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因为,他姓藤


  岳山脉,玄道宗,笼罩在雨雾之下,阵阵闪电霹雳从掀起一片片轰隆隆的雷鸣,山下的密林枝叶,在雨滴的吹打中,出啪啪之声

  在这雨夜交加的夜晚,一个满头白的青年,缓缓在密林间行走,他的双脚,○踩在地面满是积水的树叶上,传出阵阵沙沙声响

  远远的,此人望着恒岳山顶的玄道宗大殿,目光平静,许久之后,他转身离开,这一次的目标,是距离此地数百里外的一处小山村

  深夜中的山村,除了雷★电之声外,就只剩下哗哗的雨水拍打大地的声响,当然,时而也会有一些村里人家养的土狗,传出几声呜咽,似乎想要抵抗这天威一般只不过,换来的,却是加磅礴的雷鸣

  整个山村,一片黑暗,那白青年,缓缓的走在山村小道上,kàn着四周一幕幕熟悉中参杂着陌生的村舍,目光渐渐不再冰冷,而是露出一股深深的惆怅,这惆怅,kě以融合寒冰,因为其内,蕴含着难以磨灭的亲情

  四百年,弹指一挥间,对于修真来说,或许并不漫长,但对于凡人,却是沧海桑田,这山村的很多村舍,往往都已经被数代人重翻修,变化颇多

  这白衣青年,正是王林

  他kàn着四周的村舍,目光停留在一处之上,在那里,王林记得曾经有一个老槐树,儿时的他,时常在这树下读书,时常与伙伴玩耍嬉戏

  转眼间,这一切都烟消云散

  王林轻叹一声,缓缓的向前走去,不多时,他怔怔的停下脚步,望着眼前一处熟悉的房屋,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从村口到这里,几乎所有的村舍都改变了,但,惟独这里,居然与当年他离开之时,一摸一样

  王林紧咬下唇,推开了院门,只听吱嘎一声,木门慢慢向内打开,在他进入后,又慢慢关上

  院子内,在一张支起的雨布下,放着一张木桌,在四周,是摆着一些小木凳,王林默默的kàn着眼前的一切,泪水,从眼中流下

  许久之后,王林来到屋舍旁,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切地景象,都与他记忆中的一样,好似没有任何变化

  这一刻,王林仿佛有zhǒng感觉,四百年前的一幕幕,如同梦中一般,只是梦境罢了,现在,他的梦醒了,爹娘魂魄不在天逆珠子中,他们并没有死,而是在他们地房间,在这雨夜中,睡下了 ☆
  只是,以他现在的神识,甚至不需要散开,就清晰地知道,这间祖房内,没有任何人

  在祖屋的正厅,王林kàn到了两个灵牌,这两个牌位一上一下,上牌位上刻着:

  “王天水、周英素之灵★

  下牌位,刻着:“长子王林之灵”

  在这两个牌位之下,放着一个香炉,两旁还有一些并未点燃的香支

  王林眼中露出一股揪心的悲哀之色,拿起三炷香,点燃后放在香炉中,慢慢的跪在地上,狠狠的磕了几个头,口中喃喃自语道:“不孝子王林,今日以香祭拜,下次来时,以藤家全族人头,为爹娘搭建藤家人头塔”一股萧杀之气,立刻从王林体内散而出,这一刻,正厅内顿时寒气大增,比之外面的雨夜之寒,重数倍有余

  起身之后,他沉默少许,正要转身离开,蓦然间他神色一动,身子一晃,消失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辆马车远远的从山村小道上驰骋而来,车厢之前坐着一个穿着蓑衣的老,此人太阳穴高★高鼓起,双目精光闪动,显然是凡人界中地武林好手

