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问鼎初期


  意境与仙力的融合,这是,种燃烧,以仙力为燃品,炼化意境成为一粒问鼎之晶

  在问鼎之晶炼化而出的瞬间,可以有那么一刹那,会有一种化身虚无,shén游天地的感悟

  这种感悟,极为难得,被称之为问鼎之悟

  一般来说,修真星上的修士达到问鼎,第一件事情就是以这问鼎感悟的力量,抽回命魂,茧说几率只有一半,但却必须要尝试

  wáng林的合魂已经收回,自然不需要选择此步,他此刻…身体四周放着储物袋内全部的仙玉,这些仙玉正在飞快的被挤压出最后一丝仙力,随后化作碎末

  此地无风,这些碎末,也就没有飞扬,而是如同石灰铺地

  大量的仙气,从wáng林全身各gè汗毛钻入体内,飞快的渗入经脉中,齐齐向着容易元shén内的生死轮回意境凝聚

  一种自我烂化,在wáng林的体内,始终持续不断

  就好似点燃了火之风暴一般,wáng林的体内,正在进行着一种惊天动地的改变,他的元shén,就好似是一gè巨大的茧,意境,便是那茧中之灵,仙气,则是茧外那熊熊燃烧的烈火

  火势越重,这茧便越是充满了灵性,其内的意境,便越是与之结合

  仙力与意境的融合,其最终的目的,便是元shén与之融为一体

  从此之后,在不分意境与元shén的区别,元shén,便是意境,意境,就是元shén

  茧外之火,不断地燃烧,越加浓烈,每当这火将要黯淡之时,便立刻又有大量的仙气从体外吸入而来,好似风吹火草一般,使得火焰重

  这场仙火,在wáng林的体内燃烧,它是无形之物,寻常之人肉眼方,法看到,但若是以shén识去看,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幕wáng林全身散发火焰的惊人画面

  朝闻道,夕死矣,这句所有问鼎都知晓的话,与这无形之火,也有莫大的关联,若是无法度过这一道关卡,那么此火,将有无形变成实质,从里道外,把元shén与肉身全部在一瞬间焚烧成灰

  火焰中的元shén之茧,越加灵动,其内的生死轮回画轴,也不再保持原样,而是慢慢的融化,仿佛要与那元shén之茧融为一体

  时间渐渐过去,燃炼元shén之茧的仙火,始□终没有半点消散,随之仙力的不断融入,它越来越盛

  茧内的意境,此刻全部融化,形成一股混沌之气,此气,在远古时期,被称之为元气

  在远古时期,没有修士一词,那时的修炼者,称自己为,练气士☆

  曾经强悍一时的昆仑练气士,便是远古时期修炼者的典型代表

  他们之所以称自己为练气士,这气之一字,说的,便是这元气他们修炼的,也正是这元气

  这道元气,在wáng林元shén之茧内从意境中炼化温养而出,好似胎儿在母体中一般,不断地壮大

  若是在远古时期,这道元气,不应在元shén内,而是抽离出来,取代全身仙力存在

  但自从仙界在虚无中出现后,修炼者为成仙,为求长生,便把这元气作为本命真气,外在包裹仙力,所以,便有了,但凡一口真元尚在,便不会身亡的上古修士与仙人

  这一口真元,说的,便是这元气

  wáng林身体内,无形之火为浓烈,元shén之茧中的元气,渐渐的相互凝聚,化作一滴水液般的存在,晶莹剔透,变化各种形状

  只不过,这水液始终无法结晶化,不能结晶,便无法形成问鼎之晶

  wáng林shén识极为清醒,他啃试了多次,还是没有成功后,他深吸气,在这一瞬间,他身体四周的仙玉,砰砰声中全部碎裂,成为了骇末,全部的仙力,如同一道道急飘动的烟丝,顺着wáng林之鼻进入体内

