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是你!


  了大牛父子,王林坐在火炉旁,内心忽然颇有感子,对于凡人来shuō,是一大笔钱,可对于修士来shuō,却是犹如粪土,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他静静的坐在店铺内,拿起一块木段,右手刻刀挥动,雕刻起来

  时间匆匆,又是三年过去,大牛家的店铺,扩大了一倍有余,生意果然如大牛母亲所想,比以前好了很多,可这生意一旦好了,大牛的闲暇时间便少了起来,整日里都要随他父亲打铁

  只有关店之后,大牛才有时间拖着疲劳的身子,拎着一壶果子酒,来到王林这里,看他制作木雕

  大牛的身子,许是这几年打铁的原因,越加的壮实起来,十七岁的小伙子,即便是大冬天的,也只是穿着薄衫,丝毫不觉得寒冷

  只是他的父母,脸上的皱纹,渐渐多了起来

  王林的相貌,也与六年前有了变化,他看起来已然不是青年,而是步入中年,脸上渐渐多了一道皱纹

  这是他刻意以法术为之,毕竟若是一gè人六年相貌没有丁点变化,那么对于四周这些善良淳朴的邻里来shuō,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这后三年来,徐涛来此的次数,渐渐多了,几乎每gè月,都要过来一次,奉上大量的金银之物以及美酒,拉拢之意不言而喻,时而话中,点出这些东西,都是世子殿下孝敬

  对于这gè世子,王林没有半点兴趣,他之所以留在京都,目的只有一gè,那就是体会凡人的感觉,从而使得自己的修为,得到突破

  凡人间地权势争斗以他地身份实在懒地参与进去

  这一年深秋街道两旁地几颗柳树树叶被风一吹哗哗声响中慢慢脱落被风送出老远成为了无根之叶

  整gè街道上随处可见落叶王林从店铺内走出他身上穿着厚厚地衣物头上戴着一顶皮帽此时若是有赵国或楚国之人看见王林断然无法认出此人就是当年叱咤风云、杀人无数、满手血腥地煞星王林

  即便是一些与他厮杀过地修士也绝对无法认出

  此时地他看起来与凡人没有rèn何区别这不是外表相似而是神似甚至连骨子里都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经过六年地化凡王林已然彻底地成为了凡人现在地他面容略显苍老虽然身子依然挺拔但看起来与忙碌一生地中年凡人没有rèn何区别

  只是有一点,他与凡人略有不同,那就是他的眼睛,黑白分明,没有rèn何杂色,隐有一丝亮芒,使得他整gè人,看起来有股不凡的感觉

  这后三年,王林没有打坐过一次,没有修炼过一次,即便是身体外的红雾,也早在两年前,便被他不知不觉中凝炼完成,化作血色珠子,被他收入了储物袋内

  出了店铺,扑面风一阵,带着秋季的寒意,王林把领口紧了紧,关上店铺门,随后慢吞吞的向着远处走去

  这时,对面铁具铺子走出一gè颇为壮实的小伙子,他手里拎着一桶废掉的木炭,出了店铺后立刻看到了王林,于是咧嘴一笑,shuō道:“王叔,又去听戏?”

  王林转过身,笑道:“大牛,给我拿壶酒来”

  小伙子应了一声,把手里地木炭倒在一旁后,匆匆走进店铺,没过多久,便拿着一gè酒壶跑了过来,眼露关切之意,shuō道:“王叔,你上了年纪,这酒啊,少喝点,喝口暖暖身子就行了”

  王林含笑点头,接过酒壶,拍了拍大牛的肩膀,转身慢慢的离kāi

  大牛看着王林的背影,心里有股苦涩之味,这六年,他眼中那gè无所不能地王叔叔,已经老了很多,他一直到现在还记得,六年前的王叔叔,那充满英气地面孔以及仿佛星星一般的眼睛

  一gègè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木雕,在其手中成形

  他一直记得,王叔叔曾经shuō过,等赚了大钱,回去娶等他的媳妇,可是转眼间六年过去,大牛始终没有看到王林的媳妇,对此,他没有再过询问

  大牛叹了口气,转身回到铺子内,他爹也有些老了,店铺的主要工作,现在都是他在干活,即便是关上店铺后,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少年时期养成地经常去看王林制作木雕的习惯,已然无法继续

  只是每隔几天,抽出一些时间,跑去陪陪这gè孤独地王叔罢了

  深秋季节,风中透彻寒意,王林一路慢吞吞的行走,过了少许,终于来到了街口地一间客栈内,刚一进去,

  的店小二,一gè肩膀上搭着毛巾,颇为机灵地小伙道:“嗬哟,王掌柜来了,快请进”

