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卸甲


  时光如梭,岁月流逝春去冬来,又是五年过去

  这一年的冬天,来的特别的早,尚未入冬,一场大雪便散落大地,把一些仍然留在树枝上的枯叶冻僵,雪风一吹,枯叶与雪花一同,落向大地

  就好似人的寿元一样,尽管万般不舍,尽管不甘归去,但当那雪风吹袭时,却是不得不随风而去

  这五年,村庄内死了三个老人,诞生了三个的生命

  好似轮回,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转动起来

  孙泰,越加苍老,他的房舍就在王林家的旁边,这屋舍不大,但却有暮色笼罩就如同一个知晓天命的凡人一样,他不喜欢整日在房间里,而是坐在院子中,看着天空,以记忆内的辉煌,陪伴自身

  王平,十岁了,但相比☆村子里同年龄的孩子,王平看起来好似七八岁一样,很是瘦弱,只是他的小脸,不再如五年前般苍白,而是略有血色

  十岁的王平,生的极为俊俏,村子里的居民,都很是喜欢这个乖巧漂亮的小孩子,他的玩伴之中,☆不少小女孩,都对这个村里木匠家的男孩,充满了好感

  清晨的这场大雪,使得冷意略浓,孙泰安详的坐在院子内,穿着厚厚的皮袄,望着天空,眼中露出追忆

  在他的旁边,王平同样穿着厚棉衣,看着天空发呆

  “平儿怎么没有去陪你父亲,反而来到老头子这里?”孙泰眼中露出和蔼,低头望着王平,对于这个孩子,他是打心里喜欢若非王林曾说不会让这孩子修道,他真想把一生所学倾囊传授

  “不回去,张婶婶又来了”王平噘其小嘴,不满的说道

  孙泰微微一笑,摇头道:“你这孩子,放心,你爹爹不会同意的”

  “不一定,孙爷爷你看看,这三年来,张婶婶来了几次,我都算着呢,一共十二次十二次啊,这村里的大部分姐姐也好,阿姨也罢,怎么都看上我爹了呢?”王平皱着眉头,掰着手指头说道

  孙泰哑然失笑,看了看院子外笑道:“别惦记你爹爹的事情了,你看外面周家的二丫头,好像来找你了”

  王平一怔,抬头看向院子外,只见在雪地上,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小女孩,红着小脸,渐渐走近

  “王哥哥,你在么?”院子外,女孩清脆的声音传来

  王平皱着眉头,大声道:“我不在,你快走”说着,他索性走出了院子,看都不看一旁那眼睛里有了水汽的女孩,向自己家跑去

  孙泰看到这里,不由得笑了起来,眼中慈祥之色浓

  王林此刻,与孙泰不同,他皱着眉头,望着身前不断诉说的一个少妇,一脸苦笑

  王林在这五年内,略显苍老,就如当年化凡一样,为了不惊世骇俗,他的相貌,渐渐的不再年轻,而是步入中旬

  许是眼中沧桑之色,使得他,虽说中年但却有一种奇异的气质,弥漫不散

  “王家兄弟,你看平儿都十岁了,这孩子命苦,没有娘亲在身边,你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了孩子想想,村口的赵家女儿,那可是黄花大闺女,人家心甘情愿的跟你,而且还保证对孩子一定如己出一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少妇相貌颇有姿色,看着王林,苦口婆心的说道

  王林脸上苦笑浓,他无奈的说道:“此事……还是算了”

  “哎呀,王家兄弟,你这何苦呢,我知道你对平儿她娘痴情,所以一直没有再娶,但这日子也得过啊,你说你来这里已经有十年了,你刚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婴儿那时老娘……恩……我还没嫁人,可眼下你看看,我家的娃都八岁了”少妇不死心,继续说道

  就在这时,王平狠狠的推门走进,瞪了少妇一眼,坐在一旁不说话

  眼看那少妇还要再说,王平大声道:“爹,我饿了”

  王林松了口气,说道:“此事,就此作罢”

  少妇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你若不愿意,也不能强求不是,不过王兄弟,你若有看上的,可记得要和我说啊”说着,她回头看了王平一眼,伸手就要去摸王平的头

  王平轻哼一声,向后一躲

  少妇笑道:“这孩子,脾气不小,学学你爹,你爹的脾气在咱们村,那时数一数二的温和,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大闺女要上门呢”她说着,转身离开

  少妇走后,王平瓮声道:“爹,你……”

  没等他说完,王林微微一笑,说道:“小孩子莫要乱想,你张婶婶也是好意过来吃药”

