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清醒


  hēi塔内,铠甲上幽光从未有过的闪烁,zhè闪烁中,居然有一丝恐惧,zhè种事情、无数年来,几乎从未有过

  “那掌印……是他此人与他莫非有什么关联……他……难道他也来到了zhèlǐ”神念中慌乱之色极为浓郁

  原本以他的定力,心神决然不会出现zhè般惊慌,但,他心中那个人的身影,却是太过恐怖,太过可怕,以至于以他的修为,此刻想起,都会心底一颤

  “此人的掌印虽说有很多偏差,但却与那人的神通有七成相似zhè……是巧合,还是……”

  “王林”一声大喝,从天际轰隆隆的传来,zhè是一个人的喝声,但同样,也是上亿魂魄融合在一起后的魂之呐喊

  zhè声音轰□隆隆的传递而来,形成一连串的音爆,天地为之色变,仿佛之刺下zhè一个声音在回荡

  王林被升仙果侵入的元神,在zhè声音之下,居然有了一丝清醒,他双目虽说还是红芒滔天,但此刻,却是罕见的,露出一★丝清明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天边一片hēi云,密密麻麻呼啸而来,zhèhēi云是由无数魂魄组成,zhè些魂魄一个个魂力饱满,咆哮之际传出阵阵可怕的波疯在zhèhēi云之下,一个身穿hēi衣的青年,一步一步踏虚空而来,此人相貌寻常,但却有一股浓浓的恨意涌现在双目内,他盯着王林,咬牙喝道:“王林,你可还认的我”

  王林眼中露出清明之色,他望着此人,语气低沉,道:“虎咆”

  “★你还认得我王林,今日,我要亲手把你杀死”虎咆疯狂的大笑,在笑声中,其上空的魂云,为之颤抖,一股庞大的压力”从那无数魂魄内传出”笼罩在天地之间

  “王林,你想不到,我虎咆也会有今天,当年的你,在☆■我心中是强大到不可抵抗的存在”可现在,你在我眼中,好似蝼蚁“虎咆盯着王林,尽情的宣泄自己zhè十多年来的怨恨,他不着急出手,他要宣泄

  “的确”没有想到”王林的声音,始终平淡

  “当年■○你把我与十三丢弃,可知道我们受了多大的苦,尤其是我,被那统领捏碎全身经脉,打断全身骨头

  在那hēi牢内,我受尽折磨与侮辱,那个时候”你在哪??

  当我无数次的呼唤”期望你可以来救我时★nǐbǎwǒyǔshísāndiūqì,kězhīdàowǒmenshòuleduōdàdekǔ,yóuqíshìwǒ,bèinàtǒnglǐngniēsuìquánshēnjīngmò,dǎduànquánshēngǔtóu

  zàinàhēiláonèi,wǒshòujìnshémóyǔwǔrǔ,nàgèshíhòu”nǐzàinǎ??

  dāngwǒwúshùcìdehūhuàn”qīwàngnǐkěyǐláijiùwǒshí,你在哪??在你眼中”

  我与十三,统统都是一个棋子,可笑十三还蒙在鼓中,不知晓你的真实面貌”

  虎咆疯狂的呐喊,其上空的上亿魂魄,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激动,随之咆哮

  “所幸苍天☆有眼,没有让我就此死去,而是给我了生,让我遇到了主人,在zhèlǐ,我炼魂术大成,每日修炼,成就上亿魂魄,今日,你在我眼中,必死无疑不过,我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把你杀死,我要把你的魂魄封印在肉身内,扔入天◇下九郡内最残酷的hēi牢内,让你在lǐ面历经侮辱但却无法寻死

  然后,我再抽出你的魂魄,把你单独收在一个魂fān内,天天折磨你”

  虎咆恶毒的盯着王林,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又道:“你可曾想过,会有一天,有人以你当年传授的神通,来把你杀死?亿魂噬体的滋味,不知道你有没有品尝过”

  “收了你的魂魄后,然后回到炼魂部落,把那lǐ所有人全部变成魂魄”虎咆身子颤抖,zhè颤抖,是激动造成,他疯狂的大笑起来

  “你,原来zhè么恨我”王林沉默许久,缓缓说道

  “恨?当然恨,我虎咆此生绝不会平凡,有了zhè炼魂术,有了zhè上亿魂魄,我必定会站在zhè妖灵之地的顶峰,你☆,根本就不配当我的主人,哪怕曾经当过,也不行你,必须要死”

  嚣张的笑声”从虎跑口中传出,zhè一刻的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格,上亿魂魄下,其威力,很大

