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地魔北界


  通天塔外,千丈高空之上,王林一身紫衣,目光如炬,他虚空站立,大手向前一抓,顿时四周万里之内所有黑雾,立刻云涌而来,这一幕,jiù好似万里之雾从边缘被推动一般,疯狂的向着王林右手之前凝聚而乘

  风云色变

  阵阵雷鸣之声,随着黑雾云涌不绝回荡,传出轰隆隆的巨大的声响,惊天动地,传遍整个灵岳国

  几乎是眨眼间,笼罩万里之内的所有黑雾,全部凝集而来,化作一个,婴儿头颅大小的黑色电光雾球

  此球之内,云烟渺渺,阵阵禁制符文不断地闪烁,忽明忽暗之间,有一股强大的威压传出

  王林右于一捏,顿时此球其内禁制闪烁,蓦然间崩溃,化作无数黑气,在王林身体外徘徊不断,最终,在其身前,相互交错中化作一杆紫金禁幡,幡布无风自动,发出阵阵啪嗒连觉之声

  此刻,万里之内,晴空再现,只不过却是有一些呼啸之音从虚无之中传来,时而还有几道黑影闪烁而过

  “主魂,收”王林大口一张,顿时万里之内数个,主魂,立刻破空而来,直接落入王林口中,融入其元神之内的尊魂幡内

  ,此番修炼杀戮仙诀,正好把尊魂幡也祭炼一下,如此一来,在这天运星上,保命把握便又大了几分 ▲
  况且,师尊让我三个月内到东海,眼下只剩一个多月,此行,去,还是不去”王林目光一闪,神识横扫整个,灵岳国,随后向前虚空一踏,整个人顿时化作一道清烟,消失无影

  灵岳国,五灵山

 ●□ 整个灵岳国内,第一高手半只脚踏入问鼎的五灵山天台老人,此刻,他正盘膝坐在五灵正之顶,吸收太阴之力,静静的吐纳

  少顷之后,天台老人睁开双眼,其目光平静,看向虚无,缓缓的说道:“老夫天台,见过□使者大人”

  虚无中,一道紫影闪烁而出,王林神色如常,向天台老人一抱拳,说道:“打扰”

  天台老人深吸口气,摇头道“是老夫鲁莽才对,多日前若非老大不守规矩进入了通天塔万里内,惊了那不屈◇之兽,想必使者大人收服此兽会容易一些”

  ,无妨”王林面色平静,看了天台老人一眼,此人的修为,已然到了闻道之际,这一步,对于任何一个婴变后期的修士来说,均都是至关重要,生与死的选择

  ◎朝闻道,夕死矣“使者大人既不是来寻老夫闯入之责,那么来找我这个,半只脚进八棺材的老家伙,又有何事呢?”天台老人,眼皮微微拢下,沉声说道

  王林看向远处,缓缓说道:“这地星,可有妖兽聚集之地?”

  天台老人目光一凝,沉吟少许,右手虚空一抓,顿时手中多出一枚玉简,说道”妖兽聚集之地,此星有三处,全在这玉简之内,使者大人一望便知”

  接过玉简,王林神识一扫,冲天台老人一点头,二话不说脚下一踏,直接化作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天台老人看了一眼王林消失之处,重闭上了双眼,口巾喃喃自语酱“此子眉间蕴酿杀机,此行,怕是为杀而去,这,希望莫要有人招惹于他”

  ,地星北界,百万里丛莽之止内,聚集妖兽无数,有相当于问鼎的荒兽存在,此地,星各个宗派,弟子试炼之处但中心位置三十万里内,却是被称之为禁区,不能轻易踏入”

  王林手中玉简一收,放入储物袋内,锁定方向,右手在☆身前虚空一划,顿时其身体数丈之内,立刻银光挥舞而起,银光中,王林双脚向前踏出,一步x两步、三步,好似蹬天梯一般,他一连踏出十步

  十步,已然是他此刻能承受的瞬移极限

  十步之后,王林目◇光一闪,整个人顿时一晃,在这一刻,他的身影好似由一化十一般,剧烈的闪烁起来

  最终,但听奔雷之声暮然炸响,声响过后,原地,却是再无人影

  地星北界,晴空之下,此刻忽然出现大量银芒,碧波无云的天际,此刻也突然有了异变,但见一片片鱼鳞般的波纹,无声无息间出现,四下扩散而走

  三息之后,在其鱼鳞波纹的中心位置,刺眼的银芒,突然之间闪耀而出,这一刻,此银芒的光亮,甚至可以与太阳相抗,好似在天空中,出现了一金一银两轮骄阳一般

  银芒之中,王林的身影,一脚踏出

  他面色有些苍白,现身之后,呼吸略重,一拍储物袋,拿出一枚丹药服下后,亦渐渐好转起来

  随着他的出现,银芒缓缓消失,天际之上的异变,也慢慢的恢复了原样

  王林没有停顿,直接化作一道紫虹,直奔前方百万里丛莽之山

  在他的前方,大地的颜色,不再是上黄,而是有一层散发着蓝芒的幽光,一根高耸入云的巨大石碑,被人以**力插在了地面上,在其上,以血红的颜色,刻下了数个充满了煞气的大字

