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王……王林?


  五彩花车颇为显眼,尤其是在阳光挥照下,是仿:一般,加夸张的,则是那花车之上的所有花卉,竟然全部都是赵国境内,少见的一些灵草

  除此之外,在那花车上,还有众多亮点,这些闪烁晶芒的亮点密密麻麻遍布整个花车,阳光一晃,犹如璀璨星辰一般,甚至若是角度正对,那晶芒亮的让人感觉双眼阵阵刺痛

  以王林的xīn志,也不由得呆了一下,那些亮晶晶的物质,全部都是下品灵石

  倒不是说这些灵石有多么贵重,数量多么的庞大,实际上王林自身拥有的灵石,若是铺在车上,少说也能铺下近百

  只是,王林活了这么久,见识这么多,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如此铺张……

  在那花车四周的少男少女,一个个均都颇为俊美,在他们的身上,只有凝气期二三层的波动,不过,他们的表情,却是狂妄异常,甚至比之一些比较低调的元婴期修士,也要强上三分

  随着花车临近,王林眼中平静,好整以暇的观望起来

  “即墨大xiān驾游,闲杂人等即刻让道”一个略有尖锐的声音,从一个少年口中再次喝出,此人瞪着眼睛,盯着王林,对于王林身后那密密麻麻的尸体,看都不看一眼

  “即墨……”王林沉吟少许,这两个字颇为耳熟,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过,此时仔细一想,蓦然间他双眼闪动,盯着那花车,缓缓说道:“即墨老人?”

  “大胆”几乎所有的少年,统一的一声齐喝,声音颇为整齐,显然已经训练了多次,许是人多的原因,这一声齐喝,多少倒也具备一些震慑感

  只不过对于王林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放肆你们退下”一个同样略带尖锐地声音从花车内传出紧接着花车前方慢慢向两边分开露出其内一张颇为华丽地大床

  在那床上躺着一个身体仿若肉山地胖子此人油光满面整个人已然胖地不成人形在他身上披着一张毯子这毯子上点缀着上百颗中品灵石

  “你认识老夫?”这胖子看了一眼王林身后密密麻麻地尸体眉头一◇皱说道:“道友这些凡人可是招惹你了?怎么随意乱杀”在他看来王林与他一样是元婴初期虽说脚下那妖兽样子吓人但他也不放在眼里

  即墨横行赵国数年自从修炼到元婴期后除了几个元婴后期地老怪他有所顾忌之外☆等闲修士根本瞧不进眼这与他修炼地暗光诀有很大关系此人修炼地功法专门以炼制傀儡为主他虽然修为只有元婴初期但其储物袋内却是有不少古尸傀儡

  实际上即墨老人多年前就一直钻研此道时常寻找一些尸魅之类地魔物以功法炼化

  王林嘴角露出一丝残忍之笑,右手一召,他身后的龙筋末端甩来一个人头,被王林抓在手中,淡淡地说道:“此人,你可认识?”

  即墨老人一怔,他刚才没有仔细看,以为只是遇到了一个嗜杀凡人的修士,此时仔细一看,那人头临死前面部狰狞,颇难辨认,但看着看着,即墨老人蓦然间睁大了双眼,失声道:“藤高?”

  这藤高是藤家在无锋谷身份最高,下一任无锋谷掌教,即便是在藤家,也是颇◆受藤化元重视赵国本就不大,如此人物,即墨老人自然见过

  随后他神识一扫,这一次,他看地极为仔细,慢慢的,他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此时,这些尸体在他眼中,意义已然天地之差

  他几乎倒吸了●口冷气,盯着王林,缓缓说道:“这些人,都是藤家族人?”他此时提起十二分的谨慎,内xīn再也不敢小看对方,虽说这些藤家族人的修为都不高,但能杀这么多,而且捆在身后之人,如若不是白痴之流,那便是狂妄到不畏惧藤家老祖前来寻仇,如此一来,即墨老人自然内xīn谨慎起来

  他xīn中立刻决定,此人不是他轻易可以招惹之辈要知道藤化元已然达到了元婴后期,而且其族内高手众多,此人如此作为,显然是不把藤家放在眼里,这种狂人,即墨实在不愿招惹

  他脸上几乎立刻便堆起笑容,说道:的好,老夫早就看藤家不顺眼了,道友杀地,这个……道友慢慢杀,老夫还有事情,先走一步”说着,他连忙想要控制花车后退,远离这个煞星为妙

  王林眼中冰冷之意渐浓,缓缓说道:“你可知我为何杀藤家族人?”

