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母亲


  “王平……是你么……”那中年妇人轻声道

  王平上前来到妇人身边,望着其脸上已经不再的当年青春,微笑道:“周若彤”

  中年妇人咬着下唇,怔怔的望着王平,许久,婉约的一笑,轻声道:“刚才一看到你,我就认出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回来了”

  王平看着眼前的女子,内心颇为感慨,在女子的身边,还跟着一个shí多岁的小女孩,其样子,与当年的周若彤,很是相似

  “这是你的女儿么?”王平问道

  妇人点头,回头对女孩说道:“叫叔叔,他是娘亲小时候的伙伴”

  “叔叔……”女孩似乎有xiē怕生,站在自己娘亲身后,低声说道

  此刻,四周的村民之中,有几人也依稀间认出了王平但看到那xiē铠甲森然的士兵,却是不敢上前相认

  王平望着那小女孩,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把身子躲在母亲后面,没有说话,眼中露出害怕之色

  王平轻叹,抬头对妇人说道:“我去后山祭拜一下孙爷爷……”

  妇人微笑,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王平身边的青宜,而是拉着孩子,站在了自己男人身边她的男人,是一个壮汉,显然继承了其岳父打猎的本事只是这壮汉,若王平仔细看,会发现,不是那么陌生

  王平转身,向后山zǒu去,青宜则是深深的看了那低头摸着孩子头发的少妇一眼,zǒu向王平

  王平刚刚迈出数步,那躲在母亲背后的小女孩,露出头,大声□道:“叔叔,我叫许念萍”

  “念萍……念平……”王平脚步一顿,暗叹一声,没有回头,继续zǒu去

  一直到他们zǒu出很远,一直到村民散开,那站在妇人身边的壮汉长叹,轻声道:“你这是何苦◎……”

  “哥,不要再说了”周若彤抬起头,微微一笑,其笑容,很是美丽,她的眼中,也露出开心的神色

  “能再看到他,我就知足了”

  孙泰的墓,没有杂草,显然经常有人清理,王平站在墓前,许久之后,默默的离开

  “青宜,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会去见父亲……我有二shí年,没有见过他了……”王平轻声道

  青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王平身边,好似这一生,不管王平去何处哪怕是黄泉,她都会不离不弃,这与当年的约定无关,而是一种陪伴

  “有一xiē事情,到了那时,也该到问清楚的时候了……”王平回头看了一眼落月村,渐渐地离去了

  祁水城,王林很久都没有去客栈了,他整日都是坐在院子内,他在等,等王平的回来

  落叶,总是需要归根的,游子,同样也会有一天,回到亲人的膝边

  三个月后,祁水城内,充满了兵荒马乱的气息,府内的一xiē仆人,相继离开,只剩下一个始终跟随的老仆人,因为没有去处,便选择留了下来

  整个祁水城,好似快要空了一般,纷纷躲避战乱,虽说天行帝国的大军,所过之处没有任何百姓伤亡,但恐慌,却是依旧蔓延

  祁水城,被天行帝国占据大军继续推动,王平站在城外,没有zǒu进,而是随着大军,离去

  “父亲,现在的我,还没有完成当年的愿望,等孩儿完成,便来见你……”

  时间的转轮,不断地前行,春夏秋冬交错数次,一晃,又是五年

  王平,五shí二岁

  大秦、尘云,相继臣服,天行帝国,成为了冉云星上,唯一的国度

  从他二shí七岁那年离开,到现在,二shí五年的时间,王平,获得了他想要的一切,尽管这里面有很多很多事情,不是他所知晓,尽管这时间,有xiē太快

  只不过,王林当年说了一句“可以”,那么这一切,也就不出奇了

  打下了江山,王平没有立刻来见王林,而是平静的望着自己的山河,感受那天地的浩荡

  王林,依然还是每天清晨坐在院子内,在老仆人的陪伴下,过着平凡的生活,他的心,在这五shí多年的岁月中,渐渐地升华

  平平静静,不起波澜,度过了shí年

  六shí二岁的王平,看起来颇为苍老,shí年的凡间至尊,使得他的心,累了,这种累,使得他对于童年,对于那八年的山河大海,极为怀念,他怀念的,是这二shí八年,有父亲陪在身边的感觉