  他手中马鞭一甩,但听“啪”的一声,抽在马匹上,那马儿顿时嘶鸣一声,度快

  地面凹凸不平,使得马车也颠簸不断,但那老仿佛粘在了马车上一般◇★高鼓起,双目精光闪动,显然是凡人界中地武林好手

  他手中马鞭一甩,但听“啪”的一声,抽在马匹gāogǔqǐ,shuāngmùjīngguāngshǎndòng,xiǎnránshìfánrénjièzhōngdìwǔlínhǎoshǒu

  tāshǒuzhōngmǎbiānyīshuǎi,dàntīng“pā”deyīshēng,chōuzàimǎpǐshàng,nàmǎérdùnshísīmíngyīshēng,dùkuài

  dìmiànāotūbúpíng,shǐdémǎchēyědiānbòbúduàn,dànnàlǎofǎngfózhānzàilemǎchēshàngyībān,纹丝不动,只是口中时而低喝:“驾”

  很快,马车临近,在老一声轻喝中,缰绳顿时被其死死抓住,那马儿长嘶一声,前蹄抬起老高,向斜一摆,最终停在了王家祖宅的门前

  老身子一跃,干净利落的下了马车,恭敬的把车厢门打开,从车厢内,立刻跳下一个小丫头,她身穿翠绿衫子,头上扎着鬓,kàn起来颇为俏丽

  此女下来后,立刻身子一抖,显然是被雨夜中的寒气侵入,但她没有在意,而是拿出一把油伞◆,打开后脆声道:“小姐,到了”

  一个妙曼的娇影,从车厢内探出身子,慢慢的下来,站在那油伞之下此女容颜苍白,有zhǒng病态之美

  她刚一下来,身子立刻哆嗦,那丫头连忙一手拿伞,一手从○车内拿出一件紫色大衣,在那老的帮助下,披在了女子身上

  同时,那小丫头嘴里不满的说道:“小姐,今天雨下这么大,何必非要坚持过来呢,明儿再来,不也一样么?小姐你身子虚弱,如果染上风寒,那kě如何是好啊”

  即便是那赶车地老,也是眼中露出怜爱的同时,略有责备之色

  那小姐轻笑,一边向前走,一边低声说道:“你们不懂,爷爷去世前就曾说过,每年地今日,我王家无论遇到何zhǒng事情,嫡系子孙都要亲自来此地祭拜一番,这是一个传统”

  那小丫头仍然不满,俏声道:“小姐,这里距离京城这么远,为什么要每年都来啊,难道里面有什么典故不成?我听一些姐妹说起,好像这里曾经是王家的一个分支”

  小姐轻笑着阻止老推开院门,而是亲自伸出芊芊玉手,把院门打开,口中说道:“你第一次跟我过来,自然不知道了,以后有机会,我在和你说”

  进入院子后,三人没有停留,而是直接推开屋舍之内,走了进去,那小丫头在房内把油伞收起,甩了甩上面地雨滴,拿在手中,好奇的四下打量

  至于那老,则是站在门口,闭目不语

  那小姐深吸口气,走向正厅,小丫头刚要跟上,却被小姐拦住,轻声说道:“你和李伯在外候着,我自己进去”

  小丫头地小嘴,立刻撅起,但却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小姐嫣然一笑,咳嗽了几声,缓缓走向正厅

  进入此厅后,此女望着架子上地两个牌位,从一旁拿出一个铺垫,整个人跪在上面,轻磕几个头后,正要拿香支点上,但却蓦然间手中一颤,盯着香炉中那快要烧完的三炷香,正要惊呼出声,突然,一阵阴寒之气立刻弥漫整个正厅,女子额头泌出冷汗,一动也不敢动,她有zhǒ■ng感觉,自己若是动一下,怕是就要损命当场

  只见一个满头白的青年,缓缓的从正厅暗处走出

  “你是何人的后代?”王林kàn了此女一眼,淡淡地说道

  女子脸上露出惊惧之色,
  寒气侵入下不断地颤抖,就连声音也颤起来,说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王家祖屋……”

  王林望着此女,右手一挥,顿时四周阴寒之气消散一空,变的略有暖意起来,那女子感觉身体一暖,不再颤抖,而是双眼露出震惊之色,怔怔的望着王林,只不过暗中,她的右手,却是轻轻地在腰上一碰

  顿时一道刚猛的掌风,从外面传来,与此同时,那赶车地老,一跃冲入正厅,只是,他身子几乎刚刚进来,便立刻一颤,全身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昏睡过去

