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终于来了


  从传送阵走出时随着阵法波纹的消散,展现在王林面前的,是一处陌生的天地,天空依然阴沉,有雷光游走,地面上一眼看去,无法看dào边缘

  虽说陌生,但却有股熟悉的气息,此地,依然还是雷之xiān界

  “李yuán有大才”王林望着远处,他很少佩服人,但这李yuán对于禁制的种种手段,却是让他有些佩服

  能从xiān人开辟出的储物空间内设置一个传送阵,这里面所涉及dào的对于禁制的掌握,王林自认自己很难做dào

  收回目光,王林右手抬起,在身后的传送阵上一拍,此阵立刻缩小,最终化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晶体,被王林拿住,放入储物袋内

  他看了看四周身影一晃,便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处,在此处碎片大陆飞行数日,王林暗中记下位置,在一处山脉间,他谨慎的落下,确定四周并无异常后,直接遁入地底,在深处寻了一个位置,把姚惜雪那个打不开的储物袋藏下

  又设置了几个禁◇zuòyīdàozhǎnghóngzhíbēnyuǎnchù,zàicǐchùsuìpiàndàlùfēihángshùrì,wánglínànzhōngjìxiàwèizhì,zàiyīchùshānmòjiān,tājǐnshèndeluòxià,quèdìngsìzhōubìngwúyìchánghòu,zhíjiēdùnrùdìdǐ,zàishēnchùxúnleyīgèwèizhì,bǎyáoxīxuěnàgèdǎbúkāidechǔwùdàicángxià

  yòushèzhìlejǐgèjìn制后,王林小心翼翼的离开

  他身上若一直留着这个储物袋,则太过扎眼,不符合王林接来下的计划藏好储物袋,王林身子在地底迅行走,穿过了很远的距离后,他在一片平原上露出身影,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山脉,王林目光一闪,身子化作长虹飞向远处

  他度极快,并未在此处碎片大陆停留,而是dào了其边缘位置,直接踏入虚空铁链之上,迅飞去

  谨慎的在虚无中顺着铁链飞行了一个月后,王林眼前看dào了另外一处碎片大陆,他深吸口气,直接以土遁之术在这大陆的地下深处,寻找了一处位置盘膝坐下后立刻双手掐诀,打出一个个禁制

  在这一个月的飞行中,王林重点研究了李yuán留下的玉简内,有关如何隐匿气息的禁制,在来自血祖那巨大的危机之下,王林的研究,进步极快

  虽说无法彻底的瞒过血祖神识,但却可以略做隐藏,若是在平常的情况下,或许最终还是无法成功藏身,但眼下,配合王林的计划,却是有一丝可能,使得他真正的藏起来

  一道道禁制在他身体四周出现,组成一个圆形的禁制球,王林盘膝坐在其内,在这禁制球就要闭合的刹那,他身后虚影一晃,xiān卫傀儡踏步而出

  望着xiān卫,王林嘴角露出一丝阴森,扔出传送阵化作的晶体随后缓缓地闭上双眼,yuán神分出一股,与本体断开了连接,直接融入xiān卫体内

  这是xiān卫的神通之一,可以让炼制者yuán神融入,从而进行操控

  yuán神分出后,在王林闭目的一刻,他右手之上最后一道禁制飞出,填补在了禁制球内,此球一闪,迅收缩,转眼间便化作一个光点,闪烁之中消失不见

  xiān卫睁开双目,其眼中露出寒芒,抓着传送阵晶体吞入口中,一晃之下直奔上方而去,很快便冲出地面

  挥动了一下身子,短暂的不适过后,以xiān卫为肉身的王林,神识在地下一扫,无法发现本体的存在

  “若是没有xiān卫这具肉身,或许瞒不过血祖的寻找,可现在,我却是主动送上门,那血祖一旦察觉,定会被这具肉身内的yuán神吸引”

  王林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这具肉身,一晃之下化作一道流星,冲向远处,他神识全部散开弥漫四周,此刻◎的他,就好似黑夜中的明灯,若是有人寻找,立刻便可以把他锁定

  一路飞去,王林肆无忌惮,这种感觉,他自从来dào罗天星域后,便一直被压制下来,毕竟他是逃至这里,联盟星域的众多老怪随时dōu有可能■detā,jiùhǎosìhēiyèzhōngdemíngdēng,ruòshìyǒurénxúnzhǎo,lìkèbiànkěyǐbǎtāsuǒdìng

  yīlùfēiqù,wánglínsìwújìdàn,zhèzhǒnggǎnjiào,tāzìcóngláidàoluótiānxīngyùhòu,biànyīzhíbèiyāzhìxiàlái,bìjìngtāshìtáozhìzhèlǐ,liánméngxīngyùdezhòngduōlǎoguàisuíshídōuyǒukěnéng追杀而来