  即墨老人身子一顿,他有种不妙之感,踌躇了一下,摇头说道:“不想知道,道友,在下告辞”说着,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花车立刻疾驰后退,甚至那些少男少女都无暇去理会

  王林并未阻拦,而是一拍储物袋,顿时禁幡在手,一抖之下,方圆千里之内,立刻笼罩在一片黑幕之下

  即墨老人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猛地回头,盯着王林,厉声说道:“道友,你与藤家之事,在下没有半点插手之意,你现在是何意?你我修为相当,莫要真以为老夫怕你”

  王林平静的望着即墨老人,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意,平淡地说道:“四百年前,你的小徒弟,意外身亡,不知你可否还记得”

  即墨老人一听此话,顿时一怔,但很快,他便盯着王林,一语不

  “你那小徒弟,是我杀地,他有个弟子,叫做张虎,此人与我有同门之谊”王林声音平缓,徐徐说道

  即墨老人脸上的肥肉抽搐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杀就杀了,四百年前的往事,老夫早就忘记了

  ”他口中虽如此说,但右手,却是已然按在了储物袋上,顿时从其内升起四道黑烟,分别在他四周涌现

  这四道黑烟云涌间,露出其内四具干尸,即墨老人平时与人打斗,极少使用这压箱底地法术,此时尚未动手,便祭出四具干尸,显然是对王林颇为忌惮

  这四具干尸每一个,都拥有接近元婴初期的修为,只是,王林看都不看一眼,继续说道:“随后,我与张虎在藤家城,被藤化元玄孙藤厉追杀,我想,你应该想起了当年往事了”

  即墨老人

  红不定,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其实那我……”他刚说到这里,目光一闪,肉山一般的身躯立刻从花车大床上飞去,迅后退,与此同时右手连连弹起,挤出四滴鲜血,分别落在四具干尸身上

  四具干尸顿时睁开双眼,露出阵阵红芒,传出几声如同野兽的咆哮,扑向王林

  王林目光平静,右手掐诀,低喝道:“禁”

  顿时,八道禁气蓦然从黑幕中出现,缠绕在那四具干尸之上,与此同时,王林身子一动,不疾不徐地向着即墨老人追去

  即墨老人尽管身体肥大,但其度却是不慢,疾驰而走,时而是身子瞬移而出,只是,王林地身影,如髓入骨般,在他身后一直跟随,任凭他如何行走,都始终无法甩下

  即墨一咬牙,身子顿时停下,他双手掐诀,身子立刻抖动起来,紧接着◇,他身体上一层层肥肉,诡异的蠕动起来,慢慢的好似被吸收了一般,飞快的收缩,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息越加强猛,他地头,无风自动,一阵阵灵力的威压,从体内扩散而出,其修为,随着全身肥肉地收缩,已然从元婴初期□,疯狂的攀升至元婴中期

  最终,展现在王林面前的,是一个全身极为精壮的中年男子,此人相貌颇为英俊,浓眉大眼,棱角分明,有一股浩然之气扑面而来

  他的修为,已然狂飙至元婴中期的顶峰,距离后期,之差一线

  他盯着王林,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应该觉得荣幸,自老夫结婴后,你还是第一个看到老夫真容之人世间,能接下老夫全力施展的法术之人,实在太少,高手难寻,老夫还真有些不舍地杀你,若是再给你个百八十年,或许,你就会成长起来这样,你自断一臂,老夫念在你修为不易的份上,百年之内不在杀你,希望百年之后,你可以拥有与我一战地实力,老夫迫不及待的期望那一天地到来”

  即墨说完,脸上露出一股傲气,背着双手,抬头望天,整个人露出一副睥睨天下的气息,同时,在这气息之中,还有一股深深地孤寂之意

  叹息之后,他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转身缓缓飞走,一直到飞出快百丈远时,度蓦然一快,头也不会疾驰而走

  王林目中露出古怪之色,眼内红芒一闪,极境神识蓦然一动,化作一连串红色闪电,疾驰而出

  没有任何悬念,即墨双眼一暗,露出一副不敢置信之色,身子一歪,从半空一头摔下,并在几道禁气的轰然下,整个人四分五裂与此同时,一个储物袋,从碎肉中飞出,被王林拿在手中

  王林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出现时,已然身在那四具干尸之旁,这四具干尸,在即墨身亡的一刻,顿时一动不动