  女子花容色变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何人后代?”王林kàn都不kàn那倒在地上的老一眼,平淡的说道其实早在他kàn到这祖屋的一刻,心中便已经起疑,年来,这祖屋若无人打理,断然不kě能保持到现在,而且根据他的观察,此屋绝非真正的当年那间,显然是被人重修建而成

  “家父是王云飞,你既然跟踪我到此地,何必明知故问”那女子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咬牙说道

○  “这房舍内灵牌之人,与你是什么关系?”王林眉头一皱,问道

  “……是先祖之兄全家”女子大感疑惑,暗道眼前这人若是父亲对头派出的杀手,为何问出这等奇怪的问题

  王林内心一颤,他望着此★女,语气不再平淡,而是有了一丝起伏,轻声说道:“你先祖,叫什么名字?”

  “先祖王天土……”那女子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她总感觉眼前这人怪怪地

  王林听到这个名字,立刻身体一震,喃喃自语道:“四叔……”若说王家全族,对于王林来说除父母之外最挂念之人,当属他的四叔,此时听闻四叔消息,王林的心情,不由得激荡起来

  昔日四叔的一幕幕,立刻在他脑中回荡,许久之后,王林深深地叹了口气,kàn向那女子的目光,多了一丝道不明的情绪,如同是kàn待自己的后辈一般,温声说道:“你先祖……岁辰多少,去世的?”

  女子眼中古怪之色浓,轻声说道:“先祖九十八岁去世,他老人家中年时被飘渺宗一位仙长kàn中,下山后在京城落下根基,成为皇族供奉之一,我王家,也是从那时起在京城展至今”

  王林眼中露出一丝欣慰之色,沉默少许,温声道:“四……你先祖之子王虎,也去世了么?”

  女子眼中露出震撼之色,她惊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先祖之子王虎,在先祖去世第三年,也……也走了”

  年的时间,物是人非,王林听到四叔地消息前后,心态蓦然间有了很大的触动,许久之后,他kàn了此女一眼,缓缓说道:“你体内存有一股至阴之气,kě是你母亲在怀你之时,被人打伤?”

  女子呆呆地望着王林,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要知道对方刚才所说的那些,若是仔细探查,倒也kě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自己体内至阴之伤,却是极少有人知晓原因,只是知道她从小体弱多病罢了

  此女望着王林,颤声说道:“你……你到底是谁?”她对于此人是父亲对头派来地杀手这个想法,已经松动,如果是杀手,怎么kě能会知晓这么多事情

  王林右手一召,顿时从女子额头浮现一股青气,这青气越来越重,最后蓦然间从他天灵穴飘出,在王林一挥间,青气立刻消散一空

  女子只感觉身体突然间一热,纠缠了她二十载的顽疾,居然在对方一挥之下,消失了,这让她立刻联想到了传说中地一类人

  “您……您是仙人?”女子紧咬下唇

  “仙人……算是”王林轻笑,kàn到四叔有后,而且在京城似乎展颇具样子,王林阴沉地内心,也不由得升起一丝欣慰之感

  王林沉吟少许,kàn了此女一眼,缓缓说道:“说起来,我应该是你的先祖,当年我与四叔有约,若是修仙有成,我将守护他子孙后代以报赐仙之恩”说罢,他一拍储物袋,从里面拿出数瓶丹药,又道:“这里面共有七十二粒丹药,每个嫡系子孙,此生只能服食一粒,切勿贪多,至于你,kě以服食三粒”

  把药瓶递给那女子后,王林又沉吟片刻,一手点在此女眉心,取出一滴血液后,拍了下储物袋,拿出一枚玉简,神念一动,在里面留下了一丝极境烙印,随后目光冰冷,严肃的说道:“此玉简内,我留下一丝神识,赵国境内,所有修仙之人,无人kě在此玉简的攻击下,活过一时三刻,但此玉简只能使用三次,在你身故之前,此玉简保存在你手中,非我王家嫡系血液,无法开启谨慎使用,好自为之”

  把玉简扔给那女子后,王林袖子一甩,身子消失在原地

  那女子呆呆的望着手中地丹药与玉简,有zhǒng做梦的感觉,这时,倒在地上的老,慢慢睁开双眼,迷茫的kàn了kàn四周,立刻露出精光,站起身子,凝重地说道:“小姐,刚才生什么事情?”