  现实的一切,让他不得不谨慎

  可现在,既然这血祖已经来临,王林索性放开了心神,再加上此刻是以xiān卫肉身,此肉身的强悍,虽说比不过本尊,但却远远过了修士以及一些炼体者

  如此一来,王林飞行间自然便有了一股睥睨的气息,

  “血祖眼下,王某只等你来”王林眼中寒芒极为浓郁,他,要杀人

  许是他身上的杀机以及肉身达dào了阴虚境界的气息这一路之上,即便是有修士遇dào,也dōu是略有犹豫,避开而走

  王林索性也不寻宝,展开度在一处处碎片大陆上飞行而过,每dào一处大陆,他神识便会疯狂的散开

  时间缓缓过去,转眼间便是五个月,这五个月来,王林横冲直撞,他有大事要做自然不会去主动惹事,但若有不开眼者,他便毫无顾忌的一拳轰击而出

  强悍的肉身,再加上王林神识变化出的神通,使得他的实力,在这一刻,达dào了顶峰,五个月的时间,在○这雷之xiān界的一些修士中,已然略具威名

  尤其是那肉身的强大,完全可以与法宝一拼,如此一来,是在一处处碎片大陆的穿梭中,使得一些问鼎修士连连避开,甚至一些阴虚修士,也往往眉头一皱,避开不理◇

  不过,王林没有盲目的胡乱走动,而是绕着其本体所在之处四周的碎片移动,如此一来,他的位置便有了局限,这样的话,好处有二

  一是不会因为自己的胡乱走动,与血祖错失二,则是间接的保护本体○不会被血祖发现,毕竟若是他离开的太远,一旦血祖先找dào了本体,那么将会落入被动

  他在寻找血祖,同样的,血祖,也在寻找他二人之间,越来越近……

  血祖一身红袍,此刻在虚无中迈步而走,往往一步之下,便如同瞬移,顺着铁链以极快的度,直接越过

  他神色平静看起来仿佛不温不火,但双目内的红芒,却是日复一日的浓郁起来,以他的修为,即便是天崩地裂,也不会动了心绪,但他这一生唯一的女儿,姚惜雪,却是他仅有的破绽

  为了姚惜雪,他可以与天斗,可以杀尽一切阻碍,甚至于,若是修道的第三步与他的女儿之间让他去选择,血祖或许会挣扎,会犹豫,但最终,一定还是会选择自己的女儿

  ○这就是他与凌天候、天运子完全不同的地方,若是天运子,怕是放弃一切,也会选择第三步

  为了自己的女儿,他甚至放弃了尊严,放弃了自己父亲死前,让自己发下的毒誓,此生,绝不踏入罗天星域半步……
  “父亲……你既然让我发下毒誓,为何最终,还要留下一块罗天石……”这个问题,在血祖的心中存在了很久,很久

  血祖平静的一步迈出,踏上了前方的碎片大陆,他神识同时散开,如同狂风横扫,弥漫整个大陆

  但,就在这一刹那,他原本平静的面孔,蓦然一片阴寒,缓缓地抬起头,望着远处,眼中露出浓郁的几乎化作实质的杀机

  “王林……”

  这杀机太浓,其前方的一座山峰,受dào这目光杀机的笼罩,瞬间轰的一声,崩溃了

  在山石横飞,尘土掀起中,血祖身子向前一踏,整个人瞬间消失无影

  在血祖踏上这大陆的前一息,王林同样身子如流星,从另一端的虚无铁链内冲出,他刚一来dào这大陆,神识尚未散开,突然整个天空蓦然间一暗,黑压压的云层疯狂的凝聚

  就连这大地,在这一刻dōu轰隆隆的颤抖起来

  此处碎片大陆上所有的修士,在这一刻,瞬间便感受dào了那来自灵魂的颤抖,无论他们什么修为,阴虚也好,阳实也罢……

  修为的差距,如同沟壑,使得他们完全无法抗拒,仿佛这一刻天威降临

  王林身子立刻一顿,他眼中刹那间爆出精光,直勾勾的盯着远处,嘴角露出冷笑

  “终于来了……”

  天空轰隆一声雷鸣,无数云层在这一刻仿佛被一双大手撕裂,向着两旁迅分开,一片血般的红霞透出,笼罩下方,强大的神识如同风暴,席卷整个碎片大陆

  这神识太强,其内蕴含的第二步神通,使得这碎片大陆隐约间居然开始了崩溃在王林的前方,从云层内透出的红霞是浓耀的刺目

  仿佛在这一刻,此处碎片大陆,被红光覆盖,如同扔进了血池之内

  在王林前方百丈外,红光凝聚,化作一个人影,几乎瞬间,这人影便凝实起来,露出了一个红发红眉,一身红袍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极为英俊,当年的乾风与此人一比,dōu有些暗淡无光在这男子身上,是有一股独特的气息,他现身后,平静的望着王林,一语不发

  但王林却是可以看dào,在对方平静的双目内,升起的一团似乎可以把天地焚烧的红色火焰他没有与王林废话,直接右手抬起,向前一点

  一指点去,只听咔咔之声回荡,天空好似dōu被这一指戳开一般,直奔王林眉心而去

  “你若杀我,姚惜雪即便有血魂丹,也必死无疑”王林盯着血祖,在其指头来临的刹那,缓缓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