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岁月


  冉云星北部,帝山国都城一处极为奢华的殿府内,端坐一人,此人年近四旬,鬓角略有白发,一双剑眉下,有着星辰般的双目

  此人相貌极为英俊,青袍在身,充满了华贵之气,在他的身上,是有一股威严■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铺着一张地图,他目露沉思,望着nà地图,许久,才收回目光

  此刻已是深夜,月光落在外面,此人沉默中站起身子,来到大殿外,望着远处被月色笼罩的天地,轻轻的叹了口气 ◎
  “不知道父亲,此刻是否也在看这天地……”

  棉绒披风在男子身后被披上,男子抬起手,按住放在肩上的柔夷,微笑道:“还没睡么”

  在男子身后,走出一个nǚ子,这nǚ子相貌秀美,虽说已经上了年纪,但看去却丝毫不见老,反而有一股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

  nǚ子yǎn中露出柔情,望着男子,轻声道:“夜风寒,早些休息”

  男子抓着nǚ子的手,望着天空的明月,缓缓说道:“青☆宜,你说爹,此刻在做什么呢……”

  青宜脸上微红,尽管已经陪伴yǎn前这个男子多年,而且与其父亲的约定,她也如实说出,常年的伴随,使得二人发生了感情,但此刻,却是仍然如小nǚ儿一般升起红霞

  “是你爹爹才对……”青宜低声道

  男子哈哈一笑,抓着青宜的手不放,笑道:“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

  青宜心中泛起甜蜜,顺着男子的目光望着天空的明月轻声道:“爹爹应该休息了……○”

  男子yǎn中露出奇异之芒,摇tóu道:“我能感觉到,父亲,应该正在看我……”

  祁水城,王府院内,王林收回落在远处的目光,坐在院中的大树下,伴着秋风,听着nà树叶被吹动的声音,时★而,还会有一两片叶子落下,在他yǎn前飘过

  这些掉落的叶子,最终,都会回到树下,就如同外出的游子,若是累了,卷了,始终,还是会回到亲人身边一样

  岁月,仿佛顺着这树叶落下的轨迹,无声无息间流过时光转动,又是五年

  天行派的势力,已经极为庞大,笼罩三大帝国,弥漫整个冉云星,若是一直如此,倒也不会掀起风浪,但,三日年帝山国突出变故,对其境内的天行派进行全力打压,是派出大量兵士,展开剿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就好似油锅中加入了一杯清水,使得整个冉云星的凡人界,大乱,卷起一场轩然大*

  天行派的反击极为凌厉,只是用了半个月时间,便兵不血刃的获取了帝山国的兵权,帝山国满朝文武,却是十人中有六七,已然成为了天行派教众

  这场为期不足一个月的逆国,好似春雷般炸响,让人措手不及中,对于这个天行派,震撼心灵

  大秦、尘云两个帝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派出使者,与天行派联系,彼此签订盟约永不侵犯

  帝山国,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做天行的庞大帝国

  在天行帝国的国都,王平穿着龙袍,站在至高之处,仰望下方的天地,在他的旁边,青宜默默的陪伴

  天行帝国的臣子,仰望这生的帝国君主,对于这个人,他们总是看不透,好似这世间的一切事情,都从来不会被此人看重,仿佛即便是今天站在了这个位置,也只是他想要像着某个人,证明什么一般

  王平的目光,越过脚下的天地,望向了远处

  帝山国的事件,引起了冉云星上修士的注意,渐渐的有了插手的迹象

  王林的生活,依旧是平静如水,不起半点波澜他的容颜,加的苍老,这一年,是天行帝国成立的第五年

  大秦、尘云撕碎了联盟的约定,对天行国,展开了进攻

  对于这一切,王林没有去关注,他整日里坐在客栈内,听着四周之人不断地说着有关三国之中的一切传闻,默默的喝着酒,没有说过一句话

  当年的店家伙计从亲戚nà里借了些银子,把这客栈盘了下来,现在,成为了掌柜,的伙计,同样对于王林极为熟识,看到他进来,连忙端上年年如一日的酒菜

  “您老年纪大了,这酒啊,还◎是少喝一些”店伙计心地很是善良,放下酒菜后,关切道

  王林微微一笑,点tóu道:“今天就喝一壶”

  店伙计笑了笑,转身招呼其他客人,待闲暇之时,他靠在门口的柜台上,望着王林苍老的面孔,◇叹气道:“这王老爷子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年纪这么大了,也没有子nǚ陪伴”