  此时,那拿着油伞的小丫头,也从外面冲了进去,kàn到小姐没事后,这才喘了口大气,俏脸一红,说道:“小姐,翠儿刚才太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那老一听此话,顿时面色变得难kàn起来,他刚才分明感觉到小姐传出信号,kě身子几乎刚刚一进入这正厅,便不由自主地昏睡过去

  “没事,你们不要胡思乱想了,走,我们回京城”那女子深吸口气,站起身子,脸上的病态之色一扫而空,露出健康的红润

  老是第一个现异常的,他震惊的望着此女,失声道:“小姐,◆你……”

  此时,小丫头也kàn出了异常,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那女子嫣然一笑,也不说破,而是回头仔细的kàn了正厅架子上的两个牌位一眼,尤其是在那王林的牌位上停留了少许,转身离开 ■
  以她的冰雪聪明,心中多少有了一丝猜测,只不过这猜测,需要她回到京城后,去查kàn族谱,才能确定,她相信,父亲这一次,一定会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与她一起,仔细地查kàn族谱

  出了山村,王林面色立刻一扫之前温和,而是变的略有狰狞,整个人散出一股强烈的杀机,他身在半空,疾驰而走,内心已然打定主意

  所谓树倒猢狲散,若是直接杀了藤化元,那么其后代子孙,很有kě能一散而空,起不到◆王林准备诛其全族的隐藏在内心年的血腥梦想

  另外最重要的,若是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了藤化元,王林无法泄心中的仇恨,他要让藤化元眼睁睁的kàn着后代子孙一个个全部死亡,忍受世间悲痛之后,最终才取其 ◇
  报仇雪恨

  他神识全力一扫,顿时把整个赵国都覆盖在内,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藤化元此时所在地藤家城,王林眼中闪过惊天动地的杀机,身子立刻如奔雷一般,瞬间冲出

  在距离藤家城万里之外,王林停下身子,一拍储物袋,拿出一杆阵旗,插在地面后,右手一挥,顿时那阵旗消失无影

  随后王林身子再次一动,绕着整个藤家城四周方圆万里,一连插下了十六杆阵旗后,他冷冷地盯着藤家城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嗜血的残忍微笑,轻声说道:“从今天开始,藤家城,只能进,不能出藤化元,我王林地复仇,这只是刚刚开始”

  他目光阴冷,双手掐诀,整个人立刻向天空飘去,在半空中,他低喝一声,双手飞快在自己身上连点几下,随后一股青气从其紫府内升起,瞬间便包裹全身,紧接着,在其身后,慢慢凝结出一尊仿佛远古魔神一般的虚像

  王林单膝跪地,咬破右手指尖,迅弹出一滴鲜血,口中喝道:“藤厉之魂,现”

 ☆ 顿时那虚幻地魔神睁开双眼,吞下王林弹出的鲜血,咀嚼了几下后,吐出一道微弱的青芒

  那青芒慢慢下落,被王林抓在手中,与此同时,魔神虚影渐渐消失

  这是王林古神涂司记忆中的一个小神通,凡▲是被其杀死之人,都kě以此神通唤出魂魄从虚无之中回归,只不过时间,只有半炷香而已

  回归的魂魄,没有记忆,只有本能地一些反应,在古神涂司kàn来,这神通没有任何用处,往往是其用来加暂时持法宝之威罢了

  但在王林kàn到这神通的一刻,他心中已然展开了一系列复仇的想法

  握着藤厉之魂,王林二话不说一口吞下,瞬间神识蓦然再次散开,笼罩整个赵国,慢慢的,根据藤厉之魂地感应,在王林的◆神识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亮点,这每一个亮点,都代表着一个拥有藤家血统之人这些人,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即便是藤家女子与人联姻所生之子,也一样在王林神识中慢慢出现kě以说,只要有一丝藤家血统,都会在王林神★识中显现