  青宜,也变成了老妇人,脸上起了皱纹,但她的目光,却是柔情浓

  尽管,这xiē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子嗣……

  这一日,王平离开父亲第三shí五年的晚秋,这一年的秋天,落叶飞舞,秋风吹☆袭中,透出淡淡的秋寒

  王平zǒu下了凡人至尊的位置,把这江山,送给了始终跟随他一路的臣子,离开了

  他带zǒu的,除了这三shí五年的记忆外,便只有青宜一人,踏上了去祁水城的马车,缓▲缓地奔向自己的父亲

  马车驰骋在官道上,相送的,是官道两旁飘落的叶子,它们随着风,摇晃间落在地面上,马车一过,带起的风,也只是让它们再次飘起,可落下的位置,却始终环绕大树,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让它们,不会远离,而它们,仿佛也不愿远离一般

  落叶,总会归根,游子,也会回到亲人的身边就如同这落叶与大地的距离,祁水城,越来越近……

  王林坐在院子内,唯一的老仆人,在三年前去世,这大房子里,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在他的身前,放着一张桌子,旁边两个凳椅,桌子上几个小菜,一壶酒,三双筷子

  菜,还冒着热气,阵阵香味弥漫,被风一吹,遥遥的散出府外

  一阵马蹄声传来的同时,轱辘压地的声响,也渐渐地回荡,并在府外,停了下来,只有几声长长地马嘶,仿佛在告诉着别人,马车,来了……

  马车上,王平zǒu下,对着青宜温和一笑,拉着她的手,zǒu进了大门,门顶上方,写着“王府”的青底红包的匾额,似乎见证了岁月的沧桑,那青色,略退,红色,是露出了白痕

  王林抬起头,这个动作,他好似等了三shí五年,脸上露出和蔼的微笑,轻声道:“过来坐下,菜还热”

  简简单单的话语,透出平淡的温馨,没有询问,没有质疑,没有过多的客气,仿佛王平时常回来一般,王林的眼中,露出柔和

  王平怔怔的望着自己的父亲,三shí五年了,他自从当初离开,便再也没有亲眼看到父亲,若说有,那也只是在梦中

  “爹……”王平跪在地上,两行泪水湿了衣襟

  青宜同样跪在了一旁,轻声道:“爹……”

  王林站起身子,把王平与青宜扶起,轻声道:“吃饭”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一种久违的温馨,在王平心中泛起,这种感觉,他已经阔别了三shí五年……

  青宜在伴随王平的这三shí五年中,早就猜到了王林的身份,知晓了这个长者,正是那当年独自一人杀入千幻星,震惊罗天北域一切修士的许木毕竟当年的云无锋,曾提过许木二字

  此刻她眼中仍然还是有xiē不敢置信,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慈祥的老者,与那威震北域的许木,重合在一起

  有关许木★的种种传说,青宜没有对王平说起,毕竟当年之事发生时,她尚未出生,一切都是听的传闻,无从出口

  一直到月色渐明,秋风扫过之时,王平放下了筷子,望着自己的父亲,心中有千言万语,但这一刻,却是没有一□句,可以说的出口

  “平儿,想问什么?”王林望着王平,缓缓的说道

  “爹,我想知道,我母亲的事情……”六shí多年了,从王平有记忆开始,他只问过一次,那一次,他看到了父亲的低落

  现在,是他第二次开口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他眼中露出追忆,望着天空的明月,轻声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修真星,它的名字,叫做朱雀……”

  王林的声音,透出浓浓的沧桑,从他口中,缓缓地说着一个叫做王林的少年,他近九百年的人生

  从踏入修真,恒岳派,天道宗,渐渐地随着王林的故事,一道人生的画轴,铺展在了王平与青宜的眼前

  故事很长,很▲长……

  但字里行间,却是透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使得听到这个故事之人,在心底,震撼……

  王平怔怔的望着父亲,听着故事,他身边的青宜,睁大了眼睛,这一幕幕故事,听在耳中,让她忍不◇zhǎng……

  dànzìlǐhángjiān,quèshìtòuchūyīgǔshuōbúqīngdàobúmíngdeqìxī,shǐdétīngdàozhègègùshìzhīrén,zàixīndǐ,zhènhàn……

  wángpíngzhēngzhēngdewàngzhefùqīn,tīngzhegùshì,tāshēnbiāndeqīngyí,zhēngdàleyǎnjīng,zhèyīmùmùgùshì,tīngzàiěrzhōng,ràngtārěnbú住沉浸其内,尽管她知晓,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王平的父亲,眼前这个老者

  “那个女修,叫做柳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