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剑柄与剑尖


  “我要你的梅花***之术”wáng林平静的开口但词意,却犹如鲸吞

  对于梅花***,wáng林只是知晓此禁zhì在上古修真界名气极大,但却颇为讲究嫡系之分,外人绝不会学到,即便是嫡系弟子,也根据身份不同,最多学到九禁唯有掌门,才可完整的学到***

  时至今日,此禁zhì早就已经失传,为后世禁zhì大师感叹

  在妖灵之地仙府内,是wáng林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梅花***●残余,之前看到这李元出手禁zhì一晃便化作十八,他便有些怀yí

  他加怀yí的,是拿到那隐匿气息禁zhì的玉简后,他一看之下,脑中浮现十八尊巨像

  这十八尊巨像与梅花相差极大,那时的w□áng林,心中便有了迷惑,但他仔细琢磨之下,却是从其内看出了一些端倪

  方才言辞,以平静确定的语气,实际上却是试探,若这李元否认,那么他也无了兴趣,出手或者离去只是一念间

  这也是wáng林一路上始终跟随的重要原因,若仅仅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源器,以他的性格,定然不会如此

  只不过这李元身上太过神秘,wáng林有些不确定,此人到底是否真的只是问鼎大圆满的修为,故此一路上,他并未出手

  此刻来到了目的地,上山之际,wáng林这才发难

  李元沉默,少顷之后,他微微一笑,说道:“区区梅花***之术,既然许兄看中,李某割爱就是”他一拍储物袋,立刻拿出一枚玉简,放在眉心凝神片刻,扔给wáng林

  “此内有梅花十三禁,剩余五禁,待进入此山后,在下自会送上”

  wáng林接过玉简,神识一扫神色尽管如常,但内心却是怦然心动,这其内并无任何口诀,有的只有十三尊巨像,在这十三尊巨像之下,则是脚踏十三朵梅花,他们彼此之间极为巧妙,浑然天成之中是蕴含了某种规则

  至始至终,葛姓女子都一直沉默,好似一切都与她没有半点关联一般,她只是默默的望着眼前的山峰,神情充满了恍惚

  “许兄,李某擅长的,并非只有梅花***,不知你是否听闻过,禁zhì之中的四大禁术”李元转身,走向山峰,好似不怕wáng林拿了玉简后离开

  收起玉简,wáng林闻言眼中平静,脚步向前一迈,向这山峰行走

  “传闻天地初开之时便有规则出现,久化之下,分出一道,称之为禁亦或者是阵叫法不同,但大意一样

  天地玄黄四品,便是恒久以来,对于禁zhì的划分”李元没有回头,步伐不快,向着山顶走去,葛姓女子跟在其后,神情始终恍惚

  “可在天地玄黄之上,还有一个层次,我辈中人,称之为虚虚化四分,便是四大禁术此山,便是由四大禁术中破灭禁布置而出,无数年来,无人能够走入这山峰顶端,因为这山峰,没有尽头”李元的声音徐徐传来,落入wáng林耳中

  “许兄定会yí惑,李某是如何知晓这一切”李元一步迈出,跨过凸起的一处山石,右手掐诀,随意的按向虚空

  这一按之下,立刻整个山峰一晃,震动四起,巨响回荡之中,偌大的山峰居然在这一刻,生生的缩减了小半

  虽说仍然还是看不到山顶的尽头,但却明显的感觉到,比之前降低的不少

  “即便走上了此山峰的山顶,又如何?没有正确的破解之法,搜索全山,也看不透此山深处的云雾”李元转身,似笑非笑的望着wáng林

  “许兄,你可yí惑?”

  wáng林望着李元,平静的说道:“你很聒噪”◎

  李元眉头一皱,随即微微一笑,转身继续向上而去不过却是不再说话,而是眼露追忆,徐徐前行,好似这山峰的一草一木,在他眼中都极为熟悉一般

  行至这山峰中段时,李元再次右手掐诀,这一次其手◆诀有些复杂,虚空拍去,蓦然间,这山峰再次轰隆作响,wáng林双目一凝,只见山峰又一次缩小上方的山顶,似乎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丝

  就在李元施展禁zhì的瞬间,wáng林耳边传来微弱的神识声音:“前辈救我,此人是个疯子,他……”

  这声音来自葛姓女子,只是还没等她说完,李元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使得葛姓女子的话语,生生的止住

  “葛虹,要说,便直接开口不要以神识”李元冰冷的目光中,露出一丝嘲讽他整个人,在踏入这山峰之后,变的与之前,大不一样

  葛虹沉默,片刻后,她银牙一咬,退后几步,来到wáng林身旁,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会有一些安全的感觉