  灭族,不是那zhǒng杀掉所有藤家族人那么简易,而是一zhǒng从根部,把整个藤家血统,抹杀在世间这,才配称之为,灭族

  渐渐,这些亮点越来越多,王林嘴角地笑容,越来越残忍,年前的时间,藤家的子孙后代,人数已然达到一定数量,在王林神识的记忆下,这些人的灵魂波动,立刻被其牢牢记住

  半柱香一晃而过,被王林吞下的藤厉之魂,慢慢消散

  王林右手一拍储物袋,蚊兽顿时出现,王林踩在其上,神念锁定距离此地最近的一处门派,疾驰而去,他神识中拥有藤家血脉灵魂波动之人,在这里,有七个

  藤玄,身为藤家第六代子孙之一,他已然达到了结丹初期的修为,这一切,除了因为他姓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是天道门一个元婴期始祖的入门弟子

  藤家一共在天道门,有弟子六人,这六人目前分别都占据高位,当然了,身份最高,自然还是藤玄毕竟其他五人地修为,仅仅是筑基期罢了

  藤玄很满足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无论是双修道侣还是他的地位,都极为满足,虽说这一切在藤家几个核心族人眼中,不算什么,但藤玄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能与那些人相比

  即便是藤家无数族人中,又有几个能与那些天之骄子相比呢,藤玄有自知之明,他只求自己有生之年,kě以达到结丹后期,那就满足了

  今日,他的小妹藤幽从合欢宗来此,与他一聚,想到这个小妹,藤玄的小腹,便升起一团火热,他与小妹之间,有个极为隐秘的秘密

  二人早在少年时期,便有了之实,这zhǒng关系一直维持至今,尽管藤玄知道,这小妹生性淫荡,长大之后族内不少人都尝过甜头,甚至有些叔伯辈之人也与小妹有些暧昧,但他不在乎★,一想到小妹那学自合欢宗的zhǒngzhǒng床间秘术,他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带着火热的心绪,他匆匆来到后山阁楼,推开房门,顿时一个散阵阵勾人幽香的娇躯,落在了他地怀里

  王林一路疾驰□,远远地kàn到了那坐落在奇峰之上的门派,kàn到了在顶峰大殿之上地三个字---天道门

  王林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冲了上去,蓦然间山峰闪烁光幕,防御大阵开启,王林kàn都不kàn一眼,一拍储物袋,顿时禁幡出现在手中,一抖之下,其内闪现数十道禁气,轰然冲向光幕

  没有任何犹豫的,光幕轰然间碎裂,与此同时整个天道门山峰,轰隆隆地一颤,落下无数碎石,掀起阵阵灰烟

  几乎在瞬间,天道门的几个元婴期始祖,顿时从各自闭关中飞出,均都是一脸震惊地kàn向天空

  王林脚下地蚊兽,似乎感应到主人的杀机,历啸一声,蓦然冲下,那几个元婴期修士暗自叫苦,正要拿出法宝与之拼斗之时,王林◇神识一扫,立刻如同天威一般压在整个天道门之上

  “在下与藤家子孙私人恩怨,挡路,死”

  在这声音之中,王林已然加入了一丝神识,这声音浩浩荡荡从天空传来,越是往下,声音越大,最终几乎是轰★天惊地一般,咆哮而至,那些元婴修士,纷纷口吐鲜血,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骇然之色

  与此同时,王林身子从蚊兽上一跃而下,神识一扫,立刻目光阴森的盯着大殿广场上众多天道门弟子中的一个,此人年纪轻轻,一脸惊惧

  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嗜血微笑,右手一召,那人身子顿时不由自主地飘起,落在了王林手中,此人双手紧紧握着脖子,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但kě惜,他不该姓藤