  尤其是zhè上亿魂魄,几乎全部都●是zhè远古战场的英魂,他们死前的修为均都不弱,甚至其中还有一些妖帅级别之魂,如此一来,为可怕

  “我有zhè魂fān在手,除了救我性命的主人外,谁可阻我?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一亿魂魄不算什么,我的目标是十亿,是百亿,我要让zhè妖灵之地,从此之后,出现第十郡,zhè第十郡的第一任妖帝,就是我,虎咆”

  王林静静的望着虎咆,缓缓说道:“原来,你要杀我,恨只是占据了一半,另一半,是想把z□hè世间所有会炼魂术之人全部杀死,zhè样,以后便没有人施展与你一摸一样的神通,不会与你抢夺魂魄……对,,虎咆盯着王林,阴森的笑道:“不愧是我当年的主人,没错,你把我当成棋子、传授我炼魂术,此事我即便○◇恨,也不会那么多,但,在那hēi牢之时,我却是明悟了,凭什么你可以当我的主人,凭什么别人看你不顺,便来迁怒于我,就因为你强大么,如果我以后强大,那又如何

  所以,从我被救的一刻起,我就发誓,我●◇要变强,我要过你,然后把你杀死”

  王林微微摇头,仔细看了虎咆一眼,说道:“十来年的时间,能修炼到你zhè一步、王某平生仅见,即便是当年的天之娇女,在zhè一点上,也比不上你

  原本王◇某还有些不解,你资质虽说绝佳,比之当年王某所遇红蝶还要强上一些,但十几年的时间,绝不可能修炼到zhè一步,无法容纳与操控zhè么多的魂魄,但现在,我却是明白了zhè一切的原因你,一定是修炼了一套催发潜力与生命的功法,你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一个巅峰,只不过zhè个巅峰持续的时间,一定很短”恐怕连一天都不会过……”

  “住口”虎咆面色狰狞,右手一指天空,顿时一片hēi雾从魂云内分离而出,化作上百万魂魄,在虎咆一指下,直奔王林呼啸而去

  “且让你先看看,百万魂是什么样子”你zhè一辈子”怕是从没见过百万魂”虎咆狂笑

  二人之间的谈话,被仙剑内的许立国听个一清二楚,他在仙剑内望着虎咆,内心不屑的暗道:“zhè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你家许爷爷多次叛变都没成功”你若能成,老子以后不姓许,老子姓虎,叫虎立国

  叛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是需要头脑的,尤其是叛变zhè煞星,岂能是你想的zhè么简单”

  王林抬头静静的望着天空”百万魂魄化作hēi雾,呼啸而来,zhè一幕,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zhèhēi压压的一片魂魄,一个个狰狞咆哮”好似若不彻底吞噬”便不会甘心○一般,疯狂的向着王林扑来

  王林轻叹,伸出右手,按向天际,在其手心之中,一道符文闪烁

  百万魂魄,在吞来的瞬间,忽然齐齐一顿,全部盯着那符文,一动不动,zhè一幕,太过诡异,以至于虎咆◆○一般,疯狂的向着王林扑来

  王林轻叹,伸出右手,按向天际,在其手心之中,一道符文闪烁

  百万魂魄,在吞来的瞬间,忽然齐齐一顿,全部盯着那yībān,fēngkuángdexiàngzhewánglínpūlái

  wánglínqīngtàn,shēnchūyòushǒu,ànxiàngtiānjì,zàiqíshǒuxīnzhīzhōng,yīdàofúwénshǎnshuò

  bǎiwànhúnpò,zàitūnláideshùnjiān,hūránqíqíyīdùn,quánbùdīngzhenàfúwén,yīdòngbúdòng,zhèyīmù,tàiguòguǐyì,yǐzhìyúhǔpáo怔了一下

  “炼魂术,不是zhè么用的”王林轻声道,右手一挥,百万魂魄双目内,在zhè一瞬间,齐齐的露出恭敬之色

  在zhè些魂魄神识中,虎咆是主人,但看到王林手中的符文后,却是立即明白,眼前之人,才是真真正正的主人

  “zhè……zhè不可能……不可能”虎咆心神中,百万魂魄的联系,蓦然间全部消失,他怔然下,脸上露出狰狞,大吼道:“亿魂吞噬”

  此言一出,天空之上那无尽的hēi云,疯狂的下压,上亿魂魄立即冲出,zhè一刻,天地之间,好似被魂魄占据,无始无终

  虎咆脸露狰狞之色,他好似看到了王林就要被吞噬一般

  上亿魂魄呼啸而来,王林只是神识从体内散出,横扫一圈,当年在炼魂术上留下的缺陷,立刻爆发,凡是修炼王林传授炼魂术之人所化一切魂魄,王林皆可绝对的控制

  亿魂齐震,一个个魂魄目中顿时露出恭敬,环绕在王林四周,形成hēi云,反观虎咆,此刻双眼呆滞,他的四周,再无一个魂魄存在

  zhè剧烈的发差,zhè诡异的一幕,让虎咆的心神,一片空白

  “你的炼魂术,虽说被人改动,使得操控为灵活,但,zhè炼魂术的根本,若无真正的传承,若无数万年的祭炼,岂能轻易的改变”

