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扬名修魔海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斗邪派


  修魔海内水雾浓密,这雾气中带着一丝阴寒,刚刚进入其内没多久,wáng林身上的衣服就被这雾气打湿,贴在身上粘呼呼的很是难受

  再看李慕婉,脸色此时早已不见苍白,而是红了起来,可谓是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尤其是她身上的衣服同样被雾气打湿,显露出凹凸有致的妙曼娇体,是楚楚动人,般般入画

  wáng林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内心不起半点波澜,在他看来,这李慕婉若非会祭炼天离丹,而且擅长炼制各种丹药,他绝对不会让她跟随

  修魔海是一个巨大的盆地,wáng林下沉了许久之后,依然还未见底,但却清晰的察觉到,越是往下,阴寒气息就越重

  雾气中开始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物,这些生物中有几只身上散发出的灵力波动,让wáng林有种心惊之感,好在小心谨慎之下,一路上倒也有惊无险

  李慕婉紧张万分,对于这修魔海,她听到的传闻太多了,这里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实力是唯一的武器,而且修魔海内女修不多,这就造成了一旦发现女修,若非有强有力的靠山,否则下场凄惨无比

  火焚国在没经历剧变之前,在与修魔海的边界上,常年驻扎着大量修士,其中不泛有元婴期坐镇,目的就是防止修魔海内一些魔修冲出掠夺

  好在修魔海的一些强大势力均都是处在中心位置,边缘大都是一些小势力,只要防范得当,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wáng林也不知飞了多久,忽然停了下来,他身后的李慕婉收势不及,险些撞在他背上,wáng林目光冰冷,转身望向远处雾中,桀然道:“滚出来”

  三个瘦高的黑影在雾中出现,只不过隔着雾气,看不清相貌,只知道是三个男性修士其中一人尖利的话语传来

  “放肆此地是我斗邪派势力范围,识相的把你身后女修留下,否则的……”

  没等他说完,wáng林冷哼一声::“聒噪死”地图上曾介绍,修魔海内无道理可讲,只尊强者他右手一挥,极境神识瞬间散出,对方三人只不过是筑基中期wáng林斩杀由心

  顷刻间,红色闪电从三人眼中闪过,三人身体巨颤,双眼露出迷茫之色,越来越暗,神识破灭,到底身亡

  wáng林踏步向前走去,收了三人的储物袋后右脚一踢把三人尸体踢入浓雾中随后看都不看一眼,迅向前走去

  李慕婉骇然的望着眼前地一幕这是她第一次看见wáng林出手,对方三人实力与她一样都是筑基中期可居然连fǎn抗之力都没有,诡异的就这么死了她心底剧震看着wáng林的背影,忽然想起半个月前曾听他哥李奇庆说起在宣武国边境灵脉的那场双方参战人数过千人地大战

  大战初期,宣武国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凡是筑基期弟子,一个个在交战时纷纷莫名其妙的死亡,从半空摔下

  若是一两个也就罢了,可对方筑基期也就不到二百人,居然有几乎一半全部陆续这样的离奇死亡,当时她听说后,还以为是传言,心底并未当真,可现在看到眼前这三个筑基中期居然无声无息的死亡,不由得联想到那场战役

  她跟在wáng林身后,声音带着颤抖,低声问道:“师……师兄,您在火焚盟,被分在那个大队?”

  wáng林头不回,冷淡道:“第十大队”

  这“第十大队”四字落入李慕婉耳中,立刻就如同是春雷般炸响,她清晰的记得,她哥哥说过火焚国参战方,正是这第十大队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冷酷的青年,就是导致宣武国筑基期弟子大量死亡之人

  想到这里,她心底最后一丝fǎn抗,立刻烟消云散,提不起丝毫退意但紧接着,她脑中忽然闪过以前曾在洛河门藏经阁看到的一篇诡异地术法介绍,不由得脱口而出:“你刚才用的,可是死咒术?”wáng林心底略怔,但神色却看不出任何波动,他脚下未停,口中fǎn问道:“你也知道死咒术?”

