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六笔金符


  “这妖灵之地传闻是一个仙帝洞府所化,这里的一切,莫非是那仙帝布置不成?”王林沉默少顷,看了看四周,不再去思索此事,而是静下心来,感悟自身意境

  生死轮回,早在王林进入这妖灵之地前,已经做到了意境入体的程度,此刻心神沉浸在了意境之内,好似他左手为生,右手为死,中间流淌的,是那恒久不变的岁月之河

  虽说沉浸在意境之内,但王林的警惧却是没有放下半点,他心神之中,分出一念,环绕身体四周,若是那姚惜雪有什么举动,他会第一时间察觉

  王林心机深沉,他能做到分神警惕,那姚惜雪自然也会想到这一点,所以,眼下并非是出手的良好时机

  在打坐感悟之中,生死轮回画轴的虚影,渐渐在王林身体内隐隐出现,随着他的感悟,王林渐渐进入空灵之中,四周的一切,极为清晰的在他的心神内展现而出

  隐约间,他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天而降,在这平台之上凝聚

  这股力量悄然无息间凝集而来,环绕消惜雪四周,在其身体外旋转

  王林心神一动,立刻把余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股神秘的力量之上,只见随着那神秘力量的盘旋,蓦然间,这力量迅向着姚惜雪眉心凝聚而去

  在这一刹那,一道金色光芒顿时在姚惜雪眉心闪耀,维持三息后,这金光消散,姚惜雪睁开了双目

  只见在其双目幢孔内,闪shuò出金色的符文,这符文,是由三笔构成,虽说复杂,但却可以看出轨迹

  姚惜雪的目光,此刻蕴含了金色符文,王林与之一望,顿时内心剧震,好似闪电划过心神,如同春雷在耳边炸响,他居然有一股好似当年遇到了拓森般的感觉,在这一瞬间,仿佛那姚惜雪不再是之前那婴变后期的修士,而是摇身一变,化成为了他无法抵抗的无上仙尊

  这种感觉极为强烈,如同巨浪冲击王林心神,甚至就连天运子,都无法让王林内心升起这般震动

  王林心神剧震,但他道心坚定,立刹就看出了不同之处,散发这股威严◎的,并非是姚惜雪,而是她双目内的金色符文

  王林深吸口气,强行把心底的震动压下,不再去理会对方,而是默默的感悟天道,他清晰的记得,之前这姚惜雪双目内没有任何符文,很显然,这一切,与刚才那无声无■●息出现的神秘力量有巨大的关联

  姚惜雪双目睁开片刻,便重闭上,默默的打坐吐纳

  王林沉浸在生死轮回天道之内,往昔一幕,瞬间划过,知晓生死,明悟何为生,何为死,展开生死轮回画轴,最终意境★●息出现的神秘力量有巨大的关联

  姚惜雪双目睁开片刻,便重闭上,默默的打坐吐纳

  王林沉浸在生死轮回天道之内,往昔一幕,瞬间划过,知晓生死xīchūxiàndeshénmìlìliàngyǒujùdàdeguānlián

  yáoxīxuěshuāngmùzhēngkāipiànkè,biànzhòngbìshàng,mòmòdedǎzuòtǔnà

  wánglínchénjìnzàishēngsǐlúnhuítiāndàozhīnèi,wǎngxīyīmù,shùnjiānhuáguò,zhīxiǎoshēngsǐ,míngwùhéwéishēng,héwéisǐ,zhǎnkāishēngsǐlúnhuíhuàzhóu,zuìzhōngyìjìng入体,这一幕幕,在王林心间流淌

  也不知过了多久,平台之上,那股神秘之力,再一次出现

  姚惜雪猛地睁开双眼,其双目内金芒刺眼,她凝神看向虚空,神色如常

  只见这股神秘之力,瞬间出现,环绕王林身体四周,不断地旋转

  此刹王林,整个心神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状态,好似做梦一般,他感觉到自jǐ身处一个迷幻的世界,四周尽是一个个人影在眼前一晃而过

  他看不清一切,但却又好似可以看清所有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他有些不适

  除此之外,在他的耳边,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喃喃低语声,不断地传来,好似在向他诉说着什么,但当他仔细聆听时,却又发现什么也听不见

  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久到王林甚至已经忘却了时间的概念

  那耳边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他眼前的一个个人影,也慢慢的清晰

  就在这一切就要彻底明朗的瞬间,眼前耳边的一切,又好似镜花水月一般,全部无声无息的消散,在这一切全部逝去的刹那,王林抓住机会,趁着一切快要明朗但又逝去的瞬息,目光一闪,他眉心之上仅存的一道杀戮生之烙印,立刻…凝聚双耳

  “吾为清霜,”在他的耳边,瞬间传来了一个清晰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只是刹那,便随着眼前的一切,烟消云散

  王林抓住了时机,若是他之前施展生之烙印,绝不可能听到这个声音,唯有在这一切不断地清晰明朗,最终消散的瞬间,他施展生之烙印,◎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没有选择去看,而是选择了声音,因为声音比看,能传达出一些真实的信息而看,往往主观意念占据了大半