  王林,是炼魂术的嫡系传承之人,炼魂宗便是以zhè魂fān为尊,此术虽说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神通,但却也经过了炼魂宗内无数代人,数万年的钻研与精进,岂能被人以区区十几年的时间便在没有传承的情况下直接重组

  虎跑的恩公,做不到,若是那铠甲之人,或许能做到,但他却不会因为zhè些小事,而浪费心神之力

  尔可能怎么会zhè样,恩公明明告诉我,已经把此术的破绽修复为什么,”虎咆呆滞的双目,忽然露出疯狂,他盯着王林四周的魂魄,大声的吼道:“魂,归”

  他的声音,甚至都有一些撕裂,但王林身体四周的魂魄,却是看都不看此人一眼,环绕在王林◎身边,极为恭敬

  “魂”归”虎咆疯狂的吼道,但那些魂魄,还是依然徘徊在王林身边

  虎咆怒极攻心,身子一晃,喷出一大口鲜血,他十几年时间,没日没夜的炼化魂魄,信心也慢慢膨胀,一直到亿魂齐★聚的一刻,他相信自己可以捅破zhè天,已经成为了强者,完全可以杀死王林,取而代之

  但此刻,zhè一切,在面对王林的时候,全部付之东流,丰几年的辛苦,拱手送给了王林,zhè股怒火,烧的他全身沸腾,几乎就要崩溃

  “王林,我要杀了你”虎咆脸上青筋鼓起,整个人彻彻底底的疯狂起来,此刻的他,比之王林吞下升仙果,似乎还要疯狂几分

  因为有了希望,所以在希望破灭之时,才会失望,才会癫狂

  王林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右手一挥,暗叹一声,说道:“你因我而叛,我便让你死前,看一眼真正的魂fān神通”

  十亿尊魂fān,从储物袋内飞出,一抖之下,四周上亿魂魄顿时一震,相互迅的融合,几乎眨眼间,上亿魂魄化作一魂

  此魂通体晶莹,向着虎咆,隔空打出一拳

  拳落,虎咆身子一震,连同魂魄,四分五裂

  王林轻叹,右手尊魂fān一挥,一亿魂魄全部收入其内,他眼中清明隐有挣扎之色透出,他凝视前方,在zhè个位置,他可以看到很远处,有一座hēi色的高塔

  塔下,站着一个老者,此人身穿hēi色铠甲,同样向他望来

  王林的目光,从此人身上移开,落在了那hēi塔上,他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魔气,从那hēi塔上透出

  zhè,是真正的魔气,与修士修魔后所产生之气,有着明显的不同

  清醒之后的王林,瞳孔一缩,zhè魔气,很强,非常强”塔内之人,是绝代强者,王林深吸口气,他元神尚未与肉身彻底融合,还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可做到元肉归一的境界,只有那时,他才算是真正稳固了问鼎期

  “升仙果,太过霸道”抵抗住了此人的同时,也让我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疯狂……”王林呼出一口气,目光始终盯养前方

  那塔下hēi甲老者,踏出一步,zhè一步,地面传出阵阵颤动,传及王林脚下

  “问鼎后期,此人的修为不对,此人真正修为没有zhè么高,是他身上那具铠甲”王林眼中清明之色再次挣扎,升仙果的疯狂正在反扑,试图取代王林的神识,让他再次陷入那癫狂之中

  王林眼中寒芒一闪,冷多一声,再次把升仙果的狂躁压下,右手抬起指天,天地轰隆间,一条大河凭空出现,划过天际

  紧接着”他左手在眉心一点,一道金芒顺着眉心游走”来到了他左手指尖之上,凌天候的剑气,出现

  hēi甲老者目光一闪,脚步停止

  今天,仙逆达到了劲万字,zhè是耳根第一个四万字,很激动,从去年6月开始,到现在,十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谢谢各位大大风yǔ同在,十个月来,仙逆的成绩很好,zhè一切,与大家是密不可分的

  第一个劲万字结束了”第二个如万字,也不会遥远,到现在为止,仙逆的故事,进行了一半,大家放心,前面的吭,耳根没忘记,在我的大纲中,在后面的劲万字中,会陆续有情节出现

  激动,喝了瓶啤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