  李慕婉听见wáng林的话,心底加确定对方使用的就是那传说中极难练成的死咒术,传闻中这死咒术是上古神通,极难练成,一旦练成,只要说出“死”字,其目光所指之人,立刻死亡

  这等法术在上古时期被誉为是魔道最为歹毒之功法,传闻欲修炼此功,需要集三气归一,第一气为阴气,这阴气所指,实际就是女性的元阴,以采阴之术积累阴气第二气为死气,吸纳尸骨之气,凝结成死亡之气,它偏向于阴,但本质却是天壤之别第三气为杀气,杀戮到一定程度,身体自然会产生一种意志,这种意志经过修炼,会转化成杀气

  三气合一,经历九死一生的淘汰后,生者可初步掌握死咒术,一旦修炼这死咒术,每日需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是每三年经历一次九死一生地淘汰

  如此经历数个循环之后,死咒术才算是小成,若要继续修炼,自身死亡地机会大,根据计算,若是修炼这死咒术,最终大成的几率,几乎等于零这神通虽然威力奇大,但太过歹毒,即便是魔道中人也很少会修炼

  听到李慕婉颤抖地声音把这死咒术介绍之后,wáng林神色微动,沉默不语他这一沉默,李慕婉心底加害怕,心脏止不住的剧烈跳动

  在修魔海内行走了一段时间后,wáng林终于沉入海底,此处雾气浓,阴寒之气也随之浓郁不少

  盯着地面沉吟少许,wáng林退后几步,身子在四周瞬跃一番,找到一座高耸地海底山峰,在山腰处他踩在一块横生的巨石上,一拍储物袋,抛出一把飞剑他右手一点山体,飞剑立刻削去

  阵阵金属地咣呛声不断传出,wáng林眉头皱起,这山峰的坚硬程度过他地想象飞剑削在上面,效果甚微

  他轻哼一声,再次拍了下储物袋,顿时过三十把飞剑一跃而出,极境神识分散凝结在每把飞剑之上,立刻化成一道剑雨,轰击山体

  这么一来,进展立刻大跃山腰处以肉眼可见的度,迅出现一个洞穴李慕婉这一路上早就对wáng林的所作所为习以为常,暗道这家huǒ既然能练成死咒术,那么可以控制这三十多把飞剑也丝毫不出奇

  虽然她明知道,控制三十多把飞剑,这要对修士的神识,有着多么大地要求

  时间慢慢过去,整个山腰被挖出一个大洞洞内有石室四间一个简略的洞府,就此形成wáng林目光闪动连连从储物袋内拿出灵石,在四周布置阵法

  李慕婉看到阵法后眼中再次露出惊色,但深深的看了几眼阵法后她眼中惊色淡却,隐约露出一丝不屑但很快就掩饰过去

  只不过这一丝不屑,依然还是被wáng林法诀,他虽说一直在布阵,可神识却从未在李慕婉身上移开,即便是在来此地的路上,也是依然如此,若是李慕婉有什么异常举动,wáng林绝对不会有任何妇人地怜惜之情,定会毫不犹豫斩杀

  wáng林把手中灵石放好,并未转身,口中冷声道:“这洞府我打算长期驻留,若是被人破阵闯入,我大可一走了之,至于你,生死只能靠自己”说完,他转身看向李慕婉

  李慕婉紧咬牙关,二话不说飘身上前,从储物袋内拿出一把黑色小旗,在四周分放一番后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又接二连三的布置下数个阵法,最后还把wáng林之前布置的阵法整理一番,连接在一起

  做完这些,她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从储物袋内珍重的拿出一大截蓝晶色的兽骨,用飞剑削成几段后,脸露凝重之色,仔细计算少许,把其中一块放在计算之位

  随后又开始计算,待十八个兽骨全部放好后,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李慕婉额头见汗,露出疲惫之色,说道:“此地阵法算上你布置的那些,共有二百一十四座,但这些只是初级阵法,只能阻止筑基期修士踏入,刚才我用晶兽兽骨布置的是九离尸骨阵,这阵法虽说因为灵兽兽骨不多,只能发挥三层威力,但即便是结丹期,也可阻拦至少一个时辰

  这晶兽兽骨,我只有那么多,若想阵法加牢固,需要多灵兽兽骨”

  说完,她右手一抛,扔出一块玉简,wáng林接过后神识一扫,里面记录的是进入九离尸骨阵地方法,仔细看了少许后,wáng林捏碎玉简,看着李慕婉,伸手向前一指

  李慕婉心知对方信不过,也不fǎn抗,走进阵内,wáng林双眼一眯,在李慕婉身上留下一道神识,跟了进去

  一路安全的穿过阵法,走进石府后,李慕婉从储物袋内又拿出一面小旗,轻轻一晃,顿时洞府外阵法转动,冒起阵阵迷雾,从外面看,绝对发现不出此地端倪,即便是走进看,也只能看到山峰,无法看到洞府

  在洞府内,wáng林的目光,上下打量李慕婉,看的李慕婉面色越加苍白,她连连后退几步,低声道:“师兄,我是现在为你炼制天离丹么?”

  wáng林摇头,沉声道:☆“你炼制的丹药,我不敢吃”