  这一切消失的刹那,王林好似大梦初醒,睁开了双目,在他的幢孔内,金☆光剧烈的闪shuò

  持续了六息,这金光才消散,与此同时,在他的双目内,出现了金色的符文,这符文是由六个笔画构成,看起来极为复杂

  姚惜雪面色难看,她没想到这王林居然在感悟中,获得了六笔金符烙印,此刻,内心不由得冷哼一声

  在王林睁开双眼的一刻…,他立即发现,看向姚惜雪时,尽管对方眼中仍然有金色符文,但之前那种无法抵抗的威严,却是不复存在,甚至他不知为何,心神之中还升起了一种俯视对方的感觉

  王林的这种目光,使得姚惜雪极为不舒服,她下意识的避开,冷声道:“获得了金符资格,便可踏上尊龙之路,走”说着,她当先踏出,踩在了尊龙之上,向前迅前行

  甚至连她自jǐ都没有察觉,她眼中的金符,在遇到王林目光的瞬间,隐隐黯淡下来,就如同萤火遇到了皓月一般,虽说都是光亮,但相比之下,自然黯淡

  王林把手放在眼前,只见在其手心之上,目光落下时,清晰的投影出一个符文

  “这金色符文到底是什么,王林沉就,他身子向前一迈,便来到了尊龙小路之上,向前缓缓走去

  在这尊龙小路下面,则是无尽的星空深渊,若是掉了下去,虽说不知生死,但仅仅是心神之中的感觉,◇都足以让人心惊

  尊龙小路,缓缓的左右飘动,若是凡人站在上面,恐怕会吓破了胆子,可对于修士来说,这种晃动,却是没有任何影响

  二人一前一后,度均都是极快,版着小路向远处走去

  ◎dōuzúyǐràngrénxīnjīng

  zūnlóngxiǎolù,huǎnhuǎndezuǒyòupiāodòng,ruòshìfánrénzhànzàishàngmiàn,kǒngpàhuìxiàpòledǎnzǐ,kěduìyúxiūshìláishuō,zhèzhǒnghuǎngdòng,quèshìméiyǒurènhéyǐngxiǎng

  èrrényīqiányīhòu,dùjun1dōushìjíkuài,bǎnzhexiǎolùxiàngyuǎnchùzǒuqù

  这小路好似没有尽头一般,三天之后,二人并没有一刻…歇息,但前方却一直延伸

  姚惜雪神色如常,她来这里多次,自然知晓,眼下所走,只不过是三分之一罢了

  数日后,在尊龙路的前方,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台,这平台之上,屹立着一物

  此物是一尊石像,高约三丈,耸立在平台正中心,这石像**型,但双耳双臂却是极大

  在尊龙之上,姚惜雪停步,她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王林,说道:

  “此地,便是第一层封印你我二人,每人破解一层,第一层我来破解,第二层则由你破除”“可以”王林神色如常,平淡的说道

  姚惜雪不再废话,直接一跃而起,好似闪电一般冲上了平台,在她身子冲上的瞬间,只见一道金光从她双目内自动闪shuò而出,这金光中蕴含了那金色符文,此刻符文随着姚惜雪目光一同落在了那石像之上

  石像通体一震,升起一团白气,紧接着,它双目蓦然睁开,出一道无情之光,抬起脚步向前一迈,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平台立刹颤动起来

  一股浓浓的杀机,随着石像一踏之下,立刻传出

  姚惜雪身在半空,她对付这石像已经数次,此刹轻车熟路,右手一摸储物袋,其手中立刻多处一枚玉符,这玉符通体血色,与寻常玉符截然不同

  “封”字出口,姚惜雪手中玉符立刻扔出,这玉符在半空“砰”的一下碎裂,化作一道浓郁的血光,闪shuò之中立刻…把这石像笼罩

  血光下,那石像好似披了一层血衣般,被生生的禁锢在了原地,任凭他如何挣扎,也丝毫不能冲破这血衣的封印

  姚惜雪妙曼的身子,轻轻的落在地面上,回头看了王林一眼,转身向平台的另一端走去,在那里,同样有一条尊龙,化作小路出现

  王林眼中瞳孔一缩,这石像的修为,丝毫不弱于一个婴变初期的修士,虽说灵活度不足,但一踏之下的威力,却是极大,若是被它施展了神通亦或者是放开手脚,一定不好对付

  但此刻,却是被姚惜雪如此轻松的封印,这一幕,让王林对于此女,有了全的了解

  “那血色玉符,显然是其父血祖炼制,所以才会有如此神通”王林内心暗道,他心中所想脸上不半分,一跃之下,踏上平台,从那被血衣封印的石像▲旁边走过时,他余光隐约看到石像内好似有金芒一闪消失

  王林神色不端倪,脚步未停,在平台的另一端再次踏上尊龙之路时,却是随意的向后看了一眼,在他回头的瞬间,其眉心之上的生之烙印,瞬间凝聚双目,一☆看之下,立刻…穿透了血衣,看到了石像上闪shuò的符文

  这个符文,只有一笔,很是清晰

  今天去医院复诊,由于抽烟过多,恢复不是很好,打了一下午针,回到家里状态很差,写完这一章后,有些力不从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