  王林看了几眼,略一沉吟,在即墨储物袋内神识一扫,拿出几枚玉简一一看去,少许之后,他从一个玉简上,看到了有关炼制傀儡的方法

  看完玉简,王林右手掐诀,按照玉简上的要求,打出几道灵光,印在四具傀儡眉xīn,顿时四具傀儡身体立刻化作黑烟,钻入储物袋内

  王林顺手把储物袋放在怀里,身子一动,踩在蚊兽之上,向着合欢宗疾驰而去

  此时此刻,在合欢宗内,第一始祖阴阳老人,正面色阴沉的背●着双手,在合欢宗大殿内来回踱步,他xīn中犹豫不定,不知是否该下定决xīn

  在大殿内,还有三人端坐四周,这三人一男二女,男的英俊,女的娇媚,均都拥有元婴修为,此时三人也是眉间紧锁,显然有着浓○重的xīn事

  “大师兄,那魔修真地拥有化神期修为?师妹有些不信”二女中身穿黄色娟绸的女子,声音有种勾人xīn魄之感,轻声说道

  此女衣丝紧身,勾勒出一副让人怦然xīn动的凹凸身姿,若非眉目间浓郁的愁容,定然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阴阳老人轻哼一声,停下脚步,沉声说道:“天道门地黄大山,元婴初期,结果那人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立刻身亡,这等修为,若说是化神期,都有些小了”

☆  那黄绸女子立刻沉默,眉间紧

  “师兄,不如我们把藤家弟子送出,如此一来,想必那魔修不会在找上我合欢宗”一直没有说话地中年男子,此时沉声说道

  阴阳老人揉了揉眉xīn,摇头说道:“如○此一来,岂不是彻底得罪了藤家?那藤化元的修为已然通神,我与他虽说都是元婴后期,可若是实际动手,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大厅一片安静,少许之后,阴阳老人目光一闪,内xīn已有决断,他声音阴沉,缓缓说道:“朴南子那老贼,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这里面定然有些问题,罢了,藤化元老匹夫性格睚眦必报,今日若是我们把藤家人交出,日后一旦他没死,我们的麻烦定然不断,师弟,你通知下去,打开全部护山大阵,我亲自主持,定要把那魔修阻拦在外”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略一犹豫,说道:“师兄,若是藤老贼……最终死了呢?”

  阴阳老人目光一闪,阴沉的笑道:“师弟,莫要小瞧了朴南子,此人定会出手阻止,即便是他修为不够,难道通天塔地那位,也修为不够么?”

  中年男子一怔,但立刻眼中露出恍然之色,连忙称是

  此时此刻,在合欢宗内,一个满脸疲惫的中年人,一边急促地咳嗽,一边从一处房舍内走出,他手上拿着一堆衣物,佝偻着身子,慢慢的向外行走

  此人只是中年,但头却已经花白,行走之间有些蹒跚,这时,一声声低沉的钟鸣,在合欢宗内回荡,钟响九下,代表所有合欢宗弟子,需在半柱香内在大殿广场集合◇,若是慢上一息,便会被严惩

  听到钟声,此人原本没太注意,但当钟声响起第九下时,他身子一顿,抬起头,看向远处大殿方向,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他在合欢宗多年,这还是次听到钟响九下

  他犹豫■了一下,那着手中衣物,快向着大殿跑去,只不过他的身子,实在太虚弱了,刚刚跑出几步,便气喘吁吁,待最后来到大殿之时,几乎所有的合欢

  ,都已然在大殿外盘膝而坐

  整个广场密密麻麻坐着无数弟子,除此之外,就连四周几个别院内,也全部被合欢宗弟子坐满

  在每一个弟子身下,都有一道淡淡地光圈

  中年人连忙在角落里找到一个光圈之地盘膝坐下,深喘了几口气后,忽然听见四周同门一个个口中传出惊呼,他连忙一看,只见所有人都抬头望天,于是不由得抬起头来,顿时,他整个人呆了一下

  只见在合欢宗之上的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长相极为狰狞地妖兽,此妖兽拥有一支巨大的口器,在那口器之中有一个绳索,在末端,捆着密密麻麻无数具尸体

  在那妖兽头顶,站着一人,此人一头白随风而动,相貌虽然平凡,但却有股浓烈地萧杀之气扩散而出

  这中年人看到此人的一刻,忽然眉头一皱,他有种感觉,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人,但怎么想,却也想不出来

  王林望着脚下合欢宗山门所在,他能感受到,在合欢宗之上,有一层比之天道门、无锋谷强猛数倍不止地护山阵法

  此护山大阵威力极强,除非修为真的达到化神期,否则很难在短时间内攻

  这阵法的关键之处,在于此地数千合欢宗弟子体内的灵力,他们只要坐在光圈之内,就会自动成为此阵法的传灵,如此一来,想要破阵,几乎等同于与这数千修士直接对战

  藤家的弟子,就在那大殿之内,显然,这合欢宗,是打算迎战到底,王林平静地扫了地面一眼,最终落在广场之上正中间的一个老身上,缓缓说道:“若不打开此阵,此地,将会血流成河”

  那老,正是阴阳老人,他看到王林后,眉间紧,此时听到对方说话,立刻高声说道:“道友,不知来此何事?”