  李慕婉双眼立刻红了起来,低头不语,许久后她抬起头,露出梨花带雨的螓首,轻语道:“师兄对我有救命之恩,你要如何才肯信我,尽管说出就是”这一刻的她,美艳逼人

 ◇○ 对于李慕婉的美貌,wáng林不为所动,他神态依然如旧,冷静地说道:“我不愿强人所难,不会对你提出过份地要求,你只需在我结丹前为我炼制足够的丹药,待我结丹后,自会送你离开修魔海,只不过在这期间,我需要☆☆你交出魂血以确保炼制丹药不会出现变故”

  李慕婉沉吟少许,坚毅地点了点头,右手轻摸眉心,逼出一滴鲜血魂魄róng入其中后,魂血向wáng林飘去

  wáng林接过后扔出数个储物袋,说道:□“所有的材料都在这里,你看看可炼制出什么丹药”

  李慕婉神识查看,立刻惊呼道:“这……这是荒木根,还有丹黄草,这……居然还有焚金根,天灵草……”越看她越是心惊这些储物袋内地材料,有一大半是炼丹的药草,其中有一些甚至已经在火焚国灭绝,只有每百年从域外战场回来地弟子,才会带回一些

  wáng林摸了摸下巴,又扔出十多个储物袋,这些都是他这段日子地战利品,里面地法宝与灵石都被他拿走只剩下这些不认识的材料现在正好让李慕婉辨认一下

  所有的储物袋一一查看后,李慕婉容光焕发一扫刚才哀容之色,她整个脸上仿佛洋溢着一种兴奋地光芒抓着这些储物袋,抬头问道:“师兄这些东西我可以随意使用,是么?”

  wáng林点头说道:“我只要成品丹药,至于过程你可随意”

  李慕婉首次对wáng林露出微笑,她巧笑嫣然,充满自信的说道:“师兄放心,我算了一下,这些材料我大约可炼制增加修为的黄玲丹三百粒,避毒丹五十粒,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各有功效的丹药,待炼制成后,我再为师兄一一介绍师兄你这些材料中,有一种是最为珍贵之物,就是这魔血藤”说着,她从一个储物袋内拿出一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红色木条

  “这魔血藤是炼制天离丹的主味药木之一,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材料,这魔血藤我只在古籍上见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有了它,我有信心炼制一枚天离丹,只不过效果会稍微逊色一些,毕竟其他药草,我需要寻找代◆替品”

  wáng林神色平淡,说道:“炼丹之事,我不过问”他沉吟少许,又道:“我准备外出一趟,少则三日,多则半月定会回来,你自己小心”

  说完,他正要离开,李慕婉犹豫了一下,连忙又道:◎“师兄,你出门可否帮我寻一个炼丹炉,其他药物倒还好说,我随身携带的丹炉也可使用,但这天离丹,若是用普通丹炉成品,成功率只有一半,以往天离丹成品地祭炼,都是用门派内的天地熔炉完成的……”

  wá●ng林眉头微皱,扫了李慕婉一眼,沉默少许后,没有说话,走出洞府

  李慕婉心中暗叹,她也不想之前欺骗,可担心之前若是说了实话,对方很可能把自己扔下不管,可现在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魂血都交出了,这☆天离丹成品的几率事情,就不得不说了,否则日后一旦出现变故,恐怕对方一气之下会迁怒于她

  出了洞府后,wáng林辨别方向,遥望隔着修魔海的赵国所在大陆,眼中露出森森寒意,他口中喃喃自语道:“藤化▲元,我就要结丹了,待我结婴之日,就是杀回赵国,血洗你藤家城之时,你可千万不能提前死去,活着,等我回去……”

  他眼中寒意渐收,脚下轻踏,土遁术展开,身子迅向前遁去他外出的目的,是寻找灵兽兽骨按照李慕婉所说,那九离尸骨阵只有加入多的灵兽兽骨,才可以发挥出最大地威力,wáng林深知自己闭关冲击结丹期在即,在这危机四伏地修魔海,必须要有一个相对安全的洞府才可保证不出意外

  另外还有一点,wáng林学自战神殿地炼器术,也同样需要灵兽头骨来制作fǎn应炉,两者叠加之下,这兽骨他势在必得按照玉简地图对修魔海的介绍,此地浓雾中,有不少灵兽,除此之外,有一些死亡地灵兽兽骨分布海底

  只不过这些兽骨往往都被人挖走,所以一路走了许久,wáng林也未发现一具,再加上海底雾气十分浓密,视觉几乎失去作用,只有神识才可查看四周

  正行走间,wáng林神色微动,立刻退后几步,只见一道黯淡的剑光歪歪扭扭地从他身后浓雾中穿出,自wáng林刚才所在之位一闪而过

  wáng林的修为已然达到筑基大圆满地假丹境界把那剑光中的修士看的一清二楚,那人约莫四十多岁,修为是筑基初期,他面色紫黑呼吸急促,显然是中了剧毒导致体内灵力紊乱,致使飞剑控制不灵