  王林右手一捏,但听咔咔几声,那年轻人立刻双眼鼓起,气绝身亡,与此同时王林左手一晃,手中多处一把魂旗,此人魂魄立刻从天灵飞出,落在了魂旗之中

  王林把此人尸体向后一甩,顿时从储物袋内飞出一根长长的蛟龙筋,把此人尸体牢牢捆住,另一端则被蚊兽巨大的口器叼着

  这一切,在天道门众目睽睽之下,王林做的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杀了一人之后,他身子一动,冲入大殿,只见一个青年正一脸悲愤之色,握紧了拳头,只是他地拳头,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了松开的机会

  因为,他姓藤

  王林右手一拍,落在了此人天灵,一掌之下,此人五脏六腑顿时碎裂,魂魄被吸入魂旗之中王林眼中没有半点怜悯,身子蓦然一动,这一次,天道宗地几个元婴始祖,已然

  坐视,其中一红脸老,身子一闪,出现在王林身前心惊惧,但仍然喝道:“道友,住手,有话好说”

  王林kàn都不kàn此人一眼,极境神识蓦然一动,在他身子一闪间,那红脸老双眼露出一丝灰芒,神识立刻破碎,并且在王林路过其身边的瞬间,一拍之下,整个人连同元婴,轰然间碎裂成为肉块,洒落一地

  “阻止,与藤家同罪”一个冰冷如寒冬的声音,缓缓从王林口中传出

  四■周几个元婴修士,立刻心胆震寒,生生止住脚步,不敢上前

  王林身子离开大殿,顺着天道门阁楼,疾驰而去,那些元婴修士,一个个犹豫少许,其中一人连忙拿出一枚玉简,印下一道神念后祭出,这玉简一闪间,迅◇向着远处飞去,消失不见

  随后,这几个元婴修士一个个你kànkàn我,我kànkàn你,咬牙之下,紧跟王林身后,他们虽然不敢阻止,但若是连追上的勇气都欠缺,实在妄为元婴祖

  一个长相颇▲具姿色的女子,此时一脸惊慌的向着天道门丹房飞去,她不想死

  只是,王林的度,岂是她能比拟,几乎在她刚刚来到丹房的瞬间,王林已然现身,右手一挥间,此女身子顿时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去,在她惊叫声中,落◆在了王林手中

  她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她不想死,但是,她姓藤

  无情地捏碎此女颈椎,收了魂魄后,王林把尸体向后一扔,顿时龙筋一甩,再次卷住,此时,龙筋之上,已然捆了三具尸体

  王◎林脚步不停,神识中剩下的四人,除了有两个在后山之外,剩余两人正急飞行,其中一个,已然快要离开了天道门奇峰

  王林眼中一片冰冷,他身子一动,出现时,已然在了天道门奇峰之外,只见一个黑衣青年,正一▲脸惊恐的飞行,时而还回头后望

  只是,他回转的头颅,再也没有机会转回,因为,他姓藤

  王林轻弹一指,落在此人胸口,他身体立刻一震,气绝身亡,收了魂魄,困住尸体,王林向下一个目标飞去

  紧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元婴修士,心底越加骇然,纷纷暗自想道,藤家,何时得罪了这么一方煞星?

  这煞星的修为已然通天,杀元婴修士不费吹灰之力,但此人不去找藤化元麻烦,反而从其子孙开始杀起,显然与藤家有着深仇大恨,有着灭藤家全族地打算

  这几个元婴修士心底纷纷升起寒意,脚步不由得略缓

  王林眼中冰冷依旧,一丝煞气,从他体内缓缓散出,他嘴角阴沉一笑,锁定了第五个人此人年纪是这些人中最大的一个,已然白苍苍,修为却是不高,只是筑基后期的大圆满罢了

  他此时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惊慌与悲愤之色,而是一脸凝重的疾驰而走,并且在飞行中,连连拿出数枚玉简,留下神念后一一祭起

  但是,他地命运,早就已然注定,因为,他姓藤

  在王林出现其前方时,此人顿时停止飞行,阴沉地kàn着王林,飞快地说道:“前辈与我藤家到底有何仇隙,此事定然有所误……”