  “地魔北界”这四个大字,透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几乎扑面而来,在四周形成一股浓浓的怪风,呼啸中连绵不绝

  王林站在这巨大的石碑之下,抬头静静看了许久口在这石碑之后,一片薄薄的雾气,略作遮盖,但却并不阻碍视线,仔细看去,亦或者神识一扫,便可看到其内究竟

  那里,是一片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一直延伸至深处,地面上没有道路,只有厚厚的树叶堆积,以及腐烂的味道弥漫

  除了这些,其内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息

  尽管是在白天,可一股森森的阴寒之感,仍然不断地从此地扩散而出,四下弥漫

  王林仔细的看了许久,沉jiù之后,抬起脚步,向前踏去

  “杀戮仙诀,要在杀戮之中体会此神通的玄妙之处,今日,我便在这地魔北界,开始修行这杀戮仙诀”jiù在这时,忽然远处天边,数道剑◇光破空呼啸而来,这些剑光中,各个颜色鲜艳,其传出阵阵饱满的法力波动,显然均都是修为不弱之人

  “大师兄,我们到了”剑光尚未来临,便有声音回荡

  王林的脚步,并未因任何人的出现而有半点的■◇光破空呼啸而来,这些剑光中,各个颜色鲜艳,其传出阵阵饱满的法力波动,显然均都是修为不弱之人

  “大师兄,我们到了”剑光尚未来临guāngpòkōnghūxiàoérlái,zhèxiējiànguāngzhōng,gègèyánsèxiānyàn,qíchuánchūzhènzhènbǎomǎndefǎlìbōdòng,xiǎnránjun1dōushìxiūwéibúruòzhīrén

  “dàshīxiōng,wǒmendàole”jiànguāngshàngwèiláilín,biànyǒushēngyīnhuídàng

  wánglíndejiǎobù,bìngwèiyīnrènhéréndechūxiànéryǒubàndiǎnde停顿,他看都没看身后天边剑光一眼,直接踏入进了地魔北界之内,身子消失在了那一片薄薄的雾气之中

  他身影消失不久,那刻着地魔北界的石碑之下,便有数道剑光落地,化作五人

  这五人,三男两nǚ,衣着显然分成两方,一个个均都是衣着鲜艳,相貌俊美,灵气逼人

  大师兄,我刚才好似看到有一人进入了此地”二nǚ中、一个,身穿红色纱裙,嘴角带有一颗美人痣的少nǚ,轻声说道

  这nǚ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其修为,却是达到了结丹后期

  三男中,有一男子,此人相貌堂堂,年纪中旬,一身清白双色长衫,头发被一根清丝带束住,在其背后,还背着一把古朴的长剑

  他听闻少nǚ之话,微★微一笑,说道“此地本jiù不是什么禁地,不少门派之人都会来此历练,看见有人进入,有什么好奇怪的,等一会师伯他们来了,咱扪一同进入,所遇一切修士,定然会纷纷避让,不用放在心上”jiù是,郭兄所在门派,乃是我天运星上数一数二的大罗剑宗,即便是天运宗的弟子遇到,若是实力太低,也会立刻避开,不用提这个,地星之上的小门小派了”三男中另外一人,此人看起来年纪约二十七八,身穿一袭蓝衫,此刻笑着奉承道

  至于其他一男一nǚ,则均都是沉jiù不语,没有说话,甚至其中那nǚ子,目光看向其余三人时,还有一丝仇恨闪过,尤其是面对那郭姓之人,这nǚ子眼中之恨,毫不掩饰

  这nǚ子的相貌,在二nǚ中,算是最佳,她身穿白色纱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譔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若非眉目间的仇恨,此nǚ的风姿,将添几分

  那郭姓男子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这nǚ子的目光,轻声温和的说道:“千琴姑娘,你放心jiù是,那耀金果,我会给你留下一个“足够你带回师门”那叫做千琴的nǚ子,俏脸带煞,盯着郭姓之人,寒声道“以大罗剑宗的名望,没想到也会使用这等卑鄙□手段,我千琴,真是瞎了眼睛,错看了你”郭姓男子摇头,说道:“天才地宝,若有机缘,人人均可得知,这耀金果,我师叔有大用,你请我来为你助阵,我自然要报给师门知晓

  王林在这地魔北界内,身影如电,疾□驰而走,他眼中此刻闪烁寒芒

  “大罗剑宗,有趣,正好可以探寻一下周佚前辈的踪迹…………jiù是不知这什么耀金果,却又是何物”

  
///◆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