  那剑光刚一飞过,立刻又有一道长虹射来,紧追不舍

  wáng林脸上露出古怪之色,追击那筑基期修士之人,是一个凝气期十五层大圆满的年轻修士,这人面白如玉双眼细长,一丝邪异之色在其脸上涌现

  在这邪异青年的手中,握着一段黑色的兽骨,他一边不紧不慢地追击,一边不断的向兽骨吹气,每次吹出一口气后,那兽骨上都会飘出一丝黑色的烟袅

  这烟袅一现,便立刻化作细丝以极快的度追上前方地筑基期修士钻入他的体内

  “师兄你倒是快点跑啊,师弟我真想看看你身中十六种剧毒到底还能坚持多久”那邪异青年对这兽骨吹了口气,声音阴柔◇的继续说道:“师兄这十六种剧毒,师弟可是准备了好久才置办齐全否则的话,以你筑基期的修为师弟也怎么敢对你出手呢,现在嘛,你跑不了了”

  前方的中年人,牙关紧咬,一语不发,脚下飞剑歪歪扭扭,蹒跚前◇

  “师兄,你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不如成全师弟,让我用夺基吞了你”邪异青年悠悠的说道,距离中年人近了几分

  wáng林大有兴趣地看了眼青年手中的兽骨,身子微送,悄然无息的跟了上去

  前方正在逃命的中年人,听到青年的话后,头也不回沙哑骂道:“桑木崖你个杀千刀的,当年要不是我替你求情,师父他老人家怎么会收你为徒?你对同门做出如此恶毒之事,就不怕师父知道?”

  邪异青年狂◎笑起来,说道:“师父?嘿嘿,师兄啊,此事若不是师父默认,我又怎敢明目张胆的以骨毒偷袭你呢?”

  中年人身子一颤,喷出一口黑色的污血,身子立刻萎靡下来,从飞剑上滚落而下那邪异青年冷哼几声,飞到中★◎笑起来,说道:“师父?嘿嘿,师兄啊,此事若不是师父默认,我又怎敢明目张胆的以骨毒偷袭你呢?”

  中年人身子一颤,喷出一口黑色的xiàoqǐlái,shuōdào:“shīfù?hēihēi,shīxiōngā,cǐshìruòbúshìshīfùmòrèn,wǒyòuzěngǎnmíngmùzhāngdǎndeyǐgǔdútōuxínǐne?”

  zhōngniánrénshēnzǐyīchàn,pēnchūyīkǒuhēisèdewūxuè,shēnzǐlìkèwěimíxiàlái,cóngfēijiànshànggǔnluòérxiànàxiéyìqīngniánlěnghēngjǐshēng,fēidàozhōng年人身外三丈处,控制飞剑在对方尸体上连续穿透数下,这才确定对方已死,抓起尸体正要离开

  忽然他猛地停了下来,盯着前方浓雾中站着地一个黑影,冷汗立刻从额头泌出,他追杀师兄时神识全力散开,附近分明没有任何他人,可现在对方居然在自己前方现身,其修为定是远自己

  他放下尸体,连忙抱拳弯腰,一改脸上邪异,换成朴实憨厚地神情,恭敬道:“晚辈斗邪派弟子桑木崖参见前辈,不知前辈拦住晚辈去路,有何差遣?晚辈定当竭力以赴”

  wáng林慢慢从迷雾中走出,冷淡的扫了对方一眼

  青年原本憨厚地表情,在wáng林这一瞅之下,心里蓦然的一挑,竟突然有种被对方看透了底细地感觉心里顿时一阵骇然

  这种感觉,他只有在面对师父时才会出现,可他师父已是半只脚踏入结丹期的筑基大圆满,难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之人,居然有假丹修为……

  青年心底一颤,神态加恭敬

  “把你地兽骨,给我拿来”wáng林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感彩

  他越是这样,桑木崖心底就越是慌乱,他从小就在这修魔海长大,耳熏目染尽都是魔修,虽然现在修为不高,但却练就了一双识魔之眼他深知那些修为高深的大魔,往往都是冷酷无情,这种冷酷他以前看到很多魔修都拥有,只不过均都是模仿而已,并非真正地无情可眼前这个前辈,这种冷漠的感觉就仿佛是灵魂里透起的一般,尤其是对方的双眼,是让他从心底冒出寒意

  他连忙把手中兽骨抛出,不敢起任何fǎn抗之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