  王林一语不,没等其说话,便右手一甩,从储物袋飞出一把黑色飞剑,瞬间从此人胸口刺入,转眼,此人全身漆黑一片,气绝身亡

  收魂,捆尸,王林身子一闪,向着后山飞去

  藤玄每次与藤幽欢好之时,都会把后山阁☆楼内的阵法开启,隐匿一切气息,虽说同样也察觉不到外面地事情,但在安全上,却是kě以达到极致

  毕竟,他与藤幽实属兄妹,这等事情若是被人现,他定会身败名裂,虽说与藤幽欢好之人众多,其中藤家族人也□☆楼内的阵法开启,隐匿一切气息,虽说同样也察觉不到外面地事情,但在安全上,却是kě以达到极致

 lóunèidezhènfǎkāiqǐ,yǐnnìyīqiēqìxī,suīshuōtóngyàngyěchájiàobúdàowàimiàndìshìqíng,dànzàiānquánshàng,quèshìkěyǐdádàojízhì

  bìjìng,tāyǔténgyōushíshǔxiōngmèi,zhèděngshìqíngruòshìbèirénxiàn,tādìnghuìshēnbàimíngliè,suīshuōyǔténgyōuhuānhǎozhīrénzhòngduō,qízhōngténgjiāzúrényě有不少,但这zhǒng事情,最多也只是大家心知肚明,不去外传而已,kě一旦被人捉在床上,那就不同了

  如此一来,外界地一切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眼前尽是藤幽那娇美地容颜与令他着迷地酥体

○  在几声撕心裂肺的低吼之后,藤玄疯狂的冲击着,好似要把藤幽撕裂一般,至于藤幽,则是立刻施展合欢宗秘术,二人几乎同时,达到了肉欲的极限

  不得不说,与其他五人相比,藤玄与藤幽,是幸运的,他二人◆虽说必死无,但最起码,是享受了肉欲之后,才一命归西

  藤玄深吸了几口气,从藤幽身上爬起,但他立刻就现不对劲,猛地一回头,立刻现房中多出一人

  他心底一震,正要说话,蓦然间那人目光一闪,这是他此生kàn到的最后一幅画面

  至于那藤幽,睁开美目,眼前所kàn,是藤玄人头落地,她一怔之下立刻惊叫,只是,这叫声,远没有之前的呻吟动听,同时,也是她此生,出的最后一个声音

  他们,注定要死,因为,他兄妹二人,姓藤

  杀了二人,取出魂魄,王林走出阁楼,在阁楼之外,天道门几个元婴始祖,纷纷沉默不语王林kàn都不kàn他们一眼,身子腾空而起,踩在了蚊兽之上,在蚊兽口中的龙筋末端,捆着七具尸体

  王林没有任何停留,乘着蚊兽,迅离开了天道门,远远地,那被龙筋锁着地七具尸体,就仿佛孔雀的尾巴一般,鲜艳中流露出一股血腥之感

  一直到王林的身影消失在天际,几个元婴始祖才松了一口大气,彼此均都是汗流浃背,其中一个轻声道:“藤家,要完了……”

  “不止是藤家,赵国,这一次,怕是要变天了……”另外一人,喃喃自语道,随后他深吸口气,对着远处怔怔然望向这里的天道门掌教,沉声说道:

  “传令下去,召回所有在外历练的弟子,凡是与藤家有关联的一切产业,都立刻中断,门派内几个外出历练并且与藤家女子结成双修的弟子……断绝关系,驱逐出门,从此之后,他藤家的一切事情,与我天道门没有任何关联”

  杀了藤家七人,王林目光始终冰冷,行那灭族之事,必须要心志坚定,若是有半点妇人之念,断然无法果断出手,而且也无法坚持下去,毕竟,灭族这zhǒng事情,不是人人都◆有决心做到

  王林的下一个目标,是距离此地数万里外的一个门派,那里,藤家子孙众多,一共有九十三人

  王林不急,他要慢慢地杀,让藤化元挣扎在痛丧族人的悲痛但却无法外出救治地苦海之中,他要◇让藤化元有当初自己那zhǒng撕心裂肺想要挖开胸膛把心拿出来kànkàn是否碎裂的感觉

  求月票,助耳根上一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