  王平睁着大眼睛,望着自己的父亲,撅嘴道:“可是她要给平儿找个后娘,村里二虎子他爹就是给二虎子找了后娘,结果二虎子天天吃饭都吃不饱,还老是挨训”

  王林哑然失笑,摸着王平的头,笑道:“好,我答应你,不给你找后娘,行了,吃药”

  王平开心的拿起碗,一口便把里面的药汤喝下,这一次,居然不觉得苦,反而觉得有些甘甜,这甜,来自心里来自对于父亲的依恋

  “爹,有平儿陪着你,你不会▲孤独的,等平儿长大了,就伺候你一直到老”王平放下碗,认真的望着王林

  王林笑了笑,拍了拍王平的头,走出了房间,在院子里,拿着扫把清雪,待把院子的雪都清理好后,便拿着工具,干起木匠活

  ★◆王平在窗户上看到父亲,沉默了片刻,他的记忆很好,远远的过了同年龄的孩子,他一直清晰地记得,在sì岁的时候,自己无意中问起父亲,自己的娘亲在哪

  当时父亲的表情,很是奇怪,他不明白那表情的含义,★但是现在他长大了,却是明白,那个表情,叫做低落……

  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从那之后,再也没有问过有关娘亲的一切

  入冬后,大雪连绵,一场接着一场,寒冷的冬季来临,村子里的人就连活动,也少了起来寒冬腊月一天天过去,转眼间,春风袭来,把这冬天的寒冷,渐渐的扫去

  村子里的私塾,也在春季开办,村中的小孩子,便是在这里念书识字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一天一天过去,好似清水一般,不起半点波澜,平静中,却有着温馨,洗涤着王林疲惫的心灵

  随着王平一天天长大,王林对于天道,也不再执着的追求着明悟,而是以一种父亲的心态,默默的注视着王平

  这十年,除了每个夜晚为王平驱散怨气外,他没有施展过任何神通,好似把一切,都遗忘了

  只是,在这遗忘之中,一股对于生死轮回中生的感悟,却是无声无息间,在王林的心中凝形,随着王平的成长而渐渐深刻

  生死轮回,对于死的种种变化,王林感悟极为深刻,但这生的气息,却是感受的并不多,随着时日的度过,他的道心,在舒缓疲惫的同时,也在慢慢的走向圆满

  完善了生死,便是因果循环,王林的道念,在这平淡之中,缓缓的升华,这种过渡,若是有大神通修士看到,定会为之震惊,因为这种变化,并非简单,而是一种意境的剧变

  意境,是仙界破碎后修士感悟的一种独特的神通,甚至可以说,修士所修的道,便是意境所化,究其根源,无不与这意境有很深的关联

  故此,意境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几乎是固定的,很少会有意境升华的事情发生,柳眉之所以被幻家老祖看中,正是因为其意境有了升华的迹象,所以令幻家老祖不惜放弃在修真联盟寻找天逆珠子,而是立刻带着柳眉回到幻家,其根本原因,除了要吞噬之外,重要的是他害怕这样的人物被人抢走

  王林,此刻便是走在了这条道路上,只是因为其生死轮回意境中,对于生的理解不够,所以,即便有了向因果之道升华的迹象,但却始终没有彻底变化

  如此一来,此刻的过度,便是王林一生修道中,一个极为关键,甚至决定了他日后成就的过程

  这些事情,王林似懂非懂,只是若他可以选择,他绝不会以这种代□价,换取这么一个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是渴望获得的机会

  春去秋来,又是六年过去,这一年秋天,孙泰的大限,似乎提前了一些,很早的便到来

  当他躺在自己的房舍内之时,送他离去的,只有王◆林父子二人此刻的他,仿佛六年前那场早来的大雪,吹去的,是不甘落下的树叶,带走的,是一丝他乡之魂

  王平,已经十六岁了,他的样子,与柳眉越来越像,这等相貌,生在一个男孩身上,便是绝世的俊朗
○   只是他的双眼,如王林一般,纯净中黑白分明,十六年的成长,聪睿的他,明白了很多,就如眼前的孙爷爷,显然很早很早之前,便认识自己的父亲,而且很显然,他对自己的父亲,极为恭敬,这种恭敬虽说从未再言谈以☆及表面上露出,但骨子里那种气息,却是被王平清晰的察觉

  “孙泰,当年答应你之事,我会做到”王林的样子,加苍老,他平静的望着床榻上的孙泰,缓缓的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