  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双眼内渐渐出现红色闪电,这阵法虽强,但护阵之人若是死亡,此阵法自然不攻自破

  极境神识瞬间一闪,化作一道红色闪电,蓦然间落在了大阵之上,此阵甚至连晃都没有晃一下,阴阳老立刻一怔

  但紧接着,大殿之上蓦然间有十几个弟子,惨哼一声,七窍留下倒地身亡,在他们死亡的一刻,其身下光圈,顿时一亮,但立刻就黯淡下来,消失不见

  “开不开?”王林声音冰冷,缓缓说道

  阴阳老人冷笑不语

  王林极境神识再次一动,这一次,是十道红色闪电,落在大阵之上,顿时,阵内一百多个弟子口喷鲜血,身子抽搐几下,倒地身亡

  一股惶恐之感,立刻在剩余的弟子之间弥漫

  “开不开?”王林平淡地看了阴阳老人一眼,说道

  阴阳老人面色阴沉,盘膝坐在地上,全身灵力流转,融入到阵法之中,一语不他身边三个元婴修士,也是暗自咬牙,盘膝坐下

  蓦然间,上百道极境神识化作地红色闪电,几乎练成一串,轰然间落在大阵之上,与此同时,整个广场,连带四周的所有弟子之中,有近千人身体突然自爆,化作一层血雾,此时,剩下的弟子再也没有一人敢继续坐下,纷纷不顾师门长辈喝斥,惊恐的爬起身子

  “开不开?”王林的声音,就如同是催命之符,徐徐传来

  阴阳老人口喷鲜血,面色青红不定,内xīn正在急剧地挣扎他身边的一男二女,是身子一歪,已然受伤

  王林深吸口气,一拍储物袋,从里面随意地拿出一个玉瓶,捏碎之后顿时从其内飘出三团元婴精华,在众人目瞪口呆间,一一吞下口中,随后他目中寒芒一闪,红光璀璨中,他右手缓缓抬起,在其手xīn之中,渐渐凝结出一个红色雷球

  此雷球,完全是极境所化,渐渐的,雷球越来越大,几乎达到了拳头大小后,从他手中飘下

  阴阳老目露骇然之色,他活了这么多年月,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元婴当做药丸来服下,望着那不断飘下的雷球,他几乎立刻喊道:“道友住手,我开,我这就打开阵法,藤家之事,老夫不管了”

  说着,他立刻站起身子,飞快拿出一枚玉简,祭出后打入一道灵诀,顿时合欢宗的阵法,蓦然间晃动起来,几乎在那雷球落下的瞬间,消散一空

  阴阳老人捏了一把汗,打开阵法之后,他已然想开了,连忙恭敬的说道:“前◆辈,藤家之人一个不少,都在大殿之内”

  王林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走进大殿,殿内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只是,一股股血腥之味,却从大殿内传来

  半柱香后,王林一脸平淡地走出,右手一甩下,顿时半▲空中蚊兽口中的龙筋,立刻钻入大殿,卷出几百具尸体

  在这些尸体地脸上,露出浓郁的怨毒与恐惧之色

  他们地年纪都不大,都很年轻,若是没有王林的出现,那么若干年后,这些人中,定然会出现结丹◎期修士,甚至元婴期修士,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他们不该姓藤

  或说,当年地藤厉,不该追杀王林,所谓一步走cuò,步步皆cuò,若是藤厉泉下有知,怕是当年也不会选择追杀一途

  亦○◇或,藤化元不先开了灭王家全族的举动,如若不然,那么今天,王林根本就不会来复仇,因为,没有仇

  他杀藤厉一次,藤化元杀他一次,这一切仇怨,实际上已然抹清,王林现在做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父母▲

  就在王林准备离开之时,突然从广场上传出一声轻唤:林?”这声音很轻,语气充满了不确定

  今天这章自己并不满意出有因,家里亲属以及身边朋友,都已经有了流感症状,只是分不清,是否真的是甲★流,今天陪着去医院,可是,医院说没有设备,无法检验,希望这该死的瘟疫,快些过去

  愿的读,身体健康,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我们平安度过这个冬天……

  最后,召唤一下保底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节多,支持&泡&书&中文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