  王林进了房间,摘下皮帽,笑道:“我可没银子打赏,你再热情也没用”

  店小二嘿嘿一笑,shuō道:“瞧您shuō的,掌柜的都吩咐了,靠窗东第一位,永远给您留着”shuō着,他快走几步,来到东靠窗的位置,手中毛巾在上面一扫,弯腰退后

  王林坐在长凳上,时间不长,店小二便端上几盘小菜,另外奉上一gè小☆炭锅,锅中烧着沸水王林把手中酒壶放在小锅中,kāi始了暖酒

  时而倒出一杯喝下,王林就这样坐在这里,看着陆续有人进入客栈,渐渐,客栈内人越来越多,过了大约半gè时辰,几gè拉琴shuō唱的戏子☆,便从后屋走出,这几人一出现,dùn时客栈内叫好声连连,颇为热闹

  这些戏子中,有一gè女子,相貌颇有几分姿色,客栈内的大部分人,实际上都是为了看她而来

  这女子美目流盼,水袖舞动,便kāi始了吟唱

  此女声音颇为动听,引的客栈内的酒客,连连叫好称赞,一时之间,气氛达到了**

  王林笑眯眯的看着女子shuō唱,喝着果子酒,这样的日子,他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时间不长,一gè身子略胖的中年人,穿着厚布祅子,从后屋匆匆走出,快步来到王林身边,坐下后店小二连忙恭敬的端上一壶酒

  那中年胖子立刻倒满杯子,一口喝尽,看了王林一眼,尴尬的shuō道:“王掌柜,◆这gè……”

  王林拿起酒壶,喝了一口后,笑道:“李掌柜,今日我可不是来收租子的,你放心就是”

  那中年胖子立刻松了口气,赔笑道:“生意不好啊,您别看我现在这里人不少,可是请这戏班子来○,就花了我一大笔银子,唉,这gè世道,买卖不好做啊”

  王林笑了笑,也不shuō话,而是安静的看着戏曲,这中年胖子姓李,叫什么王林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人在两年前找到王林,拿着此间店铺抵押,苦苦哀求借了二十两金子,一直到现在这钱还没有还上这店铺,现在已然成为了王林所有

  最近这一年,他看到王林几乎天天都来,心里忐忑不安,时常过来探探口风

  那戏子美目转动间,客栈内的这些汉子,纷纷喝彩,就在这时,从客栈外传来一gè颇为猥亵的声音:“哟,这小娘子唱的好啊,把我从城北给勾来了,好”

  声音传来的一刻,走进一gè穿着灰色棉袍的老头,这老头头乱糟糟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在他的胸口衣襟上,还印着几gè大大的脚印

  他一进来,立刻大声叫好,店小二眉头一皱,喝斥道:“哪里来的叫花子,走kāi,今儿gè没钱”shuō着,他上前就要推去

  那老头眼睛一瞪,shuō道:“你碰你要敢碰我一下,我就倒这不起来了老子今天来是听戏的”

  王林在看到那老头的瞬间,双目多年没有过的精芒蓦然一闪而过,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六七年前骗了王林一dùn饭之人

  坐在王林对面的客栈掌柜,那gè中年胖子,立刻眉头一皱,站起身子,快步来到门口,一翻口袋,摸了半天,最后拿出一gè铜钱,扔给老头后,shuō道:“给你钱了,快走,真是晦气

  ”

  老头拿着铜钱,用牙咬了一下,粘了一嘴铜锈,咧嘴对着那店小二笑道:“恩,是真的,比金子硬,看见了么,还是你们掌柜的实相,哼哼”shuō着,他把手中铜钱一扔,落在了店小二手中,得意的shuō道:“一壶茶水”

  随后目光一扫,落在王林身上,走了过去,倒不是他认出了王林,而是此时客栈内,只有王林的桌子,就一gè人

  那店小二楞了一下,看了看手中铜钱,又看了看掌柜的,叫花子他见多了,但看到铜钱还要咬一下,并且拿到钱后买茶水喝的,这还是头一gè

  中年胖子脸上**了一下,一撸袖子,就要上去把这老头扔出去,但就在这时,王林一抬手,shuō道:“算了”

  中年胖子立刻一dùn,犹豫了一下,嘀咕了几句,转身走向后屋

  那老头嘿嘿一笑,看着王林,shuō道:“你……”刚shuō了一gè字,他忽然一愣,直勾勾的盯着王林,仔细看了一会儿,这才脸露古怪之色,诧异的shuō道:“是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