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望月之怒,如古神一指


  古神涂司记忆中曾有一句话来形容望月这种寄生于古神的存在之物

  “若天道有冥则古神有月”

  冥这个字,可以解释成灵,也可以解释成魂,总之此话的前半句,讲的便是这天道,并非是死物,而是自有其该存在的,或者可以说bú为生灵所了解的灵性与魂

  后半句,说的就是望月,在古神涂司的记忆中,望月到底是如何出现,就连他也bú甚了解,似乎在很远很远之前,便已经存在了

  就如同天道的魂与灵一样,都是bú可捉摸之物,谁也说bú清楚因果

  “望月之怒,如古神一指”这是涂司记忆中,有关望月的第二个描述,却是王林印象中最为深刻的一句话

  从字里行间了解,望月一旦发怒,达到了第三种形态那么便相当于古神一指的威力,这威力,可大可小,大者,如九星古神一指,即便是修真星,也一样崩溃

  小者,如一星古神,则徒增笑料

  但显然,此刻王林眼前的这头庞大的望月,绝bú是笑料

  全身寒芒立起,王林与仙卫之,展开到了极限,扛着半截望月之骨,疯狂的逃遁他在途中也曾试过以天逆吸收,但却是bú知为何度很慢,短时间内根本就bú可能完成

  整个云霞星,在这一刻,轰隆隆之声剧烈的回荡,这声音太大,说它是奔雷都有些小了,传遍之下,四周无数星空范围内,几乎都可以听到这轰隆隆的巨响内,传出的那饱含了愤怒的咆哮

  王林眼皮乱跳,头也bú回急逃走,望月没了骨头bú会死,只要时间足够,完全可以再次凝化出一条

  只bú过很显然,眼下这条望月骨,是其bú知多少悠悠岁月下才凝练出来,也难怪望月如此愤怒

  望月庞大的身子轰隆隆之下,缓缓地舒展开来从之前的圆形,慢慢的拉长,这一动作中,阵阵撕扯的声音回荡,望月身上的大片陆地,再次崩溃,这一次的崩溃,加的彻底

  无数巨大的触手,在其身上bú断地延长,缓缓地摆动,一股庞大到bú可思议的气息,渐渐地从其体内透出

  贪狼身影从巨鼎内幻化而出,但他出现的时机却是太差,正是望月发怒之时,望着bú远处的裂缝贪狼红着双眼,阵阵低hǒu从其口中传出,他死命的加,想要冲出

  只bú过,就在这时,那到裂缝,却是缓缓地收拢

  “bú”贪狼眼中欲滴血泪,凄惨的hǒu道

  望月,合上了嘴巴,庞大的身子,充满了威慑力,但它的行动,还是有所缓慢,并非自如,只bú过随着升仙果余威●的消匿,却是渐渐地恢复

  王林扛着望月骨,身后跟着仙卫,此刻踏入星空一拍储物袋,顿时星罗盘飞出,踏在其上整个人化作银光,带着长长的望月骨,头也bú回的疾驰

  望月bīng冷的目光,遥遥○dexiāonì,quèshìjiànjiàndìhuīfù

  wánglínkángzhewàngyuègǔ,shēnhòugēnzhexiānwèi,cǐkètàrùxīngkōngyīpāichǔwùdài,dùnshíxīngluópánfēichū,tàzàiqíshàngzhěnggèrénhuàzuòyínguāng,dàizhezhǎngzhǎngdewàngyuègǔ,tóuyěbúhuídejíchí

  wàngyuèbīnglěngdemùguāng,yáoyáo的盯着远qù的王林,庞大身子上那些无数触手,略一挥动,顿时一股风暴骤然而起,这风暴太强,以至于形成了一片音爆声响

  顿时一股气浪向四面八方冲击,在气浪中望月那庞大的身子,向前一推,几乎看bú见它在移动,但却与王林距离,被瞬间拉近

  与此同时望月张开嘴,一声古神之语吐出,刹那间,王林头皮发麻的看见,上百条百丈长短的小望月,从其口中裂缝打开的瞬间,冲了出来

  贪狼赫然也在其内,他望着星空,眼中的兴奋再次点燃,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阔别已久的星空的味道,让他心情之激动,无法言表

  但他知道,此刻还bú算是真正的逃走,出现的刹那,他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星罗盘上的王林,一怔之下立刻明悟,眼中露出恨意

  但他却bú敢轻举妄动身边的那些百丈凶兽太多,他担心自己一动之下,把这些凶兽的注意力吸引来

  王林倒吸口气,毫bú犹豫的一排储物袋,拿出只剩下数滴的仙酒,咬牙之下,喝了一口,只剩下两滴存放

  刹那间,蓬勃的仙力在他体内爆发,这股仙力极为浓郁,甚至可以说颇为精纯这毕竟,是真正的仙人之物

  忍着剧痛与那种昏迷的感觉,王林抬起右手,向着冲击而来的那群望月,狠狠地一指,口中喝道:“定”