  这最后仙玉内的仙力,进入wáng林体内后,立刻便给那无形的仙火瞬间增加了数倍烈度,一刹那,好似有仙火从wáng林的口鼻七窍内喷出一般

  他的身体,开始泌出大量的汗水,这不过这汗水刚一出现便立刻…化成水汽向上空飘起,渐渐的,wáng●林的头顶,白色的水汽越来越浓

  wáng林体内的仙火,以从未有过的浓烈,向着元shén之茧炽烤炼化,其内的那元气水液,此刻在仙火的炼化下,终于开始了结晶化

  在其将要结晶的的一刹那,突◆★然,整gè,结晶一颤,这颤抖无声方…息,但这一颤,却是立即牵引了元shén之茧,使得茧动

  元shén之茧一动,顿时其外的仙火,蓦然出现崩溃的迹象,居然不在炼化,而走向外扩散

  wán★g林身上,那无形之火立即向着实质转化,问鼎,将要失败

  就在这一瞬间,wáng林之前吞入体内周佚赠送的另,粒问鼎之晶,从wáng林肉身中的丹田浮现,进入到了那仙火之中

  仙火,对于此物来说不但无法波及,而且随着问鼎之晶的飘来,那火焰居然略有黯淡,好似此物可以将仙火熄灭一般

  周佚的问鼎之晶,飞到wáng林的元shén之茧旁,没有任何阻碍的便融入进去,出现在了wáng林的问鼎之晶旁边

  两gè问鼎之晶,一gè是生死轮回,一gè是至死痴意,周佚的问鼎之晶,环绕着wáng林的问鼎之晶一圈,随后蓦然间,崩溃

  它在崩溃的瞬间,其内蕴含的元气,在刹那,全部吸入wá★ng林的问鼎之晶中

  wáng林的问鼎之晶,以肉眼可见的度,疯狂的增长,转眼间,就从初始的指甲盖大小,变成了小手指一般

  此刻,元shén之垂不再晃动,其外的仙火,也不再向实质转化,这◆一切,看似轻描淡写,却不知,刚才的一刻,是生死一线

  融合了周倒元气的问鼎之晶,在成形的一刹那,wáng林体内的元shén之茧,立刻收缩,把这问鼎之晶全部包容在了其内

  元shén之茧●中,一股生的气息,正在慢慢的酝酿

  这一过程,持续了很久…很久…

  wáng林盘膝坐在那洞府,一动未动,好似桓久以来便始终存在一般

  外界,斗转星移,日月交替,天妖郡内,天妖城□早就已经在十年前便重建完毕,其大小与规模,和当年之城一摸一样

  帝都,依然耸立,那天妖门下的万丈广场,仍然存在

  广场上,那巨大的妖鼓,还在

  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天妖城的居民,十年前避过了一场浩劫,但当时的情形,却是让他们终生难忘

  在天妖城,有关一gè叫做wáng林的修士的传说,始终不断,遥遥流传

  当年的画船,已经不再了,就连那画船上的人,也已经消失,许是不再弹数了

  那与wáng林把酒整夜的青年,这一刻,却是在帝都一处阁楼之上,遥遥望着天边,在他的身边,站着一gè少女,这少女相貌美丽,但却有股调皮之色

  若是许立国在,看到这少女,一定会流着口水扑上去,大叫小美人,你家许哥哥又回来了

  那青年,此刻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奇怪,十年了,那gè小家伙彻底失踪,就连五gè祖爷联手以shén识蠢看,也无法找到此人的踪迹,好似好似他离开了这妖灵之地一般”

  天妖郡内,地城

  此城建后,在东首临中之处,有一座尊荣的府邸,府上牌匾,写着四gè大字

  “地副帅府”

  府内仆人无数,处处假山,颇为幽静典雅,此刻,一gè大汉,身穿帅袍,站在假山后院内,望着远处的天空,shén情中露出一丝感叹

  在这大汉的身后,站着三人,这三人均都是穿着妖将铠甲,站在大汉身后,一动不动,态度恭敬

  “wáng兄,你到底去了何处”这大汉,深深的叹了口气

  洞府内,wáng林这十年,一动未动,他始终盘膝坐在那里,好似石人一般

  在他的体内,元shén之茧中,温养,慢慢的结束,一股惊心动魄的气息,从茧内,缓缓的散出

  不知多了多久,那元shén化作的茧,蓦然间,出现了一道裂缝,这裂缝很细,轻轻的裂开

  紧接着,又一道裂缝出现,随后,多的裂缝,不断地在这茧上划,过,茧上裂缝越老越多,最终,此茧,碎裂

  碎裂的刹那”道道灰色的光芒从其内闪烁而出,从那碎裂的茧内,一gè生的元shén,缓缓的飘出

  这元shén通体不再是透明,而是实质化,即便是与肉身,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在其内,问鼎之晶,缓缓的散出元气,流转其内

  问鼎期修士,其元shén,就是意境

  这,才是真正的意境入体

  元shén飘出,那碎裂之茧立刻…融化,形成一丝丝▲滋润元shén情有的养分,被元shén吸收,最后一丝养分被吸收后,元shén渐渐盘膝坐下,在他坐下的一刹那,wáng林的肉身一震,十年来,第一次,睁开了双眼

  “问鼎”wáng林轻声自语,其双▲目内,闪烁出明亮之光修道七百年,终于达到问鼎修为,问鼎,放在任何一gè六级修真国,那都是顶级的存在

  即便是在七级修真国内,问鼎修士,也一样是强者

  而wáng林,问鼎感悟静坐了十年,在那感悟中,却有另有收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