  柜台后的掌柜,手从算盘上抬起,摇tóu道:“我曾听他们府内的丫鬟说过,老爷子有个儿子,只不过很多年前离家外出,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王林拿着酒壶,喝了一口,目光落在窗外,这一坐,便是一天

  黄昏之时,府内的老仆人来到客栈,在他们看来,老爷子已经老了,不喝酒还罢,一旦喝了酒,需要身边有人跟着,否则一◇旦摔了下怕是就要病倒

  踏着渐渐升起的月光,在府内老仆人的跟随下,王林回到了家中,空旷的大房子,一片昏暗,没有半点灯火

  让老仆退下后,王林坐在院子内的椅子上,望着天空,喃喃道:“时间■过得好快,平儿已经四十七岁了……或许,他自己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三大帝国的战争,缓缓地展开,修士的插手,使得这战争,不断地出现意外,但,这一切当天行帝国的君主亲自御驾亲征之后,却是瞬间改变

  无论什么程度的修士,在他面前,纷纷败退,渐渐地,所有插手的修士,慢慢的退出了凡人的世界

  这里面,除了王平的原因之外,与赵、冉、孙三家同时发令,也有很大的关联

  大军之中,在一座金色帐篷内,王平坐在上首,挥散了几个臣子,他起身走出帐篷,目光从不远处一堆堆士兵的身上越过,望向了远处的祁连山

  王平的样子,略有苍老,鬓角已经完全苍白,成为了凡人之中的至尊之后,他的◆快乐,并不多,繁琐的事情压在身上,使得他,从心里感觉到一丝疲惫

  他忽然有些怀念少年时期的十九年,在nà山村的童年所经历的一切

  沉默中,他望着nà祁连山,青宜从帐篷内走出,站在王平的○身边,轻声道:“你曾说过,nà里,是你童年所在,要不要过去看看?”

  青宜同样容颜流荡岁月的痕迹,柔和的望着王平

  王平轻叹,说道:“去看看……”

  一对军士在后跟随,王平与青宜,走向祁连山的方向,一路上王平怔怔的望着四周,yǎn前的一切,让他陌生中,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渐渐地,他看到了远处的炊烟,落月村,遥遥在目

  刚一临近,许是身后有士兵跟随的缘故,村子里立刻响起剧烈的犬吠,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落月村内的居民都极为警惕,此刻听到犬吠,立刻纷纷爬起,拿着平时种地的农具与火把,走出了各自的家门,遥望着不远处,nà一队铠甲森然的士兵与nà两个身穿便装的男nǚ

  面对村民不善的目光,王平没有说话,他望着这些村民,但最终,却是没有认出一个

  他的脸上,露出苦涩,岁月如歌,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即便是当年熟悉之人,此刻,却是也认不出来,变化太大

  何况,近三十年的时间,不知多少人踏入轮回,就此不再

  “去后山,nà里,埋着孙爷爷”

  青宜暗叹,与王平一同,向前走去前方的村民,犹豫不定中,缓缓地散开,露出一条通道

  就在这时,一个柔弱中带着不确定的声音,轻轻地传来

  “王平……”

  王平脚步一顿,转过身,目光落在了村民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身上,这妇人的样子,略有苍老,但看在王平的yǎn中,却好似看到了当年,nà个说出“我恨你”的nǚ孩子

  此刻,遥远的星空中,在nà望月化作的云霞星外,贪láng的身影如流星般穿梭而来,遥望nà云霞星,贪láng抽了抽鼻子,yǎn中露出奇异之芒

  “刚一进入这罗天北域,老夫便直觉这里有宝贝,顺着气息而来,果然没有出错,这星球外迷雾浓郁,显然是把其内的宝光掩盖

  不过看这星球的样子,似乎有些诡异”

  贪láng直勾勾的盯着云霞星,犹豫了片刻,缓缓的向前飞去,他一生不塌无宝之地,对于宝贝的存在,有着堪称可怕的直觉

  随着接近,他心脏狂跳,yǎn中露出的目光,加明亮

  “这种感觉,只有当年取nà大鼎之时才有,莫非此地,有堪比nà大鼎一般的宝物不成”贪lángyǎn中露出兴奋,这一刻,什么王林,什么封印都被他忘的一干二净

  他咬牙之下,一派储物袋,立刻nà黑色的大鼎飞出,在其身前漂浮开道,贪láng紧跟其后,慢慢的消失在了迷雾中

  “老夫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宝物”贪láng舔了舔嘴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