  “我知道你是谁,你来到我们葛家,并非偶然,而是有着目的”葛虹尖声道,她不想死,即便是心中有了答案,但眼下却仍然要争取那生机

  李元微笑点头,说道:“没错”

  葛虹面色苍白,厉声道:“为什么是我,当初拿走你主人之物的,不是我,是葛家先祖”

  李元眼中寒芒闪烁,微笑道:“因为你,是当年那贼子的直系,你们整个葛家,你,是他唯一的直系”

  葛虹眼中露出恐惧,她拿出储物袋,尖声道:“我都给你,这里面有画轴,铁剑,罗盘,只有这三样东西,我全都给你,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李元接过储物袋,眼中露出复杂之色轻轻一拍,其内飞出三样物品,其一,便是那把铁剑,另外一物,则是一个古朴的罗盘,◎最后的,便是画轴

  李元拿起画轴,一抖之下铺展开来,他怔怔的望着画幕,眼中露出惆怅

  这画幕上所画,是一座山,此山很高,其中有大半都处于云雾之中,在那山下,有一柄飞剑,此剑腾空飞跃

  剑柄之上,站着一个男子,此人只有虚影,略有模糊在那剑尖之上,同样站着一人,此人的背影,与李元极为相似

  wáng林目光一闪,望着李元,心中有了猜测,这画幕上看,很显然是这仙界并未崩溃之◎时所画,若真如此,那么这李元,莫非是仙人不成

  wáng林倒吸口气,但又觉得不像

  李元轻叹,收起画轴,珍重的放在了储物袋里,又把宝剑与罗盘收好,看向葛虹,平静的说道:“走”说着,他转◇▲过身,继续向着山峰顶部走去

  葛虹面色苍白,银牙一咬,没有向上,而是冲着山下,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迅离去

  wáng林神色如常,迈步前行

  至于李元,好似根本就不在意葛虹的离开,◇始终都没有回头,行走没有间断

  “许兄定有很多yí惑,莫问,等到了山顶,李某自会告知,这一切,现在即便是我,也有些模糊……”李元声音透出一丝奇异

  wáng林没有说话,与李元一同,一前一后,向着山峰走去

  途中,凡是禁zhì,均都在李元右手一挥之下,全部破除,有数次,他施展了那越来越复杂的禁zhì之术,使得这山峰不断地缩小

  每一次山峰的缩小,都使得那山顶在目光中浮现,最终,随着山峰的缩小,山顶,已然遥遥在目

  那山顶之上,有一个巨大的石像,这石像雕刻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在他的身旁,有一把飞剑,此剑的剑尖,同样站着一人

  看到那这石像,李元神情有些激动,他度下意识的加快,闪烁之下,直奔山顶而去,转眼间,便来到了顶端,站在那十多丈高的石像之下,眼中露出悲哀

  wáng林同样来到了山顶,望着石像,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自那石像上透出,散发出▲阵阵的威严,在那上面,有一丝禁zhì的气息透出

  尤其是这是石像的右手,掐着一个看似简单,可若仔细看却是极为复杂的印决,在wáng林目光落在这印决的瞬间,他心神一震,好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吸引,◎欲要离体而出一般

  在他的耳边,恍惚中好似传来了无数剑的呼啸,眼前是一片昏暗,放眼看去,无数全身仙气缭绕的仙人,手持各种法宝,正冲天而去,与天在战

  这些仙人,是身体外雷光闪烁,往往举手间,便有可怕的雷霆神通拔地而起,直接冲击至天空

  而天空,却是空无一物这些仙人与之交战的敌人,一个都没有但,却有一个个仙人,爆体而亡

  这诡异的一幕,让wáng林心神一震,就在这时,在那些仙人之中飞出一道剑光,那是一把通体闪烁紫色雷光的宝剑,在那剑柄之上,站着一人,此人正是石像所刻者

  剑尖上,同样也有一人,但他的样子,却与李元,没有半点相似

  此剑一出,所有的仙人纷纷散开,剑光闪烁,带着一股让wáng林即便看一眼都觉得心神恍惚的剑气,直接冲天而起

  他依稀间,好似在这寂静的幻觉中,听到了一声平静的呐喊

  “吾亡,魂不灭”

  这声音传来的刹那,那冲天而起的宝剑,站在剑柄之上的男子,身子一颤,崩溃瓦解,只留下那剑尖上的仆人,怔怔的望着空空的剑柄

  一股至极的悲哀,从那仆人眼中透出,好似恒久一来,站在剑柄之上的主人,便是他心中的天,而此刻,天,塌了,剑柄之上,再无人影,空了……

  这世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与一柄剑,从今以后,剑柄的位置,只有虚无……

  带着死意,他抬起头,看向这天,踏在剑尖之上,循着主人的足迹,冲出,直奔天空而去

  “主亡,仆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