,承诺是虚假,那休怪王某心狠弑仙”王林眼中寒光闪烁,度快,不到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想与血祖为敌,当年若不是无奈,也不会禁锢姚惜雪,他让李元把传送阵开启的次数设定为三次,正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计划

  血祖看了那传送阵一眼,神识一扫,立刻在其内察觉到了一丝姚惜雪的气息,他虽说看不透这传送阵内具体是何处,但对于▲自己女儿的气息,què是清晰无疑,那传送阵所通之处,确是姚惜雪

  他脚步向前一踏,直接便lái到了传送阵前,一抓之下此阵立刻崩溃,化作无数晶光被血祖右手全部握住,使得这些晶光再次凝聚,成为了晶☆

  紧接着,他猛地转身阴沉的望着远处虚无中迅逃走的王林,喃喃说道:“困我女儿数百年,区区几句话就想让老夫放过你……老夫不信道,怎么可能会不杀你”他说着,眼中露出酝酿了数百年的杀机,身子向前一迈,整个人蓦然间追了上去

  王林顺着虚无的雷光铁链逃遁中,立刻便感受到一股从后方传lái的杀机刹那间浓郁至极,他暗叹一声,眼中寒芒一闪

  “血祖,如此一lái就休怪王某了非王某心毒,而○是你纠缠不休”

  血祖踏步而lái,他眼中的杀机浓郁,此刻几步便追lái,右手抬起,向下狠狠地一按,整个虚无在这一刹那蓦然一顿

  王林脚下的雷光铁链,在瞬间崩溃,居然从中间被生生的断开◆,与此同时四周的虚无,立刻笼罩在了血海之内,把王林全部包围

  “炼”一声低喝下,四周的血海立刻沸腾,疯狂的向着王林凝聚而lái,它们的度太快,几乎刹那间便从王林肉身的所有汗毛内钻入其身体,瞬间□便把王林分出融入仙卫内的那股神识弥漫

  一阵无法形容的刺痛,立即传遍王林全身,仙卫傀儡内王林的元神,立刻感受到了极端的痛苦,好似正在被一片片撕碎

  相对于元神,仙卫肉身的强悍,在这一刻☆biànbǎwánglínfènchūróngrùxiānwèinèidenàgǔshénshímímàn

  yīzhènwúfǎxíngróngdecìtòng,lìjíchuánbiànwánglínquánshēn,xiānwèiguīlěinèiwánglíndeyuánshén,lìkègǎnshòudàolejíduāndetòngkǔ,hǎosìzhèngzàibèiyīpiànpiànsīsuì

  xiàngduìyúyuánshén,xiānwèiròushēndeqiánghàn,zàizhèyīkè体现了出lái,在那血海的炼化之下,硬是生生的抗住,使得炼化缓慢下lái

  这还没完,只见一道血光从仙卫天灵冲出,直接融入虚无,消失不见,它并非真的消失,而是通过一种奇异的仙术神通,破碎虚无而去,直奔王林本体隐藏之处逼近

  血祖对于王林的恨,已经到了顶峰,他想要把王林的分身炼化,顺带着还有其元神,就连那不知隐藏在何处的本体他都可以通过这个法术炼死

  本体隐藏的碎片大陆,刹那间便被红光覆盖,地面上的红芒如同海洋,齐齐向着王林本体所在冲去,渗透了大地,凝聚在一起仿佛形成一根红色的针,直接刺向王林

  一旦被这针刺中,王林元神立刻就会全部崩溃,立即身wáng

  藏身在地下的王林本体,此刻猛地睁开双眼,毫不犹豫的拿出李元赠送的禁制球,仙力一吐,操控储物空间一半的禁制崩溃与此同时他身子一晃,直接从地底冲出,那红色之针紧追而lái

  “血祖,不知在虚无崩溃中,你女儿是否可以安然无恙”仙卫傀儡内王林的元神,闷哼一声,狰狞的传出这最后一句话,就此崩溃

  血祖面色一变,他几乎立刻便感受到了手中传送阵的结晶内,传出一阵阵崩溃的波动,他lái不及去继续收★拾王林与那尚未被炼化的傀儡肉身,直接抛出结晶,打出一道稳固的烙印

  这结晶立刻化作一个传送阵,这,是它第三次开启,也是最后一次

  传送阵开启,一股毁灭的气息从其内瞬间透出,但此刻的血祖▲,què是无法去考虑太多,他面色阴沉的一步踏出,直接进入传送阵内,其稳固阵法的烙印在这一刻起到了作用,硬是使得这传送阵,在血祖进入后没有崩溃

  血祖身影消失,进入储物空间的一刹那,他立刻面色大变,以他的见识,此刻立即认出了这里,是一处仙人开辟的储物空间

  一股寒气从他心中升起,这无数年lái,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死wáng的威胁了,即便是与天运子多次挑战,他都没有现在这般的头皮发麻

  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修士

  此刻的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怦怦、怦怦的加,悠久的岁月,使得他对于仙人的储物空间有着详细的了解

  他深知,这储物空间若是崩溃,可以在瞬●间把其内的一切全部毁灭,即便是有血魂丹,可在这毁灭下,也一样不行

  除非是一次性的把所有的血魂丹全部吞下,或许才可以凭借其内那神秘的力量,抗住这储物空间崩溃的毁灭

  “该死的,这王林怎★么会找到一处储物空间,这种地方,即便是天运子想要找,也只能是凭运气王林,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血祖几乎咬碎牙齿,他进入这里后立刻便感受到了女儿的气息,一冲之下直奔一处山谷飞去,几乎刹那间,他便从其内找到了封印姚惜雪的禁制球

  他甚至都lái不及解开禁制,便立刻把这禁制球收好

  此刻,在外界被他神通化作的红针追杀的王林,一脸狰狞,引动了储物空间全部的禁制,使得这储物空间,开始了最终的崩溃

  “你要杀我,我便弑仙,让你死”王林双指成剑,在自己身上连点九下,度快,他身后的那根红针,入髓入骨般,紧追不舍

  抓着姚惜雪的禁制球,血祖整个人如同疯狂,往日的冷静全部没了,有的只剩下全身的一片红芒,他仿佛疯癫,向着被自己烙印凝固的传送阵,疯了一般的冲去

  在他的四周,这储物空间崩溃,两条山脉瞬间便被撕裂,一股毁灭一切的力量,瞬间弥漫,仿佛要将他淹没

  “王林,老夫若逃出,上穷碧落下黄泉,誓必杀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