  言出法随,他体内好似要爆炸的仙力,在这一刹那顺着其右手宣泄而出,化作无穷之力,弥漫天地,一字定,瞬息间,好似天地之力停止了运转

  若是平常,王林bú可能做到这一点,即便是现在,也是倚靠了仙酒之威,若是没了仙酒,他根本就bú可能把定身术,施展到这等程度

  借着定住的一刹那,王林头也bú回的迅冲出,度之快,是毫bú犹豫的施展了妖灵之地那擅长逃遁的老者所拥有的神通之法

  只bú过,王林定住的,只是那些小望月,那头化作云霞星的巨大望月,却是根本就没有半点影响,它一冲之下,带qù狂猛的冲击力,却是使得所有被定住的望月,立刻恢复了■自由

  只bú过贪狼却是运气太差,他身子同样被定住,恢复的也略晚了一些,却是在便被望月临身之际,再次落入了其巨大的裂缝中

  在贪狼感觉,他只看到眼前一黑,下一刻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自由

  只bú过贪狼却是运气太差,他身子同样被定住,恢复的也略晚了一些,却是在便被望月临身之zìyóu

  zhībúguòtānlángquèshìyùnqìtàichà,tāshēnzǐtóngyàngbèidìngzhù,huīfùdeyěluèwǎnleyīxiē,quèshìzàibiànbèiwàngyuèlínshēnzhījì,zàicìluòrùleqíjùdàdelièféngzhōng

  zàitānlánggǎnjiào,tāzhīkàndàoyǎnqiányīhēi,xiàyīkèquèshìfāxiàn,zìjǐjūrányòuhuídào了那裂缝中

  绝望的贪狼眼中露出疯狂,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大口鲜血,全部落在了巨鼎之上,此鼎立即散发出一股沧桑的气息,是掀起一股环形的波纹,带着贪狼一闪之下,便于前方冲击最快的一头小望月,直接变换了位置

  他面色苍白,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指前方逃遁中的王林,狰狞的大喝道:“王林,休走”

  王林早就注意到了贪狼的身影,此刻头也bú回,右手再次向后一指,体内剩余的风暴般的仙力顿时涌现

  定

  贪狼正要再次施展巨鼎神通,把自己的位置与王林交换,只是就在这一刹那,定身术降临,他身子立刻一止

  望月的目光,在这一刻,突然落在了贪狼身前的巨鼎之上,眼中爆出奇异之光,它在那巨鼎上,察觉到了一股让自己很舒服的气息

  当年这望月在没有苏醒时,之所以没杀贪狼,正是因为此人身边的这个巨鼎,只bú过当时它没苏醒,只是下意识的把鼎连同贪狼送入排泄之地

  那里虽是望月排泄之处,但同样,也是吸收的地方,望月潜意识的,想要把这鼎吸收,故此,才会有贪狼近百年的憋屈人生

  在贪狼身子被定住的一刹那,望月立刻吞来

  王林目露奇异之芒,借着这个机会,再次疾驰,拉开了距离

  贪狼只感觉眼前一黑,等回复行动之时,却是已然被吞,处于裂缝的边缘,这种起起落落来来回回的经历,使得贪狼满脸苦涩,但同时,对于王林的恨,是浓郁的滔天

  “都是因为你”

  贪狼狠狠地一咬牙,双手掐诀,按在了巨鼎之上,一道乳白色的光芒自其眉心闪烁,印在了巨鼎

  “老夫即便牺牲寿元,也要逃出这里”贪狼怒hǒu,他身前的巨鼎,在这一刹那,吸收了贪狼的▲寿元,立刻变大

  几乎转眼间,居然无限的增长,一股浩淼的沧桑之气,随着巨鼎的变大,无始无终的传出

  望月咆哮起来,其声音轰隆隆的传来,王林身子一颤,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体内俨然已经受了重●

  至于仙卫傀儡,同样是身子一震,体外的金光彻底崩溃,就连其双目的灵性,都略有黯淡,只bú过比起王林,他受伤却是较轻

  借着巨鼎变大之际,贪狼果断的冲出,直奔外界而qù,此刻望月的大★口,被bú断增长的巨鼎撑起,迅的变大

  “这鼎,老子bú要了”贪狼心痛的转身就要冲向远处

  但就在这时,那庞大的望月向外一吐,大鼎被它强行吐出,望月眼中露出奇异之芒,身体上的触手立刻延■伸,直接便缠绕住了巨鼎,另有触手迅冲出,直奔距离最近的贪狼卷qù

  贪狼面色阴沉,一拍储物袋,立刻拿出一面屏风,立在一旁双手掐诀按在上面,立刻一股山河之力,在这星空内蓦然出现

  王林逃遁之中神识甚至出现了错觉,好似这星空bú再,却而代之的,只是一片气势如虹的万丈山河

  “山河图”王林身下的星罗盘度一缓,他眼露贪色,直勾勾的盯着那巨大的屏风,此物当年他便见过,贪狼曾言,他没有找到真正的山河图,但却找到了这个有山河图投印的屏风

  望月眼中始终bīng冷,双目之内闪烁一个奇异的符文,这符文,王林认识,正是古神之语

  符文闪烁中,一根百丈大小的手指,在望月身前,幻化而出,这只是一个手指,其上皮肤极为粗糙,但却隐隐有一种令人着迷的气息弥漫

  这手指虽是虚幻,但这一刻,看在王林眼中,却是真实的无法想象

  “望月之怒,如古神一指”王林倒吸口气,额头见汗,内心狂跳,他终于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